第263章 巅峰对决(4)

司马林,郑凯达,现在都兴奋的站在李阳的身旁。

一块冰种,一块双色翡翠,连续两次的大涨让两人的兴致异常的高涨了起来,张伟和王浩民还都略有些羡慕的看着他们。

李阳拿上来的这第三块毛料,在他们看来肯定会涨,还会是大涨,能跟着解块大涨的翡翠,想想都很来劲。

另一边,邵玉强正默默的用砂轮机擦拭着翡翠上残留的石渣。

说起来邵玉强连续解出两块冰种,还有一块是祖母绿,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周围围观的人现在可都是很嫉妒的在看着他,恨不得那解出两块冰种翡翠的就是自己。

“三公子,他那两块加在一起可都不如您刚才那块祖母绿啊!”

李青小心的上前,从邵玉强的手里接过刚解出的翡翠,邵玉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最后剩下的那块毛料。

李青的意思邵玉强明白,他是想说今天自己的表现已经赢过了李阳,双色金丝种是很不错,但其价值最多也就和普通的冰种翡翠相当。邵玉强的冰种祖母绿绝对强过李阳刚才解出的两块翡翠,只论今天的成绩来说,邵玉强现在是赢。

不过这不是邵玉强所想要的结果,邵玉强要的,是彻彻底底的赢过李阳一次。

现在,邵玉强想要彻底的赢李阳,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希望。脚下的这块赌石,必须解出玻璃种,还要解出好的玻璃种才行,否则,这一届大公盘他最终的结果还和南阳一样,还被李阳狠狠的压在头上。

“不,我一定会赢!”

邵玉强眼睛突然变的异常的明亮,嘴角慢慢的向上仰着,一股强大的自信瞬间充满了他的整个身体。

毫不犹豫的,邵玉强就抓起了脚下最后一块毛料,正正的摆在解石机前。

李青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邵玉强,他感觉,三公子似乎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带上眼镜,邵玉强依然没有划线,直直的切了下去,周围的人再次的指指点点,若不是邵玉强解出了两块冰种翡翠,大家甚至会以为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

而此刻,邵玉强的耳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杂音,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任何东西,所剩下的只有这最后一块毛料。

………………

“玉强,你现在的眼力至少具有了我五成的实力,但是距离巅峰境界相差很远,还要继续努力啊!”

邵玉强的耳中似乎又响起了师傅当年对自己所说过的话,这个世间,邵玉强最敬重的人不是掌控着邵氏集团的亲爷爷,而是他的师傅,那位受万人所敬仰的翡翠王。

“师傅,什么是巅峰境界?”

握着切刀,当初和师傅的对话仿佛又回到了耳边,邵玉强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达到师傅的高度,甚至是超越师傅,而在这之前,他必须达到师傅嘴中所说的巅峰境界。

“巅峰境界,只可意会,无法言传,以你的天赋,或许在十年内就可以摸索到其中的边缘,等到那时候,你就会成为真正的翡翠王,我也就可以安心的退休了!”

切刀慢慢的在赌石中切过,这一刻,邵玉强的脸上显得异常的坚定。

“师傅,您放心,用不了十年,我就能做到!”

至今邵玉强都还记得,当初他说这些话时候师傅脸上所呈现的骄傲,他是师傅的骄傲,永远都是。

“我会赢,我一定会赢!”

邵玉强心里大声的吼叫着,他所代表的不止他自己,还有他的师傅翡翠王,他要让天下的人都知道,翡翠王的弟子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他才是最有资格继承翡翠王这个名号的人。

邵玉强狠狠的按下切刀,‘哗啦’一声,手下这块毛料立即一分为二,变成两块毛料躺在解石板上。

李青急忙去泼水洗净切面,这次李青没有大声的尖叫,邵玉强这一刀并不是在中间下的刀,而是在靠近边缘的地方,这一刀并没有切出翡翠来。

不仅没有翡翠,而且还显得非常的不妙,切面上露出了雾层,但却不是最有可能出翡翠的白雾层,而是最容易跑皮的黑雾,一般的赌石玩家看到这种黑雾,肯定已经大肆的懊恼了。

“三公子,没关系,有那两块冰种打底,这个广场都没人能超过您!”

李青很小心的轻声说着,邵玉强的表情很平静,但越是平静他越是害怕,刚才可已经切过一次完跨了,这最后一次要还是完跨的话,李青还真担心这位骄傲的三公子承受不了这个结果。

邵玉强看都没看李青一眼,仔细的扒在那里看着切面的黑雾。

此时,邵玉强的心里并没有对这块毛料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在心里隐隐升起一股激动的心情,他之前对这块毛料的感觉现在不仅没有消失,还变的更加的强烈了。

轻轻的抚摸着让很多人都痛恨的黑雾,邵玉强心里仔细的计算着,计算着从哪下刀更好。

“三公子!”

邵玉强的样子让李青更担心了,这样的毛料放在以前邵玉强很有可能就不在去切,就算换成换成普通的玩家,最多也就是搏一搏的心思。

不管是谁,拿到这块毛料也是从中间的部分直接下刀,来个一目了然,谁也不会仔细的趴在那里看,邵玉强现在的这个样子给人一种很傻的感觉。

摸索了足足有五分多钟,在李青就要坚持不住的情况下,邵玉强终于抬起了头,重新下刀。

李青轻轻吐了一口气,现在他的心里在祈祷着邵玉强尽快把这块翡翠切完,不然还不知道一会邵玉强还有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来。

在李青的想法里,是把这块毛料切完,而不是解完,足以说明他已经很不看好这块毛料了。

“哗啦!”

李阳的那一刀也切完了,郑凯达最先上前,等洗净切面后大家都愣了一下。

豆青种,豆绿。

这可以说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翡翠,价值不高,做成的镯子也就几百一副,好点的也不过千把块钱。

这块毛料本身就不大,里面也不全都是翡翠,从切面翡翠的大小来看,最多也就只能解出两三万块钱的翡翠来,总体来说肯定是赔了。

“李老弟,不会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好东西隐藏着吧?”

司马林突然问了一句,几个人的眼睛都猛然一亮,这种可能性还真有,当初那极品蓝精灵可就是在一块冰种碎玉里面解出来的。

“司马大哥,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我不知道有没有东西隐藏着!”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继续下刀接着翡翠,表情的依然的很认真,和刚才解那块冰种和双色翡翠都没什么区别。

在周围人的眼里,哪怕是吴晓莉或许都不会在那么重视这块翡翠了,但李阳不一样,李阳在一年前还是个为了生活四处拼搏的普通人,两三万块钱,是那个时候李阳几年奋斗才有可能攒下来的积蓄,是家人一年全部的生活费。

“李顾问,要不这块让给别人解吧?”

安文君小声的说了一句,在安文君看来,让李阳来解这豆青种翡翠纯粹是大材小用,浪费时间。

“安部长,嫌这翡翠价值低了?”

李阳抬头笑了笑,安文君立即猛摇头,她的心里是真的这么认为,但不会傻到去承认。

叹了口气,李阳继续说道:“安部长,你出生豪门,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人,不知道我们普通老百姓的辛苦,这很正常。不过你知道吗,曾经我一年的努力,就是不吃不喝都不一定买的下这样一块翡翠,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很贵重的宝贝了!”

说完,李阳还看了安文萍一眼,继续下刀切着翡翠,这些天他能明显感觉到安文萍对他越来越不同,借助这个机会提醒一下也好,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并不适合。

“是,李顾问说的对!”

安文君有些尴尬,她的一个皮包就要几十万,这种两三万块钱的东西在她的眼里真的当不成什么宝贝,根本没这种概念。

站在李阳身后的刘刚则默默的点了点头,在这么多人里面,真正出生普通家庭的就只有他和李阳了。吴晓莉家里是官宦世家,从小也没吃过什么苦头,那几位现在都是大商人,恐怕早就习惯了奢侈的生活。

安文萍低了下头,吴晓莉则露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谁都没有在说话,静静的看着李阳在那解石。

正在切石的李阳突的抬起头来,看了看右边正在解石的邵玉强,刚才邵玉强明显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那种感觉一闪而逝,摇了摇头,李阳继续解着面前这块大家并不看中的豆青种,对李阳来说,这块翡翠只要有价值,就要认真的对待。

“哗啦!”

这一刀先切完的是邵玉强,那块黑雾毛料的皮壳又被切下来了一块,露出来的还是浓浓的黑雾。周围围观的人已经开始有人走到别的地方去了,也有人在李阳那边停下了一眼,随后继续向其他地方走去,李阳的豆青种翡翠一样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邵玉强再次趴在毛料上,仔细的查看着那块黑雾,很是认真的样子。

李青愣愣的看了一眼邵玉强,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这都两刀黑雾的毛料了,三公子还在认真的看,不会脑袋真出了什么问题吧?

………………………………

感谢书友100427162210768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盟主小口袋和铕怹壹切綄鎂每人2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