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高老解石

“哪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玉圣这个名头我可担不起!”看完之后,李阳把报纸放在桌子上,不断的摇头。

“我就知道李老弟会这么说,咱李老弟可比那个邵玉强谦虚多了!”

王浩民把报纸拿到了面前,还轻轻用手拍了拍,又接着说道:“看似给李老弟个很厉害的名头,目的还是在抬高那个邵玉强。这份报纸八成以上的内容都是报道的邵玉强,若不是李老弟这次大公盘上的表现确实盖过了那小子,他们才不会那么好心的帮我们宣传!”

“就是,若是邵玉强表现比我们强的话,恐怕现在报纸上说的就是打击我们的话了!”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对这点他们很是认同,这些天这份报纸都在夸邵玉强,对邵玉强的高评价可比李阳要多的多,两人的待遇根本不一样。

想想也不奇怪,邵玉强毕竟是广东玉石协会的副会长,平洲玉器报属于平洲玉石协会管辖,邵玉强是他们上司的上司,当然要巴结了。

平心而论,邵玉强还当不起翡翠王的称号,封王哪有那么的容易,不仅仅要能解出高端翡翠,经常解出来,还要在看赌石、看翡翠以及其他各方面都要有极其高强的本领,足以让人叹服的本领,才会被大家真正的认可,尊为翡翠王。

至今为止,也只有云南那位老前辈真的当的起这样的称号。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平洲玉石协会故意向邵玉强示好,有巴结他的意思。这些李阳不想去管,只不过这玉石协会为了巴结邵玉强,还把他给牵扯进来,硬给他安了一个‘玉圣’的头衔,让李阳就有些不舒服了。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平洲玉器报的影响力虽然不大,但昨天发生的事情影响太大了,用不了几天全国玉石界的人都会得知,到时候在有人渲染一下,你们这对骄傲的‘南王北圣’肯定会被大家都知道!”

司马林笑了笑,他这话说的很对。

不过让他们不知道的是,网上现在已经开始风传了,很多普通人对这两个很厉害的头衔都没有什么反感,反而是津津乐道,特别是在平洲的论坛上,关于李阳和邵玉强两个人的帖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对了,李老弟,玉石协会那边派人来通知你,今天下午四点会举行拍卖会,补拍昨天重叠的中标毛料,你是不是也有重叠中标的毛料?”

郑凯达回过了头,对李阳问了一句。换成别人只会电话通知,李阳的名头现在实在太响,玉石协会的人也不敢怠慢,亲自派人来通知李阳。不过他们没见到李阳,正好遇到了郑凯达,就请郑凯达来帮忙转达了。

“是有几块,但还没想好去不去!”

李阳低头想了一下,他有七块重叠的毛料,那七块毛料只有两块会涨,其余五块都是跨的,已经拍下来了那么多的毛料,对这两块李阳还真不是那么的重视。

“行,我的意思是不去了,你去拍卖会很没意思,那些人一看到是李老弟你要的毛料,那还不死命的往上抬价,最后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

郑凯达轻点头道,李阳猛然抬起头,这点他真没去想过,还好郑凯达提醒了一下。

这种重叠中标毛料拍卖会和明标并不一样,一出价就知道是谁拍的,那些人若真发现有李阳在竞拍,有极大的可能会高价来和他竞争,最终这些毛料可能一块都拿不下来,李阳现在的名声太响了。

而且,南阳可是发生过活生生的例子,不是拍卖会还有人抢,在合法竞拍的拍卖会上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郑凯达的这个顾虑非常有可能发生。

真这样的话,李阳就没有必要去参加这场拍卖会,少两块毛料对他说并没有什么。

连续劳累了几天,得到这个休息的日子每个人都好好的放松了一下,刘刚回来之后跟着李阳他们一起去泡了温泉,这么多天的疲劳仿佛一下子全洗干净了。

………………

安文君今天早上起的比较早一些,但精神非常的不好,昨天没能收购到李阳的那块玻璃种血美人,让她很是郁闷,没有想到太好的主意之前,安文君不会再去盲目的进行第二次出价。

“安部长,高老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问您什么时候过去!”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安文君挥了挥手,那名来通知自己的员工立即出去了。高老今天准备解那块老象皮毛料,这可是安氏用了三千多万的大笔资金竞争回来的,还是五位专家联合反对李阳的建议,硬让公司拍回来的,上下对这块毛料都非常的重视。

平洲距离广州不远,不到一个小时安文君就赶到了他们广州的加工厂。

高老,王老还有其他的三位专家此时都已经聚集在毛料仓库的解石区,就等着安文君的到来。

按照安氏以前的习惯,每次有超过千万元一块的赌石毛料,都要选个黄道吉日来解,解之前主解的人还要拜神,斋戒三日,非常的隆重。

不止安氏有这个习惯,邵氏还有广东这边的其他大公司都同样有这样的习惯,这两年北方一些大珠宝公司解贵重毛料的时候也开始学习广东这边,解石之前必先架设神坛,搞的解石像请神似的那么复杂。

安文君一到,高老他们五个人就迎了过去,昨天标回来的毛料今天就解,斋戒三日肯定来不及了,拜神的仪式还是要进行的,神坛已经架好,等着安文君来主持。

这一次,安氏之所以这么着急的解开这块老象皮水料,也有被李阳和邵玉强刺激到的原因,两人在平洲公盘上联合创造了一个神话,一个让他们这些老赌石专家脸上很没光的神话。

两个人一共在自由交易区解出了五块玻璃种翡翠,其中更有两块是极品的帝王绿和血美人,剩下的三块价值也不低。

五块玻璃种,都快相当于之前三届平洲公盘的总和,特别是在自由交易区中居然有三块毛料出了玻璃种,让他们这些从不看中自由交易区毛料的赌石专家们脸上更显得无光。

于是五位专家就联合商议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就解石,解那块表现最好,最容易出高翠的老象皮水石毛料,他们希望这块毛料能无比争气的解出个大块玻璃种出来,也能给他们这些老前辈们争回点面子。

安文君对此并没有反对,正巧的是今天按照农历来说也是个黄道吉日,很适合开刀解石。

拜神仪式很复杂,但时间并不长,众人严肃的拜过神后,高老用刚刚取来的干净泉水好好的洗了洗手,面色严肃的走向解石机。

那块老象皮水料已经被人事先摆放到了解石机的上面,这次高老他们所用的解石机是台半自动解石机,贵重的解石前期都是用半自动解石机来解,全自动解石机是方便,但无法及时发现赌石里面的情况。

王老和常教授也都分别洗了手,去给高老帮忙,三个人站在解石机旁边,还抬头看了看闹钟。

解这种贵重毛料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什么时间动工,动工的时候面相哪里,把一切能想到,能注意的因素都会考虑到。

若是李阳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发笑,高老看起来很德高望重的样子,怎么对这一套封建迷信也会那么深信不疑呢?

“时间到了!”

一旁的周老师轻轻说了一句,平常他和其他的赌石专家的感情很淡,但这一次却完全站在了一起,无论是反对李阳建议的时候还是要求解石的时候,周老师都完全同意。李阳和邵玉强这么的年轻,就做出了他想做却从来没做出过的成绩,在他的心里也有种酸酸的感觉。

高老轻轻握住了砂轮机,砂轮快速转动了起来,在周老师说‘时间到了’的同时,高老的砂轮机也按了下去。

解大块毛料,又是这么贵重的毛料,不论是谁主解都会异常的小心,这种情况下再大的毛料他们都不会去一刀切,而是采用最稳妥的擦石方法。

擦石开窗,先看看什么情况,再做决定。

砂轮机一转,所有人的心情都紧张了起来,这片解石区也被暂时封了起来,其他员工都不准进来。

高老是沿着开窗的部位继续往里面擦的,这块毛料本来就被擦开了,露出了白雾层,目前来看这个位置属于最好的地方,最容易也最快能擦出翡翠。

其实从哪里开始解,这五位专家早就商量好了的,而且为主解的资格还抢了一段时间,最终是威望最高的高老抢到手,不过他也承诺,剩下的几块高价毛料他就不解了,全部让给他们。

雾层慢慢的被擦掉,渐渐的露出了一点绿意来,站在旁边看着的安文君和黄老他们都默默的点了点头。出绿了,这块老象皮水石毛料没让他们失望,不愧是有着‘十赌九涨’美称的好毛料。

砂轮机又转动了三分种,高老慢慢的停了下来,周老师上前泼水洗净窗面,里面露出了表现很不错的艳阳绿,翡翠的品种现在还看不太清楚。

………………………………

感谢书友110302213220025,龍の契約,孤独是一种痛,人定圣天,财神归来,书友110425231254942,落燕閑居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重生什么时候到我,书友100529091614071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大王派我來看书再次10000起点币的打赏,今天小羽会加更表示感谢,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