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李阳是对的

艳阳绿的好开头给大家吃了个定心丸,这块毛料哪怕不出玻璃种,只出冰种的话,只要块头够大,一样能赚不少。

高老仔细的看了看窗面,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目前的窗面来看,里面的翡翠差不到哪去,现在透出的绿色清澈,水头很足,说明里面的翡翠透明度比较高,能达到这种透明度的翡翠只有玻璃种和冰种。

发现这一点的并不止高老,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也是大家安心的重要原因。

“幸好当初没听那个李阳的,他才多大,还真自以为很厉害,这么好的毛料居然也要放弃!”

没有解石的黄老对身边的安文君说了一句,安文君默默点了点头,在她的心里也有这么一点的想法,甚至怀疑李阳就没好好的为他们当这个顾问。

“话也不能这么说,人都有失手的时候,他这么年轻,看错一两次还是可以原谅的,毕竟他的成绩还是不错的!”

周老师轻轻说了一句,一提起年纪他就有些反感,之前这些人可没少拿这个话题来刺激他,这些人就好像见不得年轻人有能力似的。

“成绩?是指那个‘玉圣’吗?”黄老嗤鼻一笑,继续道:“我们这些老骨头有很多比他强的多人,都敢不说自己是什么圣,他倒挺厉害的,这么早就把‘玉圣’的名衔挂上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黄老,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个‘玉圣’也不是他自己封的,还不是平洲那些人倒腾出来的,目的是为邵玉强造势?”

安文君眉头轻动了一下,轻声分辨了一句,很多人都看出了平洲玉器报把李阳高高抬上去的目的。

黄老眼中露出股不屑,不过倒没有在继续争执了。

就连周老师也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对李阳得了‘玉圣’的称号,他也一样很是嫉妒,更不用说那些年纪大的赌石专家了。

只可惜这些人也只敢私下说说,还真没几个敢正大光明的去反驳,现在李阳正火热的,站出来的话一个不小心就能让自己惹一身骚,这种麻烦事他们可不干。

别的不说,就一句话就能把他们打懵:不服气李阳,那你也解出块玻璃种血美人出来。

这玻璃种血美人哪是那么容易解出来,从古至今才有多少人有解过这样翡翠的经历,李阳这次在平洲不仅解出了玻璃种血美人,还另有两块玻璃种翡翠进账,其中一块还是祖母绿,这样的成绩已经让很多赌石专家都咂舌。

也正因为这样,才让这些老专家们都深深的嫉妒,发一些牢骚纯属正常。

雾层被慢慢的擦掉,高老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几个人都不在想别的事情,紧紧的盯着刚擦出来的翡翠。

“冰种,是高冰种!”

王老立即叫了一声,常教授也点了点头,脸上还露出一丝可惜。高冰种是不错,但还比不过玻璃种,他们最想要的是玻璃种,只解出块高冰种翡翠,让他们想为自己增加点影响力的愿望泡汤了。

“高冰种不错了,这块毛料那么大,能掏出一半的翡翠也足够咱们应付好几个月的市场!”

安文君马上拍手大叫了一声,她知道这些专家们的心思,对她来说能出好翡翠就行,高冰种是没玻璃种好,不过若能解出很多的高冰种翡翠出来,对他们市场的压力也有着一定的缓解。

高老点点头,不在说话,继续驾着砂轮机往下擦,周老师和黄老都去神坛上加香,解石过程中遇到好兆头是要谢神的,最后大涨的话还要放鞭炮庆祝,有的地方甚至还会到庙里捐钱还愿,一捐都是一大笔。

时间慢慢的走过,擦开的窗面越来越大,几位老人家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不管怎么说,这块毛料现在的表现很好,是块可以赚钱的毛料,不像李阳说的那样,很容易跨。

安文君的脑袋在不断的转动着,看着这份毛料越解越好,她的心思就越来越沉。

李阳当初可是坚决反对过投标这块毛料,以前安文君对李阳很是信任,一开始是完全答应的,只是后来五位专家都看好这块毛料,联合在一起要安文君投标,她不好太挥这些专家们的面子,只能答应了下来。

即使答应,当时他对李阳的信任还是比较多一些的,可看到这块毛料真正的表现后,这股信任渐渐越来越低了。若不是李阳已经卖给了她一块玻璃种翡翠,她甚至会怀疑李阳似乎不是和邵氏私下有什么勾当,故意把好的毛料给她指掉。

不然为什么反对投标这样一块毛料?而这个想法也很让她有些心慌。

半个多小时后,高老停下了擦石,很是满意的看着刚才开的窗面。

高老擦开的这个窗面不小,足有好几寸,轻轻抚摸了下露出来的冰种翡翠后,高老才架起切割机。

从窗面上已经能看出里面翡翠的走向,就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擦石了。

“嗞嗞!”

切石机慢慢的按了下去,黄老,常教授在旁边愉快的聊着天,猜测着里面的翡翠到底有多大,又会有多大的价值,能做出多少的镯子,多少的其他首饰,又能给安氏带来什么样的效益。

高老和周老师没谈论这些,但两人脸上也都带着很开心的笑容,有这个好开头,一会还能再解几块毛料,多解涨几块,足以证明他们不比那两个年轻人差。

“哗啦!”

这一刀切了足足有将近二十分钟,很大一个皮壳都被切了下来,切完之后所有的人都凑了上去,想看看这一刀切能出个多大的翡翠出来。

这一刻,他们只想着翡翠越大越好,却没想过会跨。老象皮水料本就是十赌九涨的好毛料,又擦出了比较不错的翡翠,这个时候所有的人下意识的都认为这块毛料肯定会涨,根本不会去想别的事。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安文君对李阳的信任产生了怀疑。

“哗哗哗!”

连续两盆水把一块毛料的切面全部洗干净了,高老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整个脸色变的异常的僵硬,眼睛瞪的大大的,使劲的看着洗出来的切面。

其他人比他好不到哪去,本想大叫一声庆祝的王老脸上全变成了惊容,还双手使劲的揉搓了湿湿的切面,看看是不是上面有什么东西给挡住了,故意给他们在开玩笑。

切面上,除了最外面薄薄的一层翡翠外,里面全变成了白色,这种白色他们不陌生,是玉料没有形成之前的一种石化料,连玉都算不上。

这样的毛料,甚至还比不过碎玉,碎玉再差劲总也是玉。

“这不可能!”

高老突然把毛料拉到身前来,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王老和常教授一起快速洗干净另一块切面,切面上的表现比这块还要差,那就整个都是一皮石层。

“这,这绝对不可能!”

高老满脸呆滞,连说了两遍不可能,双手还有些颤抖,一直表现很好的毛料,居然让他这一刀就切跨了,而且还是接近完跨的大跨。

安文君也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这可是老象皮水料,不是杂七杂八的阿狗阿猫类的毛料,这是有着‘十赌九涨’之称的最好毛料,而且还是一开始就擦涨的毛料。

这样的毛料居然跨了,而且还是大垮,就是她也受不了这么大的变化。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这种说法不止适用在普通玩家的身上,对这些大珠宝公司来说也是同样,只不过他们的承受力要强的多。

“怎么会这样?”

高老苦涩的抬起头,对着同伴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不管是王老还是黄老,都带有同样的表情,这个打击对他们可不小。

这块毛料,可是他们五个人都坚持要标下来的一块,而且还是他们坚决反对李阳的建议后标下来的。这块毛料也带有他们老专家和李阳这个年轻人竞争的意思,可现在的结果,却是他们之前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我不相信五个人都走了眼,我来解!”

王老突然叫了一声,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高老什么都没说,默默的把位置让了出来,他已经没信心解下去了。

重新架刀,切割,这一刀王老是要重新切出翡翠来,不是想保持什么完整性,也就没仔细的去查看,直接从中间切了过去。

“嗞嗞!”

十几分钟的刺耳声后,半块毛料就被一分为二,大家都期望的看着刚切开的切面。

周老师的心里甚至在祈祷着能出现奇迹,可是结果再次让他们失望,干巴巴的白石层,让每个人脸上都升起一股绝望。

“我不相信,我要再切!”

王老又架起了切刀,从翡翠上直接切了过去,这一刀,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就能完全看出来了,所以高老他们都没有阻止王老,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没有信心的样子。

这一刻,安文君又想起了李阳,对这块毛料,李阳当初可是很少有的说出了坚决反对的话,甚至五位专家都赞同后李阳还劝说过她,只是她最后选择了公司的五位专家,没有去听李阳的话。

现在来看,李阳当初的建议是对的,错的是他们的五位专家。

……………………

感谢盟主书友100529091614071和jaok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继续去码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