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何老来电

三十七块赌涨的毛料,有三十三块大涨,这个比例也太吓人了。

所有的人都惊了一下,早就知道这些数据的安志成也带着同样的表情。每次想到这个数据,他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最让人震惊的人,这三十三块大涨中,还有三块是玻璃种,玻璃种,就是安氏一年也解不出三块来,李阳一个人在大公盘上就做到了。

安志祥轻咳了一声:“文君,说说你的意思吧!”

安志祥就是坐在安志成旁边的那个中年人,也是安文君的二叔,掌管着安氏财务大权的重要人物。

安文君点了点头,道:“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具有这些能力的,但根据我们的了解,自从他拜了一个老师之后无论是赌石还是古玩方面都有着突飞猛进的表现,堪称是一个天才。我们要做的是,用尽一切能用的代价,把他捆绑在我们安氏的战车上,这样的话,安氏日后的地位将会牢不可破!”

说到这里,安文君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安老爷子,很慢很慢的说道:“我的意思是,用股权彻底把李阳拉到我们的阵营中,成为我们安氏的一份子!”

“股权!”

安志祥第一个叫出声,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议论着,谁也没有想到安文君会提出这么一个方法。要知道,很多在安氏辛苦一辈子的人都没有股权,而且安氏的大部分股权都被安氏的嫡系成员所掌控着。

“文君,按你的意思,多少的股份才能把这个李阳吸引过来?”

安老爷子轻声说了一句,其他人立即都不吱声了,静静的等待着安文君的回答。

“现在李阳的身价已经不低了,按照我们的推算,至少3%以上的股权,最好是5%!”

安文君沉默了一会,最后才给出个数字,她的话音还没落大部分人就开始喧闹了起来。

“文君,我问你,你的手上有多少安氏的股权?”

安志祥冷笑了一声,安文君轻轻叹了口气,道:“二叔,我现在只有父亲转赠给我的2%的安氏股权!”

“是了,文君,你自己都只有2%,你却要给他3%甚至5%,你知道这些股权价值多少吗?还是你认为,他一个外来的普通小子,比你这个重点培养出来的安氏大小姐更为重要?”

安志祥说话的语气很重,虽没有直接说出反对,但大家都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来了。

“二叔,如果单独对比我们两个人的话,对安氏来说,我相信他更重要一些,我知道这些股权的价值很高,咱们可以以原始股的方式转卖给他,相信我,他绝对值这个价!”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可以给他高薪,给他高奖金,让他当打工皇帝都没问题,但给予股权绝对不行!”

说话的是安氏另外一名重要的成员,股权对一个大公司来说是个很敏感的问题,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安文君也不会提出这个方法来,安文君明白单靠她自己是不可能把李阳拉进安氏来的。

“这个问题以后在说议论吧,志成,你不说还有重要的事情吗?”

安老爷子又发话了,声音依然很轻,不过众人都松了口气,听老爷子的意思是也不赞成用股权拉拢李阳的做法。毕竟李阳只是个赌石上利害的人,而安氏却是珠宝大鳄,同时还有房地产等其他的产业,在他们看来两者之间绝对无法相比。

“是,我说的这件事也和李阳有关系!”

安志成苦笑一声,他的心里倒是赞同安文君的建议,不然今天也不会让安文君提出来,只是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想做成这件事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和他有关,会是什么事?”安志祥眉头一皱,立即问道。

“我最近在香港一直在和桑顿将军的代表谈缅甸合作开矿的事,本来已经差不多了,谁知道那个代表突然加了个条件,要求合作开矿的人员中一定要有李阳,而且要求的很坚决!”

“要加上李阳,难道桑顿将军和李阳还有什么关系不成?”安志祥惊讶的问道。

安志成摇了摇头,道:“没有关系,根据我后来的调查,这应该是桑顿将军侄子桑达拉的意思,听文萍说,桑达拉在平洲的时候对李阳特别的好,具体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在座的所有人眉头都皱了起来,安志成所说的这件事更出乎他们的意料,谁也没想到桑顿将军那边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来。

和桑顿将军的势力合作开矿,是安氏最近的一个重点工作,能在缅甸有座矿脉对安氏非常的重要,看邵氏这连连的大动作就知道了,若不是他们有矿脉撑腰,怎么会敢对安氏发难。

“桑达拉,是不是桑顿将军公开承认为继承人的那个人?”

安老爷子也问了一句,安志成急忙点头:“没错,就是他,桑顿将军没有子嗣,曾经公开说过桑达拉就是他的继承人!”

众人都点了点头,之前知道桑达拉就是桑顿将军继承人的并不多,但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难怪桑顿将军的代表会因为桑达拉而加了这么一个条件,桑达拉在桑顿将军的势力中身份很重,继承人等于就是未来的桑顿将军。

“那他们有没有说,李阳是以安氏的身份出现,还是以个人的身份出现?”

安老爷子又问了一句,众人都愣了一下,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却很重要。

安志成马上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急忙回道:“这点他们倒没有说!”

“好,我明白了,志成,你现在是总经理,这也算是你职权范围内的事,你好好的处理就行了!”

安老爷子没在说话,不过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安志成点了点头,脸上却一点都不轻松。

李阳是以什么身份来加入,对安氏来说非常的重要,若以安氏赌石专家的身份,那李阳只是一个员工,不足为道。若是以个人的身份,那李阳就是合伙人了,和桑顿将军合伙开矿,安氏本身只有四成的股份,若在加个李阳,势必会在分割走他们一定的股份,安氏肯定不会乐意。

把李阳变成安氏的员工就变成了安志成的重点工作,不过安老爷子特意提过职权范围的事,则说明他并不想以股权来拉拢李阳。

安志成作为总经理的权利是很大,可惜却没有股权的重新分配权,这个权利只有董事会才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

………………………………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和郑凯达他们就都起来了,今天是拍卖会的预展,拍卖会能不能取个好成绩,预展很重要。

预展就是让大家事先看一看要上拍的拍卖品,在拍卖会上一般是不会把拍卖品摆放出来的,正规的拍卖会上大家只能看到图片。

想知道东西真正什么样子,到底好不好,就只能来参加预展。

古玩的拍卖会,预展更为重要,拍卖会并不确保所拍卖的东西一定是真品,这个时候你就一定要在预展上看仔细了,看好了,确定不假的情况下才去竞拍,有一点的疑虑最好都要放弃,拍卖会上可不是没有出现过假货。

当然,各大拍卖公司为了维护自己的信誉都会努力保证货真,很多拍卖公司请来大批的专家也都为了这个。一旦拍卖出去假货,虽说不用他们退货,但对拍卖公司的信誉影响却非常的严重。

预展的时间是九点,八点的时候银行派人把所有的翡翠都送了过来,全部摆放在展台里面,保全公司请来的十二名安全人员以及郑凯达的四个保镖全都就位,今天这些翡翠的安全就由他们来保证。

全部准备好之后,郑凯达和司马林都到楼下等待客人,李阳则留在了展厅里面。

“老大,你紧张不?”

李灿突然转到了李阳的身边,很小声的问了一句,李灿今天穿着白衬衣还打着领带,看起来很精神,可惜眼睛老是四处打转,影响了形象。

“我不紧张,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李阳哑然一笑,李灿的样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很紧张,不仅四处看,还不时的跺跺脚,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很紧张’四个字。

李灿瞪大了眼睛,道:“这可是我们公司的第一场拍卖会,能不能成功对我们公司来说意义很大,你是老板,怎么就一点都不紧张呢?”

李阳被他的这个问题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灿,现在只是预展,还没到拍卖会的时间。再说了,咱们这些东西都是求大于供的好东西,出现在市场上都是被疯抢的东西,绝对不用担心流拍,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不会流拍,我知道,我很放心!”

李灿点点头,又四处走动了起来,从他的样子还是能看出他很紧张。

不远处的朱磊稍稍皱了皱眉头,悄悄走到李灿的身边,把李灿带到一个角落里。在那不知道朱磊给李灿说了些什么,不过等李灿出来的时候,显得自然很多了,虽说没有完全恢复,但比起刚才来已经是两个样子。

不多会,展厅就进来了几个人,还是郑凯达亲自送进来的。

进来的几个人,走在最中间的是个中年人,李阳并没有见过,但他身边的两个女孩李阳都认识,而且还在一起有很长的时间,正是安文君和安文萍姐妹俩。

“安部长,你们来了!”

李阳迎了过去,没想到预展的时候安氏会那么早的第一个来到,以李阳和安氏的关系来说,他们这样做也算是为李阳捧场吧。

安文君抿嘴一笑,指了指身前的中年人,对李阳道:“李顾问,这是我们安氏的总经理,安志成!”

“安总您好!”李阳微微一愣,急忙伸出去了手,安氏今天挺给面子的,总经理亲自来了。

“李顾问,真是年轻有为啊,本来早就应该来拜访您的,但一直都没有时间,还请见谅!”

安志成表现的很是大方,完全没有大集团公司老总的架子,让李阳甚至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没和安氏的人聊多久,又有人进来了,这次进来的人居然又有李阳认识的两个人。

邵氏的人来了,邵玉华和邵玉龙都带了,唯独缺了邵玉强。李阳想起邵玉强曾经说过要去云南的事,也没有在意,急忙带着李灿迎了上去。

安氏两姐妹冷冷看了邵氏来的人一眼,之后就去参观预展的翡翠,安文萍本不想走,却被安文君硬拉走了,这个时候她不适合打扰李阳。

慢慢的,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接到请柬的公司都派人来了,除了这些公司之外,还有一些个人是不请自来的。

这些人大都是广州本地的一些富商,听说有这样一场拍卖会,想来看看有没有好的翡翠原料也拍回去,他们自己找人加工做成首饰来用,拍卖到翡翠原料的话,那可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没一会与展厅就聚集上百人,好在这个与展厅够大,这么多人也不显得拥挤。

“李哥,电话!”

刘刚突然匆匆的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李阳的手机,预展开始之前李阳就把手机交给了刘刚,让他帮忙拿着,预展的时候李阳也要接待这些重要的客户。

“谁打来的?”

李阳边向外走边问了一句,接过手机立即放在了耳边。

刚放上去,电话里就传来道爽朗的笑声:“你那边挺热闹的吗?”

李阳猛然一愣,随即露出惊喜的样子,快步走出展厅,边走边说道:“何老,您怎么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了?“

“这个时候不能打吗?是不是你太忙,都没时间接电话了?”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接到您来的电话让我很惊喜!”李阳急忙的解释着,电话那边何老又笑了起来。

“李阳,你的那些东西都已经送到了,很不错,血美人这样的极品也能被你遇到,看来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正好我有件事想让你帮我办一下,你先说有没有时间?”

“有时间,老爷子您说吧,到底什么事,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李阳立即站直身子,挺着胸膛,何老有事要帮忙,那肯定要去做,何老可是李阳除了家人外最亲的人了。

………………………………

感谢盟主小口袋,孤独是一种痛,jaok,彩虹之路每位朋友再次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你们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