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假’万历大缸

第二天李阳起的很早,而且精神非常的好。

李阳没想到会在香港遇到王佳佳,更没想到还在这里结实两位豪爽的专家,这对他来说绝对是意外的惊喜,香港之行也变的有滋有味,而不在是单纯为了拍卖而来。

昨天分别之前,白铭就对李阳他们发出了邀请,今天一起到香港古玩街去看一看。

香港有自由之港的美称,这里的古玩街相对比内陆来说,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在这里买到的东西只要有明确的来路,非赃物的话,就可以自由的带回内陆。

约好王佳佳和顾雅静,吃了早餐几个人便开车出门,有自己的车确实很方便。

白铭和毛老他们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李阳他们,去古玩街的只有白铭,毛老和陈薇三人,电视台的其他工作人员今天难得的放一天假,让他们自由的去活动。

既然来香港了,不让他们玩一玩就显得太不近人情,工作中也要有休闲吗,这也是中国特色。

“小李,这边!”

还没下车,白老师就对着他们用力的挥手,毛老带着副眼镜站在白老师的身边,陈薇穿着一身紫色的连衣裙,站在白老师的另一边。

“白老师,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李阳歉意的笑了笑,其实他们来的并不晚,现在还没到约定的时间,是白老师他们出来的早了。

“我们也是刚下来,你这车挤不下吧?”

白老师大笑了一声,往车里面看了看,这辆沃尔沃是不小,不过塞上七个人的话就显得很拥挤了。况且这里是香港,这样超载估计很快就会被香港警察拦下,让他们享受一次香港警察的礼貌服务。

“白老师,挤得下也不能挤啊,你不是已经叫车了吗?”

陈薇走了过来,白老师立即嘿嘿笑了一声,李阳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白老师刚才是故意逗自己的,想想白老师的性格,李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车来了,我们先走吧!”

毛老走了过来,远处开来了一辆出租车,顺势停在了他们的身边。

其实电视台租了酒店一辆商务车,不过这车让给其他的员工使用了,他们的人多一些,出去玩有辆车更为方便,不像毛老他们只是去一个固定的地方,打车来回也一样。

两辆车,立即朝着荷李活大道开去。

香港的古玩市场还是比较集中的,主要都在荷李活道和摩罗街,对很多喜爱收藏,喜爱古玩的人来说,香港摩罗街绝对是他们非常向往的一个地方。

这里的古玩赝品比内陆要少的多,而且价钱比内陆还便宜,好东西也有不少,圈内经常听说谁谁谁去了香港,回来带来了什么什么样的好宝贝

酒店距离摩罗街不远,半个多小时后几个人就到了这里,下了车之后,李阳的眼立即瞪的大大的。

“白老师,这就是摩罗街?”

看着眼前细窄的街道,李阳有些呆滞,眼前这条街恐怕只能同时容纳三四个人共同进出,比老家县城的步行街还要小上许多,细小的街道更像是菜市场里面的过道。

“没错,这就是摩罗街,你没看到里面摆放的东西吗?”

白老师笑了笑,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第一次到的人对这条街都会有一定的吃惊,和他们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本就细窄的街道,两边店铺又向前伸出了不少,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也让街道变的更窄。

“是,我是看见了,可是这……”

李阳连连摇头,最后也说不出什么来了。李阳已经见过了很多地方的古玩市场,北京的琉璃厂和潘家园,上海的云洲古玩城,佛山的古万夜市等等。可那些地方大都显得大方典雅,特别是琉璃厂,那街面虽然也不宽,但至少并排过几辆车都没任何的问题,哪像这里,整个一脏乱的小巷子。

“别可是了,进去吧,香港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你别看这地方小,租金贵着呢!”

白老师拉了一把李阳,几个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站在外面的时候就感觉到窄,走进去则更窄,七个人,居然被分成了三下的在走。

白老师拉着李阳走在最前面,刘刚跟在旁边,三人几乎把路都给霸占住了,遇到对面来人就必须让道,不然大家就在这里挤着吧。

王佳佳和顾雅静在一起,走在正中间,正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毛老和陈薇走在最后面,毛老的体型有些偏胖,本想和白铭还有李阳一起,很可惜他挤不过去了。

走进去之后,和外面的感觉又变的不一样,给李阳最大的感触就是这里的东西非常的多,每个店铺几乎都摆的满满的。

看了几家店,李阳忍不住摇了摇头,这里的工艺品同样不少,至少真正的好东西李阳还没见到。

李阳的脸色瞒不过白铭,白铭嘿嘿笑了一声,对李阳问道:“小李,是不是感觉很失望?”

“有点吧!”李阳点点头,这里和潘家园的外面,云洲古玩城的一楼几乎没什么区别。

“哈哈,行内人到这第一次都和你差不多,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白铭大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其实都差不多,在这里,如果是卖瓷器的话,一般有三类店铺。第一是工艺品,纯粹的工艺品,这类店铺大都卖的是实价,贵是贵点,但没骗你,东西还是物有所值的!”

李阳心里一动,白铭闪过身子让一个人过去,又道:“第二就是卖瓷器的店,他的店里就是瓷器,至于你当成什么时期的瓷器来卖,就看店家的口舌之力了!”

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突然道:“第三就是真正的古玩店了,只有那里才有真正的好东西?”

“没错,第三是真正的古玩店,但古玩店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肯定是真的,这几年造假水平越来越高,加上黑心人增加了不少,这里的古玩店也会有一定的赝品,但赝品数量远比内陆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古玩店强的多!”

白铭笑着点了点头,这一解释,李阳立即明白了过来。

说香港赝品少,并不是只刚才他们路过的那些地方,而是指那些真正的古玩店,想想也是,香港古玩市场三大街一共有上千家店铺,若家家都是真的,哪会有那么多真东西提供给他们。

此时李阳也明白,为什么白铭一直带着他们往前走,却根本不停,现在这个地方还不能说是他们的目的地。

走了有十几分钟,白铭突然带着他们进了一家店铺。

这家店铺不小,至少有两百个平方,相比外面二三十平方的小店铺,这里算是个巨无霸了。

进来的时候,李阳抬头看了一眼,店门口有个很大的黑木招牌,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梦蝶轩。

这家店铺的名字倒很优雅,里面也不错,此时店里面还有二十几名顾客,几个人一进来,立即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中年人迎了过来,还抱拳对白铭打着招呼。

“白老师,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飓风,超级飓风,一下子把我从北京吹到了这来,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赵经理你看怎么办吧!”

白铭大笑着说道,李阳微微一愣,白铭这个性格还真难得一见,见谁都能开上玩笑。

“没问题,既然身无分文就留在这里吧,正好给我们梦蝶轩多鉴定几件好宝贝!”

这位赵经理丝毫没有在意,继续大笑着说道,说完之后又和李阳他们打了个招呼,态度依然很和蔼,没有因为李阳他们年轻而轻视。

这点他就做的很不错,比北京的荣宝斋还要强,当初到荣宝斋的时候,李阳可是被当成了郑凯达的司机。

“毛老,没想到您也来了,您的到来可是让我们梦蝶轩蓬荜生辉啊!”

赵经理眼睛突然一亮,急急的走了出去,双手伸出去主动握住了毛老的手,看他们的样子互相都认识,毛老和白铭对这里应该也不陌生。

李阳四处打量了一下,这家店虽然大,但只是相比周围店铺来比较,和荣宝斋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荣宝斋的三层展厅的规模是这里任何一家店铺都不可能具备的。

梦蝶轩不是专营一类古玩的店铺,有瓷器,青铜器,文房四宝,也有古代的一些玉器,还有一些金质或者镏金的杂类,另外一边的墙壁上还挂着一些书画。

这就是白铭所说的真正的古玩店,里面的很多东西看起来确实比外面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强的太多

李阳的注意力很快被大厅一角的几个人给吸引住了,那里有四个人正在围着一个青花大缸在议论着。

见白铭和毛老正和那赵经理叙旧,李阳自己向那边走去,走的越近,那青花大缸就看的越清楚。

此缸不错,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

李阳挤在四个人的旁边,四个人都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在那讨论,好在这四个人说的都是普通话,李阳都能听明白。

只听了一会李阳便听明白了,眼前这四位正在对这大缸的年代进行着激烈的争论,李阳仔细看了看青花大缸,很顺眼,一眼老的东西,但是却有着一点让人很别扭的感觉,说不上来。

“万历!”

有个瘦高个,四十来岁样子的男子叫了一声,李阳仔细的看了一眼,悄悄点了点头,这件瓷器的确符合万历朝瓷器的特征,这人还是有一定的眼力的。

李阳正在心里暗暗的夸赞,形容词还没想出来就又缩了回去,这瘦高个中间人居然接着叫道:“万历?那是胡扯,这怎么可能是万历的,你们看这缸,造型呆板,一点的古拙之气都没有,青花发色灰暗,釉色不够饱满,画工很是死板,都是败笔!”

李阳呆呆的看了他一眼,刚才对他的印象瞬间就被李阳推翻了。

这件青花缸纹饰飘逸自然,画工非常的精美,竟然被这瘦高个评价为画工死板,还多有败笔,这人到底有没有仔细的看这画工?

李阳对他的评价是相当的无语,不过古拙之气不多倒是真的,看起来太新了,这就是刚才李阳感觉有些别扭的地方,其他地方还有,李阳暂时还没发现。

“再看这胎,修胎不整,胎质粗糙,肯定是现代仿制的赝品!”

李阳伸头仔细的看了看,再次摇了摇头,这大缸的胎质还是不错的,居然被这瘦高个说成了‘胎质粗糙‘,不知道他有没有真正见过胎质粗糙的东西。

这人说的很专业,但李阳已经感觉到了他就是个外行,说的头头是道却都是错的,这件大缸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差。

瘦高个的旁边,有个三十多岁,带着个金丝眼镜显得很斯文人的眼里闪过道不屑,显然他不认同这瘦高个的评价。

轻咳了一声,金丝眼镜慢慢的说道:“这缸釉质肥厚,贼光仍然很盛,虽然有轻微磨损的痕迹,但只有半周磨损,应该是刻意做旧出来的!”

金丝眼镜说的不多,他刚开口的时候李阳还默默的点了点头,可越听后面就感觉越别扭,他说完后李阳也算是明白了过来,这家伙肯定也再说这东西是赝品。

还以为他比那瘦高个厉害,没想到也是个‘棒槌’,不懂装懂。釉色肥厚,釉色闪青是万历器物的典型特点,在这家伙的嘴里居然变成了贼光,真不知道他哪里看出‘贼’来了。

两个人的评价,让李阳是彻底的失望,李阳没用特殊能力观察这缸,还不知道是不是真正万历的青花瓷,但这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评价,绝对不是真正的行内人。

“我觉得应该不新!”

站在李阳身边,一个五十多岁,有一米七左右,穿着黑衬衣的男子轻轻摇了摇头,李阳回头看了他一眼,略微有点欣慰,总算还是有行内人。

“你们看这包浆的色泽,不像是做旧来的,但也不像有几百年历史的老东西,我感觉这应该是民国仿万历做出来的,是民国的没错!”

黑衬衣男子边说还边点头,似乎在肯定自己说的没错,李阳差点没栽过去,这几个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民国仿都出来了,这哪有一点民国仿的特点。

……………………

感谢盟主小口袋,孤独是一种痛,永远的金易,vacluna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盟主︶ㄣ恛憶.两次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盟主书友100529091614071再次10000起点币的打赏,今天小羽会加把劲,加更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