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无比熟悉的一幕

李阳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桑达拉。

元青花是很重要,不过李阳可不相信沈浩有这种好运气,这年头民间的元青花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连续几件元青花被拍出天价之后,民间的元青花仿佛一下子膨胀了出来。

这么多的元青花,真品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在没有得到真正权威专家或者机构的鉴定之前,这些其实都算不上元青花。即使有真的,恐怕也会埋没在这大批的赝品里面,没办法,国情就是这样,造假实在是太厉害了。

距离香港会展中心不到二十分钟车程的一个小街道的茶馆里,坐着二十几个赤着胳膊的年轻人,很多的年轻人身上都带有纹身,让在这里路过的人都不自然的加快了脚步,生怕惹上麻烦。

“沈公子,怕什么啊,在这里尽管放心,这是我一个兄弟的地盘,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咱们在这里办完事就走人,条子都不会问!”

山哥正悠哉哉的喝着啤酒,沈浩的脸色是不断的变化着,他本想把李阳引来他就离开,很可惜这位山哥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那是,有山哥在,我什么都不担心!”

沈浩笑的有些勉强,这人虽然平时有些坏心眼,可这种要把人胳膊腿拿掉的狠事还是第一次干,要能一直的心平气和那才叫奇怪。

“沈公子,难道你就不想看到这个仇家在你面前凄惨哀嚎的样子吗?”

风哥从后面走了过来,拍了拍沈浩的肩膀。沈浩身子微微一哆嗦,但一想到风哥所说的话,他的脸上又变的无比狰狞,心情反而没那么彷徨了。

对他来说,能亲眼见到李阳得到惩罚,确实是件很畅快的事情。

一个黄毛青年匆匆走了过来,先看了一眼沈浩,才慢慢的说道:“山哥,风哥,六子打来了电话,那人已经开车过来,不过和之前说的不一样,他们好像人多了不少,至少有十来个人!”

正阴笑的风哥脸色猛然一变,直直的看着沈浩:“沈公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他们只有四个人吗?”

“风哥,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四个人,今天早上你们也和我一起去看了,确实只有他们四个啊!”

沈浩慌忙的大叫,这几个人的凶狠他可是知道的,这样的人就是双刃剑,现在他又是孤身在香港,根本不敢得罪他们。

“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现在事情出了变化,他们的人多,我们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功,况且兄弟们万一负伤了,这医药费也不是个小数啊!”

风哥又笑了起来,沈浩看着他那阴险的笑脸,心突然变的拔凉拔凉的。

沈浩心里在暗骂,脸上却还要陪着笑脸,对风哥的意思他非常的明白,眼前这些人本质上来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风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要那个仇家付出代价,其他的人可以完全不问,现在事情出了点意外,小弟愿意再加五十万,让各位弟兄们安心!”

“哈哈,沈公子痛快,兄弟们,还不谢过沈公子,一会可要用力的干活!”

风哥立即大笑道,周围的人哄笑着抱拳抬手,山哥和风哥则交换了一个满意的眼神,多出几个人他们并不在意。他们身边可有二十五六个人,都是跟着他们身经百战的小弟,别说三打一了,就是一打三都没问题。

两人的心里现在也在感叹着,这个沈公子还真是个肥羊,这么简单又多弄了五十万,看来事情完事之后还要想办法在敲一敲,多炸点油水出来。

沈浩若是知道这两人此时的想法,沈浩恐怕会后悔的嚎啕大哭,他家里是有钱,但能让他支配的钱并不多。若不是他在抓紧时间追求王佳佳,这些钱根本都不会有,自从上次周仿子冈玉的事出了之后,赔的一塌糊涂的他资金都被家人控制了起来。

沃尔沃的车上,李阳正疑惑的打量着那钻石项链,把项链放在眼前,心情反而平稳了不少,再也没有那天所出现的情况,让李阳无比的失望。

若不是李阳认出这是真正的钻石,真的会怀疑苏富比的诚信了,眼前这条项链似乎变成了最普通的东西,和李阳的特殊能力再没一点的关系。

“李阳,你,你这项链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不,让佳佳看一看!”

顾雅静眼睛有些发亮,忍了好久才问了出来,说出来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又补充了一句。

“我哪有要看?”王佳佳急忙拽了一下顾雅静,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哈哈,给,你们随便看!”

李阳大笑了一声,心里却在为那四千多万在惋惜,若不是有那天的表现,李阳根本不会花那么多钱买这样一件奢侈品。现在那种特殊的表现没了,李阳对这个项链的兴趣也不大了。

顾雅静立即接过项链,两人的家庭背景都非常的强大,但平时手上的零花钱并不多,这样的奢侈品平时能够见到一些,自己却没有拥有过。

当然,两人只要公开表示喜欢这类的东西,恐怕立即都能收到几十件,即使比不过李阳这条项链,也不会相差太多。可那样的话,她们家人恐怕会把两人的腿都敲断,并且把她们都关在家里,她们的身份根本不允许这么做。

“真漂亮啊,佳佳,你看这个和吴姐姐的那个相比,哪个更好?”

顾雅静的眼睛一直冒着亮光,放在手上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项链上面36克拉的钻石可不小,即使在车内也发出着耀眼的光芒。

“这哪能和吴姐姐的那个相比,吴姐姐的那个项链的主钻石就有61克拉,快比这个大一半了!”

“那可不一定,吴姐姐那个太大了,又不能公开带出来,要我看还不如这个,至少能天天带在身上!”

顾雅静翘着头,摇晃着那条项链,突然问道:“李阳,看不出你小子真是这么有钱,不过你买这样一条项链要干嘛,要娶媳妇了吗?”

李阳正偷偷的听着他们说话,被顾雅静这么一问顿时一呆,而王佳佳也稍微愣了一下,偷偷的看了一眼李阳。

“哪有,我还没女朋友,怎么可能要娶媳妇,不过可以给未来的老婆留着!”

李阳头都没敢回,很小心的回答道,这个小魔女的问题刁钻古怪,李阳真怕她下面还问出什么更过分的问题来。

“没女朋友吗?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没女朋友,快说,藏了几个了,七个,还是八个?”

果然,这小魔女又来了,李阳捂住耳朵,装作没听见,顾雅静瞪着大眼睛,怒视着李阳,却也无可奈何。

这个方法还是王佳佳偷偷教给李阳的,遇到顾雅静胡搅蛮缠的时候,就不理她,过一会她自己就会忘记了。

不过在听到李阳的回答之后,王佳佳的心突然有一种很安稳的感觉,慢慢伸手从顾雅静的手里把项链拿了过来,微笑的观赏着,眼中还带有一丝柔光。

“李哥,到了!”

刘刚把车停了下来,前面有一条七八米宽的街道,旁边有很多香港老店,这地方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气氛倒很足。

看到这个地方,李阳点了点头,要说在这种地方遇到有可能是元青花的瓷器还真有那么一点的可能,香港不是内陆,这种机遇要大的多。

早在抗战时期,就有不少的富户逃难来到香港,那个卖万历大缸的中年壮汉的爷爷就是其中之一。这些人手上大都会把值钱的东西都带来,什么东西最值钱,还不是黄金珠宝和古玩,这类东西当初流入香港的可不少。

后来,建国前夕国民党大败之后逃亡香港和台湾的人更多,即使往其他地方逃的人也要把香港当作中转站,这样又在香港留下了大批的珍贵古玩。

再后来内地改革开放,香港一些精明的商人就开始进入内地收购古玩。当时这样的人可不少,他们比内地的人对市场了解的更多,懂的也更多,那个时候有大批的珍贵古玩都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流入到了香港。

在这批人的影响下,内地慢慢也出现了自己的古玩商人,很可惜的事,很多好东西都已经被卷到香港去了。

所以,李阳尽管不相信沈浩有这个运气,还是愿意来看一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错过一件上好的元青花那可是大大的遗憾了。

“李阳,你这项链要不要先放起来?”

王佳佳把钻石项链递给了李阳,这么贵重的东西她现在也只能看一看。

“先拿着吧,回去在收起来,反正在这里也没事,又没人知道它的价值!”

李阳本想收起来,可看到王佳佳那清澈的眼神后立即改变了主意,王佳佳的眼神中对项链有着很大的欣赏,但却没有一点的占有欲。

她不像其他的女孩子,见到这样的东西就走不动,甚至有些女孩子有种不到手誓不罢休的态度,这样的人,李阳在明阳安氏珠宝上班的时候可见过了不少。

让李阳的惊讶是,不仅仅王佳佳是这样,连那刁钻古怪的顾雅静也是这样,很喜欢也很欣赏这条钻石项链,但没有一点想要占为己有的意思。

“老大,他们来了!”

黄毛再次出现在那茶餐厅内,里面二十多个年轻人全都站了起来,他们的脚下顿时露出一大堆用各类粗布和衣服包着的东西,有的还露出了一点,沈浩低头看了一眼,全是明亮亮的砍刀和棍棒。

“好,兄弟们,认准目标,速战速决,干完活分开撤,晚上大本营集合,沈公子说了,今天晚上痛痛快快请弟兄们玩一场!”

山哥站起身来,大叫了一身,沈浩的嘴唇又一哆嗦,他什么时候说过请这么多人一起去玩了,可这个时候他敢说反对的话吗?

“好,多谢沈公子!”

众人纷纷叫道,李阳他们还没进来,在李阳那个地方听不到他们说的话,不用怕把李阳给吓跑了。

沈浩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王佳佳打来的,问他在什么地方。

强忍着心跳,沈浩把地址说了一遍,让他们先往街道的最里面走,自己会出来接他们。

事到临头了,沈浩的心跳开始加快,不过一想到李阳就要被眼前这些人剁成残废,以后再也不敢对自己嚣张,他的心里就隐隐的升起一股兴奋的快感。

“李阳,沈浩在里面,我们先进去吧!”

王佳佳挂了电话,对一旁的李阳说道,桑达拉带着他的保镖也下了车,很有兴趣的欣赏眼前的街景。

“好!”

李阳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刘刚仔细的四处看了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和匕首,又看了看桑达拉的四个保镖,默默的站在了李阳的身侧。

只要对方没有个几百人他们就不会有事,哪怕真有几百人,枪一响也能吓退不少,最重要的是枪一响香港的警察也会跑来,枪击案在全国来说,无论是哪个地方都是大案要案,任何人也不敢忽视。

“来了!”

茶餐厅的二十多个人已经把包在武器上的粗布和衣服都拿了下来,各种大砍刀和棍棒显得无比的耀眼,山哥和风哥则微笑的站在一起,把沈浩夹在了中间。

走了没多久,刘刚眼睛猛的往茶餐厅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面色狰狞的沈浩。

“兄弟们,冲,速战速决!”

就在这个时候,山哥大叫了一声,茶餐厅二十多个人疯一般的冲了出来,桑达拉的四个保镖迅速把桑达拉围在了中间,而刘刚已经把李阳还有王佳佳他们都推到了后面,和桑达拉他们站在一起。

李阳,王佳佳还有顾雅静顿时都变成了傻眼。

这一幕对李阳来说无比的熟悉,小时候喜欢看的港台电影没少出现过这一幕,可李阳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幕会无比真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而且,看这些人跑的方向,似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桑达拉对身边的保镖说了几句话,有两个保镖立即跑了过去和刘刚站在了一条线上,刘刚对他们点了点头,三人平时并没有任何的交流,可此时很默契的组成了一个三角形。

面对多人的时候,这种三角组合能够以简单的方式,发挥出各自最大的实力。

…………………………

下午睡过了头,又出去接了老婆孩子,啥都不说了,小羽继续去码字,今天保底的三更还是一定会完成的。

感谢盟主小口袋,书友110515102516458每人100起点币打赏,感谢孤独是一种痛再次588起点币打赏,感谢银面人朋友的600起点币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