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玉中画

“少点,六十万太高了,四十万吧,我最近确实不宽裕!”

白铭连连摇头,眼睛还看着那个白玉茶壶,眼中神色充满了不舍。

“白老师,您又不是第一次到这来,您也知道我这的规矩,您应该明白,这件东西所获得的好处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后面有那么多人等着吃饭,我也是没办法!”

周一刀嘿嘿笑了声,慢慢的把锦盒合上,在锦盒合上的那一瞬间,白铭的脸上显露出一股痛苦的神色。

“毛老,他这有什么规矩?”

李阳身子悄悄往后站了站,凑到毛老的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对这类人的规矩李阳懂的还真不多。

“规矩很复杂,简单点来说,就是他们开了价不允许还价,开多少你就要付多少!”

毛老想了一下,又小声的对李阳说道:“不过他们也不乱开价,不会狮子大张口的开出天价来,有件事他也没说错,他们这里并不是一个人,寻找一件想要的东西可比想象的难的多,他们有一大圈子的人,只要用到的都要分一杯羹!”

李阳慢慢的点了点头,毛老的意思李阳已经明白,这些人开出的价钱虽然很高,但不是并不合理的天价,既然是你最想要的东西,那出点高价也很正常。在古玩行里,特意去寻找一件东西真的很不容易,有藏家十几年都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很正常。

对这点李阳很理解,若不是他运气很好在广州又遇到了另一个长生碗,让他自己去找的话,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可能都没戏。

“难道他们就不怕客人不要了?”

李阳突然又问了一句,东西虽然都是想要的,可价钱抬高说不定有人会放弃,或者说,有人故意整他们,找了东西最后不要,这他们不就亏了。

“这种可能也有,但他们已经有了很好的防护措施,任何人找他们要东西都需要先付押金,像白老师这样的老玩家,最低也要十万的押金,若是个新人或者不是圈里的人,三十万的押金都有可能。

毛老停了一下,看了看周一刀又接着对李阳说道:“而且,若是白老师真不要这东西的话,那以后他们这圈里的任何人都不会在和白老师打交道,还有很多和他们有关的地方都会把白老师拉进黑名单,对白老师来说绝对得不偿失!”

“我明白了,他们还真够黑的,如果找到他们了,就等于一切都要按他们所说的去做!”

李阳摇头叹气,这些人的规矩太多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好,这些人看起来不怎么样,可毛老都这么重视,对他们的能量绝对不能忽视。

“对,就是这样,不过他们的信誉不错,一般只要接下来的活都能做到,而且绝对做好,不会用假货来欺骗人,若是完不成的话,不仅退还押金,下次还可以免费帮你找次东西,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毛老又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这类人让他们又爱又恨,爱的是他们确实有能量,而且很有信用,可惜就是太黑了,每次找上他们都要挨上一刀,还是让人很肉痛的一刀。

李阳现在也算明白了,刚才白铭说掌眼那是客气话,这里给他的东西基本上不会有假,带李阳来涨涨见识才是真的。

白铭脸上此时青一阵白一阵的,六十万对现在的李阳来说没什么,可对白铭来说就是个不小的负担了,而且,眼前这东西他又不能放弃,放弃的结果更让他接受不了。

难怪这周一刀一直都是自信满满的样子,进了他的道,基本上你就要听他的了。

“好吧,六十万就六十万,周一刀啊周一刀,我算白认识你一场了,对我也这么黑!”

白铭最后咬了咬牙,很是痛心的在支票本上填写着数字,见白铭的动作,周一刀又嘿嘿的笑了一声,道:“白老师,您可不能这么说,我们的辛苦您是不知道,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这么认为了!”

“算了,知道你们不容易,就当辛苦费吧!”

白铭重重叹了口气,来的时候白铭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不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只是这个辛苦费也太多了点。

“多谢白老师您的照顾,我这最近有些自己收的东西,白老师,毛老你们要不要看一看?”

周一刀又抱了抱拳,这笔生意成了他也能赚上一些,单单为别人找东西,每个月他就赚的比店里还要多。这个店不过是为了方面他们和人联系才开的,不过既然开了店,怎么也要靠这店为自己多创造点利润,商人都是逐利的。

“也好,就看看你还有什么好东西!”

白铭首先点头赞成,毛老没说话,但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了他的选择,周一刀把店里的那个女孩叫上,一起走到了里屋去。

过了一会,周一刀和那女孩都抱着个箱子走了出来,周一刀抱着箱子的样子还显得很费力。

周一刀把箱子放在柜台上,先从里面拿出件观音佛像摆件来,这件观音佛像也是白玉所雕,不过玉质远不如白铭那件,个头也不大,还是民国仿唐朝的作品,放在市场上价格并不高,超不过一万元。

周一刀把这玉观音推到了一边,想必在他看来这也不是件太好的东西。

紧接着,周一刀又从里面拿出了两件玉手镯,这俩都是碧玉手镯,颜色挺深,看手镯的样式应该是清朝的,这一个手镯就比刚才那玉观音可贵重多了。

毛老拿起一个手镯,认真的端详着,边看还边点头。

对这两件东西李阳都没表示出太高的兴趣,那碧玉手镯价值是不错,但有了顶级翡翠原料的他,对这种手镯还真看不上眼,他随便拿出块翡翠原料做出的手镯,都比这个要强。

周一刀从箱子里又搬出个硕大的玉枕,这块玉枕真不小,有五十多厘米长,二十多厘米宽,在古代这样的玉枕已经显得非常大了。

而且,这玉枕的玉还是用一大块和田青白玉做出来,这一箱子最贵重的东西就是这个玉枕,这也是分量最重的一件东西,刚才周一刀之所以显得那么费力,恐怕也是因为它。

那个女孩从她那箱子里拿出了五六件小东西,都是玉制品。最晚的只是清代晚期的玉雕,质地很一般,早点的就是民国时期的东西,高价值的并没有。

扫了一眼,李阳有些失望,东西是对的,但并没让他提起兴致来,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的,好玉见的多了,李阳对这一般的也就没兴趣了。

“就这些,二位看看,有没有看中的,这都是我自己的东西,便宜,能有个路费就让给你们!”

周一刀搓了搓手,白铭撇了撇嘴,以周一刀的脾性根本不可能只赚你个路费,听信了他的话,就等着挨刀吧。

“这个怎么卖?”

毛老举起那个碧玉手镯,这件碧玉手镯上有一点的黑点,不过是正宗的和田碧玉,现在和田碧玉已经很少,日后这类的碧玉手镯铁定还会再涨价。

“毛老,您要的话,这一对只要十五万,单个的话最少都要九万!”

周一刀笑呵呵的说道,毛老皱了皱眉头,这对手镯十五万显得有些贵了,十万到十二万之间还差不多。

摇了摇头,毛老又把手镯放了回去,这个价格他是肯定不会要的,都是懂行的人,他不是特别喜欢这件东西,没必要伸出头让这周一刀去宰。

李阳也摇了摇头,那周一刀并没有在意,见毛老和报名都对那几件小东西没兴趣,就吩咐旁边的女孩把那玉观音和她箱子里拿出的东西都到柜台那边去。

这估计是他最近补充的新货源,至于补充了这些真的,又会加上多少赝品摆里面,就不是李阳他们多能知道的了。

“白老师,这茶壶你总算是到手了,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

毛老转头问了白铭一句,白铭又回头看了看李阳,正好发现李阳正在发呆。

“李老弟,你怎么了?”

白铭上前推了推李阳,李阳的脑袋猛然的晃动了一下,急忙的说道:“没,没什么!”

就在刚才,李阳习惯性的用特殊能力最后验证一下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玉枕的中心居然是空的,而且还有一卷画纸藏在里面。

玉枕有六层的淡黄色光圈,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东西,而里面的画纸只有五层光圈,不过却是橙黄色,也就是说玉枕里面的东西和玉枕本身有着将近一千年的差距。

画纸在里面卷了很多层,立体图面之下李阳很难分清楚画的是什么东西,不过一千多年的画,放在现在的话,怎么也都比这个玉枕要值点钱吧?况且,既然是藏在玉枕里面的,那它的价值肯定要比玉枕高的多。

白铭叫李阳的时候,李阳正在想这些问题。他现在也有些懊恼,以后一定要把古字画这方面多学习一下,对字画他只能断代,甚至连里面一些题跋落款都看不懂,这也算是他如今最弱的一项了。

………………………………

感谢铕怹壹切綄鎂朋友再次100起点币的打赏。

第二更,小羽继续去码字,争取早点更新第三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