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永徽朝臣图

古画已经露了出来,李阳小心的用手摸了摸,还好,没有一碰就变成碎片。

李阳和刘刚一起小心的把古画展开,这张古画还真不小,画的是一些人物,好像是在宫殿里面,从服饰上来看符合唐朝时期的特点,按照光圈的时间来推算,这张画出现的时代也确实是唐代。

刘刚指着画对李阳问道:“李哥,这上面画的什么,还有,这些写的是什么?”

李阳忍着霉味趴在仔细的看了看,最后摇了摇头:“这应该是题跋,可惜我认识的字没几个,这画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应该是张古画!”

刘刚眼睛立即瞪的滚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李阳这样的回答,以往遇到什么东西李阳都能说出点什么。

看着刘刚的神情,李阳无奈摇摇头:“我现在所学的都是玉器和陶瓷,对古字画是最没研究的,其实无论古代的字画和现代的字画,我懂的都不多!”

李阳说完还摊了摊手,到自后背包里去拿照相机,现在李阳出门也有带相机的习惯了。

这张画他不认识,有人认识就行,背后有个好师傅就是好,不懂就问,反正何老也知道古字画是李阳的弱项,现在李阳还在学习玉器和陶瓷,古字画的学习和研究只能往后推一推。

对着古画李阳拍了几张照片,整体、局部都有,拍完照片之后李阳才给何老打了个电话,并且通过电脑把照片给何老发了过去。

古画的来历电话里面李阳也简单的说了一下,何老并没有特别的反应,李阳这运气,何老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就是你从玉枕里面取出的古画?”

照片刚发过去没多久,李阳的电话里就传来道惊声,何老的声音有着明显的震惊,李阳甚至还感觉何老有些焦急。

“是的,这张古画画的到底是什么?”李阳问道。

沉默了一会,何老才急急的说道:“你先别管这些,这张画你现在千万不要再动了,我马上安排人到家里把画取走修复,你在家等着,那人应该很快会到!”

何老说完不等李阳反应就挂了电话,李阳愣愣的看着刘刚,两人又一起看了看古画,这张画肯定不简单。

简单的画,也不会引起何老这么大的反应,以何老的眼力,能让他如此焦急的东西,肯定是有来历而且有价值的好东西。

想到这里,李阳心里又有点兴奋,或许这次又捡了个大漏。

刘刚的电话响了,是何老亲自打来的,让刘刚出去接个人,刘刚挂了电话之后和李阳说了一声,就匆匆的出了门。

不到半个小时,刘刚就带着一个满头白发,带着一副老花镜的老人进了家门。

那老人进来之后四处打量了一眼,立即朝李阳那边走去,很快,他的眼睛就落在了李阳刚取出的那张古画上面。

“好,好!”

老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显得很是激动,李阳和刘刚现在更糊涂了,他们都能猜到这东西很珍贵,却不知道这个珍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种好奇心如同被猫抓着一样,痒痒的难受。

老人用手很小心的抚摸着古画的边缘,边摸边点头,脸上还有着浓浓的欣慰。

“你就是何老的弟子李阳吧?”

老人突然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李阳,李阳立即点点头,道:“是的,您是?”

“我叫方同,是何老的好朋友,这张画是你刚得到的?”

老人微笑打量着李阳,脸上的表情已经没那么激动了,不过也完全没有平复下来。

“是的,就是从这玉枕里面取出来的?”

李阳点着头,把那分开还没合在一起的玉枕拿给老人看,老人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玉璧,最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还好你取出来后没乱动,不然修复起来可就不容易了,谁也没想到,这幅画竟然藏在了一个枕头里,若不是你,这幅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重见天日!”

老人叹了口气,眼睛又落在了那张古画上面,脸上还不时的变化着神色,有激动,有兴奋,有欣赏还有庆幸,表情极为复杂!“

“方老,这张画到底是什么,您能给我们说说吗?”

李阳现在还感觉很是迷糊,何老挂了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打来,到现在他只知道这张画何老很重视,让方老亲自赶来了,这上面画的是什么?谁画的?方老又是什么身份,他还一无所知。

“你不知道这张画?”

方老的表情瞬间变为了惊讶,他对李阳倒是有些了解,知道李阳是千载难遇的一个天才,现在又跟着名师何老学习,在国内还有着不小的名声。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李阳居然不认识这张画。

李阳摇了摇头,想了下,又解释道:“我还没开始学习古字画,目前只学玉器和陶瓷!”

“原来如此,难怪!”

方老恍然点了点头,笑着招呼李阳到他的身边来,然后指着画上的几个字对李阳问道:“你认识这几个字吗?

方老所指的这几个字都是繁体字,而且还是李阳不认识的一种字体,李阳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不确定的回答道:“好像是永什么臣,后面那个又是什么?”

“哈哈,这五个字,叫‘永徽朝臣图’,这个名字你总该听过了吧?”

方老大笑了一声,李阳茫然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清明上河图和其他几件比较出名的古画,对这个‘永徽朝臣图’还真没一点的了解。

“看来你真的没怎么接触过古字画,不过你在玉器上已经有了很高的成就,术业有专攻也是对的!”

方老再次叹了口气,指着那幅画又对李阳说道:“这应该是唐代的《永徽朝臣图》,属于阎立本的作品,是阎立本的代表之一,可惜早已失传。不过这幅画到底是不是阎立本的亲笔作,还需要大量的考证,但从目前来看,我和何老都认为它就是失传的那件珍品!”

阎立本,永徽朝臣图?

李阳立即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永徽朝臣图》,但阎立本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这可是唐代著名的大画家,其作品的价值根本不可估量。

“这幅《永徽朝臣图》已经有了破损,特别是封存了那么多年,猛的一被拿出来更容易加剧破损的程度。好在你取出来之后没有乱动,现在还可以修复,而且修复之后能够还原这张图原有的样子!”

方老看着李阳,语气中充满了欣慰,这类刚出世的古画最怕乱折腾了,李阳若不是拍照给何老,这张古画若是在李阳的手上在放个两三天,就有可能无法修复了,那绝对是个巨大的损失。

“原来是这样,方老,莫不是您会修复古画?”

经过方老的解释和介绍,李阳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是幅珍贵的失传古画,何老一眼就认出了这画的来历,所以才会显得那么焦急,并且不让李阳乱动,然后又让刘刚把方老给接来。

不管这方老是什么身份,在古画上肯定有着很高的造诣,不然何老也不会请他到家里来了。

方老微笑点了点头,道:“懂一些,从学徒开始,我已经从事古画修复有六十多年,国内有很多的知名古画我都修复过,不过失传的古画修复却很少,这张画能挽救回来,你的功劳可是最大!”

李阳的表情立即变了,很是尊敬的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别的不说,能在一个行业内专心工作六十多年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就值得尊敬。

有一点李阳并不知道,方老可是国内外古画修复的第一人,在一行里的名声比李阳在玉器界要强多了,无人能比。

“好了,你这张《永徽朝臣图》我要先拿走,等修好之后你在去取,你没有意见吧?”

方老笑着看了李阳,李阳马上猛点头,开玩笑,这事他当然不会拒绝了。

这画可是他的了,坏的画和修复好的古画意义上完全不同,有这么厉害的大师愿意主动帮他修复,想都想不来,拒绝了那还不是天字第一号大傻子。

再说了,这位老人可是何老介绍来的人,足以让李阳百分之一百二的放心。

方老小心的把古画收了起来,就让刘刚送他回去,李阳则跑进书房,用电脑搜索了一下阎立本的相关资料。

阎立本是唐代大画家,纵观整个中国历史也是赫赫有名的绘画大师,他的资料自然不少。

这《永徽朝臣图》果然是他失传的一篇作品,李阳现在也在庆幸,庆幸自己拿到了那件玉枕,又庆幸自己没有胡乱摆弄,早早的询问了何老,这样的画若是损失在他的手里,那他可就成了千古罪人。

查完资料后,李阳又给何老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何老。方老把画拿走也是何老的意思,这张意义和价值都很高的古画必须早点修复,修复好之后才能做下面的鉴定,看看到底是不是阎立本的真迹。

若是阎立本真迹的话,那李阳这次是真又捡了一次大漏。

至于这幅画的价值,何老并没有明说,只是告诉李阳,阎立本的真迹作品传世的只有少数几件,全都在博物馆里,市面上根本就没有他的作品流传,市场上没有,这价格就不好估算了。

………………………………

感谢195319541980,强生宝宝,周小宝,yasee,周貞觀几位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