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真的有问题

“靳老先生,我又来了!”

门外跟着进了一胖一瘦两个男人,说话的是那胖胖的男人,穿着件彩色的衬衣,手腕上戴着名牌手表,手指头上还套着三个各种颜色的宝石戒指,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

胖男人笑眯眯的和驼背老人打着招呼,还警惕的看了看一胖的白铭和李阳。

另外那名瘦高个男子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肌肉很发达,还提着个大箱子,估计不是司机就是保镖,或者两者都是。

“高老板,鉴定的怎么样了?”驼背老人点了点头,还瞄了一眼白铭。

“鉴定结果出来了,您这件东西果然是真的,明代的精品,距今有四百年的历史,啥都不说了,这是一百二十万的现金,我都给您准备好了,您点好,这条案我今天就带走!”

胖男人大笑了一声,他身边的瘦高个男子把手上的箱子放在地上,打开之后立即露出一沓沓红色的现钞。驼背老人,靳大海,还有后来进来的那名中年男子都愣了一下,眼中全都闪过道贪婪的神色,不过他们都低着头,神色的异常并没有被那胖男人所发现。

白铭则显得有些焦急,这个胖男人居然是冲着那条案来的,而且还带了现金,万一这个条案是真的,白铭再想拿到手可就难了。

李阳此时也有些疑惑,一开始这些人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个托,可这胖男人的表情却不像是在演戏。况且演戏也不用真的那那么多的现金,这些现金展开之后李阳就发动了特殊能力,箱子里面的的确确是真钱,一百二十万,一分不少。

“李老弟,你有几分的把握那个条案有问题?”

白铭急急的对李阳问了一句,不是他不相信李阳,只是那个条案的价值放在那呢,若是真的话,那白铭这次可亏大了,刚才他可是完全有时间和对方签下合同的。

李阳没好气的抬了下头,他很想告诉白铭有十分的把握,可这话根本说不出口。

“六七分还是有的吧!”

“六七分,有那么高?”

白铭微微一愣,脸上又显得有些凝重。别说六七分了,就是李阳有四五分的把握白铭也不敢收下这件东西。古玩行不同于别的行业,若是三分看假的东西就已经不能要了,造假的水平现在可是日益的厉害,能有三分看假那假的可能性都已经很大了。

“李老弟,我相信你,这东西我不收了!”过了一会,白铭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白铭还是很有决断的,另外李阳也在观察眼前的这几个人,他想看看这个胖男人到底是不是个托。

想看他是不是托也很简单,看他最后买不买东西就知道了,若是真买了这件东西,那他就不是托,也有可能是和白铭他们一样的受害者。

胖男人他们都已经进了屋子,见到毛老那胖男人还惊了一下,急忙上前打着招呼,这胖男人估计没少看过毛老的节目。

招呼刚打完,这胖男人就把钱交给了驼背老人,并且迅速的拿出一份文件来,请那驼背老人签了字,估计他是把毛老当成竞争对手了。

毛老则诧异的看了看门外的白铭,李阳在院子里对白铭所说的话毛老并没有听到,加上东西不是他自己买,也没特别的上心,还不知道这件条案就是一个西贝货。

“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让别人抢了?”

毛老走了出来,低声对白铭问了一句。白铭脸上有些茫然,又显得有些痛苦,一方面他相信李阳,另一方面看着这东西真的被别人买走,又有割肉般的难受,这个时候他的情绪别提多复杂了。

“毛老,我刚才又看了看,感觉有些不对,就让白老师先停下来,想找蔡老师再来鉴定鉴定,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了!”

李阳也摇了下头,里面的人都签合同交钱了,那就应该不是托,不过不到最后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就不是一伙的,这个胖男人来的也太巧了点。

“李阳,到底哪里不对?你说一下,我们再去看看!”

毛老的眉头皱了皱,白铭眼睛一亮,猛然跟着点头,刚才只想着让蔡老师来帮忙掌眼,却没想起自己去看看不对的地方,若真有不对的话,白铭怎么也应该能看出来一点。

白铭也是当局者迷,毛老这么一提他才想起来。

轻摇了下头,李阳慢慢说道:“我也不敢完全保证,我是看着纹饰的走向有点不对,还有,条案的拼缝,太过于毛糙了!”

李阳这两点并没说错,条案本身并不是个整体,外面都是贴上去的黄花梨木,贴上去的东西不是整体,想让纹饰的走向像整体那么自然基本不可能,免不了出现了细微的差距。

这点差距肉眼几乎很难分辨,李阳是在特殊能力下才发现的,不过若是有经验的专家,真正仔细去看的话,应该还是能看出点问题来。

至于拼地方的毛糙,是确确实实的存在,只是不太明显,而且都在暗处,被李阳这么一说,毛老和白铭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上面的问题。

白铭和毛老互相看了一眼,立即一起向屋子里面走去,他们迫切想验证一下李阳所说的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若是真的话,那这件黄花梨条案铁定是假的,真的明代条案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胖男人已经在咧嘴笑着打量那到手的黄花梨条案,见毛老和白铭进去立即笑着去打招呼,可惜两人都没心情搭理他。

毛老盯的是纹饰,白铭则去看那些细细的拼缝,不到三分钟,两人都抬起了头,眼中的神色异常的复杂。

纹饰的走向是真的有点不对,毛老虽然在古代家具上不精通,但是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问题一指出来他就能很快的发现,这个发现也让他明白,眼前这件东西有问题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白铭除了惊叹之外,还有着一丝的庆幸。白铭不是没见过老家具,好的也见过,真正古代的好家具是不会有这样毛糙的拼缝的,这种拼缝一般都是现代手艺一般的木匠或者机器做出来的。

单单这两点,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一件现代仿制品了,只不过这件仿制品仿的非常高明,让他们两个都打了眼。

想起李阳刚才的话,白铭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这哪是六七分的把握啊,这些基本上可以断定东西为假了。想想若不是心血来潮的让李阳跟着,白铭这次可就亏大了,打了眼还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苦水。

“毛老师,怎么样,这件东西还不错吧?”

胖男人没留意两样的表情,还很是得意的对毛老夸耀,东西已经是他的,他再没有任何的担心,能在专家面前露露脸足够让他兴奋的。

胖男人没发现毛老神情有些不对,但是驼背老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一看毛老和白铭的表情就知道有可能对对方看出了问题,立即给靳大海还有另外那个中年人使了使眼色。

后面进来的那个中年人悄悄的点了点头,立即笑着对胖男人大声的说道:“高老板,恭喜您心愿达成,这东西是您的了,咱们早点搬回家里,让大家都好好的看看!”

“白老师,您刚才怎么没要呢,您看看,这不变成别人的了,哎,太可惜了!”

靳大海也对一旁的白铭抱怨着,李阳冷冷的看着他,他嘴上虽然在说可惜,可眼睛却闪过道喜悦。李阳一直在注意他,看到他的眼神,李阳已经可以断定他们是一伙的骗子,而那个高老板则是和白铭一样都是受害者。

“白老师,下午我还有点事,不如我们先回去吧,以后有好东西我在给您介绍!”

靳大海又说了一句,白铭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白铭已经知道东西不是真的,那自然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个人在演戏也就骗不了他了。而最让白铭恼火的是,这靳大海居然还想着以后给他介绍其他的东西,这不等于说以后还想着再骗他,难怪白铭会生气。

“别,别急,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毛老师,我和毛老师多聊几句,东西在这又飞不了,怕什么!”那边的胖男人则用力的摇着头,笑呵呵的看着毛老,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毛老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驼背老人,突然说道:“东西是飞不了,但可能会变,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该怎么办?”

胖男人看起来有些迷惑,忍不住问道:“毛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靳大海,驼背老人还有后来的那中年男子,在听到毛老的话后脸色都猛然一变,驼背老人还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毛老。

李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毛老的性子是嫉恶如仇,特别痛恨这种下套做局的古玩骗子,以前他做电视节目的时候就没少遇到过受害者,不同的是,这次他同时遇到了受害者和做局的骗子,一时忍不住,他就想把这个骗局揭开。

“这位老先生,饭可以吃,话可不能乱说?”

和靳大海长的有些像的那个中年男人阴森森的说了一句,刘刚猛然抬起头,眼中闪过道精光,慢慢的挪到了李阳的身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