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盛名之下无虚士

李阳看了那常丰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松花和蟒纹搭配的不错,这松花是蚂蚁松花,蟒纹却没有任何的规则,不过凡事蚂蚁松花配上蟒纹的话,出高翠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常丰眼中眼中闪过道轻蔑,李阳说的这些他全都能看出来,李阳若只有这些水准的话,那这个玉圣他也能当。

“再来看这条不规则的小绺,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小绺虽然很难看,但其中却有淡淡的癣纹!”

李阳话音一落,牛老板就急忙凑了过来,常盛和常丰都微微的一愣,常丰的表情也变的严肃了许多,那名四十来岁的男子则惊讶的看着李阳。

“还真有癣纹,李先生,您就这么一眼就看出来了?”

牛老板惊声叫道,这条小绺本就很小,又生在黑乌砂皮壳的赌石上,不仔细看都很难看出这是个裂缝,而不是一条线。

很小的裂缝,里面生成的暗黑色癣纹就更难发现了,牛老板是根据李阳的提醒,又对着阳光才发现的,李阳刚才随意的看了一眼就能发现,让他感到很是惊讶。

常盛和常丰此时也有这种感觉,这条小绺里面的癣纹当初他们都没发现,最后还是他们请来的赌石高手发现的。赌石高手就是那名四十来岁的男子,这人年纪不大,但在云南已经有了二十年的赌石经历,可以说经验是非常的丰富。

“李先生真让人佩服,当初这块毛料到手之后我们才发现有这条癣纹!”那四十来岁的男子叹了口气,他和常氏兄弟都不敢在轻视李阳。

“如果是你们拿到手才发现的话,那赌石卖家应该也没发现,你们也算是捡到便宜了!”

李阳轻笑一声,三人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白铭脸上带有一点的茫然,翡翠他还知道一些,可对赌石就不是多么的了解了,涉及到这种更专业的问题他不理解也算正常。

“李阳,我记得赌石上出现癣纹应该是影响价值才对,癣是不好的才对,你怎么说他们捡到便宜了?”

毛老突然问了一句,毛老比白铭知道的还算多一些,但自己并没怎么玩过赌石,他玩玉玩的更多的是古玉。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癣对赌石有影响,小绺对赌石也有影响,但生在一起的话就不同了,若是恰到好处的生在一起,对赌石还有很大的帮助!”

李阳微笑着解释,白铭还有些茫然,不过毛老已经明白了一些,而旁边的牛老板更是已经全都明白了。

赌石在衍变的过程中,表面出现小绺的话,很有可能会对赌石的内部造成极大的破坏,小绺的穿透力很强,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会被小绺渗入多少。

癣也一样,不同的是,癣的破坏力是横向的,一片一片的破坏赌石里面的玉质,相对癣来说,小绺的破坏力的方向可以说是竖着的,直直的往下破坏。

这条小绺刚生成后不久,在小绺的部位就出现了癣纹,一个横向破坏,一个竖向破坏,互相拉扯之下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没能继续往里延伸自己的破坏力,最终僵持在了那里,慢慢的就全都丧失了破坏力。

这就像毒药一样,毒药里面有以毒攻毒的说法,这癣和小绺就如同以毒攻毒一般,看似有小绺和癣纹,其实两者都已经没有任何的破坏力了。

假如小绺或癣纹真的形成破坏力的话,那就绝对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若是癣纹的破坏加强,那小绺的周围皮壳上必然会出现大面积的癣,这样的赌石才是真正不敢让人去赌的。

反之则亦然,小绺的破坏力大过癣纹,裂缝内就不会出现这种平整的癣纹,所以李阳才会说他们捡了便宜。赌石卖家要发现这个小绺没有任何的危险,肯定会告诉他们用这个理由来加价,那他们也不会等回家之后才发现这个特征了。

这些,只有懂得的人才明白,刘刚是一点都听不懂,白铭是糊里糊涂,毛老也只是似懂非懂,只有剩下几个真正玩赌石的人,才真正明白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不过李阳能一眼就看出这样,还分析的那么准确,的确算是相当的厉害了。

“李先生,厉害,那么依李先生您看,这看这块毛料最终的结果会如何?”

这次问话的是常盛,他倒没有别的意思,他这次是真心的请教李阳。这块毛料只有一面切出了金丝种翡翠,目前是看涨,但最终会如何就是他们也不敢打包票,赌石中先涨后跨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这块毛料很不错,蚂蚁松花下是金丝种翡翠,从皮层的走向来看,里面至少还能解出相当大的一块翡翠。你们解吧,我估计最终翡翠的价值应该有七十万以上,但很难超过一百万,价值应该在七十到九十万之间吧!”

李阳点了点头,这话他说的相当自信,里面有多少翡翠他可是已经看的清清楚楚。

说完这些之后,李阳又转头对牛老板笑了笑,轻声道:“牛老板,今天多谢您了,以后有机会再到您这里来,我们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李阳来的目的是清洗油漆,现在目的达到,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对牛老板的帮助李阳心里记下了感激,以后有机会的话,多多指点指点牛玲也行,牛玲才刚入行,以李阳目前的水平也不是不可以指导。

“李先生您太客气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常来!”

牛老板大笑着点头,牛老板是个爽快的人,李阳今天能出现在这里已经让他感觉很长面子,根本不会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目送李阳他们离开,常盛才轻轻摇了摇头,李阳的水平确实很厉害,不愧有着玉圣的称号。

“大哥,咱们把这块毛料解开吧。我感觉咱的毛料肯定能解出超过一百万的翡翠,不像他说的那样!”常丰突然说了一句。

对李阳的实力实际上常丰已经认可,但心里却还有着一些不服气,对李阳所说的话自然会进行反驳。

“我们今天本来就是来解石的,先解开吧!”

常盛点来点头,他对即将要解开的毛料心里还有着一丝期待,想知道到底会不会同李阳所说的一样。

三个人,经过这段插曲后继续解石,牛老板回来之后也在一旁看着,他的心里同样好奇,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不会和李阳说的差不多。

毛料不大,二十分钟后就全部解开了,看着里面解出的翡翠,几个人的眼睛全都瞪的大大的,那四十来岁的男子脸上,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眼前的翡翠,他们一眼就能判断出,正常价值应该在八十左右,这和李阳说的一点都不差,七十到九十万之间,最平均的价格就是八十万了。

“盛名之下无虚士,他,比我强的太多!”

和常盛站在一起的四十来岁男子猛然叹了口气,重重的摇着头,脸上还带着浓浓的落寞。他接触赌石的时间都快比得上李阳的年龄了,却被这么一个年轻后辈给彻底的比下去,心里自然有些难以接受。

“廖师傅,您也不用太在意,李阳是个天才,全国只有他一个,平洲那么多的赌石专家都比不过他,他能有如此的表现也算正常!”

常盛拍了拍那男子的肩膀,这位被李阳严重打击了的赌石高手总算恢复了一点信心,常盛说的没错,平洲那么多赌石专家都比不过李阳,他也就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常丰则看着门口,久久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离开潘家园后,李阳便和白铭他们分开了,这件田黄书镇李阳很喜欢,他经常看书,正好缺个书镇。

若是白铭知道李阳的想法,恐怕又会大肆的感叹了,这价值三千万的书镇放在家里的话谁不是小心的呵护着,李阳倒好,准备拿这宝贝当实物去用了。

回到家里,李阳立即给何老打了个电话,把今天的收获汇报了一遍,这趟北京他算是来对了,已经收获了一张古画,这次又收获了一件上好的田黄,可以说收获非常的大。

无论是古画还是田黄,可都是李阳目前没有的收藏品,慢慢的,他的宝库中收藏的好东西也在增加,未来学着白铭一样弄个私人博物馆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李阳的心显得更高,若做的他就要做最好的,做出一个让全国人都震惊的民间国宝博物馆,而且还要流动展览,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好东西。想要达到这个目标,靠他手上的这些东西远远不够,任重而道远啊。

这两天李阳没有出门,安心的留在何老的家里看书,没事就欣赏何老收藏的好东西,何老玩收藏一辈子了,他的好东西可比李阳多的多。

三天之后,一大早李阳就接了个让他心情非常愉快的电话,他的那张古画已经被修复好了,方老让李阳去取。

方老住的地方李阳并不陌生,就在北京琉璃厂,叫上刘刚,李阳立刻就出了门。

小时候方老家里穷,经过亲戚介绍来到这里当了学徒,出师之后,靠着一点积蓄就在这里开店做古画修复,再后来在这里退休,可以说他一辈子都生活在了这里。

像方老这样的老人在琉璃厂还有不少,其中不乏有一些和方老一样有着很高威望的人,这样的底蕴则是潘家园所不具备的。

李阳很快找到了方老的店铺,这是家普通的店铺,就在琉璃厂文化街上,店里面也经营着一些古典和现代的字画,单从表面来看,根本不像是一家专业修复古字画的地方。

这也只是像李阳这样第一次来的人才会有的想法,方老的这家老店,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着很高的名气,方家修复的古画,根本让你看不出一点修复的痕迹。

方老就在店里,和方老站在一起的还有两个四五十岁的人,三个人正在打量着柜台上的一副古画。

“小李,你来了,来,看看怎么样?”

方老第一个发现了李阳,微笑对李阳招了招手,另外两人都急忙回身,很是羡慕的看着李阳。

“方老,这是我那张画?”

只看了一眼,李阳立即就惊声大叫,眼前这幅画,装裱的非常精美,画上的人物生灵活动,仿佛正在动着一般,除了画的内容像以外,李阳一点都没发现原来那张画和眼前这张的共同之处。

方老身边的那两个人都微微一愣,随即想起了方老曾经说过的话,不禁苦笑摇了摇头。

李阳这话若是不知情的人听了,还会以为有掉包的意思呢,不过他们都明白,李阳是不懂古画修复,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错,就是你那张画,我和几个老朋友都看过了,我们一致认为,这就是阎立本的那幅永徽朝臣图,确确实实的为真迹!”

方老叹了口气,语气中却有着一种满足,这种失传的古画能够重新现世已经很让他高兴,这幅画又是经过他的手修复过来的,让他更为满意。

“方老,真的太感谢您了,不是您告诉我的话,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原来那张破破烂烂的画,这也太神奇了!”

看着精美的古画,李阳兴奋的叫道,方老身边的那两个人又露出一丝愕然。

破破烂烂的画,亏得李阳在古玩界还有这么高的名声,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画就算再破,也可是国宝级的珍品啊。

不过一回想起这画刚到他们这里时候的样子,两个人又都露出了笑容,刚出世的古画的相貌确实不怎么样。画纸已经发霉,而且颜色也全部泛黄,若往地上一扔,肯定会被人当成垃圾清扫出去。

“哈哈,阎立本若是知道你把他的画这样评价的话,估计会从棺材里爬出来找你的麻烦!”

方老仰头大笑了一声,笑声中带着浓浓的欢愉,亲手修复了这样一件国宝,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对了,小李,修复的时候我拿一点掉落的残纸去做了测纸鉴定,这是检测报告,经过检测之后得出的结论,这的确是唐代时候所用的画纸,而且是非常不错的画纸!”

方老又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来,放在古画的旁边。李阳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方老不禁帮他修复了古画,还帮他做了科学鉴定。有了这份鉴定报告,又有那么多专家的认可,这张古画不需要在经过什么严格的验证,就可以判定为阎立本的真迹了。

…………………………………

第二更,还有第三更。

感谢海峡老头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尼子嘎5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1103022132200256朋友再次6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邪狂笑朋友的多次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