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这就是真迹

光圈虽有八层,可砚台的表面却有了残缺,砚台的一侧和旁边明显有了两个不小的缺口。

这样的砚台确实很让人可惜,这还是一块很不错的歙砚,属于中国的四大名砚之一,不过若不是有这种残缺,这个砚台也不可能出现在一楼。

引起李阳注意的并不是残缺的口子,也不是它光圈多代表的年代,而是砚台里面还有两个精美的雕刻。在烟台的立面,有着一龙一虎两个纹饰,但这两个雕刻的地方却被巧妙的遮掩了起来。

而让李阳最为惊讶的是遮掩着这一龙一虎的东西,根据面积来计算,好像就是砚台上所缺少的那两块残缺的皮层。

对李阳来说,东西只要有遮掩那就肯定有问题,是好是坏都有可能,但是像这种以自身的残缺为代价,来做遮掩的李阳还是第一次见,疑惑的同时也有着很大的痛惜,这东西毕竟已经损坏了。

摇了摇头,李阳决定先买下来再说,不明白的地方回去慢慢的研究,就是不知道砚台能不能像古画那样修复的和原来一模一样了。

砚台不贵,开价只有五千块钱,李阳身上有张荣宝斋的名誉顾问卡,可以享受七折的待遇,只用了三千五百块钱就拿了下来。

拿在手上,李阳还仔细的观赏着这块古朴的黑砚,这的的确确是一副明代的歙砚,若没有残缺,又没有什么特征,李阳也不可能这么便宜拿下来。

李阳边走边摇头,在特殊能力的仔细分析下,李阳可以断定那两个缺口为人为损害,真不知道是谁闲着无聊,把古砚损坏掉,在去遮掩上面的雕刻纹饰。

“李先生!”

两道声音同时从远处传来,李阳转过头,前几天在牛老板那刚认识的常盛,常丰两兄弟,以及荣宝斋的总经理唐春明正站在不远处,很是惊讶的看着自己。

“常先生,唐总?”

李阳也是惊疑的看着他们,快步走了过去,在一楼遇到唐总已经很意外了,没想到他还和常氏兄弟在一起,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熟悉。

“你们认识?”

唐春明回头问了一句,常盛点了点头,微笑道:“前几天刚认识,李先生在玉石上的造诣可是让我们大吃了一惊!”

“确实如此,李先生在玉石上有着登峰造极的实力!”

唐春明笑着说道,此时唐春明所想的是李阳在古玉上的造诣,而常盛所说的却是李阳在赌石上的事情,两人虽闹了误会,但并不冲突,李阳在这两方面都很厉害。

“哪里,常先生夸奖了!”

李阳轻笑摇摇头,唐春明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指着李阳手上的古砚问道:“李先生,您这台古砚是在这里买的吗?”

“是,刚在这一楼买的,您是怎么知道的?”

李阳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看了看手上的古砚,随即自己又摇了摇头,古砚上面还挂着荣宝斋的标记,唐春明若是看不出来那才叫奇怪。

常盛和常丰的目光也被那古砚台给吸引住了,看了几眼,两人都摇了摇头,这张破损的古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来。

“能被李先生所看中的东西肯定不差,李先生,你这台古砚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

唐春明微笑着说道,其实他说的只不过是很随意的客气话,荣宝斋的一楼都有着什么他很清楚,这里哪会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出现。

在一楼所销售的东西,哪怕有一点漏的可能,都会呈报给二楼的专家仔细的看,加上一楼的专家也很厉害,想在荣宝斋捡漏,更是难上加难。李阳有过一次的捡漏经历在这里已是十年来的唯一,唐春明没想着李阳还能有第二次。

“没问题!”

李阳随手把古砚台递了过去,这东西他也没想着会有多特殊,李阳买下这台古砚纯粹是好奇,这上面一龙一虎的雕刻很不错,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宁可损坏了烟台也要遮掩住那些。

“很不错的明代歙砚,可惜就是破损了,不然就能上二楼了!”

唐春明接过古砚,仔细的看了一会,又微笑着递给了李阳,他的评价已经很中肯,像李阳这种普通的明代古砚其实并不少。

李阳也没在意,这东西本来就是买来玩玩的,收起来后,就装在了一个简单的盒子里,这个盒子是荣宝斋送来装古砚所用。

“李先生,您这是准备上去,还是准备出去呢?”

常盛突然问了一句,唐春明也疑惑的看着李阳,以李阳的地位和身价,在一楼买东西已经让他很意外。

“正准备回去,我是来取古画的,路过这里顺便转了转!”

李阳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三点了,现在这个时间是外面天最热的时候,还不如回家好好的躺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面,悠悠闲闲的看书。

“古画,是谁的古画,能否让我们也开开眼?”

常丰突然说了一句,常盛和唐春明也都看着李阳,对李阳所说的古画同样好奇,只要和李阳沾上关系的事或者东西,明显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好奇心。

“这个,当然可以”

李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这张古画在他手上的事情迟早要被别人知道,李阳也没打算隐瞒,让他们看看也无妨。

常盛和常丰到底什么身份李阳不知道,可唐春明绝对是古玩界的前辈,听说这次交流会唐春明也收到了请帖,可惜正好临时有件重要的事,就没能参加。

“唐总,常先生,咱们到这边来看吧?”

李阳环视了一圈,最后指了指门口的保安桌。古画不小,拿在手上看不方便,再说大厅里面人来人往的,万一出了点小意外,经济损失是小,古画受到损失的话那才是最大,这可是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一件失传古画。

“好!”

唐春明和常盛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一起微笑点了点头,常丰则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门口的保安有两个,见唐春明往这边走来急忙都站直了身子,很紧张的看着唐春明,这可是公司的大BOSS,一句话就能端掉他们饭碗的人。

到了门口,李阳把保安的桌子又往边上挪了挪,这才让刘刚把古画拿出来,从方老那出来之后,古画就一直都在刘刚的手上。

“李先生的这画装裱的很不错!”

李阳把画刚放在桌子上,还没展开,唐春明就微笑说了一句,画的内容是重要,不过装裱同样不可忽视。人靠衣装马靠鞍,这画靠的就是装裱,一副上好的古画若没有装裱过,也没人会当真。

“看样子像是方云阁的手法,李先生这幅画是在方云阁买来的吗?”

常盛仔细的看了看画,微笑着问了一句,李阳则惊讶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方云阁就是方老店铺的名字,常盛能一眼看出是方老店铺装裱出来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常先生您说的没错,是刚从方云阁那取来的!”

李阳对常盛的印象好了许多,并不是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的能力,任何有能力的人,都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看样子像是方老爷子亲自做的,李先生,你这古画可是让我们很期待啊!”

唐春明笑着点头,李阳摇了下头,慢慢的把古画给展开,刚一看到画的内容唐春明和常盛就愣了一下。

唐春明和常盛对画都懂的一些,画上面的字自然也都认得,正因为认识才显出这样的表情,永徽朝臣图,这可是一副失传很久的古画了。

“原来李先生买的是高仿古画,不知道您这画是什么时期仿的,能仿出阎立本的‘永徽朝臣图’,也很不容易了!”

过了好几分钟,唐春明才叹着气说道,常盛忍不住跟着点头,还趴在那里仔细的看着画上的内容。

“唐总,这就是阎立本的永徽朝臣图,是真迹!”

李阳笑着摇头,心里也在感叹,没有方老的帮忙,恐怕想要认定这幅古画为真迹还需要挺麻烦的过程。现在有了方老帮忙做的技术鉴定,又有方老和几位老专家们的签名,这东西已经有证明它为真的证据了。

“真的?”

唐春明和常盛同时抬起了头,眼中更是都闪烁着一种莫名的精光,不过有一点他们都一样,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对,是真的,这幅古画是我前段时间在一块玉枕里面偶然发现的,后来找方老看了看,又让方老帮忙修复了一下,今天才刚刚取回来!”

李阳笑着点头,那些鉴定证明并没有拿出来,让他们知道是真的就行了,他们相不相信则是他们自己的事。

“玉枕中发现的,你的意思是这是一副刚刚出世的古画?”

唐春明的眼睛立即瞪的滚圆,李阳的话他没有不相信,李阳也不会在这方面来欺骗他,方老的店铺距离这里并不远,到那一问就能知道结果。

“没错,真没想到方老的修复技术这么的高,放了几百年的东西,被方老这么一修复,就像新的一样了!”

李阳看了看古画,最后又说了一句,他对画的了解并不多,但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让他每次看见这张画都很感叹。

………………………………………………

感谢盟主小口袋,书友090331194130995,落燕閑居,无所谓498837062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