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让人反感的家伙

“这,这不可能!”

常丰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常家其实是官宦世家,不过他和常盛没有进入官场,而是选择了经营家族的企业。

他和常盛还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古玩,常丰犹喜字画,他手上有一副齐白石的山鸟图,被他视若珍宝,每次有人到他那都会拿出来让人观赏。这幅山鸟图的价值可不低,即使以他的身份也是咬着牙拍下来的,在拍卖会上整整花了他一千两百万。

齐白石的山鸟图是不错,可绝对无法和阎立本失传的‘永徽朝臣图’相比,李阳这幅要真的是真迹的话,比他所收藏的所有字画都要强。

“常丰!”

常盛急忙提醒了常丰一下,这里是荣宝斋,唐春明还没发话,他们更不能乱说话。况且这样直接的质疑也不好,很有可能被李阳所误会,常盛见识了李阳赌石上的能力之后,可一直都在想着如何和李阳建议良好的关系。

“常先生,没关系,这幅画毕竟已经失传了很久,有人怀疑也是正常!”

李阳倒没怎么在意,让几人看过之后,又想收起画来。

“等等!”

唐春明突然叫住李阳,整个人都趴在画上仔细的查看着,见到方老的印章他微微愣了一下,眼中还有丝羡慕。

“真迹,应该就是真迹!”

唐春明使劲的摇了摇头,还重重的叹着气,看李阳的眼神则有些复杂。

唐春明没有参加交流会,但交流会上的事则都听说过了,李阳捡漏来的万历大缸被黄院长给看上了,想劝说李阳捐给故宫,可意思还没提出来,就被横空出世的‘长生碗’给震住了。

长生碗的神奇效果可是所有专家都亲眼见到的,唐春明为此还感到非常的遗憾,刚才见到李阳本想说说这件事,结果还没提起来,又被李阳拿出的‘永徽朝臣图’给惊住了。李阳的身上仿佛有着魔力一般,一件又一件的国宝级的好东西从他这里出现。

“唐总,您认为这是真的?”

常盛惊讶的抬起头,他并不知道李阳在交流会上的事,前几天他和常丰都出了远门,解石那天是刚刚回来,这几天又忙,今天才有机会到荣宝斋来一趟,若是听说过李阳在交流会大放光彩的事,恐怕也会减少很多的怀疑。

“对,我看过故宫收藏的‘步辇图’,那是阎立本少数的传世之画,画工和这‘永徽朝臣图’基本一样,特别是衣纹器物的勾勒,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唐春明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墨线圆转流畅中时带坚韧,畅而不滑,顿而不滞,这可是阎立本大师的典型风格。你们在看,这主要人物的神情举止栩栩如生,写照之间更能曲传神韵,这哪是仿制品能仿出来的!”

常盛眉头皱动了一下,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古画,越看眼睛越明亮。

最后常盛也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唐总您说的没错,这副‘永徽朝臣图’,图像局部的晕染,人物所著靴筒的折皱等处,都显得极具立体感,这确实是阎立本大师的特点。还有,这画全卷设色浓重淳净,大面积红绿色块交错安排,富于韵律感和鲜明的视觉效果,这些不是仿制者能够画出来的,仿制者若有这水平,他也是一代大师了,根本没必要仿画别人的名画!”

常丰显得更愣了,唐总和常盛都已经说这画是真的,那基本上也假不了,而且,常丰自己也没看出这画哪里有假的痕迹。

阎立本失传的永徽朝臣图,这是个什么概念,常丰想想都头晕。

阎立本的‘步辇图’就收藏在故宫博物馆,这幅‘步辇图’还被评为了故宫的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李阳的这幅‘永徽朝臣图’若为真的话,那其意义还要高于‘步辇图’,进故宫绝对属于顶级文物,在民间也是顶尖国宝。

看着他们几个人,李阳只是微笑着,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在李阳的内心中也有着一股骄傲,打算着这次回去一定像何老多学点字画上面的知识,早点把这个弱项给弥补上。

“李先生,您能让一副失传的名画重新出世,功德无量啊!”

唐春明突然又叹了口气,才满是不舍的把眼睛从画上挪开,可惜唐春明了解李阳的情况,李阳若愿意卖的话,这幅画他愿意花大价钱为荣宝斋收下来,一亿不行就两亿,这画值这个价。

“唐总您太客气了,我不会是运气好点罢了!”

李阳轻笑着,慢慢的开始收起古画,这幅画已经展开十几分钟了,不过无论是常盛还是常丰,又或者唐春明,都好像看不够似的。

见李阳把画收了起来,常丰的心里猛然有种刺痛的感觉,这不是妒忌,而是一种心爱的人被人抢走一般的感觉,对爱画的人来说,这幅‘永徽朝臣图’绝对可以称得上挚爱。

“哎!”

长长叹了口气,常丰把头转了过去,没在说什么。

“李先生,您的运气,真的没法说了!”

唐春明则苦笑着摇摇头,李阳说的没错,他的确是运气好,无论是万历大缸,还是那长生碗,又或者这‘永徽朝臣图’,每一件东西不是运气好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些东西平常人能得到一件,那都如同中了大奖一般的难得,可李阳,却是一件接一件的出现,还真不是一般的妖孽。

“哈哈,多谢唐总的夸奖,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李阳大笑了一声,又看了看门外炙热的阳光,这个时间还是回家的好,荣宝斋里面是不热,但远没有家里面舒服。

常盛突然叫住李阳,轻声问道:“李先生,您回去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我没什么急事,!”李阳愣了一下,想了想才回答道,还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常盛。

“若没急事的话,我有些事想和李先生您聊一聊,不知道您能不能赏个脸,给我一点时间?”

常盛微笑看着李阳,唐春明则皱了皱眉头。

李阳想了一下,慢慢的摇了摇头,道:“常先生,这幅画和那田黄书镇一样,也是非卖品,您若是想收这幅画的话,就不用浪费时间了!”

唐春明的眉头稍稍展开了一些,他的想法和李阳一样,也以为常盛把李阳单独叫去是想收下这幅古画,以常家的财力才来说,收下这幅古画并没有问题。唐春明了解李阳,可常盛并不了解,即使提出这种想法,其实也是正常的。

“李先生,您误会了,我不是要收您的古画,而是想您聊聊赌石方面的事!”

“赌石?这个倒没问题!”

李阳心里一动,又抬头看了看天,这个时间找人说说话聊聊赌石也确实不错,在家都憋了好几天了,其实李阳也早就有种憋闷的感觉。

“那好,李先生,请!”

常盛脸上露出一丝喜悦,和唐总打过招呼之后立即带着李阳离开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唐春明自己摇了摇头,这才慢慢的去上三楼。相信用不了多久,李阳手上有失传古画‘永徽朝臣图’的事就会流传出去,书画界的人又要有一次地震了。

常盛和常丰各开了一辆车,李阳刚想去找自己的车,就被常盛拉到了他的车上,刘刚无奈摇摇头,最后也跟着上了车。

至于李阳的红旗轿车,刘刚只能发个信息让他在后面跟着了。

“常先生,咱们这是去哪?”常盛开着车,并没有朝市区走,而是向着郊区开了过去,这让李阳很是意外,忍不住问了一句。

常盛神秘的笑了笑,道“去个好点的地方,您放心,一会就到了!”

李阳也不好在问,坐在车里简单的和常盛聊着,常盛对赌石的了解挺多的,至少在理论上并不比李阳差多少,很多东西一聊就通。

二十来分钟后,常盛的车子开进了一个白色铁门的院子里,在门口的时候还被拦了下来,常盛递进去张精致的白金卡才被放进去。

停车的时候,常盛还疑惑的往后看了看,在他们的身后又一辆红旗轿车停在了停车场,但并没有人下来。

常盛自己摇摇头,这辆车是特殊车牌,对这样的车牌常盛更为了解,这种人绝对不是他所能过问的,若不是这辆车一路上都在他们的身后,常盛根本看都不会去看。

常盛同样也有疑惑这辆车也跟着进到了这里,但并没有想那么多,更没有想过,这是李阳的座驾。

“李先生,请!”

下了车,常盛立即带着李阳往里面走去,这是个很大的别墅,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带有一种别样的香味,哪怕现在正是烈日高照的时候,这院子里也有一种让人清新的透亮感。

没一会,常盛便带着李阳进了别墅里面,刚一进去立即有个打着领结的年轻服务生走了过来,常盛把手上的白金卡往他那一丢,带着李阳就往里走。

停好车的常丰,以及跟在李阳身后的刘刚也一起走了进来,见到那白金卡后,那服务生再也没有过问。

李阳好奇的打量着刚进来的这个大厅,这个大厅居然像是个休闲场所,不仅有精致的沙发和座椅,还有摆满了各种酒类的吧台,另外,在一些座位上居然还坐着几个人。

“哟,这不是常大少爷吗,常大少今天怎么有空?”

远处一个沙发上,有个人突然站了起来,怪声怪气的叫了一句,常盛的脸色立即变的无比难堪,心里也在暗骂,怎么这家伙今天也在这里。

跳出来的这个人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比常盛小些,但比常丰大一些,瘦高个,脸上竟然给人一种暴虐的感觉。

“给我们一个包间!”

常盛没理会那人,对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服务生吩咐了一句,那服务生立即点点头走向吧台,李阳越看这里越像是一个休闲中心或者商务会所,只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开的这么偏僻。

“常大少,哦,常三少也来了,你们带的人是谁啊?怎么还去包间,难不成,你们改变爱好了?”

常盛没理那人,可那人明显没想就此作罢,又很是古怪的大叫了一声。这一次,就连李阳的脸色也有了变化,这人说话实在太难听,他的意思李阳可听出来了。

“赵飞,你什么意思?”

常盛没说话,常丰已经受不住了,从后面走到前面来,恶狠狠的看着那个人。

“常三少,我没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哪像你们,都这么的有意思!”

那个叫赵飞的居然走了过来,和他在一起的几个年轻人也跟着走了出来,赵飞这么一说,几个人全都大笑了起来,显得无比的嚣张。

“李先生,不好意思,遇到个混蛋,让您见笑了!”

常盛脸上非常的难看,不过还是给李阳解释了一句,他今天找李阳到这里来,是想向李阳显示一下自己的能量,可没想到正好遇到了仇家,能量还没显出来,脸却先丢了,若不是在这里,他恨不得抓起那个赵飞狠狠的揍一顿。

“常盛,你说谁是混蛋!”

那人已经走到了李阳他们这边,常盛这句话没有特意的压低声音,他自然听的很清楚。

“谁问就是谁了,这还不明白!”

常丰突然悠闲的说了一句,李阳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常盛两兄弟肯定和这个人有过节,而且还是不小的过节,所以人家见到他们立即上前来挑衅。

“常丰,好久没见你小子了,要不要在比划比划?”

那人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突然站了出来,冷哼哼的对常丰说道,说话的时候眼中满是挑衅,常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在说话。

这让李阳很是惊讶,他刚才还以为今天肯定要打架,还特意给刘刚使了使眼色,反正有刘刚在,他肯定不会吃亏。

可没想到,这几个人的控制能力还挺强的,说话的火药味很浓,却没一个人动手。

常盛看着那个叫赵飞的人,淡淡的说道:“赵飞,我警告你,我今天有重要的客人,不想和你闹,有什么事,等我忙完了再说!”

“重要的客人,这就是你重要的客人,哪来的啊?看起来面生的狠那!”

赵飞瞪着他的斜眼睛上下打量着李阳,李阳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这个人肆无忌惮的眼神让他也很是反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