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赌石擂台

李阳爽快的答应了何杰,顺便还把常盛两兄弟都一起邀请了,何杰对这点并没有反对。

常盛和常丰都显得有些激动,今天他们可是做了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件事,危机时刻没有抛弃李阳,而现在的收获也着实让他们激动,居然与何少挂上了关系。有何少的关系在,以后别说是赵飞,就是比赵飞再牛点的人也不敢在他们面前嚣张了。

李阳又和何杰他们聊了一会家常,对李阳连连捡漏的事就是何杰都有些羡慕,李阳手上的那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啊,好多都是孤品,绝器,价值都是次要的,意义更重大。

晚饭没在会所吃,按照何少的说法就是,这里的东西只是一般,要吃饭就到外面去,正宗的饭店才能吃的更开心。

一直快到下午七点,几个人才离开会所。

出去的时候,李阳没在坐常盛的车,而是上了老爷子的专车。

何杰和吴度都有自己的车,加上常盛和常丰的车,他们五个人就开了五辆车,这让李阳颇是感叹。以前家里出个门还要大哥借车才行,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生活就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

看到李阳真上了那辆红旗轿车,常盛的嘴皮子又颤动了一下,他总算明白这辆车为什么一直跟着他们并且都进了这里,感情那个让他很疑惑,又不敢面对的大人物,来的时候就在他的车上。

门口,和赵飞一起被赶出去的那几个人并没有离开,正站在他们车边等待着,李阳摇下了车窗,除了赵飞以外其他人都在。

李阳回头看了看刘刚,刘刚则耸了耸肩膀,道:“他没有太重的伤势,就是下巴被我卸了,又弄断了几根骨头,没事,医院养几个月就好,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李阳点了点头,赵飞是很可恶,但还罪不至死,有个教训就行,这个教训估计能让他改改脾气了。

“何少,何少……”

何杰的车一出现,那几个人就涌了过来,他们现在根本不敢回家,若是被家里人知道他们在这里得罪了人,并且被赶了出来,他们的下场恐怕比赵飞还要惨。

对眼前这几个人李阳也没一点的好印象,摇摇头又升起了车玻璃,而前面的何杰根本没理他们,直接从他们身边把车开了过去,停都没停。

在李阳车经过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车里面的李阳,等他们看清车牌之后,几个人全都惊呆了。

此时他们总算明白,今天为什么会被轰出来了,尽管还不知道李阳的身份,可那能自由进出中南海的车牌他们还是认得的。想到今天他们得罪了这样一个大人物,每个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几个人再也没心情找何少求情询问情况以及求情,急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管这次受到多大的惩罚,都要把这事情原原本本的汇报给家人,让家里人早点做好应对措施。

对那倒霉的赵飞,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人去想了。

李阳没想到,何杰带着他们并没去什么五星级的大酒店,而是去了琉璃厂,确切说是琉璃厂附近的一家很普通的饭店。

出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琉璃厂,让李阳连连摇头,不过这一趟出去也有着大收获,见到了何老的孙子,在之前李阳可从没见过何老的家人。

“李阳,就这里吧,我告诉你,这里的卤味可是北京一绝,全北京城都吃不到这么好的卤味,比那大饭店里面的饭菜强多了!”

何杰从自己的车上走了下来,指着这家普通的饭店对李阳说道,吴度也下了车,对何杰来到这个地方似乎没一点的意外。

倒是常氏兄弟愣了一下,常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摇头闭上了嘴巴。

“好,就这里,也让我们尝尝被杰哥如此推崇的美味到底有多好吃!”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何杰带着他到这样一个普通的饭店,足以证明何杰真的没把他当成外人,吃就吃的高兴,喝就喝的开心,这里更让李阳喜欢,真去了五星级大酒店,反而会放不开。

“走,进去吧!”

何杰摆了摆手,率先走了进去,那老板明显认识他,立即笑着上来和他打着招呼,并且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雅间,这里的雅间也不过是个带空调的干净房间。

这家店的卤味确实非常的好吃,一桌子菜居然被他们几个全部消灭光了,不过最后离开的时候何杰是被吴度抬回去的,同时被抬着的还有常盛。

何杰是不信邪,非和李阳拼酒,常盛是表现的太积极了,吴度本想凑凑热闹,可看到李阳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白酒,愣是一点事没有后就退缩了,不然今天还要多一个人被抬着回去。

……………………

明阳,何老的一个警卫员敲了敲书房的门,随后进去小声说了一阵子,最后有弯身离开了。

老爷子正在看一本书,听了警卫员的报告之后把书放了下来,脸上满是微笑。

“这俩孩子!”

过了一会,老爷子才重新拿起书本,不过看他的眼神就知道,此时的何老的心思根本就没在书上,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便早早的起来,把从荣宝斋买来的那破损的砚台给拿了出来,好好的歙砚却被故意破损掉,李阳怎么想都感觉很奇怪。

把歙砚破坏掉的人还是个高手,至少他从砚台上取下的两块东西重新粘合之后,让人一点都看不出粘合的痕迹。

还有歙砚下的一龙一虎两个雕刻,虽被遮盖住了,但对上面的雕刻却没有丝毫的损坏,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肉眼看不到的粘合痕迹,在特殊能力下则显现的清晰无比,李阳把刘刚叫来,用小刀片慢慢的把粘合在一起的砚台分割开。

粘合的再好,只要找到了缝隙,想要分开就不难,不一会刘刚就成功把这砚台上的东西分割了下来。李阳把两块分割的石块比划了一下,和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是一模一样,这两块刚刚好是砚台上残缺的拿部分。、

分开之后,砚台上那一龙一虎的纹饰也露了出来,李阳仔细的看了一会,除了雕刻的不错之外,其他并没什么特别,这让李阳更为疑惑。

“嗡嗡!”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李阳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就把这砚台先放在了一边。

“毛老,你好!”

电话居然是毛老打来的,自从上次去密云县掏老宅子之后,李阳和白铭还有毛老他们都再也没有联系过。

“李阳,你今天有没有时间?”电话那边,毛老的笑声显得很愉快。

“时间,有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想了一下今天并没什么事,李阳便点了点头。

“有一点事,我和白铭现在都在潘家园呢,你有时间就过来吧!”

“好,我马上出门,估计半个小时后就能到!”李阳看了看时间,立即答应道,从这里去潘家园用不了多少时间。

潘家园里面,有一个大院子里此时显得尤为热闹,整个院子里有两百多人,另外还有两台解石机在,白铭和毛老此时都站在这里,在他们身边站着的居然是牛老板。

“我和李阳打过电话了,他一会就来!”

毛老收起手机,笑呵呵的对白铭和牛老板说了一句,白铭和牛老板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

“嘿嘿,李老弟一来这些人全都得靠边站,居然敢在这里摆擂台,不是欺负我们北京没人吗?”

白铭兴奋的搓着手,毛老和牛老板都点了点头,对白铭说的话显然非常的赞同。

牛老板和白铭他们能遇到一起也是巧合,交流会之后毛老并没有立即离开,中央电视台有几期节目要录制,在潘家园这边还有两个公司邀请他来帮忙做鉴定,就一直留了下来。

同时被邀请来的还有白铭,毛老和白铭今天就是来给别人帮忙做鉴定的,没想到正巧遇到了一件热闹事,就把鉴定的事先推了推,跑到这边凑热闹来了。

这件热闹的事和赌石有着很大的关系,云南那边突然来了几个赌石商人,租下了潘家园最大的一个仓库院子,要在这里摆什么赌石擂台,邀请北京的赌石爱好者前来打擂。白铭他们来凑热闹的时候其实已经是活动的第二天,据说第一天来打擂的赌石爱好者还不少,但没一个人能赢得了他们。

所谓的擂台,其实很简单,现场有很多块赌石毛料,基本上都是全赌毛料,每块毛料都有标价。只要你挑选的毛料解出的翡翠高于这个标价,你就获胜,不仅这块毛料解出的翡翠白送给你,擂主还会额外给你等同价值的奖金。

反之,你解出的翡翠若是没有达到标价,那么你就要付出这块赌石标注相等的价钱,这样一来等于就是赌跨了,打擂自然也输了。

这种新奇的擂台方式一出现,立即吸引来了很多的赌石爱好者,潘家园那些经营玉石的老板们更是全部被激动了,牛老板能在这里与白铭他们遇见也就没什么意外了。

自从认识李阳之后,毛老和白铭对赌石也有了浓厚的兴趣,见到这样的热闹,立即就凑了过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