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瑞丽赌盘,赌徒的乐园

前一章应该是三六四章,小羽弄错了,这才是三六五。

………………………………

晚饭吃的很晚,不过却很热闹。

孟老板和齐师傅也凑了过来,从吃饭的时候孟老板就猛夸李阳,差点没把李阳夸到天上去。

孟老板跟来之后,赵老板的脸色就不太好看,这个孟老板太会说了,吃饭的时候几乎都是他在表现,赵老板本来还想着和李阳打好关系,这下可好,全成了孟老板的舞台了。

晚饭没怎么喝酒,很快就结束了,得知杨志刚没地方住之后,孟老板和赵老板都抢着要帮他安排住处,最终还是赵老板更胜一筹,他一个电话就让李阳住的酒店给腾出了一个房间。

本地人就是有这个好处,说话方便,赵老板本就是瑞丽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饭桌上,说话最少的则是那名年轻的解石师傅。

此时他也在感叹,今天总算尝受到了一次大起大落的滋味,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不好受,地狱再升入天堂的感觉同样也不好受,好在最终的结果对他来说还是好的。

能给玉圣打下手,并且一起解石,他的心里也有着一股激动以及小小的得意。

至少这段经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成为他骄傲的资本,而他担心的事业问题暂时则没有了任何的问题。玻璃种是跨了,可他们却又解出了更好的翡翠天珠,足以把这股影响给抵消掉。

这是他不知道翡翠天珠真正价值似乎后的想法,今天的事慢慢传出去之后,了解翡翠天珠价值的人也越来越多,后来大家得知翡翠天珠是在他的手上帮忙解出来的之后,纷纷都找上他来解石。

瑞丽赌盘之后,这位年轻的解石师傅也成了解石厂内工作最忙,生意最好的一个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他还在庆幸自己保住工作以及沉浸在和李阳共同解石的喜悦中。

晚饭之后,赵德柱开着赵老板的奥迪轿车把李阳把李阳他们送回酒店,直到现在他们才有时间单独的聊会。

杨志刚之前就对李阳说过,赵氏是瑞丽赌石街的一大世家,赵德柱就是赵氏家族的人。

不过赵德柱不是嫡系成员,只是分支,不然也不会辛辛苦苦的四处奔波销售赌石,赵氏解石厂的赵老板才是赵家的掌舵人,他名叫赵七,辈分比赵德柱要高一辈,赵德柱都是叫他七叔。

“李先生,真没想到,你也会来参加瑞丽赌盘!”

车子开到酒店,李阳没下车之前赵德柱又回头兴奋的说了一句,李阳心里猛然一动,脱口说道:“赵大哥,你要没事的话咱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好好的聊一聊,正好想向你请假一下瑞丽赌盘的详细过程!”

瑞丽赌盘李阳早就听说过,司马林,张伟还有常盛他们都提起过,但整个过程谁都没有对他详细的说过,李阳只知道瑞丽赌盘重再一个赌字,具体的过程还真的不清楚。

赵德柱微微一愣,立即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没问题!”

酒店旁边就有一间咖啡屋,正好适合聊天,停好车四个人进到里面要了张桌子,李阳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赵大哥,我听说瑞丽赌盘最重要的就是赌,到底是怎么赌的?”

赵德柱的面色稍微有些古怪,李阳都到了瑞丽,却说不知道瑞丽赌盘怎么赌,若不是赵德柱很相信李阳,知道李阳的实力和名声,不然还真以为李阳是在和他开玩笑。

“李先生……”

赵德柱刚开始说话,李阳就打断了他,笑着说道:“赵大哥,你也别那么客气了,咱们认识也都快一年了,你还像以前一样叫我李老弟得了,你这样我还很不习惯!”

“那好,李老弟,我就给你好好介绍一下这瑞丽赌盘!”

赵德利马上高兴的笑了笑,一直先生先生的叫着他也不习惯,李阳这个提议更好提到了他的心里面。

“瑞丽赌盘呢,一般都是召开三天,每天上午看料,下午开盘,每天会拿出三十块毛料来做赌,有时候也会因为毛料的大小有所变化,不过每次的赌盘绝对不超过一百块毛料是绝对的!”

“不超过一百块毛料?”李阳的脸色略微有些疑惑,这可是他第一次了解瑞丽赌盘的真正过程。

“对,一百块,每块毛料都有编号,你看好之后就可以到投注站进行下注了!”

赵德柱立即点了点头,李阳再次愣住了,下注,这个说法可是第一次听到,这和他之前所想象的瑞丽赌盘完全不一样。

“从三年前开始,瑞丽赌盘就一直都是三个玩法,赌种,赌色和赌价,这三个玩法很好理解,你认为对哪块赌石有把握,就去下哪块赌石,比如赌种,你认为这块毛料能出冰种,那你就下冰种,赌中的话就是赢了!”

“下注,赌种?赵大哥,你的意思是,像买马那样的下注?”

李阳的眼睛瞪的更大了,这瑞丽赌盘不仅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甚至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这哪是赌石啊,纯粹就是赌博。

“没错,可以这么理解,看来李老弟你真的不了解瑞丽赌盘,不了解瑞丽赌盘的就赶跑来参加,我估计你是全国第一个!”

赵德柱感叹着摇了摇头,看李阳的眼神也有些复杂,瑞丽赌盘,其实就是赌博。

慢慢的,赵德柱把详细的过程都给李阳讲解了一遍,瑞丽赌盘本来就不复杂,加上其特有的性质,了解起来并不难。

听完赵德柱的介绍之后,李阳呆呆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瑞丽赌盘,真的就是一次‘赌’盘,难怪各大珠宝公司都不来参加,难怪张伟,司马林他们这些赌石爱好者也不参加,弄了半天,这是次赌徒的大聚会。

瑞丽赌盘上也有很多人会买赌石解开,不过这些都是开胃菜,是大家无聊的时候玩的,大家真正看重的还是赌。

赌种,赌色,赌价。

这三点更为容易理解,你看中一块毛料,觉得可能会出玻璃种,那就去买玻璃种赢,一般来说,玻璃种的赔率都是最高,真的出现了玻璃种,那你就发了。

若你对种没有把握,反而感觉可能会出什么颜色,那就去赌色,赌色和赌种一样,有着不同的赔率,这些赔率因为赌石的不同而进行调整。

至于赌价,就更容易理解了,你认为这块毛料里面翡翠的价值会是什么,就可以来赌。

赌价分几个层次,每个价格区间你都可以去赌,你若是认为某块赌石肯定会完跨,那你可以来赌零价。完跨就是没价,不用选择区间了,直接选个零就行。而且,这个赔率是固定的,所有的毛料都是一赔十。

也就是说,你买了完跨的毛料若是真的什么都没解出来,你买一万庄家会赔你十万,买十万,庄家就会赔你百万。

不过每年所用在赌盘上的毛料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出现完跨的可不多,买这个的也是最好。

“李老弟,一般的赌石高手,除非被人聘请了,很少有人会来参加瑞丽赌盘,所以我见到你也很意外,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你根本就不了解瑞丽赌盘的过程!”

赵德柱又叹了口气,若是别的赌石高手说不了解瑞丽赌盘他肯定不相信,但是面对李阳他则选择了信任,李阳第一次在他赌石的时候,确实就是个新人的表现。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李阳就从什么都不懂的新手变为了行内顶尖的玉圣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赵大哥,既然我来了,就看看这个瑞丽赌盘吧!”

李阳苦笑着摇摇头,老爷子都说过瑞丽赌盘性质不同,这次李阳可算是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性质不同了,这压根就是个赌博的公盘,赌盘赌盘,可不就是这样。

此时,李阳也明白为什么二根的父亲会输的倾家荡产,为什么瑞丽赌盘会说一刀哭,一刀笑,一刀披麻布的说法了。赌博最容易让人上瘾,别说用赌石赌博了,就是平常的赌博也有着很多人倾家荡产跳楼自杀的。

不过这种模式最受那种赌徒的欢迎,还有国内很多的财团,他们往往拉拢聘请一些赌石专家和高手,携带大笔资金来赌盘上搏一把。有着赌石专家的帮助,他们往往都能有些收获,最惨的就是那些纯粹的碰运气的赌徒,靠着三脚猫的水平,想不输都难。

这也是为什么常盛见到李阳之后就想着拉拢他的原因,以李阳看赌石的实力,肯定能帮他们赚来不少的钱。

“赵大哥,这样的赌博难道就没人问吗?”

李阳突然又问了一句,这么公开性质的赌博,甚至还被列为了玉石界四大盛事之一的赌博,真没人问很难让他理解。

“谁问啊,庄家就是缅甸五大世家,国内还有人配合,又是在边界举行这样的活动,即使有人想问,也问不了啊,还有,赌石不也是赌吗?用赌石来赌博,就没啥稀罕了,香港马会还是合法的呢!”

赵德柱摇了摇头,事实上一开始的瑞丽赌盘也和平洲公盘一样是赌石交易会,可后来加入了下注的玩法后就慢慢的改变了,到了今天,更是成为了纯粹的赌博大会。

……………………

第二更,小羽继续去码字,有月票的朋友在给给力,看看今天能不能突破到四百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