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不虚此行

“这块黄盐沙皮壳的毛料应该不错,从皮壳上有松花来看,这块毛料出翡翠的可能性很高,具体的等我们走近了看看再说!”

李阳轻声说道,他们现在距离毛料还有十来米远,只能看出个样子,在这个位置若是能把这块毛料给点评的非常准确的话,那就实在太骇人了。

“好!”桑达拉答应了一声。

整个赌盘广场有差不多上万人,不过分配到每个毛料的面前的人并不太多,大都是三四百人,赌石放的高一点,这三四百人都能看的到。

当然,想要看清楚就要挤到里面去,每块毛料前流动的人都很多,大家都是看完一块离开再去看另外的毛料,倒也不用担心看不清楚毛料。

“这块毛料的条形松花很长,是出高翠的表现,若是我的话,我赌这块毛料能赌涨,还是大涨!”

走近之后,看了一分多钟李阳才笑着说道,这块毛料里面是一块很不小的蛋清种翡翠,肯定是大涨的料子。

“不见得吧,你看松花的边缘,有些发霉,这可是霉松花,出现霉松花一般都是赌跨的几率更高一些吧?”

桑达拉疑惑的摇了摇头,这块毛料里面会有翡翠他不反对,从表现来看出好翡翠的可能性很高,但是要说能出高翠他就不怎么相信了。

霉松花也是松花的一种,色彩很不鲜艳,看起来像是发霉的那样,这是一个赌相很不好的松花,属于松花中的下下品。

“是有霉松花不错,可是桑达拉你有没有注意,这些霉松花生在了什么位置?”

李阳笑着伸出手指,指了指那还在晃动的毛料,旁边还有不少的人拿着相机在拍摄,有人拍下照片然后放大仔细的看,这样比用眼睛直接看效果还要好一些。

“位置,不是在松花的边缘吗?”

桑达拉眉头微微皱动了一下,他在缅甸的年轻一代中绝对是赌石高手,比起一般的赌石高手也差不到哪去,不过明显无法和邵玉强还有李阳相比,在能力上,邵玉强确实比他强上不少。

李阳相信,若是邵玉强在这里,只要听到自己这句话他就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只注意其一,却没注意到另外的重点,这些霉松花是在松花的边缘,但最重要的是他生在了皮壳的凹凸处!”

桑达拉急忙回头仔细的看了看,果然,那几处霉松花的位置都显得突出一点。

“我明白了,厉害,佩服!”

桑达拉眼睛突然一亮,对着李阳伸出了大拇指,桑达拉对赌石懂的也很多,只要给他点明,一般的他都会理解。

霉松花的表现很不好,但也要看在什么情况下,一般霉松花出现在凹陷或者平坦处,那这块赌石就有些危险了,很容易赌跨。

不过若是生在凹凸处,那影响就不大了,这块毛料的霉松花几乎全都在凹凸点上,即使有霉青花也和没有差不多,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没有这个很迷惑人的霉松花在,桑达拉对这块毛料也是越看越满意,感觉很有可能出好的翡翠。

“这有什么可佩服的,不过是平时多注意一些细节罢了!”李阳轻笑一声,又仔细的看了几眼之后,这才准备离开。

“等等,你能不能猜下这块毛料会出什么种的翡翠?”

桑达拉突然又叫住李阳,还是指着眼前这块毛料,此时他心里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李阳一定能猜出里面翡翠的品质来。

“目前不好说,金丝,芙蓉,蛋清还有冰种都有可能,不过孺种的可能性不大,干青也没什么可能!”

犹豫了一会,李阳才慢慢的说道,这些也不是李阳胡说的,不用特殊能力,单凭经验去看的话,李阳确实有这种感觉。

那么多的赌石毛料可不是白看的,平洲公盘好三万多块暗标毛料,七千块明标毛料以及自由交易区的上万块毛料都被李阳分析过。分析了这么多的毛料可就相当于解过这么多的赌石,就是翡翠王他老人家这一辈子估计都没有解过这么多的赌石。

熟能生巧,看了这么多,若还没有进步那李阳算是真的完了。

“能不能详细说说!”桑达拉眼睛一亮,急急的问道,现在的他的样子更是在跟着李阳学习。

“这是块全赌毛料,没有解出来之前,我说的也只是参考!”过了一会,李阳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黄盐沙皮壳的毛料本就是上等毛料,很容易出高翠,这块赌石的皮壳看起来很平整,光滑度很高,也有水嫩的感觉,这些都是出高翠的象征!”

桑达拉看着李阳,默默的点着头,李阳说的这些他都懂,不过他也明白,李阳还没说到关键的地方。

“除此之外这块毛料最大的特征就是那几块松花,条形松花很长,而在条形松花的边缘地方还有几块暗影,若是我猜测不错的话,那应该是没形成的蟒纹!”

“没形成的蟒纹?”

桑达拉稍稍愣了一下,急忙回头仔细的看着那高台上的毛料,毛料正在旋转,他刚注意到李阳说的那暗影毛料就转了过去,急的桑达拉差点没去找人把这块毛料给停下来。

“速度,速度,减慢点!”

停下来是不可能的,但是让控制的人减慢点速度还是没问题的,守在这块毛料前的缅甸五大家族的人一看是桑达拉安排的,急忙把转动的速度减到了最慢。

这一次,桑达拉终于全部看清楚了。

在条形松花的边缘,还真有点淡淡的暗影,这种暗影和其他的印迹不同,一般毛料上也都会有些各种大小不等,颜色深浅不同的黑块,那都是长期搁放位置不同所形成的分别。

这块暗影,明显是从里面生出来的,这则证明是赌石在衍变的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从暗影的形状来看,很像是蜂窝蟒。

蜂窝蟒可是赌石的一个好赌相,特别是伴随着松花出现的时候,赌涨的可能性极高。

这块毛料,估计挑选的人也没有发现这点,就拿到这里来摆放了,若是知道里面有一条没有生成的蜂窝满,肯定不会拿到赌盘上来用。

蜂窝蟒即使没有生成,可他毕竟在衍生了,这就等于里面很有可能出着高翠,而且颜色还会很正。

“我算是明白和你之间的差距了!”

桑达拉苦笑了一声,李阳所说的这些对他的打击挺大的,平时桑达拉也是以赌石高手自居,可在李阳的面前他才发现,自己就像个小学生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一块他看着很普通的毛料上,李阳竟然发现了其中的两点不同,这两点已经快要暴露这块赌石最终的可能性了。

“蜂窝蟒,一般不会出现在干青种翡翠上,金丝的可能性也不大,让我猜的话,最有可能的还是芙蓉,蛋清和冰种,这三种里面只选一种的话,我会选择蛋清种来赌!”

李阳笑呵呵的又说了一句,让桑达拉认为这是自己的能力也好,至少赌涨之后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只会认为这是李阳真正的水平。

“我估计,这次我们真的赚不到什么钱了!”桑达拉苦笑着摇摇头,又接着说道:“色呢?你看这块毛料会是什么颜色?”

桑达拉说话的声音一直很小,周围又有些吵,倒也不用担心旁边的人会听到跟着下注。只要不是真正了解李阳身份的人,在这里就算听到也会无动于衷,这么年轻的两个人在这高谈阔论,有人会相信才怪。

“我能猜出种就不错了,你还想着我猜出色来,那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李阳立即摇了摇头,表现的适当就行,在多就过量了,这块毛料里面是葱心绿的颜色,也算是属于高档翡翠了。

“哈哈,也是,不过只靠这些,我就敢保证你这次绝对不虚此行!”

桑达拉大笑了一声,李阳最后看了一眼这块毛料,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这次桑达拉没有再拦李阳,而是跟着他一起走向下一块毛料。

赌盘上的三十块毛料,其中二十九块都是全赌毛料,唯一的半赌毛料还仅仅擦开了个窗面,露出了里面的白雾,既没有露出颜色也没有带出一点翡翠的样子,不过露出白雾总是好的。

一般来说,翡翠出现了白雾层,那里面有翡翠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李阳看的第二块毛料就是那块唯一的半赌毛料,李阳看了三分钟,最后点点头离开。这块毛料里面也有翡翠,是块普通的花青种,颜色是墨绿色,能值点钱,但不是太值钱,如果有人在这块毛料上下注的话,估计输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这块毛料的白雾层有些欺骗性,不过最大的欺骗还在皮壳的表现上,黑乌砂皮壳的赌相很好,特别是这上面还有很不错的包头蟒。在蟒下还有条裂缝,是个大点的裂缝,对赌石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隐隐能让人感觉到里面有绿。

看这块毛料的时候,桑达拉并没有继续发问,刚才他问只是想看看李阳真正的水平,问过之后才发现人家确实比自己强的多,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问了。

想学习的话,以后还有的是时间,眼前就不要耽误李阳看毛料的时间。

………………………………

补欠一章,明天继续补,这两天都不算爆发!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