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赚钱了

这一刻,广场显得更为安静。

若没有看到广场黑压压的人群,只听声音的话,任何人估计都会把这里当成一个工厂,解石机的轰鸣声和热闹的工厂非常的像。

切刀慢慢的从赌石身上划过,所有人都盯着自己所买的赌石,等待着结果。

有的人不止在一块赌石上下了注,还有人则是对赌色和赌种都没把握而选择了赌价,不过不管什么样的人,现在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紧张,亢奋。

桑达拉转过头,突然对李阳问了一句:“李阳,你今天买了多少?”

李阳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道:“四千两百万!”

李阳一共对十块毛料下了注,能赌赢的最高赔率是一赔二十七,这是块出了罕见黄翡的毛料,淡黄色,并不是太起眼,作为翡翠的价值也算不得很高。

不过在这里,这个颜色却可以给李阳带来比翡翠价值更高的利益,赌色并不只限于绿色中的种类,黄色,红色,蓝色,只要是翡翠拥有的颜色都可以赌。

相应的来说,这些更不常见的颜色赔率就会高一些,绿色之中,也只有最不常见的帝王绿和祖母绿的赔率能比得过其他的颜色。

这块淡黄色翡翠上,李阳一共下了四百万,这一注就可以让李阳赚回来一个亿,当时李阳可是强忍着诱惑,没在这块淡黄色翡翠上投下一千万的,不然一下子可就能赚来两亿多。

为了防止被人看出什么,在这块毛料的另外两个颜色上李阳也各自下了三百万,这一块毛料李阳就下了一千万。

“四千两百万?”桑达拉眼睛瞪大了一些,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下了这么多,真不知道我们今天还有没有利益可赚!”

“你就这么相信我?说不定我这四千两百万全都赔了呢,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你们就可以赚四千多万了!”

李阳咧嘴笑了笑,桑达拉轻微的摇了下头,并没有说话,以前还不好说,可听了上午李阳的点评之后,桑达拉对赌盘能赢李阳的钱再也没有一点的信心。

“切开了!”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这道声音居然被附近的很多人都听到了,在满是解石机的噪音之中想把声音传出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李阳和桑达拉同时坐直了身子,李阳是看自己下注的那些毛料,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毛料最少能带给他两亿六千万以上的财富。

这种方式来钱的速度比李阳自己赌石可要快的多,不算那块非卖品的玻璃种血美人,平洲公盘上李阳拍回来的那么多毛料价值也不过两个多亿而已,那还是李阳辛辛苦苦看了很多天毛料才选出来的。

最先切开的这块毛料正好是李阳上午点评的那块毛料,桑达拉看到洗净的切面后,面色猛然一变,嗞嗞的吸了口冷气。

蛋清种葱心绿,这居然真的是块蛋清种的翡翠。

李阳上午点评的那些话似乎还在桑达拉的耳边响着,桑达拉清楚的记得,李阳说这块毛料出芙蓉种,蛋清种,冰种的可能性最高,若是他自己赌的话,就赌蛋清种。

李阳要是四千两百万全都下注这块蛋清种的话,这一下子就能赚上不少,桑达拉今天特意注意了这块毛料的所有赔率,特别是对种的几个赔率都记的很清楚,这块毛料蛋清种的赔率是一比六点三。

四千两百万,乘以六点三,就是两个多亿,李阳若是真这样投注了的话,那就等于一下子就能进账两个亿,虽然明知道李阳不可能这样去投注,桑达拉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的他有一种感觉,他之前对李阳还是低估了,或许现在的李阳,真的有不次于当代翡翠王的实力了,这个翡翠王并不是刚被报社封王的邵玉强,而是那位真真正正的老前辈。

如果真是这样,李阳有着可以和翡翠王对比的实力,那他今天肯定可以在赌盘上赚走不少的钱。

想到这里桑达拉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他并不在乎李阳会赚走多少钱,李阳赚的越多,那等于李阳的能力越强,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才是最为关键和重要。

缅甸,同样可有着很大的竞争,而且那里的竞争更为残酷。

李阳的实力越强,那赌矿的能力也就越强,李阳若像翡翠王那样几个月就能找到两个玉矿,那绝对值得他桑达拉去拉拢,用任何的代价去拉拢。只要拉拢到了李阳,他这继承人的位置就将会变的牢不可破,同时还能让他们家族的实力变的更为强大。

“切开了,切开了!”

慢慢的,人群的声音开始高过解石机的声音,越来越多的毛料被切开,也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尖叫。

有人兴奋的大叫,也有人猛锤头嚎啕痛哭,更有人正懊悔的撞着自己的脑袋。

贵宾席内,那些投注了上千万以上的贵宾们表情也各不一样,有人愤怒,有人惊喜,也有人正在发呆。

对他们来说,若有损失的话那可比普通人大的多,不过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带了赌石专家来的人,有损失估计也有限,输的倾家荡产更是不可能。

常盛就坐在了这些人的里面,常丰和齐师傅并不在,李阳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友好的笑了笑。

常氏兄弟是两天前来到的,他们也很想请李阳帮忙下注,可惜自从知道了李阳的背景之后这个想法也就只是个想法,即使李阳就在这里,他们也没敢在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的天那,居然是金丝种,我完了,我彻底的完了!”

“哈哈,太好了,艳阳绿,我就知道是艳阳绿,哈哈!”

“吗的,赔了三块,赚了两块,最后一算居然还赔点钱,买亏了啊!”

人群中不时高喊出各式各样的声音,这些嗓门大的人可不多见,上万人的广场,又那么吵闹,还能让人挺清楚他们喊的什么,这肺活量真的很让人佩服。

笑的人不少,不过哭的人更多,赌盘广场在这个时间噪杂的像是大市场。

“李阳,你上午说的那块赌石买了吗?”

桑达拉又问了一句,这块赌石是他听李阳点评过的,也是唯一知道结果的,对李阳所下的注,也就只有这块毛料最为好奇了。

“买了,蛋清种,两百万!”

李阳微笑伸了伸两根手指,两百万,六点三的赔率就是变成了一千两百六十万,净赚一千多万。

听到这句话之后,桑达拉心里突然有了另一种感觉,那就是李阳肯定找到了赔率更高更为赚钱的毛料,所以才下的这么少。若是自己有李阳这个把握,四千两百万全买一注是不可能,但最少也要买个七八百万,绝对不会只买两百万这么少。

三十块毛料全部切开之后,中心广场的解石停了一会,有人前来特意拍照做了登记,一会赌中种和色的人都可以去领奖了,哪怕是一会解石的过程中翡翠出现了变异,只要有你猜中的那个种或者色的翡翠,你就算赌赢了。

这点颇受赌徒们的喜爱,中了之后可以立即领钱,对他们来说是件很愉快的事。

李阳看了看自己的投注单,如果现在去领了的话,他已经能领回两个多亿,李阳赌价的毛料并不多,大部分都买了种和色。

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李阳突然转过了头,正好看到邵玉强的目光。

虽然李阳没有见到邵玉强下注,但是李阳有一种感觉,邵玉强肯定下注了,就是不知道下了多少,又中了多少。

过了十几分钟,解石机才开始转动了起来,而很多人已经兴奋的挥舞着手上的投注单往投注站跑去,投注站也兼任着兑换的业务。

贵宾席慢慢也有人离开,贵宾席的人投注多,而且大都是普遍撒网,哪怕是赔了钱的人估计也有不少赌赢的投注单,需要兑换回来资金,明天继续下注。

大额的资金运作都是直接网上操作,也有人不愿意现在领现金,就兑换成庄家开具的代金券,明天用来继续来押注。

贵宾席的人走差不多有一半,不过李阳和邵玉强都没有走,没走的人,大都是也在赌价上押注了的人,想知道翡翠的价格只有等翡翠完全解出来才能知道。

半个多小时后,第一块毛料终于全部解完了,随着解石机的停止运转,一块接一块的毛料陆续被解完,广场上走的人越来越多,投注站周围又变的热闹了起来。

留下的人,有不少是呆滞站在那里,两眼无神的人,这样的人只看样子就知道是赌输了,并且输惨了的人,只要没到最后一个地步,希望他们不要上回头崖走一遭,去了那里可是真的什么都没了。

邵玉强终于离开了,广场上也只剩下十来块毛料没有解开。

桑达拉看了看李阳,见李阳没有动,也就继续坐在了那里,不过对身后的保镖小声的吩咐了一句,那保镖听了之后立即就离开了。

十五分钟后,广场最后一块毛料被解开,所有的翡翠都被笼在了一起,拍照并且估价,赌盘的赌价是很公平的,全部都按照目前的市场价还进行估算。

而且,赌价赌的都是区间,一万到两万是一个区间,一百五十到两百万也可能是一个区间,所以有很多的赌徒都喜欢选择赌价,特别是对把握不到种和色的赌石,赌价对他们来说最为合适。

……………………

感谢龙温娜,SAGE,无所谓498837062,独孤武神,黄金元帅每位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盟主小口袋再次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