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寻宝》

店老板放下瓶子,抬头看了柳骏一眼,又问道:“看来你还是懂一点的,那怎么连基础的常识都不懂了呢?你也知道老胎新绘都是用的瓷胎或者白胎,那我再问你,这是件什么东西?”

“当然是蒜头瓶!”柳骏立即回道,眼睛也一直在看着这店老板。

“那蒜头瓶的用处是什么你应该也很清楚了吧?”

店老板又冷笑了一声,还轻蔑的看了柳骏一眼,柳骏微微一愣,随即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蒜头瓶的用处是个很基本的常识,其实瓷器的用途就那么几类,一是实用品,比如碗,杯子,茶壶之类的,二就是盛放品,放水用的缸,养花用的罐和瓶等等。

第三就是观赏品,像那种一人多高的大瓶子绝对就不是盛水用的,眼前这个蒜头瓶也是,蒜头瓶头小身子大,瓶口像个蒜头一样,这类瓶子也是典型的观赏器。

赏器也有不同的用途,像这类蒜头瓶,最常见的就是摆放在客厅的正中间当作赏器来用。

在古代,有钱人家,或者有点地位的人家都喜欢在客厅中间摆一张长形条案,条案下面摆一张八仙桌,用的时候可以抽出来,不用的时候推进去,只露出一半的那种。

然后再在旁边放两张太师椅,这就是最普遍的装饰了,你只要留意,这类摆放在古装剧中绝对能见到不少。

蒜头瓶就是摆放在长形条案上的赏器,一般都是一边一个,成对的出现,看起来好看,这也是蒜头瓶最大的用途。

作为赏器,那就肯定要制造的美观漂亮,蒜头瓶也是这个道理,所以粉彩或者青花蒜头瓶最多,还有些镏金的蒜头瓶,这样的瓶子看起来才美观大方,才能更衬托出主人的身份。

这位店老板也是这个意思,蒜头瓶是赏器,想必没人会烧出白胎的蒜头瓶,想想也是,谁会在家里摆上一对白色的瓶子放在客厅正中间,还不够晦气的呢。

同样的道理,也没人会用普通瓷胎的蒜头瓶,赏器的身份就注定了这点。只要是蒜头瓶,当初一定是件烧制的不错的瓷器,哪怕是民窑,在外观上也要能过得去,否则没人会用这类东西。

店老板这么一说,柳骏也想到了这些,所以才紧紧的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但以柳骏的经验来看,这确确实实是一件老胎新绘的东西,胎是老胎,但釉色绝对是新的,这类作假手段很高明,非一般的人能看出来。李灿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一样在这件东西上打了眼。

可真怎么去解释店老板的这个常识问题,柳骏这会还没想起来。

“说不上来吧,年轻人不懂就是不懂,但不要不懂装懂!”

店老板很是得意的说了一句,李阳的眉头再次皱动了一下。在这里,或许也只有李阳最为明白了,柳骏说的一点都没错,但却被这件蒜头瓶的用处给迷惑住了。

眼前这只蒜头瓶,内部的胎的确是老的,但并不只个整体,这件蒜头瓶是由两件大小几乎差不多的同类蒜头瓶拼凑而成。带底足的那一半是光绪时期很不错的民窑胎,上面的则是民国时期的普通胎,不过由于被釉色严密的包裹住,很多人都会忽视掉这些,只注意到底足露出的瓷胎。

这是件很高明的仿制品,哪怕一般的行家也能被欺骗住,加上赏器的特点,柳骏虽然认出了东西的造假方法,但并没有联想到其他,柳骏又身在局中,所以一下子才被这店老板给问住了。

“你,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不过我敢保证,你这件东西就是老胎新绘!”

柳骏被老板这么一说,火气也上了起来,很不服气的说了一句,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店外面走进来了两个壮汉,进来的时候看了店老板一眼,又回头看了看李阳他们,眼中还带着点咨询的意思。

见到自己的帮手来了,店老板再没有一点的担心,笑呵呵的对柳骏说道:“无理取闹,你还是回去多学点在出来吧!”

“你!”柳骏怒视了那店老板一眼,李阳突然拉了他一把,笑呵呵的看着那店老板。

“老板,东西是你的,他说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你的心里应该最为清楚才是,这东西到底对不对呢?”

店老板微微一愣,脸上也露出了丝怒意,不过眼睛却不自然的闪过道了心虚,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当然很清楚,这件货是他亲自收来的,就在景德镇收的,里面的门门道道清楚的很。

李阳一直注意着这店老板,店老板那心虚的样子虽然转瞬即逝,不过还是被李阳捕捉到了,此时李阳已经明白了大概。

“我的东西我当然最清楚,你们都是一伙的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想在我这欺诈可没那么简单,你们最好赶快给我走,不然我就报警了!”

店老板气呼呼的叫道,李阳轻轻摇了摇头,还没说话,外面突然又走进来了好多的人

这群人足足有十几个,一进到这个古玩店里,立即让店里面显得热闹了许多,正在争论的李阳他们几个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这群人。

特别是那店老板显得更呆,眼前这一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那台摄像机。一台很大的摄像机正被一个人抗在肩膀上,而摄像机的面前则主动站出来一个衣着鲜亮的年轻人。

“各位朋友大家好,中央电视台《寻宝》节目今天来到了著名的瓷都景德镇……”

年轻人一开口,李阳和那店老板就愣了一下,人群中已经走出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到那店老板的面前,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这女人自我介绍是景德镇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央视《寻宝》节目组来到了景德镇,正在录制节目,正好来到了他们的店里。,这女人要求店老板尽量配合,最好能配合电视台的人更多的展现景德镇的古瓷器文化。

店老板是连连点头,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寻宝》可是中央电视台最有名的鉴宝类节目了。这个节目在他的店里做过节目,哪怕最后他的店只出现几秒的镜头,都等于给他做了一次很好的广告,这等好事,他不高兴才怪。

“蔡老师!”

李阳突然向前走了几步,和中央电视台有合作的蔡国庆也在这里,蔡国庆见到李阳显得也很是惊讶。

“李先生,你怎么也在这里?”蔡老师问了一句。

“我是来看东西的,向老也在啊!”李阳笑呵呵的说道,蔡国庆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年纪更大的老人,这人李阳在交流会上见过,是景德镇有名的古瓷专家。

“李阳,你好!”

向老微笑对李阳点了点头,两人只是在交流会上认识,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说话的话也不多,还不像李阳和蔡国庆的关系那么深,更比不过毛老和白铭他们了

“蔡老师,向老,这位小兄弟是?”

一个三十来岁样子,带着太阳帽的男人很是惊讶的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眼李阳,又很恭敬的对蔡老师和向老问了一句。

“彭导,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国内目前最年轻,也是最一流的古玉专家李阳,上次闹的沸沸扬扬的周仿子冈玉就是他第一个发现的!”

蔡老师转过头,又对李阳说道:“李阳,这是我们《寻宝》栏目的导演彭宇,彭导可是央视最著名的导演之一!”

“玉圣李阳!”导演彭宇心里猛然一紧,表情立即变的很严肃,走到李阳的面前,主动握住李阳的手,激动的说道:“李先生,彭宇可是久仰您的大名,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三生有幸,真是三生有幸!”

彭宇显得很是激动,倒让李阳有些不好意思,其他的人则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彭宇虽然只是个导演,但平时的架子都很大,剧组里面除了几位老专家外,其他人都必须看他的脸色行事,对一个剧组来说,导演就是最大。

“彭导,您太客气了!”

李阳急忙回应了一声,一旁的店老板此时则完全傻了眼,蔡老师和向老他都认识,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前他被他认为是做局设套骗子的年轻人,连这两位大佬都认识。

蔡老师也就算了,向老可是景德镇本地的古瓷器权威,这位店老板刚才可是看清楚了,向老和李阳打招呼的时候并不是长辈看晚辈的眼神,而是完全用的平等的态度。

一想到这点,这位店老板就有种想晕过去的感觉。

“这有什么客气的,能在这里遇见您也是我们栏目的福气,不知道能不能有幸邀请您也来参加我们的这个节目!?”

彭宇的这句话顿时让其他人更为惊讶了,只有蔡老师和向老还是很淡然的站在那里。

“不好意思,彭导,我这人不大上镜,也不怎么喜欢上镜!”

李阳立即摇了摇头,河南电视台的《华豫收藏》也邀请过他,被他给拒绝了,为的就是不高调的上电视,省的像明星似的到哪里都能被认出来,这比《华豫收藏》影响还要大的《寻宝》李阳更是不愿意上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