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得到教训

“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彭宇连连摇头,一旁的工作人员有人上前小声对他说了一句什么,之后彭宇立即挥了挥手,让那名工作人员先离开。

“李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录制节目打扰您看东西了!”

“没有,绝对没有,这里就有件不错的东西你们也可以看看!”

李阳立即摇头,眼中还闪道狡黠的神光。这个店家知假卖假的行为非常的可耻,不过很可惜的是这店家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这个瓶子就是光绪年间的东西,就算想告他也没门路。

人家没说过是光绪的东西,你自己愣当光绪的去买,吃亏的话也只能自己咽苦水了,这也是很多古玩店老板的精明之处,不主动说明东西的年代,让买主自己去猜测。

不过眼前电视台的人在,尽管告不了他,给他一个教训倒是可以。

“李先生您看上的东西,那肯定是好东西了!”

彭宇突然悄悄的给那年轻人打了个手势,年轻人微微一愣,立即偷偷的招呼了下摄像机,慢慢的把镜头对准了李阳那边。

这年轻人就是《寻宝》节目的主持人,做主持人的脑袋一般都很灵活,彭宇的一个简单手势让他立刻明白了导演的意思。

蔡老师,向老也都跟着李阳,他们对李阳所看上的同样很有兴趣。

在这次的交流会上,李阳可以说是最大的赢家,长生碗不仅成为最瞩目的捡漏瓷器,李阳自己也得到了所有专家们的认可,至今为止,圈子里的人还都对李阳捡漏的事津津乐道。

李阳的这些事,也成为了近期行内人最喜欢听,同时也是最喜欢说的故事。

“就是这件蒜头瓶!”

李阳带着彭宇走到了柜台前,伸手一指,那店老板立即眼前一黑,这个时候他反而巴不得自己真的晕过去,至少不用面对眼前的这些东西了。

“这件蒜头瓶?”

蔡老师和向老也都跟了过来,向老还把蒜头瓶拿在手上看了看,随后两人都一起的摇了摇头。

以两人的眼力,自然不难发现这蒜头瓶的问题,连柳骏都能看出的问题,他们若是看不出来的话,根本没资格去参加交流会了,哪怕蔡老师的强项并不是瓷器也是如此。

对于行内人来说,不管钻研什么,瓷器都会懂上一些,中国的国器就是瓷器,基本上每位专家在瓷器上都有着一定的研究。

“这件蒜头瓶很不错,很漂亮,蔡老师,向老,您二位怎么看?”

彭宇上前仔细的看了看瓶子,立即点了点头,他是寻宝节目的导演,但并不是专家,只是个有点理论的门外汉,连李灿都比不过,更不可能看出这蒜头瓶的问题来了,只是感觉这个瓶子还挺好看的。

“李阳,你为什么让我们看这个瓶子?”

这里的人中,就蔡老师和李阳的关系近一些了,看着其他人都没说话,蔡老师只能先问了一句,先弄清楚李阳的意思再说。

“也没什么,这个瓶子刚才有点争论,所以才想着让大家也给帮忙看一看,柳骏,刚才争论的事还是你来说吧!”

李阳笑了笑,把柳骏给推了出来,那店老板突然咬了咬牙,抱住了那瓶子,急急的说道:“诸位不好意思,这个瓶子是本店的非卖品,我现在要收起来了!”

“等等,刚才我们要看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这是非卖品?”

柳骏一下子叫住店老板,此时他已经明白了李阳的意思,眼前有这么多的专家在,又有电视台的人在,这店老板想在耍赖也不可能。

尽管柳骏还没想明白其中的问题,但既然李阳让他站了出来,那李阳肯定有办法为他解释这个问题。况且眼前这里还有几位专家在,相信以他们的眼力一定能看出这件蒜头瓶的来历,他所不明白的一定也能有答案。

慢慢的,柳骏把刚才所发生的事以及他的观点都说了出来,蔡老师和向老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一起摇了摇头。

特别是向老,脸上还带有明显的怒意,向老可是景德镇的本地人,出现了这样的事,他的脸上最没光。

这家店的老板,卖假货也就算了,居然被人认出来后还死不承认,这事要传出去绝对是景德镇的一个耻辱。

最过分的事,这事居然还被电视台的人给知道了,看到一直对着这边的摄像机向老就知道,这次景德镇的脸算是被眼前这家店的老板给丢光了。

此时的向老也有些后悔,是他主动提出来要带摄制组进入民间古玩店考察的,本想是让全国的人都知道景德镇最重瓷器,这下倒好,好主意带来了坏效果,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

那名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脸色也是极不好看,摄制组今天到这里来可是突发的决定,没有办法事先安排,她也没想到会出这么一个意外。

“事情就是这样了,老板,你也该说说你这东西,我到底有没有说错?”

讲完之后,柳骏立即对那店老板问了一句,店老板身子猛一哆嗦,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刚才只有柳骏他们几个年轻人,店老板当然敢不承认说大话了,可现在专家还有电视台的人都在,他在睁眼说瞎话的话,那绝对行不通了。

“不好意思,李先生,景德镇出这样的事都是我们平时管理的疏忽!”

向老突然叹了口气,慢慢的说了一句,他现在终于明白李阳为什么让他们看眼前这个蒜头瓶了。

作为景德镇古瓷器协会会长,文物局的首席顾问,向老说出这些话来倒也符合身份,不过全国各地这样的人其实都不少,今天只能说是他倒霉,正好遇上了这么一件。

“向老,这也是个别人的事,我相信整个景德镇还是很好的!”

李阳微笑摇了摇头,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莫名的想起了那几件掉包的高仿瓷器,自己又再次的摇了摇头。

“向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宇急忙又问了一句,其实事情他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这么问也是想弄的更清楚一些,至少他们这些不懂的人都有些糊涂。

“李先生,还是你来说吧!”

向老重重叹了口气,那店老板的脸色已经完全变白,嘴唇哆嗦着,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若是没有之前他欲盖弥彰的想把东西收起来的举动,就算柳骏说了出来,他还可以以自己打眼没看出来做掩饰,毕竟任何一个古玩店的老板也不敢说他就收不到假东西,古玩店被骗收假货在行内可不止一次的出现过。

很可惜的事,他刚才的举动恰好的暴露了一切,此时他就算不承认,也没人相信了。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那个瓶子,道:“柳骏刚才说的都很对,这件蒜头瓶,确实是件老胎新绘的仿制品,之所以出现了蒜头瓶的老胎新绘,是因为这件瓶子根本就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两个大小相仿,却牛马不相及的蒜头瓶拼凑而成的!”

“两件?”

蔡老师急忙上前走了一步,向老也跟了过去,两人把瓶子拿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会,最后一期佩服的看了一眼李阳。

这个瓶子他们是看出了老胎新绘,也看出瓶子不完整,却没想过是两件,只一位是一件残器修补之后新绘的釉料,没有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层猫腻。

“李先生说的没错,的确是两件,底足半部分是光绪的,上头半部分却是民国的,从这里连接上的!”

向老在蒜头瓶的中间划了条斜线比划了一下,这两件蒜头瓶虽然大小差不多,但不可能完全一致,蒜头瓶里面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就有明显高低不平的层次,只不过在蒜头瓶的里面,谁也看不到,即使有也影响不到什么。

外面由于最造假者的重视,这种层次感很低,以至于向老和蔡老师一开始也没注意到,直到李阳说出来之后,他们才慢慢的发现这些很小的不平之处。

光绪,民国本都老东西,但是破损的这类瓷器并不值钱,只能当瓷片去卖,两块也卖不到五百块钱,有些黑心的人就想着别的办法,不过能想到把两件不同时期的东西拼凑成一件,这个人也算是别出心裁了。

拼的虽然难了一点,但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一般的人都能被唬住,像李灿就打了眼,若是真有人打眼买下的话,这件东西至少能卖个七八万,七八万和五百块钱相比,那差距可就大了。

也正因为这种巨大的利益,才让很多有才华的人跳进造假的这个陷坑。

造假这条路一旦跳进去,想出来也就难了。

东西都不是完整的,那为什么会是蒜头瓶上了新釉就更容易理解了,不上新釉能行吗?两件不一样的东西凑在一起,不重新上釉只要不是个瞎子就一定能看出来,只有上釉掩饰住,才能骗住人。

柳骏也已经想明白了这些,很是佩服的看了李阳一眼,心思却变的更为复杂了。

李灿则呆呆的,他没想到这个东西还真和柳骏说的一样,从这一点小事上他也算看出来了,柳骏的实力是真的比他强,这个感觉还真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过了一会,李灿自己又摇了摇头,仿佛想明白什么事一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露出一股如释负重般的笑容。

郑凯达曾经找过李灿,想把他调到办公室做负责人,相比瓷器部主管来说,办公室负责人的权利更大,也更舒服。

不过李灿喜欢古玩,留在瓷器部能够更好更多的接触古玩,就拒绝了这样的诱惑,依然留在瓷器部做这个主管。

现在李灿算是明白了,郑凯达肯定是发现柳骏的能力比他更强,比他更适合做瓷器部的主管,才想着把他调走,然后把瓷器部主管的位置给柳骏让出来,不然也不会在自己拒绝之后就立即安排柳骏当瓷器部的副主管,以往可是没有副主管这个职务的。

或许,自己应该让位了,公司成立之初是因为缺人才让他来做这个主管,这种对专业要求很强的职位,他自己一直霸占着其实很不合适。

同时李灿也明白,若不是他和李阳的关系,郑凯达也不会主动找他商量,只需要一纸调令就行,毕竟这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升职,应该是高兴才对。

想明白之后,李灿的心里也有了选择,办公室的负责人虽然接触古玩不多,但却能更帮助他成长,学习更多的企业管理。无论是李阳还是郑凯达,其实都更希望他能多分担公司管理上的工作,相比其他人来说,最早进入公司的李灿绝对属于心腹类的人物。

“知假卖假,被人指了出来还死不承认,你也不配是我们古瓷器协会的会员了!”

向老仰天叹了口气,很是痛心的说了一句,店老板的身子这次是真的软了下去。他这家古玩店因为自己古瓷器会员的身份可招揽了不少生意,也因此成为景德镇有名的古玩店之一,不然向老也不会带着电视台的人来这里。

现在好了,因为一时的贪心,不仅丢掉了古瓷器协会会员的身份,还彻底的得罪了向老,更成为了景德镇的罪人,他这家店日后的命运已经可想而知。

“老大,和事主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也该去了,你现在住哪呢?等我们办完事再去找你!”

李灿突然对着李阳说了一句,他已经想明白,回去之后就答应郑凯达调到办公室去,这次出门收货,估计是他在公司的最后一次,好好的完成这次的任务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

李阳看了看蔡老师他们,又犹豫了一下,没回答李灿的话,却对着蔡老师和向老说道:“蔡老师,向老,我们公司还有些别的事情,等我们忙完在和你们联系,或者等晚上我们好好的聚一聚好不好?”

这家店的老板也已经有了他该有的教训,李阳也就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蔡老师他们来做节目,一天肯定不可能离开,回头有时间在一起再好好的聊聊也不迟。

……………………

感谢邪狂笑,独孤武神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岁月小勾100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