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比捡漏

在蔡老师那里逗留了一个多小时,李阳才带着那十二个瓶子离开。

离开的时候,蔡老师和向老还都满脸不舍的样子,向老特意叮嘱李阳,有机会的话做做瓷土的鉴定,看看是不是钧窑烧出来的宝贝。

其实这个时候是不是钧窑的东西已经不重要了,哪怕它是民窑烧出来的,具有这个神奇的效果也足以让它们身价倍增,甚至无法用金钱去衡量其真正的价值。

“老大,你真的有一个汝窑的笔洗?”

老蔡的出租车上,李灿突然转过了头,对李阳傻呵呵的笑着,他这么一说,柳骏也把头转了过来,好奇的看着李阳。

“什么?”

李阳微微一愣,李灿又急急的问道:“就是你今天所说的,你以前曾经在一个大缸里面发现过一个汝窑笔洗!”

“你说的那个,是真的,回去我可以拿给你们看!”

李阳恍然点了点头,李灿不提醒他还真给忘记了,只不过那汝窑笔洗现在还在民国大缸里面藏着,回去一定要尽快的拿出来,不然这个谎言就要穿帮,而且再解释都没有任何的理由,那才是真的麻烦。

“是完整的吗?”

李灿又问了一句,李阳点了点头,李灿立即感叹了起来:“完整的汝窑笔洗,老大你也太厉害了,现在全世界的传世汝窑瓷器都不到一百件,比元青花还要少,老大你那件汝窑笔洗哪怕不是传世珍品,价值也不会低于千万,若是能上咱们拍卖会的话,肯定是压箱底的宝贝!”

“目前全世界公认的传世汝窑的数字是67件,大部分都在各国的博物馆里面,只有少数在私人的手里!”

柳骏跟着点头,汝窑可是宋代五大名窑之首,其瓷器的存世量极其稀少,正因为存世量少,才造成了现在的高价值。

“事实上应该比这个数字多,很可惜有很多的汝窑瓷器都没被发现!”

李阳也说了一句,柳骏和李灿对李阳的话都很是赞同。汝窑的存世量或许能高出一百件,但也高不出太多,有资料记载,雍正时期整个皇宫收藏的汝窑瓷器才只有31件,那时候当皇帝的手上才这么点,现在的数量就可想而知了。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酒店,下车之后,刘刚先把那十二个瓶子送回房间,这些瓶子的价值甚至能买下这一栋酒店,还是小心点的好。

这期间,何老还给李阳打来个电话,询问这仙音瓶的事。

会唱歌的瓷器影响力不小,还没等李阳主动去说,何老已经从其他的途径得到了这个消息,并且立即打电话给李阳来验证是不是真的。

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何老就有了预感,李阳每次出门要不弄出点动静来反而很稀罕,这次倒好,连仙音瓶这样传说中的东西都能被李阳发现,对李阳的运气何老早已是无话可说。

这个电话李阳说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挂了电话,基本上也到了吃饭的时间。

晚饭吃的很简单,价值连城的宝贝放在房间里李阳很不放心,今天这些瓶子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万一有第三只手得到消息摸进来给偷走,那李阳还不得哭死去。

第二天一大早,刘刚便找人把这些瓶子送回了明阳,对刘刚运送瓶子的方式李阳没有过多的去问,刘刚的路子可比他多的多。

瓶子送走之后,李阳再也没有任何的担心,倒是一心想再来看看这些黑釉瓶子的向老和蔡老师很是失望,他们特意又跑了一趟,很可惜没有再见到那神奇的宝贝,只能先回去做节目去。

不过李阳也告诉他们了,想看这些东西,随时可以到明阳他的家里来,李阳现在的收藏品可不只有这几个瓶子,还有很多好的东西足以让他们开眼。

对李阳的邀请两人都没有拒绝,在他们的心里,也想着去看一看李阳的藏品,单单这仙音瓶还有那长生碗,就有足够的吸引力让他们跑一趟的。

这一天,会唱歌瓶子的事也开始在景德镇传播,特别是昨天晚上景德镇的电视节目,有六七分钟都介绍了这几个瓶子。

加上昨天现场赶去的那么多人口口相传,会唱歌的瓶子被他们传播的越来越神奇。

最后到一些人的嘴里,那些瓶子不仅仅是能发出音乐的事了,甚至成为能像真人一样唱歌,还能模仿各种动物叫的神奇之物。

还有些人在说,这些瓶子不仅有声音,还能产生雾气出来,雾气上有美女在跳舞。

这些传言也有一些被李阳听到,听过之后李阳只是摇头。传言就是这样,传的多了内容也就变质了,不过这些经不起推敲的传言用不了多久就不会在传下去,没人相信的东西最多只是个故事。

还有,等央视的专访播出来,把瓶子真正的神奇之处完全介绍展现出来之后,那些不靠谱的传言也就不攻而破了。

三天之后,蔡老师和向老他们做完了节目,蔡老师要跟着节目组一起返回北京,临走之前还特意和李阳告了别。

向老因为是景德镇本地人,就留了下来,这几天的传言稍微淡了一些,不过那会唱歌的瓷器已经成为了景德镇家喻户晓的事情。很多听说了其来历的人还特意去西郊的朝晖瓷厂走访调查,让朝晖瓷厂增加了不少的人气,也带动了不少的生意。

那一对发现瓷器的大缸李阳那一天并没有带走,之后就成了朝晖瓷厂的镇厂之宝,只要有人来,他们就会派出一个员工滔滔不绝的为人们讲述那神奇会唱歌瓶子的出世经历。

这几天,张老板都没有出现在他的饭店里面,听说张老板这几天一直都在床上躺着,那块原本让他很兴奋的玻璃种翡翠被他随意的扔在了床头,眼睁睁看着这里厉害的宝贝从他的手里飞走,对他的打击可不小。

他只想着东西是李阳从他手上夺走的,却从没去想过,若不是李阳来,这些仙音瓶恐怕还会一直隐藏在大缸里面,等哪天大缸变成了古董或许都没人会发现。

李阳这几天很轻松,每天带着李灿和柳骏他们四处观赏这次的瓷厂和窑口,总算真正见识到这些瓷器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李灿和柳骏本来都已经订好了机票,不过郑凯达听说李阳也在景德镇之后立即让他们晚些日子回来,那件白釉绿彩龙纹罐可以先委托送回公司。

老蔡这几天对李阳是越来越敬佩,跟着李阳的时间越长,他就越了解李阳的身份。

老蔡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人在古玩和玉器上都有着那么高的名声,特别是玉器方面,玉圣的称号就足以说明一切。

老蔡他有一个朋友是喜欢玩玉的人,但因为家庭条件一般只能玩普通的玉,也没有条件去赌石。

不过这个朋友对玉石界的事情知道的却很多,老蔡这几天特意找过他一次,把李阳的名字一说,他那朋友就激动了起来,非要让老蔡他带来见见李阳,他还想找李阳去要签名。

连续过了四五天,李阳在景德镇也逛的差不多了,他这次来景德镇主要是来感受一下这里的瓷器文化,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高仿赝品的痕迹,以及能不能有朱玉坤的线索。

四五天的时间里,李阳看的瓷厂和窑口不少,不过和那几件赝品瓷器却没有任何的关系,对此李阳只能作罢,他已经尽力了。

这期间李阳也与何老有过几次电话的交流,目前案子已经有了些进展,掉包的人已经差不多被锁定,只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人现在也就没动,等顺藤摸瓜把其他同伙也都锁定之后,也就该收网了。

这么多天的时间,那些会唱歌瓶子的事在景德镇也淡了一些,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还没播出,很多人又都只是听说,对没有亲眼所见的东西最多也就是听个新鲜,新鲜劲一过也就淡忘了。

“老大,你就在说说你在荣宝斋捡漏的事吧!”

景德镇国贸市场,刚一下车李灿又对着李阳问了一句,这几天李灿跟着李阳,没事的时候就缠着李阳让他说以前捡漏的那些事,无论是古玩捡漏还是赌石赌涨,都是李灿最喜欢听的事了。

柳骏也不例外,每次李阳说起这些事的时候他都竖着耳朵在听,偶尔还会夹问上几句,有些事情柳骏以前就听说过,这次听了李阳自己的讲述之后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捡漏的事我不是都说了吗!”

李阳无奈摇了摇头,这几天他可是把他所有精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汝窑笔洗,月影灯,正品宣德炉,以及后来得到的古画‘永徽朝臣图’,田黄书镇和那神龙神虎砚的事全都告诉了李灿,甚至连他以前卖过的翡翠鼻烟壶也都说了。

“再说一遍吧,就说那神龙神虎砚的事,小骏,老大可是在荣宝斋连续捡了两次漏的人,这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了吧?”

李灿兴奋的叫了一声,还对一旁的柳骏说了一句,柳骏微笑点了点头,在荣宝斋捡过两次漏的人不是没有,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续捡漏的,也就李阳一个了。

“好吧,不过等我们把事情办好在说!”

李阳轻笑了一声,老六李灿就喜欢打听热闹的事,这个习惯早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了,现在不仅没改掉,反而还有些变本加厉。不过这样也好,这才是真正的李灿,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份而改变态度,这才是最让李阳满意的。

有时候李阳还真怕自己有钱了,原来的那些朋友都会远离他,即使还在身边的,也会因为种种目的而存在,见到李灿的表现之后,他这些顾虑全部烟消云散。

至少李灿是个没改变的人。

李阳到国贸市场是来订购一批瓷器的,他在明阳的家里有些观赏瓷器,但并不多,也没什么精品。

栗城县的老家,父母也开始翻新房子了,学校已经收了学生上课,都需要一些观赏瓷器装饰脸面,李阳索性订购一车回去,好好的分上一分,不管怎么说咱现在也是个专家,总要有点像样的东西在。

好的瓷器价钱都不便宜,特别是那些手工绘制的大瓷器,一件都要好几万,这种东西要放在以前那绝对是李阳所不敢想象的,现在吗,哪怕买上价值百万的瓷器回去李阳也不心疼。

买,就要买最好的,现在这些瓷器是赏器,是艺术品,等过个几百年,这些东西也会变成古董,到时候一样会有很高的价值。

挑选瓷器很顺利,李阳,李灿还有柳骏都是懂瓷的人,不好的不要,有瑕疵的不要,不能显示温雅的不要,条件虽然苛刻,但选购的还算迅速,不到两个小时所有的订单就都搞定了。

这些瓷器,足足用去了李阳九十多万,不过这些钱李阳并没有一点的心疼,这些本就是高价值的艺术品,值这个价。

搞定这一切,时间还没到中午,李灿又缠着李阳讲述那捡漏的故事。

“这事一会我们回去在说,咱们先去二楼的古玩店去看一看,马上就要走了,看看能不能再捡个什么漏,小漏也行,要不咱们三个比一比?”

李阳笑着摇了摇头,时间才十点多,这个时候去找地方吃饭确实有些早。

“比捡漏,好啊,不过老大你要让着我们,你若不放水,我们哪有赢的希望啊!”

李灿的眼睛立即一亮,马上点头赞同李阳的建议,柳骏眼神也闪出道精光,还有点跃跃欲试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李阳的这个提议很是支持。

“放水可就没意思了,我保证公平就是!”

李阳笑了笑,这次李灿没有在坚持,就像李阳说的一样,他们就是游戏,若放水的话哪还有意思,能和李阳在一起比一次,李灿就已经很满意了。

“好,就这么说了,现在开始,到十二点结束,谁能花最少的钱,买价值最高的东西就算赢!”

柳骏也说了一句,三人的意见很快统一,看了看手表之后,立即都朝着国贸市场的二楼跑去。

……………………

第三更,月票还是老位置,伤心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