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李阳拿不准的瓷器

国贸市场的二楼有一大半都是古玩店,这里也算是景德镇最集中的古玩市场了。

正因为如此上次向老才带着节目组到这边来,想好好的宣传一下景德镇的古文化气息,结果却遇到了老胎新绘蒜头瓶的事,让向老很是没面子。

刚上二楼,李阳三人就愣了一下,上次他们相遇的那个店,门口已经挂着转让的牌子,还有大处理的招牌,看来上次的事对这家店的影响并不小。

“进去先看看?”

李灿看了眼李阳,小声的提议,他们是来比捡漏的,在哪家店倒无所谓,只要能捡漏就行。

“好!”

李阳先点头同意,柳骏也没反对,能在这样的店里面捡漏他们才更有感觉,这个老板心太黑了,这样的人就该被教训,转行做其他的也不错,以后少骗点人,能安心做生意最好。

店里面没有什么顾客,而且摆放的东西似乎比上次来变的更多一些,那店老板自己正垂头丧气的坐在柜台里面。

“是你们?”

有人进来,店老板慌忙抬头,见到李阳他们马上愣住了,对李阳几个人他的印象可是极为深刻,可以说他能有现在这个地步都是受李阳他们所赐。

要说对李阳他们没怨恨那绝对不可能,若不是李阳他们揭穿那老胎新绘的蒜头瓶,他很有可能会被央视采访做新闻,生意还能更好上一层,而不是现在被逼迫的走投无路,只能转让改做别的生意。

生意转让也没那么的容易,能接手他店里的人就那么几个同行,听说他倒霉了之后,立即都死命的往下压价,这让他更为郁闷。

“既然开门,就是做生意,怎么,不欢迎我们吗?”

李阳笑了笑,这老板眼中的怨恨李阳发现了,直到现在他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人也算是无药可救了。

“欢迎,怎么不欢迎,你们随便看吧!”

店老板冷哼了一声,坐在那里身子都没动,他的态度和他所说的话是完全相反。

李阳三人都没在意,他们是来比捡漏,而不是来买心仪宝贝的,有看上的东西就问价,贵了不要就是,没有看上的就换其他的店,看看东西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李阳三个人,分成三面去看柜台里面的东西,这家店瓷器居多,不过真正的好瓷器并没有多少。

李阳这次没有运用特殊能力,这也是他所说的公平,用特殊能力的话,再来十个李灿和柳骏也赢不了李阳。特殊能力之下一房间的东西李阳很快就能看完,无论看东西的速度还是找漏的准确性,他们都比李阳低上不少。

即使没运用特殊能力,眼前这些东西李阳也能看出个大概来,只要不是像被掉包的那几件瓷器一样的高仿,李阳都能看出来。

“老板,这个碗多少钱?”

李阳正看着面前的几件东西,柳骏已经在一旁问价了,李阳回头看了一眼,柳骏问的是一个品相很不错的晚清瓷碗,是个真东西。

“三万!”

店老板只抬头看了一眼,马上报出个价钱来,柳骏摇了摇头,又把碗放了回去。

这只碗值不了这么多钱,两万还差不多,店老板要的这么高,很有摆放在这里钓鱼的嫌疑,没有几件真东西怎么能吸引住人。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想卖给李阳他们,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此时这店老板的店都要转让了,哪还会在意这些钓鱼的瓷器了。

“你想要的话,两万也行!”

店老板的语气突然又软了下来,或许他自己想明白了,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这些东西现在卖不出去,要是成批的倒腾给同行的话,那价值还会更低,到时候可能连一万的价都没有。

“算了!”

柳骏摇了摇头,他们是来比捡漏的,两万买这东西,还算什么捡漏,在说了这件瓷碗也不是他所喜欢的东西。

柳骏又把目光落在了柜台里面的几个黄釉盘子上,仔细的看了一会,再次摇了摇头,走到一边开始看别的东西。

不一会,柳骏这边柜台里面的东西就看个差不多了,太假的根本不用去注意,稍微有点品相的,价值都太低。买下的话或许能赚点,但赚的很少,小漏都算不上,靠这样的东西去赢李阳根本不可能。

品相再好点的,价钱又太高了,算不得捡漏,只能放弃。

看过面前柜台的东西之后,柳骏稍微有些失望,另一边的李灿也好不到哪去,他也问了一个价,可惜价都很高,老板也是个识货的人,想在他这里捡漏并不容易。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古玩店捡漏本身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这样才更有挑战性。

柳骏转到了李阳刚才看过的地方,李阳则到了柳骏这边,李灿和柳骏差不多,他们都开始看李阳刚才已经看过的那些东西。

若是能从这些东西中捡到漏,那才真的让他们兴奋,所以对眼前这些东西他们看的都很仔细。

另一边,李阳也注意到了那几个黄釉盘子,几个盘子都差不多,做的很好,不懂行的人很容易被唬过去。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这种东西也只有唬那些似懂非懂的人,黄釉瓷器在明清时期可属于瓷器中的贵族。

黄色在古代,特别是明清两代可是皇室专用的颜色,甚至有段时间民间不准有人用黄色的东西,用的话那就是大不敬,是要杀头的大罪。

在瓷器上也一样,民间根本不敢用黄色的瓷器,眼前这几个盘子都是很正宗的娇黄,这可是明代弘治年间黄釉瓷器的典型表现。

弘治年间的黄釉瓷器可是一个代表之作,是所有黄色瓷器水平最高的时期,就是后世清代的时候很多地方也都在仿弘治黄釉,这样的东西出现一个都是价值连城,出现在这小古玩店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

况且,即使出现,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多。

刚把头转过去,李阳又转了过来,很是狐疑的看着这几件黄釉盘子。

这些盘子做的都差不多,有青花纹饰也有五彩纹饰,那五彩纹饰的李阳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不用在去看第二眼。

倒是有两件青花纹饰的盘子给李阳一种很怪的感觉,这两个盘子除了纹饰不同之外,其他几乎一模一样,大小,底下的款识,甚至釉色的光亮程度都极尽相同。

这对盘子,要不就全是假的,要么全是真的,一真一假也有可能,可是几率实在太低。

全是真的可能性也很小,都是真的话,这老板也不需要往外转店了,这两个盘子找拍卖公司卖了就够他吃一辈子的了。

假的可能性很大,但李阳却没有这种感觉,这两个盘子无论是釉色,还有青花的纹饰,或者是瓷胎,都给李阳一种很真的感觉。若真是假的,这绝对是有很高水平的仿制品,能骗住李阳的仿制品,很不简单。

这一刻,李阳甚至打算用特殊能力来观察了。

想了一会,李阳还是忍住了,既然答应要公平,那就公平做到底,现在可是好好考究自己眼力的时候。

“老板,能不能把这两个盘子拿来让我上手看一看?”

李阳突然对那店老板说了一句,店老板对李阳的印象很深刻,知道他是个有能耐的人,对这个要求也没有拒绝,很快就把盘子拿到了柜台上。

看不准的东西,最好上手看看,看病有望闻问切之说,看古玩也一样,只看不上手,对一般的东西还行,有些玄奥的就不行了。

当然,古玩自己是不会说话的,不过它们有些表现却和说话一样,只要看准了,摸准了,就一定没问题,而且古玩所说的话绝对都是真的,行内有句话,老东西会说话,就是这个意思。

上手之后,这两个盘子给李阳的感觉又不一样了,两个盘子摸起来都润软滑润,若是这对盘子出现在博物馆里,李阳肯定会把它们当成真的。

李阳又仔细的比较起两个盘子的纹饰来,两个盘子的青花纹饰稍有不一样,有一个盘子的纹饰显得稍微青一点,这点立即让李阳的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

每个时期的瓷器颜色都有每个时期的特点,若是不符合那个时期,那么在真的东西都有可能是假的。

青花的颜色有点不同,这点小小的不同已经让李阳产生了怀疑。

不过另一个盘子倒没有任何不一样的迹象,至少李阳还没从这个盘子上发现仿制品的痕迹。

看完青花,李阳又仔细的研究了下瓷胎,两个盘子都是底足上釉的瓷器,没有瓷胎露在表面,只能凭感觉来分析了。

瓷胎似乎有些不同,那个青花颜色有点不一样的瓷胎似乎有过做旧的表现,但这点表现极其清淡,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这个盘子若是仿制品的话,那肯定是件高仿,李阳所见过的瓷器中,也就只有掉包的那几件瓷器以及何老收藏的朱访能比得过眼前这件瓷器,上次在上海让吴晓莉打眼的那件青花瓷器仿制的都没这个好。

还有另外一个盘子,那是个青花龙纹盘,胎质上李阳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这不禁让他摇了摇头,至少一直到现在,他没看出这个盘子哪里有假的迹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