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老大赢了

“那你说说,这个盘子哪里假了?”

李阳笑了笑,也没反对李灿的话,只是把盘子拿给了李灿。

“我说不上来,还是让小骏来说吧!”

李灿摇了摇头,把玩了两下,又把盘子交给了柳骏,李灿这几年所学的东西,应付一般的东西还行,高级点的仿制品就不行了。

柳骏接过盘子,仔细的看了看,过了一会才苦笑着说道:“李董,我实在看不出来哪里有假,若说有,应该是太完整,太新了吧!”

“太完整,太新都不是看假的理由,传承好点的瓷器,保存的很新很完整并没有任任何的奇怪,而且烧制的过程中,出现了窑变也有可能让东西看起来和新的一样!”

李阳首先摇了摇头,说到窑变的时候李阳感触最深,那件万历大缸就是这样,没有这个特点那大缸还没有这么高的价值。

“看不出有假,担心是假的,这种心理是正常的,咱们很多圈子里的人,看不出东西真假的时候,都会先入为主的把东西当成假的,特别是在一些特殊的地方,这种思想更为明显,就像在这里,大家都不相信这个盘子是真的一样!”

李阳叹了口气,国内古玩行业的赝品太多,大家有这种思想也算是正常。

在中国的古玩业,还有这么一个笑话,说不管你是不是懂行的人,想成为专家的话,只要见到东西就说是假的就行了,那十件东西你最少能判断对九件,坚持下去,最终大家就会把你当成一位专家。

这个笑话很冷,但却说明了一个现实,假东西实在太多,让人防不胜防,久而久之,大家都是宁愿相信东西为假,也不敢说是真的,打眼都打怕了。

柳骏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翻动着盘子,李阳又继续说道:“老东西都是会说话的,你们先入为主的把这东西当成了假的,就没去和它们说话。小骏,你现在好好的感受一下,就当做这东西是在事主的家里看到的,而不是在这个古玩店所见,更没有相同的东西出现,试试有什么感觉?”

“当做事主家里的东西?”

柳骏狐疑的看了李阳一眼,慢慢的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黄釉青花盘上。

这件黄釉青花盘的底部有‘弘治年制’四字篆书款,弘治黄釉瓷器是此类瓷器中最为典型的代表。后世的康熙,乾隆等时期都有仿过,都没有弘治时期的那种娇黄的特色,后世还出现了鸡油黄等新的黄釉瓷器,但确实没有哪种瓷器超越弘治黄釉。

眼前这个盘子,其黄釉的特色就是娇黄,柳骏是越看越心惊。

仔细的看了看那些釉色,其色淡雅,娇艳,明快,釉质显得非常的凝厚,釉面光亮,颜色鲜嫩,这种种特点完全符合弘治黄釉瓷器的特征,这些无不在告诉着柳骏,这的确是件开门的弘治本朝黄釉瓷器。

“李董,如果我在事主家里见到这件瓷器的话,我肯定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柳骏惊讶的抬起了头,脸上还带着点苦涩,这东西他越看越像真的,若真如此的话,他这次等于又打眼了一次。

这件黄釉盘子,他看到的可比李阳还要早,很可惜却错过了。

“在事主家里你不会怀疑,但是在这里为什么会怀疑呢?”李阳笑着又问了一句。

“在这里是因为……”

说到这里柳骏说不下去了,在这里,还不是因为心里潜意识的认为这种地方不会出现这么好的东西。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使出现也不可能出现好几个,几个黄釉瓷器放在一起,的确让柳骏失去了正确的判断,甚至仔细看的兴趣都没了。

“小骏,你很聪明,而且专业能力非常的强,若是能不拘泥于一些惯性思想,注意每一个细节,我相信你未来的成就还可以更好,甚至达到想象不到的程度!”

李阳点了点头,柳骏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点透就好,有些事情并不需要完全说出来。

李灿也隐隐明白了一点,这一次,他更加的感受到了自己和李阳之间的差距,也感受到了和柳骏之间的差距。他现在更坚定了回去换部门的决定,这种专业的部门,还是让给能力更强的人来掌控吧。

“李董,我明白了,谢谢你!”

柳骏的脸色突然变的严肃了许多,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了懊悔,就像李阳所说的一样,他还拘泥于惯性思维的话,这件盘子在这里摆放的时间再长,他也不会发现是件宝贝,还会当作赝品来对待。

李阳微笑点了点头,没在说话,李灿猛然叫了一声:“小骏,老大这个盘子,不会是真的吧?”

“从目前的种种表现来看,我相信是真的!”

柳骏很凝重的点了点头,弘治本朝的黄釉青花,价值可比那件白釉绿彩还要高,这种龙纹的盘子最受收藏者热捧。若是能上拍卖会的话,这样的瓷器都是极有可能突破千万的重器,两万块钱买了一对盘子,哪怕另外一个假的一文不值,这也是个超级大漏啊。

“那咱们比捡漏的事!”

李灿呆呆的又说了一句,有这个大漏在,李灿想要在捡漏上赢过李阳,那还不如让他去攀登珠穆朗玛峰,至少那对他来说还有点希望。

“还比什么,老大肯定赢了!”

柳骏苦笑着说了一句,说完他呆了一下,不知不觉中,他对李阳的称呼变的和李灿一样了,等他自己发现的时候,这话已经说出来了。

不过李阳,李灿好像都没有任何的在意,李灿正兴奋的观赏着那件黄釉青花龙纹盘,李阳的眼睛则落在了另外的那个盘子上,柳骏意外的发现,李阳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一点担忧。

店老板又抬了台头,这次并没有说什么,李阳他们所说的话店老板都听到了,很可惜他直接选择了不相信。

不过还好他没相信,若是相信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懊悔的吐血,像那饭店的张老板一样,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很快到了午饭的时间,李阳抬头看了看天,突然决定去张老板的那个饭店去吃饭。

自从得到那十二个黑釉瓶子之后,李阳他们这几天都没有去张老板那里吃过饭,如今李阳有了高仿的线索,他在景德镇的时间恐怕也不长了,离开之前,李阳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张老板的饭店生意依然很火爆,很可惜门后的那对大缸没了,至今还空着。

张老板在床上躺了足足有三天,最后终于自己想开了,在懊悔也没用,东西已经落入人家的手里,只能怪自己没有这个财运。

会唱歌的瓷器火了之后,他这里的生意又好上了不少,有很多人都知道那些瓶子是从之前他这里的大缸里取出来的,又都到这里来吃饭捧场,顺便聊聊那会唱歌瓷器的事。

李阳他们到的时候还没到十二点,这个时间吃饭的并不太多,刚一进去,李阳就看见那张老板正站在柜台的旁边,正拿着一个本子在那看着。

“张老板!”

听到有人叫自己,张老板一抬头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他没想到李阳又来了。想到上次在这里,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用一块玻璃种翡翠换走了他那价值连城的唱歌瓷器,张老板的嘴角就忍不住有些抽动。

“李先生,您好!”

过了好一会,张老板才轻轻的叹了口气,眼角不自然的又落在了搬走大缸空着的地方。

其实这几天他也想明白了,大缸放在他这里只会继续让里面的宝贝蒙尘,不过一想到那些宝贝是从自己手上走出去的他心里又会有一阵的难受,这也是一种人之常情。

“张老板,您在这太好了,其实我这次来这里,是想找您打听件事!”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张老板的心情李阳其实也能理解,若不是快要离开景德镇了,他也不会来问张老板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对李阳来说一样很重要。

“什么事,李先生您说?”

“我想知道,您这对大缸是从水的手里收上来的?”

李阳轻声的问道,提起那对大缸,张老板的嘴唇又动了动,抬头看了看李阳。

李阳来这里,其实就是想问出张老板从谁的手上买来的这对大缸,那些瓷瓶子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对大缸里面。

而且这对大缸还是现代的产物,估计连二十年的时间都没有,也就是说那些瓶子极有可能是二十年内才被人藏进大缸里的。

知道张老板从谁的手上收来的这对大缸,李阳就能慢慢查出这些瓶子的出处。那些瓶子能保存的如此完整,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传承,找到传承和出处,才能真正的给这些瓶子正名。

“五年前,我在老赵的一个朋友那里收来的……”

过了一会,张老板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慢慢的说起那对大缸的来历,大缸是他朋友的朋友搬家时候卖给他的,他只知道原来大缸的主人姓贺,已经搬离了景德镇,具体去哪了就不知道了。

不过张老板把他那个叫老赵的朋友电话给了李阳,能不能找到这姓贺的一家人,只能看李阳自己的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