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刘刚的身世

第二天,在返回郑州的飞机上,李阳正握着一张小纸条在出神。

昨天李阳就联系到了张老板的那位朋友,也打听到了姓贺一家人的去向。姓贺的一家人五年前搬到了广州,三年前又移民到了加拿大,现在并没有在国内,想找到这家人还真的不容易。

追查黑釉瓶子来历的事只能暂时先放一放,李阳现在可没这个时间到加拿大去寻找这家人。

他手上的纸条就是这家人在加拿大的地址,而且还是三年前的,张老板的那位朋友也和这姓贺的一家人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收好纸条,李阳又想起了这次发现的那件赝品的黄釉瓷器,昨天他已经把这件事汇报给了何老,何老很重视,让他早点回来,确定一下这件黄釉瓷器到底是不是和那三件赝品出自同一人之手。

若是能确定为同一人做出来的话,那又等于多一条线索追查造假的人,更加有利案子的侦破。

查案的事有特辑科的人在负责,李阳并不需要去查案,那也不是他的工作,他这次去景德镇能带回这么一条线索回来,已经让何老很意外了。

飞机很快抵达郑州,下了飞机,李阳立即和李灿还有柳骏告别。

李阳现在根本没时间回自己的拍卖公司去看一看,高仿瓷器的事最为重要,这件事处理不好,拍卖公司都会被冲击到,他的公司到时候也跑不掉要遭受影响。

其他的老公司或许能撑的过去,但对他们这样的新公司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无论为公为私,李阳都要先处理好高仿瓷器的事再说其他的。

两个多小时后,李阳从车上跳了下来,很是感慨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群。

回家了,终于又回家了,每次出去都对自己说着尽快的回来,可每次都会有很多的事情让李阳回不来,这一次,出去又是半个多月的时间。

“李哥,我们进去吧,老爷子正等着我们呢!”

刘刚轻轻说了一句,李阳立即点点头,收起心中的感慨,快步走进何老的家里,回到这里,两栋别墅对李阳来说去哪里都一样。

“回来了?”

何老正坐在院子里看一份报纸,看见李阳立即把报纸放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李阳。

“老爷子,我回来了!”

李阳立即快步走到何老的身边,老爷子很是慈爱的看了他一眼,又急切的问道:“你说的那个盘子呢?”

“在这里!”

李阳急忙把盘子从包里拿出来交给何老,刚到家,老爷子就要看那个可能是线索的盘子,足以看出老爷子对此事的重视。

何老端着盘子,仔细的观看了十多分钟,才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猜测的很对,这件瓷器和那三件赝品确实是出自一人之手,中间的间隔时间应该不长,不会超过两年!”

叹了口气,何老又继续说道:“你发现的这件东西非常的重要,目前所有的线索都只是实行掉包的一名故宫工作人员,还没有任何造假者方面的信息,你这条线索让这个案子又多了一条路子,真的破了案,到时候你的功劳最大!”

“老爷子,功劳什么的并不重要,主要是能破案,越快越好!”

李阳摇了摇头,也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两年的时间,他就能进步这么快,这人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啊!”

“我怀疑他接触烧瓷并没有太长的时间,若从上大学开始算起的话,至今最多也不过只有六年的时间!”

何老慢慢的点了点头,李阳知道,何老所说的人就是朱玉坤,现在无论是李阳还是何老,都在怀疑这个造假者就是朱志祥的那个大儿子。

两年之前,烧制的东西还有明显的漏洞,能被一流专家们所发现,两年之后,所烧制的瓷器就已经能瞒的过大部分的一流专家了,这个进步,比起朱志祥来也相差不远。

这种天赋,可不是普通人能具有的,朱玉坤很有可能继承了他父亲这方面的天赋,然后加上他父亲留下来的手稿,最终做到这一步。

“对了,老爷子,我这还有件瓷器,是和这件一起发现的!”

李阳又把那件真品弘治黄釉瓷盘拿了出来,见到这件瓷器,何老的眼睛猛的一亮。

“弘治本朝的,好东西啊,你说这两个盘子是一起发现的?”何老接过盘子,仔细看了一会才感叹道,还很惊疑的问了一句。

“是的,两个盘子都放在了一起,我问过那老板了,是在同一个人手上收来的,这或许也是条线索!”

李阳立即点了点头,因为和案子有关,他这件黄釉瓷器很有可能短时间拿不回来了,不过对此李阳没有任何的怨言,只要能早点破案,这些付出还是值得的。

“好,东西先放我这吧!”

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李阳有这样的觉悟让老爷子很高兴,这件黄釉瓷器只要不是赃物,以后破了案那就一定能在回到李阳的手里。

把东西留给老爷子,李阳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家里,刘刚则先留在了老爷子那边。

李阳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书房,找了个小锤小心的把那民国大缸的底从里面敲开,小心翼翼的取出暗藏在里面的汝窑青釉笔洗,这件尘封了上百年的汝窑精品,总算重新面世了。

笔洗拿了出来,李阳的心才稳定很多,大缸里面的碎瓷片整理好,暂时就先摆放在书房的角落里。以后有机会找人修复一下,这还是件不错的老瓷器,价值虽然有损害,但摆在家里当作赏器还是非常不错的。

晚上李阳依然是在老爷子那蹭的饭,在外老是在饭店吃饭,回到家终于又感受到家庭晚餐的温暖,相对外面的东西来说,李阳还是更喜欢在家里吃饭。

两个盘子老爷子已经让人送走了,这条线索也开始追查,至于结果如何现在谁也不好说。不过有了线索总比没有强,老爷子都重视的案子,那些办案的人肯定会更加的用心,李阳现在也只能希望尽快破案。

晚餐之后,李阳跟着老爷子进了书房,那十二个黑釉瓶子就摆在书房的桌子上。

对这十二个神奇的瓶子,老爷子也很是感叹,当初刚送到的时候,老爷子按照李阳所提供的办法摆好之后,打开窗户足足听了一天的将军令。

李阳进来之后,立即又去打开了窗户,外面的轻风轻轻的吹进书房,优雅的古筝声慢慢的响了起来,那神奇的音乐再次展现在李阳的面前。

“国宝啊,这可是最珍贵的国宝,李阳,这些国宝若不是你,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世人所发现!”

何老叹了口气,慢慢的说了一句,李阳这次没有说什么,没有李阳发现这些瓶子,这些东西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世人所发现,甚至有可能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损坏掉,那才是真正的大损失。

没人知道大缸内有乾坤的话,被损坏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和老爷子交流了一会,老爷子又问了问李阳最近的学习。

得知李阳从没断过学习之后,何老又很欣慰的点了点头,李阳已经有了这么高的成就,还能坚持不断的学习,这点非常的难得,也是何老最满意的地方。

…………

第二天上午,李阳直到八点多才起床,在家里总是有些贪床,即使醒了也不想起来。

到院子里走动了一会,李阳大口的呼吸着院子里空气,太阳微微冒出了点头,这个时候的天气是最让人享受的了。

吃过早餐,李阳就和刘刚一起出了门,刚回到明阳,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这次出门是李阳开车,这辆沃尔沃李阳很久都没动过了,握着熟悉的方向盘,李阳的心里都小小的升起一点激动。

“对了,刘刚,你好像从没说起过你家里人的事,这么久也没见你和家里人联系过,要不要我去请示一下老爷子,有时间咱们一起去你家里看看?”

开着车的李阳突然对刘刚问了一句,刘刚愕然的回过头,脸上则闪过道黯淡的神色。

“李哥,我是孤儿!”

过了一分多钟,刘刚才轻轻的说道,李阳猛然一愣,然后急急的打了下方向盘,车子差点没撞到前面的电线杆上。

“对不起,我不知道!”

李阳小声的说了一句,声音中还带着浓浓的歉意,这个问题其实李阳以前就想问了,就是一直没机会,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没关系,其实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十三岁的时候就直接去了部队,从部队出来之后就一直为首长在工作!”

刘刚轻笑着摇了摇头,李阳则惊愕的回了回头,刘刚十三岁就去当兵了,这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

十三岁,李阳似乎那时候还在读初中,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刘刚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在部队接受严厉的训练,难怪刘刚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可看起来却比自己要成熟的多。

“刘刚,我们认识也快一年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确实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亲人,这有我送你的一份小小的礼物,你一定得收下!”

过了一会,李阳才又慢慢的说了一句,还从口袋里掏出个很普通的小袋子,递到刘刚的手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