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何老的底线

李阳这次回家呆的时间不长,中午和家人一起吃了顿饭,晚上也没能留下住一晚,就又返回了明阳。

不过最让李阳开心的是家里的房子已经开始翻新了,这次老爸总算痛下决心,要好好的盖上一栋三层高的大房子,装修也完全按照李阳之前提出的建议,建造出一座顶级的好房子来。

这样一来,李阳原来给的一百万可能就不够用了,李阳又留下了两百万,这些钱全都用来建房。

在一个县城里面,用三百万建造的房子,哪怕是加上装修的费用,也可以说是极度奢华的了。

老爸是怎么想通的李阳并不知道,但是他能想通最好,家里的房子建好之后,也能让两位老人家好好的享享清福。

老爸,老妈还有哥哥嫂子李阳都留下了一块玻璃种血美人的玉佩,李阳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些东西的实际价值,只说了这东西很贵,戴在身上有好处,不要卖也不要拿给别人看。

小侄子那李阳并没有留下这样的好东西,只给了他一块普通的翡翠挂坠,对身体也有点帮助。小侄子太小,又在上学,戴着这种东西出去那不是对身体有好处了,纯粹是给自己找危险,等他以后长大了在送他一块更好的也不迟。

“刘刚,和那家安保公司谈的怎么样了?”回去的时候是刘刚开车,李阳突然问了一句。

“已经差不多了,就是他们的要价太贵,若是能在等等的话,我有信心找个便宜点的!”

刘刚摇了摇头,上次李阳差点被绑架的事出了之后,李阳就一直都对家人的安全很是用心。李阳爷爷辈的老人都不在了,父母的姐妹不是住在外地,就是很少往来,最让李阳不放心的还是他自己的一家人。

“钱不是问题,安全最重要,就他们吧!”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这家安保公司的要价的确不便宜,他们一家除了自己外的五个人,每个人每个月的保护费用就是八万元,等于每个月李阳要支出的安保费就是四十万。

李阳愿意的话,安保公司会派出十个人,每两个盯一个暗中保护,还会偷偷给他的家人安装一批方便保护所用到的高科技设备,当然,购买这批设备和维护的费用全都是李阳来出。

有了这批设备,只要不是遇到特别厉害的国际大盗,李阳的家人基本上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保护的人还可以让被保护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这点才是李阳最满意的,李阳可不想因为自己打扰家人的正常生活。

另外,李阳也提出了个要求,就是要尊重家人的隐私,用些高科技的设备李阳并不反对,底线就是不牵扯到隐私的东西。

这点安保公司也答应了,随后没几天就派人来和李阳签了合同。

等签了合同之后,刘刚第一次违规将自己的身份透漏给了这家安保公司,安保公司的人得知刘刚真正的身份后立即鸡飞狗跳了一阵子,对李阳家人的保护变的更加严密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李阳心里还想着那几件高仿的事情,他今天之所以急着赶了回来,是因为老爷子那又有了新的消息。

李阳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晚饭的时间,老爷子正在餐桌前等着他。

“先吃饭吧,吃完饭在说!”

见到李阳,老爷子首先笑了笑,李阳毫不客气的就坐了下来,立即拿起了桌子上的碗筷,和面前的美食战斗了起来。

在暗中值守的一个警卫员则轻轻的摇了摇头,老爷子今天一天都没笑过一次,李阳一来,他就露出了笑容,现在看起来李阳更像是老爷子的孙子,哪怕是何杰来了恐怕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何老吃饭的时候不喜欢多说话,李阳很快把肚子填饱,立即跟着老爷子去了书房。李阳吃饭的时候也在观察着何老。今天晚上老爷子的笑容虽然一直都有,但饭并没有吃多少,这证明肯定有着不好的消息。

“你提供的那两个盘子,已经查出来点东西,和朱玉坤真的还有点联系!”

在书房刚做好,何老就轻轻叹了口气,对李阳说了一句。

“那个盘子是朱玉坤仿制的吗?”

李阳眉头皱动了一下,一天的时间就有了成果,可以看出调查这件案子的人都很用心。

“暂时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东西就是朱玉坤仿造的!”

何老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你那对盘子,是那家古玩店老板在景德镇一个特意仿制古瓷的窑口那收的,不过那件高仿品并不是从那烧出来的,而是那窑口老板托人从别的地方收到手上的!”

“这么麻烦?”

李阳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何老又摇摇头,道:“也不算多麻烦,那窑口老板本就是烧制高仿古瓷,收来那两件盘子是当样本用的。结果那盘子制作的太精美,仿制的水平太高,他的窑口根本烧不出来,就原价转让给了自己的朋友,也就是你遇到的那家古玩店的老板!”

“原来是这样,那窑口老板是从哪里收来的这对盘子?”

李阳默默点了点头,景德镇是有一些专意烧制古瓷的窑口,在景德镇仿制古瓷并不违法,历朝历代景德镇都有仿制前朝古瓷的习惯。

不过仿制品就要当作仿制品来卖,若是当成真品来销售的话,那就是黑心商人了,知假卖假,那可是触犯法律的行为。

和可惜的是,这年头就有很多这样的人,以身试法,把诈骗进行到底,最可惜的还是古玩行里的一些老规矩,让一些人受骗都没有伸冤的地方,这也是古玩行当里骗子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仅仅只卖假货的话,他一句我也打眼了你就没辙,不过做局设套的人用任何理由都没用了,像上次李阳淘老宅子遇到的那类人,抓住就跑不掉,骗局一被揭穿,只有等着做牢的份。

何老也想到过这些,说完之后又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那个窑口老板,是在一个年轻人的手上收来的这对盘子,这个年轻人我们已经查到了,是朱玉坤大学时期最好的一个同学!”

“朱玉坤的同学!”

李阳心里微微一动,又急忙的问道:“老爷子,有他这个同学在,我们应该有机会查到朱玉坤的下落了吧,他既然能拿出东西来,说不定还会知道朱玉坤在哪呢!”

“没有机会了!”何老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也全部消失,隐约中李阳还感受到何老身上有一股怒气。

“那个年轻人,在三天之前就已经因为意外而死,这条线索,到这里也暂时中断了!”

“死了?”李阳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游玩的时候不慎落水,淹死的,哼,好一个不慎落水!”

何老冷哼了一声,李阳默默的坐在了那里,这次他没有继续说话。

此时,他已经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身上会有怒气,为什么吃饭吃的那么少,心情一直都不好了。

造假贩假,只是诈骗犯罪,本质上来说还属于行里人的斗争,可没想到现在却牵扯到了人命案,要说这个年轻人是死于意外,李阳都不怎么相信,这死的也太巧了。

“你看看这份报告吧!”

何老从书桌上拿来一份文件,递给了李阳,这份文件就是关于那个年轻人死亡的报告。

报告上写着,这个年轻人是独自去野外钓鱼,然后借了一艘船,去湖中心钓鱼的时候不小心落入了水中,最终淹死的。

李阳虽然没学过侦破,不过也一眼能看出这份报告中是漏洞百出。

首先,前段时间景德镇的天气都很一般,根本不是钓鱼的好时机,即使去钓鱼,他也没必要去落水的那个湖泊。在景德镇郊区就有一个不错的渔场,很多人都喜欢去那里,这个年轻人所死亡的地方和渔场的条件相比差了很远,而且距离也要远的多。

除此之外,死亡的时间也显得有些蹊跷,这个年轻人根据实践报告得出结论,是早上七点钟死亡的。

早上七点啊,若是那个时间落水死亡,那得起多早去那个湖波钓鱼?年轻人落水死亡的湖泊距离景德镇整整可有八十公里,而且路还不是多好走。

这段路,即使开车,最快也要两个小时,如果加上年轻人准备的时间,划船然后又到落水的时间,等于那年轻人最迟也是四点就从家里出发了,凌晨四点从家里出发去很远的一个地方去钓鱼,他是有病了还是发疯了?

“老爷子,这个人的死因一定要查清楚,他的死肯定另有其他的原因!”

看完报告,李阳马上对何老说了一句,何老则点了点头,这点已经有人去查了,连李阳都能看出诸多问题的事情,那些特辑科的侦查员若是看不出来,也不用继续留在公安部门工作了。

“他的死因肯定要查,不过眼下却还有一个新的难题,恐怕需要你再辛苦一趟了!”何老又叹了口气,说话的时候还抬头看了看李阳。

“老爷子,您就说吧,是什么难题,大不了我明天在跑一趟景德镇!”

“你还去景德镇干嘛?那边你就不用再去了,特辑科的人会去处理,我让你去处理的难题,是郑州那边的!”

何老的眉头凝结在了一起,李阳则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老爷子要让自己继续去景德镇追查新的线索。

李阳并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出了之后,何老对此事的重视度又增加了不少,以前也有很多高仿案,但从没哪个案子牵扯过人命。

这一次,对方明显是一批穷凶极恶的人,那个朱玉坤同学的死,和这些人肯定脱不了关系。

正因为如此,何老更不会再让李阳前往景德镇,那里已经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何老可不想李阳再去犯险,哪怕有刘刚跟着也不行,刘刚毕竟只有一个人。

不过这件事也触犯到了何老的底线,在何老的愤怒下,这些人恐怕也蹦跶不了多少天了。何老一旦全力督促此案,那些办案的人员更不会敢有丝毫的马虎,而且国内甚至国外最好的侦破专家都会亲自来处理这个案子。

…………

第二天一早,李阳就和刘刚一起去了郑州,从明阳到郑州很方便,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

昨天李阳还以为老爷子又要把自己派往景德镇呢,等最后问清楚才明白,他所说的难题和李阳所想的绝对是南辕北辙,根本就是牛马不相及。

何老所说的这个难题,是那批乾隆官窑瓷器展览上的事情。

自从发现了那三件被掉包的赝品之后,瓷器的展览并没有停下,不仅展览会没有停下,那三件赝品被拿下来一天之后,又被摆了上去,一直都在郑州开放展览。

只不过展览厅的监控做的更加密实了,每个监视区域24小时都有人在盯着,若是有人在那三件瓷器前停留的时间过久,马上就会被他们记录在案,这也算是一种守株待兔的手段。

四天的展览很快就过去,这批瓷器可以继续展览来稳定人心,但再到其他城市循环展示那就绝无可能了,里面可有三件赝品在。在郑州开放还可以说是为了破案需要,继续到其他的城市展览赝品瓷器,那故宫的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为了把这批瓷器暂时留在郑州,故宫和郑州的人就一起想了个法子。

办法很简单,故宫发言人说,中原人民非常的热情,原本订下只展览四天的的计划就又延长了七天,这也是拖延时间的一个计策。

原本想着,七天的时间差不多能侦破此案了,可谁也没想到这个案子那么的复杂,七天时间,仅仅只是找到了参与掉包的一个人,真的瓷器在哪,赝品又是从哪里制造出来的都是毫无进展,只能继续想办法继续拖延时间。

再用热情这个理由已经说不过去了,最后还是黄院长灵机一动,利用李阳的长生碗来做做文章。

黄院长的想法就是李阳带着他的长生碗和其他几件瓷器,也去郑州国际会展中心布置一个精品展览。因为瓷器较少,加上之前展览的瓷器又是在里面学校用地里面发现的,国际会展中心就恳请故宫把之前展览的瓷器再延期几天,配合李阳一起做好这次国之神器长生碗的展览。

只要郑州国际会展中心提出这个要求,故宫就顺势答应下来,到时候这批瓷器就可以继续在郑州多留几天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