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第四零四、四零五章 一对长生碗的神奇(二合一大章)

“老大,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去接你!”

电梯外面,在公司的前台那里,李灿快步的走了过来,激动的对李阳说了一句。看到这么多的公司领导都在这里,前台的那姑娘又不吱声了,这个时候恐怕也没她说话的机会了。

“我也是刚到,今天下午要去展览中心办点事,趁着现在没事,就跑了过来!”

李阳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朋友们,李阳的心里也隐隐有一丝的激动。

“李老弟,这么说,你下午就要离开了?”

郑凯达急忙问了一句,李阳出现在这里已经让他很是惊喜,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让李阳为公司收来的一些瓷器做下鉴定。

李阳虽然年轻,但在行内的信誉却是顶尖的,加上李阳的身后又有何老支持,只要李阳做出的鉴定结果,很少有人不信服的,这也是他们唯独把白釉绿彩的那件瓷器留下来的原因。

李阳想了一下,慢慢的说道:“下午是要出去一下,不过事情并不麻烦,很快就可以办好!”

“这么说,你暂时不离开郑州了?”

司马林眼睛猛的一亮,急急的问了一句。李阳微笑点了点头,老爷子让他把这次长生碗的展览做好,有什么最新的情况老爷子会通知他,不需要他亲自跑去寻找线索了。

“李老弟,真是这样吗?”

郑凯达特愣了愣,急忙也叫了一声。周围的人都惊讶的看了郑凯达一眼,在公司里面,做为总经理的郑凯达平时可是一直都有着种严肃的表情,就是李灿都没有见过郑凯达这么激动的时候。

“我暂时是不走了,大概能留下几天!”

李阳也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长生碗留在郑州的时候李阳肯定不可能离开,这次长生碗的展览也是四天,加上中间间隔的时间大概一个星期。这个星期要是还不能破案,就是黄院长恐怕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继续把这批乾隆瓷器留在郑州了。

“那太好了!”

郑凯达再次叫了起来,李灿,柳骏他们再次愣了一下,不过每个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李阳能一直留下来最好,每个人都想和李阳多相处几天。

………………

在前台那寒暄了几句,郑凯达立即带着李阳向公司里面走去。

郑凯达,司马林走在两边,他们让李阳走在了最中间,李阳则好奇的看着四周,慢慢的向着最里面走去。

吴晓莉,李灿,柳骏还有朱磊都跟在后面,所有出去的公司高层又都出现了,而且这次还多出了一个人。

多出了个走在最中间的神秘年轻人。

李阳在郑凯达和司马林的陪同下,走到公司最里面办公区之后,大厅格子办公室那边也如同沸腾的热粥一般热闹了起来。

郑凯达,司马林先前出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包括李灿还有柳骏他们急急出去的样子,也被大家所发现。

这么多人,急急的跑了出去,居然陪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对这个年轻人还非常的尊重。

别的不说,单从郑凯达和司马林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他们都上班了很长时间,还从没有看见过郑总和司马董事同时出去迎接过一个人。

一时间,整个格子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

“黑子,小莲回短信了没有?”

那个脸上有几个黑点子的男子又把椅子推到后面,凑过脑袋对身边的格子的同事问道。

“还没有,这些人出去的时间太短,我怀疑他们就没下楼!”

他旁边的那名年轻人摇了摇头,这个年轻人的观察力还是很不错的,从时间上来算,李灿他们出去到回来确实没有到大厦门口的时间,顶多也就是到前台那,随后很快又走了回来。

黑点子男子愣了一下,又急急的问道:“没下楼?那小莲不是知道的更清楚了,你赶快问问啊!”

“我也想问,可小莲一直就没回我短信啊!”

年轻人苦笑着摇了摇头,手上还握着个手机,他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发出了四个短信,却一个都没有回过来。

若不是知道前台的工作规定,这年轻人都想打个电话过去问一问了。

……………………

“李阳,你坐里面!”

几个人,直接去了郑凯达的办公室,整个公司除了贵宾室之外也就只有这里能同时坐开这么多人了,司马林在公司挂个公关部部长的职务,也有一间办公室,但平时来的次数也不多。

不过这只是相对来说,和李阳相比,司马林已经算得上一个勤劳的劳模了。

“郑大哥,这里又没外人,你还客气啥?”

李阳轻笑着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坐了下来。好久没来公司了,这次来到看一看,比他心里想象的还要好一些。

其实李阳对这个公司还是很有感情的,这可是他第一个自主创业的公司,除了这个公司之外,李阳也没有其他的生意了。赌石再赚钱,捡漏的来的东西再珍贵,都没有这种创业的事业感,李阳平时虽不来公司,但对公司的一切还都是很关注的。

“好,大家都不客气了,李老弟你能来,我们真的很高兴!”

郑凯达哈哈大笑了一声,其他人都点了点头,能留在这里的人都是和李阳关系近一些的人,朱磊和李阳的关系最浅,但也是见过好多次了。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道异常炽热的眼神,李阳已经发现了,但最后还是转过了头。

“郑大哥,你就不想知道我这次来郑州做什么吗?”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对着郑凯达说了一句。这次带长生碗来展览的事,还没有对外真正公布出去,郑凯达他们要是能知道那才叫意外。

郑凯达几个人都愣了一下,只有吴晓莉还是傻傻的看着李阳,李阳又把脑袋转到了一边。

“老大,你来郑州做什么,总不可能是来结婚的吧?

李灿愣愣的说了一句,他的话一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李阳更是连连苦笑加摇头,李灿的想象力还真够丰富的,即使自己要结婚,也不可能跑到郑州来啊。

“小灿,你都还没结婚呢,干嘛要说我?我这次来,是来举办展览会的!”

“展览会?”

李阳的话音一落,几乎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特别是郑凯达和司马林,两人还互相看了一眼,前几天乾隆瓷器的展览他们还历历在目,就是那次的展览出了高仿赝品这么大的一件事,让他们这个还没正式成立的新拍卖公司都遭受到了连累。

“展览会,是长生碗的展览会,正好乾隆瓷器在这有展览,我把长生碗拿来,配合这些青花瓷器,让大家好好的看一下我们国内的顶尖国宝!”

李阳点了点头,这里的人太多,真正展览的目的就是李阳也不好说出来。

“长生碗,李老弟,你把长生碗带来了!”

郑凯达猛的愣了一下,随后立即急急的问道,李阳长声碗的事情早就在行内传遍了,若不是没有时间,李阳又不在家,郑凯达早就想跑过去看一看这长生碗的神奇之处了。

“没错,带来了!”

李阳嘿嘿笑了一声,长生碗就在刘刚的身上,他之所以先到拍卖公司来,未尝没有先让这些朋友们看看这神奇之物的意思。长生碗可是李阳手中最顶级的收藏品了,从历史意义、神奇的手艺以及其他各方面的神奇效果来相比,哪怕就是那会唱歌的瓶子都比不过这长生碗。

“长生碗在哪呢,快拿来给我们看看啊!”

郑凯达急急的说了一句,眼睛还不断的在李阳的身上打量着,李阳身上根本不可能有放长生碗的地方。

李阳轻笑着摇了摇头,对刘刚眨了眨眼睛,刘刚把手上一直提着的,很不起眼的黑色手提包放在了桌子上。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严密的塑料盒子,轻轻的打开塑料盒子,才在里面取出一只洁白色的白碗。

塑料盒子有着极好的防震效果,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拿着大锤在盒子上敲击,就不会对里面的东西造成任何的损坏。

“这就是长生碗?”

郑凯达首先愣了一下,马上又凑到李阳的面前,好奇又惊奇的打量着这只刚取出来的白釉碗。

单从表面来看,这只是一件比较不错的枢府白釉瓷器,很难想象,这是让台北和北京故宫都很没脸面的神奇长生碗,让人愿意直接出五亿高价来收购的长生碗。

“长生碗,就是那个传说会有花瓣跳舞的瓷器吗?”

司马林呆呆的说了一句,若不是因为李阳,他或许根本不知道长生碗是什么,李阳的这件长生碗只是在圈子里广泛传播,并没有上过任何的新闻,这也是故宫为了遮掩点脸面的无奈之举。

“司马大哥,这里有盆子吗,我给你们看一下你就知道了!”

李阳轻笑了一声,长生碗最神奇的地方还不是碗里盛满水,而是把它放进满是水的容器里,很难想象,只是一件瓷器,是怎么带来那么多神奇效果的。

“有,有,我马上去拿来!”

朱磊急忙叫了一声,慌忙的离开郑凯达的办公室,盆子和水公司肯定会有,但郑凯达的办公室并没有。要说对公司最熟悉的人,就算郑凯达也比不过朱磊,整个公司从无到有都是他在辛苦,李阳这么一说,朱磊立即站了出来。

朱磊快速的跑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带着一个盛满水的盆子走了进来。

盆子很大,加上水至少也有十几斤重,是为了避免盆子里的水洒出来,朱磊端的必须异常的小心,即使如此,还有免不了有些小水滴滴落在地上。

“放在桌子上就行了!”

李阳站了起来,招呼着朱磊把盆子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这张桌子可是郑凯达淘来的一件古代长桌,虽不如家里摆放的那几件,但也是件难得的真品。见李阳把那么重,又盛满水的盆子放在桌子上,郑凯达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这声苦笑还没笑完,郑凯达整个人又都呆立在了那里。

盆子放在桌子上,李阳也没有多余的动作,马上把长生碗放进了盆子里,整个碗身浸入盆子水底之后,在交流会上所展现出的那神奇一幕再次出现了。

盛开的莲花花瓣,碗心那酷似人形,不断旋转的神奇光柱,让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就是一直关注着李阳的吴晓莉,转眼看到这一幕之后也都惊住了,长生碗她已经听过很多次,可从没想过会真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此时,哪怕就是对古玩不是太了解的朱磊也都有着一种震撼的感觉。

四朵盛开的莲花,每朵莲花所开放的八朵灿烂的花瓣,在水面上轻微的晃动着,加上水心那道如同仙子般的白色光柱,无不给人一种无法想象的震撼美。

“这,这就是长生碗吗?”

过了足足有三分钟,朱磊才苦涩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又恨恨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眼前神奇的效果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他从没想到古玩中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不过朱磊的话吧大家都给惊醒了,郑凯达不舍的看了一眼盆子里的奇景,立即又对着李阳说道:“李老弟,真没想到长生碗这么的神奇,传言不虚啊,传言甚至都说轻了,你这宝贝比传说中更为神奇!”

说完,郑凯达还满是不舍的看着盆子里的长生碗,那些洁白的莲花花瓣,真的很像是真莲花一样,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的感觉。

“真没有想到,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司马林也是连连点头,两只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盆子,确切说是盯着盆子里的莲花奇景,这种神奇的景象,在其他地方可是绝对见不到的。

“见到这么神奇的瓷器,再看到别的,我恐怕都看不下去了!”

柳骏则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睛还死死的看着盆子里的长生碗。李灿则很认同的点了点头,见到这么好、又有这样神奇效果的瓷器,再看其他普通的瓷器,哪怕真是不错的老东西,也入不了他们的眼了。

“老大,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出五亿收你这只碗,这样的好东西,别说五亿,就是给我十亿也是超值啊,这就是我们中华的神器国宝”!

李灿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其他人没有说话,但从他们的表情上都没有看出,他们是赞同李灿的意思。

李阳只是摇了摇头,微笑对着刘刚点了点头。

刘刚轻笑一声,又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个塑料盒子,见到这只外表很一般的塑料盒子,几个人的眼睛立即都又变直了。

这只盒子,和刚才盛放那只长生碗的塑料盒是一模一样。

塑料盒子打开,一模一样的长生碗又被刘刚拿了出来,这次不用李阳吩咐,刘刚自己把这只长生碗也放在那盛满水的盆子里。

这只长生碗,放在了先前长生碗的旁边,好在盆子够大,两只碗紧紧的挨在了一起,但都没有溢出水面。

倒是有一些的水被溅落在桌子上,不过此时谁都没有去在意这些了。

除了李阳和刘刚之外,所有的人都在此张大了嘴巴,这次是真的张的大大的,怎么都合不拢了。

两只长生碗放在了一起,所起到的效果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所有的人都对眼前这一幕有一种深深的震撼感。

两只碗放在一起后,水面的莲花不在是四朵,而是变成了整整九朵莲花,除了两只碗周围各自的四朵莲花之外,在两只碗的中间还形成了一朵更大的莲花。

九朵盛开的莲花,把整个盆子都变成了一座莲海。

说是莲海有些夸张,不过盆子里除了莲花之外,也就只有隐隐能看到那两只神奇的长生碗了。

和放一只碗的时候不同,那些莲花看起来再漂亮,都只是一种白光色,看起来很神圣,但并不真实。

两只碗都放进去后,那些莲花的白光色减弱了许多,相应的却增加了很多的白红色。

九朵莲花,似乎都带着一点点的淡红,旁边的叶子也似乎都泛出淡淡的绿色来,眼前这只盆子,更像是一个真正的莲花池。

莲花池的中央,还有着两个不同的光柱在翩翩起舞。

现在来看这两道光柱,几乎就是两个古装仙子在跳舞一般,两位仙子在莲花之间不断的舞动着,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特别是两道光柱之间的配合,给人一种异常自然的感觉,若不是他们都知道是在看着一个盆子,恐怕都会以为置身在仙境之中了。

“神器,不愧是神器,太神奇了!”

过了五六分钟,柳骏突然惊叫了一声,这么多人中间,第一个先清醒的居然是柳骏,不禁让李阳很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两只长生碗同时置身在水中,还是李阳当初从北京回来之后试验得出来的,李阳和何老见到这神奇的一幕,也都足足惊呆了三分多钟。长生碗留下的记载并不多,并没有说过两只长生碗同时放置于水里会发生什么。

这神奇的一幕是李阳自己发现的,这次来举办展览,李阳就是把一对长生碗都拿来展览,既然要在国人面前展示国宝的神奇,那就要展示最好的一面。

倒是柳骏能这么早清醒很让李阳惊讶,他比郑凯达的表现还要好,足以证明柳骏见过的好东西比郑凯达还要多,不然也不会比郑凯达争快的清醒。

“这辈子能见到这么神奇的宝物,死而无憾啊!”

郑凯达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柳骏说过话之后他也清醒了,看着眼前这一对宝物,郑凯达甚至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这种感觉,吴晓莉也有,司马林和朱磊则就感受不到了。

这是真正古玩爱好者,喜爱古文化的人见到国宝时候的一种感觉,特别是那种能给人震撼的国宝,给他们的感触最为深刻。

“郑打个,你也别说的那么严重,这对瓷器,我打算在郑州展览几天,就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那展览,所以说,这几天我都会在郑州!”

李阳轻笑着摇了摇头,心里略微还带有一丝丝的小得意,他没直接去会展中心,先到了公司这边来,除了让大家看看这长生碗的神奇意外,心底之处未尝没有一点炫耀的因素存在。

哪怕李阳没想过这点,只是心底下意识的行为,也无法否认这个因素。

李阳毕竟只是个年轻人,年轻人没有不想把自己成就展现给别人看的,特别是能在自己的朋友们面前展现,对年轻人来说更为喜欢。

“李老弟,你是要把这对长生碗送去展览?那也就是说,你这几天还有别的时间了?”

司马林的眼睛再次一亮,长生碗的神奇在他看来也只是神奇,他并没有像郑凯达那样联想那么多,听李阳所说的话,司马林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到了公司的拍卖上。

李阳若是这几天一直都留在郑州,那岂不是说,让李阳来给公司收购的瓷器做个鉴定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了?这样的话,经过李阳鉴定的瓷器就能上拍卖会,那么他们这一场拍卖会也能圆满的举行了,取个开门红甚至都没问题。

“司马大哥,只要不出现意外,我应该会有很多的时间留在郑州!”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郑凯达总算也反映了过来,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的惊喜。

“那太好了,李老弟,等你有时间的时候,也来看看我们宝库里的东西,最近公司收上来了不少的好东西,就等着这次的秋拍。我和老郑的计划是25号举行秋拍,开业典礼也定在同一天,这个日子不能再拖了!”

司马林笑呵呵的看着李阳,李灿,柳骏还有朱磊都稍微愣了一下,几个人马上都把这个日子记在心里,开业典礼就在最近他们知道,但还不知道在哪一天。在之前,无论是郑凯达还是司马林都没有透漏过具体的日子。

若不是要赶着和秋拍放在同一天,开业典礼或许早就举行了,不过对这个公司最重视的日子,三个人哪怕已经都是高层了,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

二合一,喜欢的朋友还希望能继续给小羽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