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真是仿制品

这是一只典型的宣德年间的骰子碗,骰子碗就是一种博弈的工具,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赌博用的,在明清两代的时候有很多宫里人都喜欢玩这个。

“老大,这只碗不会有问题吧?”

见李阳的眉头还紧紧的皱动着,李灿再也忍不住问了一声,这只碗也是这次的重器,其价值比那白釉绿彩罐还要高。

而且,这也算是李灿在他瓷器部主管位置上最后的功劳,不管从哪点来说,李灿都不想让这只碗出现问题。

“李董,您看着碗的弧壁、敞口,圈足,胎壁都非常的厚重,足底的露胎处还略带着一点火石红色,这些可都是宣德瓷器的典型特征啊!”

柳骏也上前走了一步,分辨了一句。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李阳的实力他并没有怀疑,不过他刚刚接任瓷器部主管一职,就出现了大纰漏的话,他恐怕也不会好意思继续做这个主管了。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再次说道:“我知道这些,让我在看看!”

李阳这么一说,哪怕是不懂古玩的司马林都晓得这只碗可能出现问题了,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看着李阳。这可是公司的重器,是这次开业拍卖会上的亮点,谁的心里也不想这样的东西出事。

李阳把碗递到眼前,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釉色,白釉泛点青绿,纯正肥厚,积釉处清脆深沉,这种表现俗称为‘亮青釉’。碗的足底无釉处,泛出了点火石红斑,红斑下,露还出缜密坚硬的胎体。

在看腕碗身的外壁,绘有折枝瑞果纹,还有有石榴、寿桃、枇杷、柿子、葡萄、西瓜等纹饰,这些纹饰画工都非常的精美,用的青料也是苏麻离青料。

碗的青花纹饰浓淡相见,深处泛黑,淡处隐约在白釉之下,若隐若现,这是典型的颜料晕散现象,可以让画面极富立体感,这也是宣德青花的一个典型特色。

无论从哪点来看,这都是很不错的宣德青花,除了李阳之外,其他的几位懂行的人又都仔细的看了一眼,最后全都摇了摇头。

这样的东西若真有问题,那只能说仿制的非常高明了。

李阳也没找出问题,索性发动了特殊能力,立体画面之下,碗身的一层淡黄色光圈立即显露无疑,李阳微微一愣,随即把碗放在了原处。

李阳的心里心跳有些加速,立体画面之下李阳一眼就看出,这是件高仿,而且还是和那三件掉包青花很多相同之处的高仿,其仿制的水平比李阳在景德镇带回的那件黄釉盘子还要厉害的多。

“李阳,这碗,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郑凯达也走到李阳的身边,小声的问了一句,这只碗刚到公司的时候,还被郑凯达连连称赞过,若不是要拍卖,郑凯达都想着是不是留下来自己收藏,这么好的青花碗平时可不多见。

“我现在还看不准,要不这样吧,郑大哥你下午没事的话,就请你辛苦一趟,带着这只碗去明阳,让何老再给掌掌眼!”

李阳慢慢的摇了摇头,郑凯达有些发呆,而李灿和柳骏脸上已经变的呆滞了。

看不准,这可是他们之前都说过很多次的行话了,这意味着这只碗真的有问题,若不是这样,李阳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至于拿回明阳请何老掌掌眼,在两人的心里也只是李阳给他们一个台阶下的理由,李阳的水平已经是顶级了,他说有问题的东西,那还能有假吗?

郑凯达倒是有些明了的点了点头。

这碗真有问题,真是赝品的话,李阳指出来后,他们把货退出去就是,但是李阳却偏偏说让他送到何老那里去,还要他亲自去送,这里面极有可能还有别的问题。

郑凯达可不会去想着这是李阳给李灿还有柳骏台阶,台阶有很多种,根本没必要惊动何老。而且还让他走的那么急,下午就去,李阳这么做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这碗和那高仿真的有关系。

想到这里,郑凯达又回头看了司马林一眼,司马林也想到了这点。

看着这只碗,两人此时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任何人收到假东西心里恐怕都不会高兴,两人心里同时还有些庆幸。幸好李阳来了,也幸好他们之前没有贪心,这件瓷器若真的拍卖出去,最后在被买家找上门来的话,他们刚刚建立起来的信誉马上就会跌到最低点。

虽说他们不用赔钱,但这信誉却是比金钱还要重要的东西,建立起来难,丧失很容易。

“我一会正好有事要回明阳,这东西我就顺便带回去,李阳,要不你在这里在看看别的!”

郑凯达又说了一句,李阳让他下午走,他却提出现在就走,也有试探是不是问题很严重的意思,这里人太多,有些话他们不方便明说。

“那也好,郑大哥就辛苦你了!”

李阳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这只碗可以作为一个新的线索,现在任何一个线索对侦破都非常的重要,能早点告诉何老,就早一分把握揪出这些幕后的黑手。

“好,我明白了!”

郑凯达的心中猛的一凛,他的猜测是对的,李阳居然毫不犹豫的就让他现在送去,绝对和高仿赝品有关,或者,这件就是和那三件掉包东西相同的高仿品。

现场唯一明白其中意思的只有司马林,其他人则显得有些疑惑。

李灿和柳骏脸色本来还非常的难看,郑凯达这么一问他们也都露出了询问的眼神,即使真的要找人重新掌眼,也不用去的这么急吧,郑凯达的借口他们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司马,李老弟就交给你来招待了,我事情办的顺利的话,或许下午就会回来,最迟明天,到时候咱们几个在好好的聚一聚!”

郑凯达找个塑料箱子,铺好泡沫,小心的把碗放在里面,和众人打个招呼之后就真的走了。

郑凯达也明白早点把东西送到何老手上的意义。

看着离开的郑凯达,李灿和柳骏又张大了嘴巴,李灿突然走到李阳的面前,小声的问道:“老大,你就给我个明白话好吗,那东西到底有没有问题?”

柳骏也走了过来,同样很渴望的看着李阳,聪明的他已经感觉到事情的不对了。

“这件事以后在告诉你们,对了,回头你们把这只碗货主家的地址,和联系电话都告诉我,我有用!”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东西有问题是肯定的了,不过说出去对自己的兄弟肯定是个打击,让他们自己猜去吧。

李灿和柳骏都不傻,李阳一要货主的联系方式,他们就明白,这东西九成九的有问题了。一时间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特别是柳骏,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东西是李灿做主收下的不假,但他也是跟着的人,说明他也打了眼,给公司造成了损失,这对刚刚晋升为瓷器部主管的柳骏来说非常的难以接受。

李灿也好不到哪去,他是不在瓷器部了,但这只碗却是他最后的成果,本以为是风风光光的从原来的职务上离开,却没想到弄出了这么一件事来。

“不用在意,这件东西我也不敢保证有问题,等何老鉴定过之后就有结果了!”

李阳上前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此时他也只能这样劝说他们,把假东西说成真的,这样的事李阳还做不出来。

“就是,不用在意,李阳今天来大家高兴才是,李老弟,你在看看其他的东西,我安排好酒楼了,中午咱们好好的喝点!”

司马林大笑一声,李阳点了点头,特殊能力随即展开扩大,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在里面。

宝库的东西都不很错,只有几件是一层的淡黄色光圈。但这些东西都是现代艺术品,有寿山石雕和一些现代字画之类的,除了那只骰子碗之外,李阳没有发现其他的赝品。

这也可以看出公司的专家水平还是很不错的,那件高仿品李阳若不是有特殊能力也有可能被蒙过去,真的怪不了李灿和柳骏,要怪也只能怪这东西仿制的太真了,让他们打眼上了当。

李阳在里面走了一圈,仔细的欣赏了一会里面的东西,等快中午的时候才和大家一起离开宝库。

宝库里面还有好几件不错的东西,其中郑凯达上次在北京收到的古剑就在里面,还有郑凯达在其他地方收来的一些东西,都当作陪衬在这次拍卖会上拍卖出去。古剑属于偏类,但有这样的东西或许就能吸引来好多质量比较不错的藏家,对拍卖会有着很大的帮助。

中午的饭菜确实很丰盛,不过李灿和柳骏明显都没有太高的食欲,最终还是李阳连连相劝才算有点释怀,不过兴致依然都不高。

吃过饭,李阳就去了郑州国际会展中心,把长生碗交给了又特意跑了回来的黄院长。黄院长见到这对长生碗露出了明显的渴望神色,李阳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根本不给黄院长开口的机会就离开了。

借出去的东西李阳也不怕黄院长不还,黄院长还干不出这样的事来,再说李阳背后还有何老撑腰,真想赖住不给,也要考虑考虑能不能顶住何老那边的压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