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指出漏洞

“对,还请您点评一下!”

高老板倒是对这套茶具信心十足,说起来,这套茶具到他的手上也有六七年了,是他手上最宝贵的东西,哪怕是那几件高冰种的首饰都比不过他对这套茶具的喜爱。

“老大,你就说说吗,小灿不知道在我面前说过多少次你的厉害了,你也让我好好的开次眼!”

陈磊也跟着说了一句,就是王佳佳也好奇的看着李阳,她知道李阳最出名的就是玉器,但是李阳在玉器上的造诣他还真没怎么见到过,香港的时候,李阳所表现更多的是瓷器上的水平。

“好吧,我就说一说!”

李阳轻微叹了口气,高老板,陈磊还有牛玲都坐直了身子,王佳佳没有动,她本来身子就坐的很直。

“痕都斯坦玉,那还要从痕都斯坦上来说起,高老板,您应该知道痕都斯坦是什么意思吧?”

“那当然,买这套东西之前我做过很多的功课,痕都斯坦是古代的地方名,就是现代的克什米尔以及巴基斯坦西部,那是古代是***国家痕都斯坦!”

高老板立即点了点头,陈磊和牛玲都瞪大了眼睛,就是牛玲也是第一次听高老板解释这套茶具的来历,她也没想到自己舅舅收藏的宝贝居然是外国货。

李阳点了点头,道:“高老板您说的没错,痕都斯坦玉器最出名的时候是清乾隆年间,和乾隆皇帝还有着很大的关系!”

“李大哥,这玉器怎么还会和乾隆皇帝有关?”

牛玲忍不住打断李阳的话问了一句,高老板急忙瞪了她一眼,牛玲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了。

李阳倒没有任何的在意,笑了笑后问打:“老五,弟妹,《还珠格格》你们看过吗?”

“看过,我看了好几遍呢,就是第三部换了演员不好看了!”

牛玲立即回答道,陈磊也点了点头,当年《还珠格格》风靡全国,就是李阳也看过很多集,陈磊也是同样。

“《还珠格格》里面有位香妃你们还记得吧?”

“记得,就是因为她,小燕子和紫薇才离家出走,不过那段故事才是最有意思的!”

牛玲马上点头,对于女孩子来说,这样的狗血剧最有吸引力了,王佳佳也跟着点了点头,这部戏她也看过。

“乾隆的妃子有一位香妃,是维吾尔族人,当时维族领袖阿里和卓之女,香妃遍体生香只是个传说,但是她确确实实是历史上存在的一个人,其实香妃就是乾隆的容妃,只因为他维族人的身份,让后人多了很多的传说!”

“真有这个人,我还以为是传说呢!”

牛玲愣了愣,呆呆的说道,高老板则若有所思的看着李阳,李阳说这些肯定和眼前的痕都斯坦玉茶具有关。

“香妃是真有,香妃嫁给乾隆的时候,带来了很多嫁妆,其中有一种玉器最受乾隆的喜爱,这种玉胎薄,拿在手上又轻又巧,有轻若浮云之感。乾隆就特意给过薄如蝉翼的评价,虽说没那么夸张,但痕都斯坦玉器很薄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李阳微笑着说道,高老板的脸上也露出了点笑容,果然和这套茶具有关,相比之下,李阳的知识更为丰富,居然用香妃来引入这套玉器茶具,不愧是大师级的高人。

“老大,你说的,就是眼前这套?”

陈磊愣了愣,瞪大了眼睛,李阳则轻笑摇了摇头:“痕都斯坦玉器是一大类,并不是只单独的哪一套!”

“这样啊,老大你接着说!”

陈磊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李阳说起这些东西和其他人不一样,一开始就把他们给吸引住了。

“传世的痕都斯坦玉器,一般有两种,一是纯粹的痕都斯坦制作,就是从痕都斯坦传入中原的玉器,这类玉器大部分都流入了当时的皇宫。香妃喜爱这类玉器,乾隆也喜欢这类玉器,宫内就有不少其他人也跟着喜欢上了这类玉器,加上这类玉器确实很实用,所以在乾隆年间很是流行了一阵子,也就出现了第二种痕都斯坦玉!”

“第二种是什么?”王佳佳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李阳看了眼王佳佳,笑了笑接着说道:“第二种就是宫内的工匠,根据流入的那些痕都斯坦玉仿制的玉器,这类也被称为‘西番作’。另外,还有部分西域来的工匠在北京制作的这些玉器,也被称为‘西番作’!”

“我明白了,一类就是纯粹从国外进口来的玉器,另外一类就是国内仿制,无论工匠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是在自己这做出来的,对不对?”

陈磊突然说了一句,李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不愧是在外贸公司工作的人!”

陈磊嘴巴张了张,有些发呆,随后居然露出了点不好意思的神情。

“这是痕都斯坦玉的来历,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说是痕都斯坦玉的真品,都是真正的老东西,目前市场上流传的痕都斯坦玉并不多了,能出现的,特别是能成套出现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好宝贝!”

李阳又笑了笑,高老板的脸上马上带出一点的骄傲,痕都斯坦玉确实很难得,而他这套收的时候可是当作正宗的西域作品收来的,这样的东西更少。

“痕都斯坦玉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薄,这种玉器采用的是水磨技术,能把胎体磨到透薄,有‘西昆玉工巧无比,水磨磨玉薄如纸’之说。这点和当时国内很多玉器大不相同,当时国内玉器主要注重的是质和品,也就是玉质和雕工,很少有做玉大师把玉器雕的那么薄过!”

“这件玉器,就很薄啊!”

陈磊指了指桌子上的茶壶,这件茶壶确实很薄,在外面甚至能看到里面浓色的茶叶。

李阳又说道:“除了薄之外,痕都斯坦玉另外一大特征就是实用,在当时,这种玉器主要是提供给贵族享受用的,所以实用是第一!”

“这套东西是茶具,应该属于实用的东西吧?”

牛玲仔细的看了看那套茶具,嘴里嘟噜了一句,茶具确实是实用品,历史上用玉做的茶具并不少见,也有一些精品流传了下来。

“还有它的选料,痕都斯坦玉制作过程复杂,对玉料的选择也很严格,一般都是上好的白玉或者青玉,对于工匠来说,犹喜白玉和青白玉,这些都是制作痕都斯坦玉的主要材料!”

高老板忍不住拍了拍手,伸出了大拇指:“佩服,不愧是玉圣,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李阳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高老板,您也别抬举我了,这些都是基础,恐怕就是您也知道这些,我只是在简单介绍痕都斯坦玉的特点!”

“哈哈,李先生您谦虚了,我是知道这些,但都是后来查阅了很多资料才了解的,哪像您,只看一眼就能说出这么多来!”

高老板大笑了一声,李阳则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只说这是痕都斯坦玉的特点,可没说就是眼前这套玉器的特点。

“李阳,这套就是典型的痕都斯坦玉器吧,你刚才说的那些我看它们都符合!”

王佳佳忽闪了下她可爱的眼睛,指了指眼前这套茶具,陈磊,牛玲还有高老板都把眼睛又对准了李阳。

李阳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说了这么多来历,就是不想真的点评这套茶具,可是王佳佳却问了出来,现在想不说都不行了。

“没错,我刚才说的都是痕都斯坦玉器的典型特征,也是基本特征,不过这一套吗,还有一点的出入!”

李阳微微叹了口气,他的话音刚落,高老板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王佳佳,牛玲和陈磊也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李阳。

“老大,什么出入,难道这不是痕都斯坦玉器吗?”

陈磊急急的问了一句,他能和牛玲在一起,这位高老板其实中间还是给了不少帮助的,当时高老板可不知道陈磊和李阳的关系,纯粹是看好陈磊这个人,才帮的他们。

对自己好的人,陈磊都是加倍的回报,李阳现在的意思可是有反对这套玉器茶具的意思,也难怪他有些着急了。

“我不是说这不是痕都斯坦玉器,这确实是痕都斯坦玉器的造型,但却不是真品,而是现代的仿制品!”

李阳再次叹了口气,出于职业操守,他肯定不会把假的东西说成真的,那样才是欺骗。

这套茶具,其实漏洞还是很多的,高老板主要是不懂古玩只懂玉,才上当受骗,若是真正摸透了痕都斯坦玉的所有特征,也不会把这套现代仿制品当成真品收藏着了。

“李先生,还请您说的更明白一些好吗?”

高老板站了起来,面色还有些焦急,任谁听到别人评价自己收藏多年的宝贝是假货,都不会保持着平静,更何况还是手上最喜爱的东西。

“老大,你就说的清楚点,我看这些东西都符合你说的那些特征啊!”

陈磊也急忙说了一句,李阳看着陈磊轻轻的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高老板,这才慢慢的说道:“这套玉器,痕都斯坦玉很多的基本特征都具备了,不过却还有好几个明显的漏洞存在,从这些漏洞上,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近期的仿制品,而且时间也不会太长,超不过二十年!”

“我刚才也说了,痕都斯坦玉最大的特点就是薄,这点对工艺的要求很高,通常都是选择一整块玉来进行制作,也就说,任何一件玉器,都是一整块玉进行雕琢打磨的!”

高老板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是懂玉的人,知道这类玉的特点。

“除了对原料整体有要求之外,在制作的过程中,对每一步的工艺要求也非常的高,任何过程中玉器出现了裂痕,那都是不能要的,比如琢磨过程中出现了针尖般小的裂痕,这一整块玉就要抛弃掉!”

李阳这么一说,高老板又急忙仔细的看了看那套玉器茶具,杯子都没问题,他的目光最后又落在了那茶壶之上。

高老板并没有怀疑李阳所说的话,以李阳现在的身份和名气来说,他根本不会来骗自己,更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李阳既然这么说了,那他的这套茶具可能是真的有问题。

只有哪里有问题高老板还不知道,这才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没有裂痕啊,老大,你是不是看错了?”

陈磊脑袋也凑了过去,看了好大一会,才疑惑的对李阳问了一句,李阳轻笑摇摇头,对陈磊的疑问并没有丝毫的在意。

李阳用手指了指茶壶的壶口,壶口口沿上的边缘,很小的一块地方有点梅花一样的东西,李阳这么一指,大家都往哪里看了过去。

特别是高老板,直接把茶壶拿在了手上,仔细的看着李阳所指的地方,过了好大一会才把茶壶放下,以他的经验,慢慢的可以发现这是一处裂痕,李阳所说的并没有错。

只不过,这道裂痕的位置太特殊了,壶口口沿上还有点别的纹饰,让人根本发现不了是裂痕,若不是李阳指出来,恐怕他以后也不会发现这点,根本没人会在意这一点。

“这种在口沿的裂痕也叫冲口,行话有‘人怕掉头,炉瓶怕冲口’的说法,茶壶也是属于炉瓶的一种,在沿口出现冲口绝对是属于致命的失误!”

“李大哥,是不是这套玉器雕刻完成之后才出现的这种裂痕呢,这样不就影响不大了吗?”

牛玲突然说了一句,舅舅从小就最疼爱她,这个时候她自然要帮着舅舅说话,眼见舅舅最喜爱的东西变成了赝品,她也有些接受不了。

“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并不大,可以说这种可能极其微小!”

李阳轻笑着摇了摇头,高老板则跟着点了点头,成品玉器在沿口出现裂痕的可能性确实不大,除非是有人故意破坏了。

“李先生,您继续说,刚才您说了这上面很多漏洞,现在您才说了一个,还希望您能把其他的都指出来!”

高老板回头看了看李阳,很是诚恳的说了一句,他说这话倒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弄明白自己收藏了很久的宝贝到底哪里有问题,即使是假的,也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假在哪里。

……………………

感谢yixia00,云想衣裳飘,飘在四海的龙,无所谓498837062,独孤武神,吞噬——哥,nqm每位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财神归来朋友2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盟主小口袋,自由图样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随风-殇逝,化蝶飞蝶花每人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恭喜随风-殇逝朋友晋升堂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