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天下第一剑(3)

前面章节名错了,不好修改,这才是四一七章,特此说明一下!

………………………………

“老大,你发什么呆呢?”

陈磊推了推李阳,王佳佳也好奇的看着李阳,李阳猛然回头,神色快速的恢复成了平静。

“没事,我在想这把中正剑!”

李阳轻笑摇了摇头,情不自禁又瞄了一眼地上的一角,那里静静的躺着三把古剑,是这些古剑之中最破,连年代都无法判断的三把。

“一把中正剑有什么好想的,不就是蒋介石发下来的吗?”

陈磊嘴里嘟噜了一句,这把中正剑在他的眼里,还不如街上老太太们锻炼身体舞的剑好看。

“是蒋介石发下来的没错,但是也不是没把剑的价值都相同,如果能和名人扯上关系,那就不一样了!”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这把中正剑还真和历史名人有关系,而且还是个大大的名人,仅仅因为这个名人就能让这把中正剑价值增长上好几十倍。

“名人,中正剑除了蒋介石之外,还能和什么名人撤上关系,这不会就是蒋介石的那把吧?”

“当然不是,这上面有蒋中正赠几个字,蒋介石会自己赠给自己吗?”

陈磊稍微愣了一下,又急忙把脑袋凑了过去,仔细的看了看那中正剑,李阳则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五的想象力还真的很丰富,不过蒋介石的剑肯定不是这样的,蒋介石的那把剑非常的漂亮,也不会出现在大陆。

刘刚那边已经把修复上去的薄铁片揭开了一点,李阳急忙凑了过去。

李阳他们就在古玩店的门口,那店老板见他们都凑在一起,也好奇的走过来看了看,等看到刘刚正在揭剑身的修复后不禁摇了摇头。

修复的地方再去揭开,这是毫无意义的举动,在店老板看来李阳他们纯粹就是没事找事做,属于那种有钱没地方花的人。

东西是李阳的,店老板也不好说什么,索性走到了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开了,开了!”

牛玲突然叫了一声,揭开一个角之后,那薄薄的铁片就很容易揭下来,没走多远的店老板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回头,店老板就愣在了那里,他正好看到了刘刚揭开铁片的过程。

“这是什么,上面怎么有字?张什么甫,还都是繁体字?”

陈磊快速的跳到了刘刚的身后,惊讶的指着剑身说道,揭开的铁皮下剑身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损害,要说有,只有这几个被刻上了的字,而且刻的还很不错。

“让我看看!”

店老板快步走了过来,刘刚看了看李阳,李阳则点了点头。

那三个字李阳早已经看到,是繁体字不假,不过这三个字李阳都认识,这三个字合在一起,可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一个大人物。

“张灵甫,这不可能!”

店老板只看了一眼,就失声叫了起来,满脸的呆滞。他的声音不小,周围几个店的店老板都探出了脑袋,还有两位店老板从自家的店里走了过来。

“张灵甫?那个字念灵啊,真够难认的!”

陈磊轻轻摇了摇头,繁体字的‘張靈甫’确实很复杂,又是刻在剑身上的,不认识繁体字的人,一开始还真的很难认出来。

这几个字不仅李阳认识,这店老板也一样,认识繁体字也是学古玩的一个基础,简体字只有几十年,能称得上古董的,只要有记载的文字都是繁体字。

你不可能见到一个唐代的东西雕刻着简体字,若真看到了,想都不用想必然是假的。

“李阳,这不会是张灵甫将军的佩剑吧?”

王佳佳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李阳,她很清楚张灵甫是谁,这是国民党少有的悍将,虽然孟良崮战役的时候战死沙场,但他抗战时期和日本人作战时候的功劳是不可抹杀的。

“现在不好说,不过出现了这几个字,很有可能!”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张灵甫的佩剑怎么会在这里?”

店老板突然又说了一句,还不断的摇着头,眼中有惊讶,有茫然,还有着浓浓的后悔。

这店老板虽然说着不可能,可他的心里也开始认可这把剑了,剑身上刻的痕迹明显是很久以前的,这把剑也是真正的中正剑,说明不是近代人故意制造的仿制品。

“怎么就不可能的呢,张灵甫可是大将军,他的剑一定很值钱吧?”

刚才也在怀疑的陈磊,一见店老板在怀疑李阳,立刻站起来叫了一句,他的嗓门更大,周围又有不少人探出了脑袋。

“如果是张灵甫将军的佩剑,那确实很值钱,不过它的历史意义比金钱更为重要!”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王佳佳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她是做新闻的,知道张灵甫佩剑的影响,而张灵甫所持有的中正剑现身郑州,这本身就是件很不错的新闻。

“余老板,这把中正剑能让我看看吗?”

旁边走来的一个店老板对拿着中正剑的余老板说了一句,余老板立即把手上的中正剑递了过去。

“我记得,张灵甫原名叫张钟麟,字灵甫,他如果刻名字的话,应该刻上张钟麟才对啊?”

那店老板微笑摇了摇头,眼中还闪过道狡黠的神色,不过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剑上留下名字,一般都是刻名的居多,就像蒋介石他名中正,字介石,所以刻的就是蒋中正,而字是一种尊称,一般都是称呼用的,比如某某人见到朋友的时候称呼他的字,表示着尊敬。

张灵甫自己的东西,自然不需要刻上他的字,再说了蒋介石也只是留了名,他要留上上字的话那可是大不敬的失误,张灵甫显然不是犯这样的错误,所以从一点的疏忽上,几乎可以断定这不可能是张灵甫的佩剑了。

“对,对,对,张灵甫原名张钟麟,这没错,我给弄糊涂了,这剑肯定不是张灵甫的佩剑!”

余老板急忙跟着点头,这剑如果是张灵甫的佩剑,那价值就大大的提升了,说能提到百万也不为过,等于一个大漏在他的眼前白白给放了过去。

这余老板自然不愿意李阳在他的面前捡这么个大漏,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这也是很多人一种普遍的心理。

“小兄弟,虽然不是张灵甫的,但也是把不错的中正剑,刻着张灵甫的名字,估计是他的崇拜者故意刻上去的,这把剑让给我如何,我可以给你六万块钱!”

说话的那位老板又笑呵呵的对李阳说了一句,又低头看了看那把剑,眼中不自然的闪过道贪婪的神色。

“现在来看,剑身没有破损,六万还是值的!”

余老板也点了点头,心里略微有些可惜,要早知道这把剑是这样的话,这批剑他就应该收下来。别的不说,这刻了张灵甫名字的剑很容易唬人,说不准一把剑就能把所有的钱都赚回来。

“不好意思,这些古剑我都很喜欢,没有打算往外卖!”

李阳摇了摇头,这把剑是不是张灵甫的,李阳很清楚,若不是李阳的基础打的牢,说不定真的被眼前这个人给唬过去,之前说那些的时候李阳还以为他是误会,可他一开口想要收剑,李阳就明白了,这个人没安什么好心。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其实我平日也喜爱收藏各类古剑,中正剑一直都缺一把品相好的,你若是肯让给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七万!”

这个旁边的古玩店老板并没有死心,又给李阳加了一万。

余老板则惊讶的看了看他,都是邻居,余老板对他了解自然多一些,这人平时哪有什么收藏那个古剑的乐趣,纯粹瞎扯。

不过余老板并没有揭穿他的谎言,他们是邻居,又是同行,乱说话是坏行规的,只是在那猜测着他的用意。

李阳又摇了摇头,心里则在暗暗的感叹,基础知识打牢点真没坏处,即使他能看透这剑上的刻字,但不了解真正历史的话,真有可能被这人给忽悠住。

此时,李阳对何老更为感激了,这些基础可都是在何老的要求下慢慢学来的。

“八万,行不行?我是很有诚意的!”那人又加了一万,脸上略微还露出一点焦急。

余老板显得更惊讶了,八万,已经快是这一批古剑价值的一半,若是知道这把剑能卖八万,他刚才十八万就会同意收下来了。

“真不好意思,最近我也也对这些古剑很有兴趣,只能说声抱歉了!”

“十万!”

那人这次一口加了两万,说完又急急的说道:“小兄弟,我真的很喜欢这把剑,十万啊,都快是市场价的两倍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余老板这次更惊讶了,他不是惊讶十万的出价,而是在想着这位同行的目的。他们这些做古玩生意的人都非常的精明,没有利益的事肯定不会干,这人既然愿意出十万的价格来,就证明这把剑肯定能带给他超过十万的利益。

想到这里,余老板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又回头呆呆的看了看那把中正剑。

这把剑,若是其价值真的高出十万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把剑真是张灵甫的佩剑,只有这样,这把剑的价值才会蹭蹭的往上升,也只有这样,用十万买下这把剑才不会亏,而且还能赚很多。

“这位老板,我就明说了吧,这把张灵甫的佩剑,你就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卖,我会自己好好的收藏下去!”

李阳叹了口气,慢慢的说了一句,他的话,让周围的人再次愣了一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