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第四二九、四三零章 真相大白(二合一大章)

当天晚上所有的人都没有离开,在何老的家里一起吃的晚饭。

晚饭之后,所有人都强烈要求再听一听瓷器唱出的《将军令》,李阳没有让大家失望,在院子里又把瓷器瓶子摆开,随着淡淡的轻风,悠扬的声音慢慢的在院子里响起。

这一次,黄院长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原本还有些浮躁的心情,听了一遍瓷器曲子之后立刻变的安定了下来。两遍之后,黄院长有种出奇般的祥和感,等听了第三遍,他的心情在没任何的浮动了。

这个发现让黄院长更为惊讶,同时也更为羡慕,这些瓷器能发出曲子就足以让世人震撼,想不到这种曲子还有安定心神的作用,这样一来这套瓷器的价值也变的更大了。

何老微笑看了一眼黄院长,这些曲子,一开始听听不出问题,听多之后,自然能感受到那神奇的效果,何老看黄老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这点。

晚饭之后的时间很长,这次足足听了四十多分钟,众人才意犹未尽的准备回去休息。

李阳与何老的别墅都在这里,两人家中的空房都很多,所有的人都没有去住宾馆,一会的功夫,就将大家全部安排好了。

王佳佳的叔叔是明阳市的市长,王佳佳就没有留在这里,李阳安顿好住在自己那边的人之后,马上开车把王佳佳送到她叔叔那里。

司马林在明阳也有家,和各位专家告别之后也自己开车回家了,他在郑州有很长时间了,好久都没回家,对老婆孩子也挺想念。

黄院长,柳老还有严老都住在了何老的别墅里,黄院长对何老这里最不陌生,他上次为了长生碗的事可是在这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

秦老,秦老的孙女还有白铭和毛老都去了李阳那边,李阳别墅的空房更多,见到李阳别墅的豪华,白铭脸上的惊讶就没消失过。

按照李阳这栋别墅的装修、规格和面积,这样的别墅放在北京肯定要好几个亿。白铭记得李阳说过他这栋别墅是一千万买来的,搞的白铭也想着是不是也找个小城市买套这么好的别墅住一住,一千万,他把北京的房子卖了在凑凑也能凑出来。

秦老的孙女倒很平静,只是眼睛一直闪动着一股不同的流彩,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安顿好之后,所有的人都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间的舒适让白铭他们每个人都再次发出一声感叹。

“爷爷,我想跟您学古董!”

收拾好自己的房间,秦老的孙女就进了秦老的房间,看着秦老,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什么?”

秦老猛的一愣,马上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孙女。

别人不知道,秦老可是非常的清楚,他的这个孙女平时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古董了,不止这个孙女,秦老家里其他的子女晚辈也都不怎么喜欢收藏,这点让秦老很是伤心和纠结。

秦老用过很多的办法,想尝试着让家人接受古玩,接受收藏。可惜他的子女中就没一个能真正喜爱收藏的人,他们更乐意去经商赚钱。秦老年纪不小了,等他百年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辈子收藏来的那些宝贝最终会有什么命运。

或许子女会一直珍藏下去,流传给以后的子孙,也有可能这些子女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这些东西抛售出去换成金钱。

每次想到这一点,秦老的心里都感觉很不舒服,其实有这种情况的不止秦老一个人,很多老专家都是一样,家里没有合适的传人,自己一旦不在了,收藏的那些宝贝都会变成家里人变换金钱的东西。

富足一点的家庭好一些,特别是家庭本不怎么样的,这样的事情更容易出现。

这不是猜测,在国内已经出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各大拍卖公司都和一些老专家的子女们有联系,至于为什么联系就不用明说了。

所以,秦老听到自己孙女说自己想学古董才会显得如此惊讶,若是孙女能学成,那他的这些东西就有人继承,真正喜爱古文化的人才能把这些宝贝好好的传承下去。

“爷爷,我是真的想学,我以前不理解,特别是小时候你老是看这些死东西都不和我玩,让我对古董产生了厌倦,今天我才发现,原来古董也有这么神奇的一面!”

秦老的孙女叫秦雨嘉,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依然很平淡,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爷爷。

“好,好,你只要想学,我就把我所有懂得的东西都教给你!”

秦老猛然点了点头,还显得很是激动,不管是什么原因,孙女只要愿意学就好,这可是家里第一次有人主动要求跟着秦老学习古董知识。

除了激动之外,秦老还有着一股欣慰的神色,孙女是大了点,可她很聪明,只要她愿意学的东西很少有学不好的。

退一步来说,即使孙女学不成,总也会对古文化有一定的了解,以后至少可以把他收藏的那些宝贝好好的传承下去。说不定未来一两代里面,家里还会出现真正喜爱古文化的人,到时候这些宝贝又可以继续传承下去了。

…………

第二天一早,黄院长,柳老还有严老就告辞离开,案子虽然破了,但还有很多事需要黄院长去处理,他无法在明阳停留太长的时间。

李阳的长生碗展览是和乾隆瓷器一起的,柳老需要回去照看着,现在案子破了,等这次的展览结束之后柳老还要带着这批瓷器到下个城市继续展览,这是事先就制定好的计划,并不会因为案子而改变。

只不过到下个城市的时候展览瓷器就会少上三件,原因不会对外去解释,只有少数的人才会知道。

秦老和他的孙女也走了,神龙神虎砚送还给了李阳,湛卢剑秦老也见过了,还有仙音瓶,他这趟中原之行再没有任何的遗憾。

不过秦老最大的收获还是他孙女秦雨嘉愿意跟着他学习古文化,这才是他最高兴的事,最喜爱的孙女以后有可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想想秦老都很开心。

白铭和毛老并没有离开,他们回郑州也没事,不如多留下来欣赏欣赏李阳的藏品。

李阳的藏品虽然不多,但件件都是精品,见到那汝窑笔洗之后两人的眼睛都直了,随后还有那正品的宣德炉,红釉小碗,都让两人赞不绝口。

最让两人震惊的还是阎立本的《永徽朝臣图》,两人没想到这失传已久的古画也在李阳的手上,这幅古画李阳到手倒是有段时间,但因为一直很忙还没把它正式对外亮相。

特别是两人得知这幅古画的来历之后,嘴巴更是张的大大的很久没有合拢。李阳那块玉枕可是和他们一起的时候买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玉枕内还另有乾坤,藏着这么一件罕世珍宝。

得知这点之后,两人都相当无语,李阳捡漏的水平也算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在近几十年里还没人能和李阳相比。

白铭和毛老多住了一天之后也离开了,他们是和司马林一起离开的,郑州那边为筹备开业典礼和开业拍卖会都已经忙的不可开交,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亲自出面去打理。

对此李阳只能丢个歉意的眼神,李阳本想着也去帮帮忙,却被老爷子暂时给留下了,不过李阳也表示了,开业典礼那天肯定会出现在现场。

“李阳,先坐下吧!”

把司马林他们送走,李阳立即回了何老的别墅,老爷子正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等着他。

“老爷子,您把留下来,是不是又有什么事?”

李阳坐在了老爷子的身边,老爷子抬头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眼睛中,却有着一股浓浓的慈爱。

“没事就不能留你了!”老爷子瞪了一眼李阳,又继续说道:这次的案子能够这么快的侦破,你的功劳很大,你之前提供的线索因为朱玉坤同学的死暂时中断,不过后来那只宣德骰子碗却又打开了一条新路。最重要的是这两个线索中间还有联系,最终让专案组用最快的时间查获了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造假高仿案!”

老爷子轻笑着,李阳则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最后让郑凯达快速送来的青花碗还真的成为了破案的关键,难怪柳老介绍的时候特意提起了他。

“高配齐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就像他自己说的,一失足成千古恨,真没有想到,他在六年前就开始做起走私文物的勾当,六年的时间让他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走私团伙,最后更是做起了造假掉包的事情来了!”

老爷子又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递给了李阳。

这份文件比在休息室拿到的那份要厚的多,里面是高配齐的口供,以及他讲述的堕落的过程,李阳是越看越惊讶。

在六年之前,高配齐还可以说是一位合格的老前辈,老专家,而且他的儿子还是国外拍卖公司的一名资深专家,孙子也考上了大学,对古玩同样有着很浓的兴趣。

高家人丁不旺,可在当时却是行内众人都羡慕的古玩世家,像这样一家人都喜爱古玩的并不多,并不是每位专家的子女都会和父辈一样喜爱收藏,喜爱古文化。

很可惜的是,高配齐的儿子太贪心了,不甘心每月那些工资,在日本拍卖行工作的时候和其他勾结在一起,掉包了公司的一件真品,把假的拍了出去。

第一次做这样的事高配齐的儿子还很担心,不过随着东西被拍出去,没人找上门后他的胆子就变大了。这一次获得的收益,就比他工作二十年赚的还要多,渐渐的,高配齐的儿子不在满足只是普通的上班赚取薪水。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好景不长,六年前,他第四次做这样事情时候终于被人发现,而且前几次的客户都找上门来,要拍卖公司给他们个说法。

拍卖公司要把他送进警察局,高配齐的儿子明白,他一旦进了警察局,这辈子就出不来了,只能苦苦的哀求公司,愿意高额赔付公司和顾客的损失,只要不报警就行。

高配齐的儿子把赚来的钱全部赔出去,又把这几年的积蓄都掏空也不够赔付,无奈之下,他只能求上了自己的父亲,希望父亲能帮自己渡过这一次的难关。

当时得知了这一切的高配齐是怒火朝天,把儿子骂的是狗血淋头,嘴上还说着绝对不会去管这件事。

可毕竟血浓于水,高配齐又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也不忍心自己儿子的一生将来在异国他乡的监狱里渡过,这对他也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最终,高配齐还是选择了儿子,不过他就算把自己的所有收藏品全部卖掉也无法帮儿子还清日本拍卖公司要求赔付的数额,只能无奈的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这条不归路就是走私文物,高配齐是文物局的首席顾问,有着非常便利的条件。

在口供中,高配齐也说了这样的话,他怀疑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一个特意针对他的局,不过可惜的是,当它迈进这个局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高配齐三个月的时间,走私了十二件珍贵文物,终于将儿子赎了回来,本想着洗手不干,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上了船,想要下来可不容易。

而且,高配齐的儿子也发现了走私文物的高额利润,就强烈要求父亲继续干下去,由父亲在国内负责,他在国外支应,一起赚钱发大财。

已经破罐子破摔的高配齐这次并没有反对,和儿子联手继续做着走私文物的罪行。四年的时间,他们一共走私了两百多件各类文物,总金额高达五亿人民币,其中落入高氏父子手上的就有两个多亿。

有了钱之后,高配齐的心态也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他的收藏品慢慢的在增多,珍品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名气变的更加的响亮了。

四年的时间,高配齐走私文物的队伍也不仅仅只是一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出了一个接近百人的硕大团伙,高配齐的亲属中,除了他的孙子外,几乎全部牵扯进来了。

这个孙子,还是高配齐强烈要求下被排除在外的,并且很早的时候高配齐就把他送到美国去读书,还办了美国绿卡,因为高配齐很明白他在做什么事情,这些事情一旦爆发的后果又是什么。

两年前,高配齐的儿子去景德镇一个合作点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烧制古瓷的年轻天才,这个人就是朱玉坤。当时的朱玉坤正好是在毕业实习,看到朱玉坤烧制出的仿古瓷,有着资深行业经历的他立即明白这个人的价值。

之后,他开始调查这个人的身份,等得知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朱访制造者朱志祥的儿子后,不仅没有任何的意外,反而还有着浓浓的惊喜。

他立即想到了一条更好的发财路子。

就是让朱玉坤来烧制高仿,他们拿去进行销售,走私文物的这几年,他们也有了自己稳固的地下网络,这些高仿若卖出去,可比他们辛辛苦苦提心吊胆的走私要强的多。

这一点,一开始高配齐其实是反对的,因为他明白高仿案和走私案的不同,高仿案来钱是快,但隐患却更大。

很可惜,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团伙其他成员都赞成高配齐儿子的建议,愿意做风险更小的造假生意。渐渐的,高配齐在这个团伙所说的话已经没有他的儿子分量重,他虽然还是主谋,但已经没有了绝对的控制力。

无奈之下,高配齐也只能跟着大家一起,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根本不分彼此。

碰巧,团伙一位景德镇成员的侄子就是朱玉坤的同学,后来他们利用这点把朱玉坤绑架,之后就一直秘密隐藏在景德镇。

而朱玉坤的这位同学,也因为利益的关系成为了这个团伙的一员。

再往后,就是他们逼迫朱玉坤疯狂烧制高仿的时候了,因为有高配齐这样的一流专家亲自掌眼,朱玉坤想故意烧制出质量差点的都不行,更不能在瓷器的任何部位留下他的印记。

朱玉坤曾经试图这样做过,但都被高配齐给发现了,还遭受了严厉的惩罚。

有了足以乱真的高仿瓷器之后,高配齐的儿子立即带出国四处销售,短短的一年,就积累了近十亿的财富,比之前他们走私四年辛苦赚的还要多上一倍,有了这个结果,就是高配齐也不说什么了。

不过好景不长,他们卖出去的高仿还是有露馅的时候,这些瓷胎毕竟都是新胎,经不起科技鉴定,而国外很多人都喜欢做科技鉴定,在半年多前,终于有一些国外买家找上了他们。

这些国外买家的势力很大,得知高配齐的儿子用假货欺骗他们,恨不得直接杀了他,最后还是高配齐再次出面,愿意用真货换回假货,才算把儿子保下来。

话虽然说出去了,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么多的真品高配齐却发愁了,他这几年是收藏了几件不错的珍品,但和国外买家的要求相差还是太远。

结果还是高配齐的儿子出的主意,用他六年前的老招式,以假换真,把博物馆里面的真品偷换出来给这些国际买家,平息他们的怒火。

高配齐想了很久,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采用这个方式,这几年走私,他们也拉了一些博物馆的管理层,正好这次全部都能用上。

博物馆的东西也不是随便都能换的,有很多有来历有传承的东西在国外一亮相,他们就会直接被暴露,所以高配齐都是选择最近两年才收入博物馆的瓷器藏品,李阳学校地里面的那批瓷器就成了高配齐的重点目标。

这次瓷器出世晚,记载少,正是掉包的最佳选择,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只掉换了三件,这批瓷器就开始进行展览了,让他没有了机会。

从这批瓷器开始展览的时候,高配齐就感觉到了不妙,他已经开始秘密筹备出过跑路的事情。

只不过高配齐怎么也没想到,事情曝光的会那么快,案子侦破的也那么快,他还没准备好,就已经查到了他的身上,最终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这些资料,李阳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看完之后,李阳重重的呼出了口气。

“贪心害人啊,高老的这个儿子,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一大批的人!”

李阳重重的感叹了一句,这一切的根源,都是高配齐的这个儿子,若不是他的贪心,高配齐或许还落不到这个地步。

“高配齐自己也有贪欲,不然也落不到这一地步,他走私了两百多件国家文物,竟然还掉包了大批的博物馆精品,他为国家造成的损失,枪毙他一百次都不为过!”

何老怒哼了一声,他对这次的案子最为痛心,高配齐也是他曾经很看好的一个人,没想到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好在他的儿子贪心,不然,走私的可能就不止是二百多件了!”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何老这次也跟着点了点头。

何老明白李阳的意思,若是他们继续悄无声息的走私下去,以他们的关系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也不知道国家还会遭受多少的损失。

而且,若不是高配齐的儿子贪欲过重,瞒着高配齐在国内出这批高仿,这件案子也不会这么早被侦破。

在之前,高配齐可是严禁这批高仿在国内出货销售,黄山的那件瓷器,就是高配齐的儿子私自暗中指使出的货,出货的人就是他们团伙成员,这位成员本想着一家新成立的拍卖公司不会有问题,可怎么也没想到会遇上李阳。

“贪心不足蛇吞象,我总算明白您为什么要在这么多专家面前把高配齐给抓起来了!”

李阳慢慢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对高配齐也不在称呼高老了,这个人不配有这样的尊称。

“这次的事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行内人,特别是高水平的行内人一旦起了歪心,那危害性远远比那些小打小闹的造假者大的多!”

李阳抬头看了看何老,心里突然一动,忍不住问道:“朱玉坤现在在哪?又该怎么处理他?”

“朱玉坤目前暂时被关押着,等所有真相全部明了之后才能把他放出来。这两年,他也够苦的,虽说这些东西是出自他的手中,但他并不是主观犯错,只要他没拿过赃款,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何老轻轻叹了口气,眼中再次流露出一股欣慰。朱玉坤和李阳一样也是个天才级的人物,这样的人陷在坏人的手里长达两年,竟然没有跟着堕落,这也是一个奇迹。

从何老家里离开,李阳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案子是真相大白了,但却让人高兴不起来,这次牵扯的人之多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虽然没有对外传播出去,但对古玩界的那些老前辈来说绝对也能称得上是一次地震。

特别是何老最后的话,更让李阳很是无奈。

博物馆流失的那几件瓷器,何老希望李阳有机会能把它们都在带回来,对这个的这个希望李阳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何老似乎对他的期望越来越高了,这几件瓷器,现在在哪都没人知道,他怎么去带回来。再说了,这些可以说都是赃物,这样的东西肯定掩藏的更深,遇到一件李阳都没什么信心,更不用说全找出来。

不过何老仿好像对李阳很有信心,还说了一句让李阳哭笑不得的话。

何老说:“以你的运气,说不定真的能遇上这些瓷器,只要遇到了,就要不惜代价的带回来,这是我们的国宝,不允许它们在流落在外!”

何老居然把运气之说都抬了出来,李阳也只能无奈的先答应下来,李阳会留意和努力,但结果如何他却一点保证都不敢做。

高仿案的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李阳虽然多了一个很难完成的新任务,但老爷子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压力,尽力就行,不去勉强。

第二天,李阳一大早就接上王佳佳去了栗城,前天李阳就给父母打过电话,告诉了他们自己交女朋友的事。

得知李阳已经有了女朋友,李阳的父母自然是开心不已,这两天都催着李阳把女朋友带回去让他们看看,若不是家里现在正忙,他们都想着跑到明阳来看看儿子的女朋友。

“李阳,我有点紧张!”

从明阳离开差不多一个小时,已经快到栗城县的时候王佳佳突然抓住李阳的手,对李阳苦笑说了一句。

“不用怕,我父母人其实很好,你见到就知道了!”

李阳握着王佳佳的小手,心里还暗暗有些发笑,王佳佳平时看起来都是一副很从容的样子,在见父母这样的大事上也免不了会紧张,这估计是很多女孩子的通病。

不过一想起以后他也要到北京去见王佳佳的父母,李阳就笑不起来了,现在王佳佳所遭遇的一切,他以后也会走上一遭,对于从没有见对家长的李阳来说,这未尝不是一次考验。

……………………

求订阅,本书只差一百多的均订就能过达到精品的要求,有能力订阅的朋友,请来订阅支持小羽,进精品,只差一步之遥,拜托大家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