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生意火爆

机关盒被破解开之后,李阳的日子暂时恢复了平静。

老爷子特意为李阳找了一堆的国外资料,而且李阳也开始学起了简单的日语,这次寻找的是日本神器,老爷子不要求李阳会说日语,只要能认出一些日文就行。

天丛云剑的事只有老爷子和李阳两个人知道,连刘刚都没有告诉,等以后寻找这件神器的时候再告诉刘刚也不迟,现在则没这个必要。

李阳的学习速度再次让老爷子惊讶无比,无论是日语还是对那些国外的基本常识李阳都是进步飞快,短短几天的时间李阳就能认出大量的日文词语,对照着字典甚至还能看懂一些简单的描述。

对此李阳也有些纳闷,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学习外国语言还有这么好的天赋。当然,这和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有着很大的关系,日语是从汉语中演化出去的,学习起来也简单一些。

时间慢慢的走过,转眼就到了20号,李阳经过近十天的学习,已经可以不用字典就能读懂很多日文杂志,李阳甚至还上网跑到日本网站溜达了几圈,还逛了几个日本论坛。

不过逛的结果却让李阳极度的生气,一些论坛中到处充斥着排华的言论,中国随便有点什么事他们都会大放厥词。在日本的收藏论坛中,还有很多人贬低中国文物,称中国文物远不如日本的好。

愤怒的李阳还专门了回了几句,既然中国的文物不好,那这些日本人干吗还千方百计的想从中国走私文物?而且每年日本大型拍卖会上,很多拍卖品都是中国的瓷器,玉器等精品,往往都是这些东西拍出了天价。

很可惜,李阳的回复很快就被日本人的回帖覆盖掉,还有很多人指责李阳,说李阳是别有用心的人。

有过几次这样的事之后,李阳再也没有看日本网站的心情,但对日文的学习却更加的勤奋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等以后找到了日本神器天丛云剑,再回来看看这些嚣张自大人的嘴脸。

20号上午,李阳叫上刘刚,一起开车去了郑州,25号是公司开业典礼和开业拍卖,23和24号是预展,明天则要召开一次重要会议,确定好开业以及拍卖的所有事项,做为最重要的股东之一,李阳有必要参加这次的会议。

对李阳暂时的离开老爷子没有任何的反对,天才不需要和普通人一样对待,李阳的学习速度就是老爷子也感觉有些麻木,只要李阳不去做危险的事,老爷子一般都不会再反对。

报社门口,李阳正伸着脖子张望着,来到郑州李阳哪都没去,就先到了这里。

刘刚则偷偷转过头笑了笑,李阳现在的表现更像是热恋中的人,几天不见,就想念的很。

“佳佳!”

李阳突然使劲的挥了挥手,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王佳佳正从报社里往外走,见到李阳,王佳佳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脚下的步子也快了许多。

“李阳,你什么时候到的?”

王佳佳走到李阳的身边,主动拉住了李阳的手,李阳是第一次恋爱,王佳佳也是同样,分别了这么多天,她的心里一样充满了思念。

一些报社认识王佳佳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王佳佳到报社工作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是公认的一只花,报社里面追求她的人可不少,暗恋她的人更多,可从没见她对谁有过更近的接触。

谁也没有想到,王佳佳会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男生另眼相看,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已经在一起了。

很快,王佳佳有了男朋友的消息就在报社传开了,不过这个时候李阳已经带着王佳佳离开了报社。

“李阳,我把我们的事告诉家人了,他们希望有机会可以见见你!”

幽静的咖啡屋内,王佳佳静静的坐在李阳的面前,中午吃过饭他们就到了这里,下午王佳佳还要回去上班,今天无法一直陪着李阳。

“这么快?”

李阳猛然一愣,王佳佳的亲人他只见过王市长,王市长夫妇都挺好的,不过对王佳佳的父母他就不了解了,这一刻心里还真有些忐忑。

“快吗?那你认为什么时候才叫不快?”王佳佳的鼻子轻轻的翘了翘。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好吧,等拍卖会结束,我们就一起去!”

李阳慌忙摇了摇头,王佳佳生气的时候也挺可爱,鼻子翘起来不仅看不出生气的样子,还显得更加的可爱了。

不过李阳也明白王佳佳的意思,王佳佳可是主动跟着李阳去看望过他的父母,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王佳佳的父母亲一样很希望见到李阳,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也不用那么急,我给我爸妈说了,你最近很忙,等你不忙的时候我们再去也不迟!”

王佳佳又笑了笑,李阳默默的点着头,心里慢慢又升起一丝的感动。

其实李阳明白,王佳佳也希望早点带他去见一见家人,这是华夏的传统,不管是谁,交了朋友都要让家人参谋一下,过过关,父母对子女的爱和关心都是永远的。

下午两点多,李阳就把王佳佳送回了报社,而他则和刘刚一起去了他的拍卖公司。

一进报社,王佳佳的很多同事还有姐妹就都围上来打探她的男朋友是谁,王佳佳有男朋友的事情,她的同事基本上已经全都知道了。

拍卖公司里面,李阳刚出电梯,守在门口的前台女孩就急忙的站了起来,恭敬的和李阳打着招呼。

前台还是原来那个女孩,李阳现在来公司已经不止一次,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认识了公司里面这位最年轻的董事。

李阳微笑点点头,径自向里面走去,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两个人从对面匆匆的走了过来,这两个走路很匆忙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司的瓷杂部主管柳骏以及办公室主管李灿。。

“小灿,小骏,你们这是要去哪?”李阳急忙叫住两人。

“老大,你什么时候来的?”

李灿眼睛一亮,马上走到李阳的面前,柳骏也露出了笑容,柳骏的身上还带着一只皮包,一看就知道是要出门。

“我也是刚到,你们这么着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也不是,开封有家人想要出货,我去看一看,小灿正好到开封办点事,我们正准备一起过去呢!”

柳骏笑着摇了摇头,李阳的脸上则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柳骏现在可是主管,又是临近拍卖会召开的日子,这个时候他不应该亲自跑出去才对。

“老大,时间快到了,我们就先不和你说了,等我们回来在好好的聊聊!”

李灿看了看手表,又急急的对李阳说了一句,柳骏也点了点头,两人就要离开。

“等等,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就和你们一起去吧!”

李阳急忙拉住李灿,他提前一天来公司其实最大的目的就是想看看王佳佳,回到公司他也没什么事做,看李灿和柳骏这么忙碌的样子,也勾起了李阳极大的好奇。

“老大你也去?那太好了,不过你刚到就走,要不要先和郑总他们打个招呼?”

柳骏微微一愣,马上又说了一句,有李阳跟着,柳骏又能近距离接触李阳,从李阳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对他来说自然是很愿意的。

“也好,你们等我几分钟,我一会就回来!”

李阳点点头,他提前来公司并没有和郑凯达打招呼,这个时候先离开也没什么,不过既然到了公司,最好还是见一面再说。

几分钟后,李阳就走了出来,跟他一起出来的还有郑凯达。

郑凯达亲自把李阳送到电梯口,李灿和柳骏都知道,若不是李阳来,他们是不会有这个待遇的。

去开封的路上,李阳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柳骏这个主管在这个关键时刻也要亲自出马的原因了。

郑凯达是第一次开办拍卖公司,对拍卖公司的一些内幕并不是特别的了解,有很多想要出货的人,都喜欢选择最近进行拍卖的公司。他们首场拍卖会的日子订下来并且公布之后,马上又很多想要出货的人主动联系着他们。

这个时候出货,对于货主来说好处也有很多,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及时回笼资金,拍卖会后,一般一个月内就能拿到钱,快点甚至一周,这样对需要用钱的人来说不会积压太久。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手续费,一般越临近拍卖召开的日子,手续费就越好谈,能压到最低,利达拍卖这又是开业拍卖会,已经把手续费压到了最低,为了打出知名度,这场拍卖会郑凯达甚至没想着要去赚钱。

这样一来,专门盯着拍卖公司的,手上又有东西要卖的人纷纷都找上了利达拍卖,有直接带货上门的,也有打电话让他们上门收货的,反正这段时间公司每个人都很忙碌,而且还真的收到了不少的精品。

对此,郑凯达是又喜又愁,喜的是好东西多了肯定能增加公司的名声,让开业拍卖会办的更红火,愁的就是东西太多了,一场拍卖会恐怕拍不完,有可能要分拆成两场拍卖会来进行。

柳骏亲自出去,也是因为公司的人都派了出去,只能由他这个留守大本营的主管亲自出马了。好在开封不远,从郑州到开封也就是一个小时,这一趟出去收货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

李灿则是去送请柬的,开封古玩协会会长王德峰王老是省内古玩界的名人,和李灿的叔叔曾经有过交往,对一些熟人的请柬都是提前发送,明阳的刘雪松就已经收到了请柬,是吴晓莉带回去的。

沃尔沃上,李灿正兴奋的说着他的新车。

李灿终于买车了,但没买之前柳骏所说的宝马,只买一辆普通的帕萨特,李灿还是不舍得花那么多钱在车上,经历了很多事之后,李灿更喜欢稳定的生活。

不过因为李阳也跟着,李灿就没开他的新车,李阳的沃尔沃无论是速度还是舒适性上都比他的帕萨特要强的多。

先把李灿送到地方,李阳和柳骏就立即一起去了货主那里,李灿和王老估计要聊上一会,这样才显得尊重,李阳和柳骏就没必要把时间都浪费在等待上。

货主住的地方是开封河大一个普通的小区,李阳还以为这位货主也是位老师,问了一下才知道不是。

货主只是住在这里,是一对七十来岁的夫妇,他们的儿子生了场大病,现在急需用钱来做手术,听说了郑州有拍卖公司马上就要举行拍卖后就联系上了李灿他们,他们希望能早点把东西卖出去,换成钱为儿子治病。

打量了下货主住的环境,李阳并没有说什么,这虽然是普通的小区可不代表就没有好东西,上次的白釉绿彩也是在很普通的地方收来的。

老人住在三楼,很普通的住房,敲开门后,老两口马上热情的把李阳他们请到了房间里,刘刚这次也跟了进来。

房间里面没什么太新的家具,一位老人留下来招呼他们,另一位老人已经去倒茶去了。

“黄伯伯,您不用那么客气了,还是先拿东西看看吧,您也知道,在过几天我们就要预展,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现在时间很紧迫!”

柳骏站了起来,急忙叫住这家的老先生,他回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确实时间很紧凑。

“没事,水还是要喝的,老伴,你去拿东西给他们看看!”

黄老先生摇了摇头,依然在给他们倒水,老人的热情让柳骏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你们看,就是这只瓷碗,我们找人看过,他们说这是官窑瓷器,很值钱,是不是这样?”

黄老先生倒好水后,他的老伴也把东西拿出来了,是一只用红布包裹着的青花碗,打开红布之后,李阳和柳骏都只看了一眼,就一起露出了丝苦笑。

“怎么,这碗不好吗?”

黄老先生也问了一句,他的心里还很紧张,家里值钱的东西就这个青花碗了,还是他保存了几十年的宝贝。是他年轻的时候一个朋友送给他的,说这是好东西,很值钱,若不是这次要为儿子治病,他也不舍得把这碗拿出来去拍卖。

……………………

谢谢大家,月票已经达到一千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