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机密文件

李灿这边比他们要顺利的多,王德峰王老见了请柬之后立刻就答应了李灿,表示他们公司的开业典礼一定会去参加。

接上李灿,几个人立即回了郑州,车上,李阳慢慢把这次收货的经历告诉了李灿,并且重点突出那串珊瑚珠是柳骏意外发现的。

对柳骏的选择,李阳可以说是非常的满意。柳骏有天赋,又有名师,他的本质也不坏,若能一直留在他们利达拍卖公司,未来李阳就算真的不过问公司的事,也有接班人了。

回到公司之后,李灿和柳骏马上又都忙碌了起来,这次出去总算没有浪费时间和精力,无论是李灿还有柳骏都有很大的收获。

见到那串珊瑚珠,郑凯达也高兴的咧着嘴直笑,这类串珠或者佛珠之类的杂项拍卖可是目前他们的空缺,这类东西一般的很多,但精品很少,好的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

这串红珊瑚珠子就是精品,可以想象的到,拍卖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竞争,最终一定可以拍出一个满意的价格来。

和郑凯达简单的聊了一会,李阳就离开了公司。

晚上李阳没和李灿他们联系,而是和王佳佳一起过了一次二人世界,李灿和柳骏也没有时间出来,明天就要开会定下所有的东西,他们和郑凯达一样加班到了很晚才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就精神抖擞的和刘刚去了公司,刘刚脸上一直都有一股淡淡的笑意,热恋中的人精神是充沛的,这点真不假,看看李阳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

公司今天所有的人精神也都显得很好,高层们都开始准备今天开会用的东西,普通员工们全都卖力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开业典礼和开业拍卖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的时间,每个员工走攒着一把劲,希望把公司这场最具有意义的拍卖会办好。

利达拍卖的会议室和其他很多公司都一样,是个很大的圆桌,圆桌正中央有着三把椅子,那是为三位董事留下的。

右边第一个位置就是朱磊的,如今朱磊是公司副总,管的事并不少,算是这三位董事之下的第一人。

左边第一个位置则是李灿的,往后便是柳骏他们很多的专家,从位置上也可以看出目前李灿在这个公司里的地位。

所有的高层带着自己的资料和笔记本都进了会议室,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每个人脸上都带有一丝的兴奋。谁都知道这次的开业拍卖会准备的是非常充分,开业拍卖会还很有可能会被分成两场进行,目前公司所收上来的拍卖品已经超出了一场拍卖会的规格。

九点十五分,会议室立即变的安静了下来,郑凯达,司马林还有李阳一起走进了会议室,这可是公司成立后,李阳第一次参加公司的会议。

三个董事全到齐了,所有的人都不在说话,静静的看着坐在正中央的三个人。

“会议开始吧!”

郑凯达坐在了最中间,他目前是公司的掌舵人,而且也是最辛苦的一个人,司马林和李阳对此都没有任何的意见。

今天的会议最主要的还是讨论确定预展以及拍卖的所有事情,首先提出来的就是分拆拍卖品,将原本计划只有一场的拍卖会改为两场,即25号下午一场以及26号上午一场。

对这点众人都没有任何的意见,很快便通过了,随即李灿和柳骏都有很多的发言,两场拍卖会中,重点的还是25号的拍卖会,这是真正的开业拍卖会,瓷器全都放在了这一天,除了瓷器之外还有一些其他贵重的东西。

分拆拍卖会的事确定之后,就是拍卖品的顺序以及每个人的职责,这些都是朱磊和李灿在安排,很快就把所有的事项分配到了每个人的身上。

李阳默默的点了点头,新公司的气象很不错,分工明确,做事果断,有着一股很符合公司形象的蓬勃朝气。

另外,公司很多管理层都是年轻人,最年轻的就是柳骏和李灿,除了几位聘请来的老专家外,大部分人的年龄都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他们都是有才华,有能力的高学历人才,郑凯达能把这些人都笼聚在一起也是相当的不容易,足以看出郑凯达在这个公司上是真的很用心了。

“最后就是开业嘉宾的问题,李老弟,这点可要靠你了!”

郑凯达慢慢的说了一句,说完还转头看了看李阳,开业嘉宾也是个重要的问题,官方的人已经有司马林去邀请了,不需要太多,有一两个重要人物出面就行,行内有权威的专家则就多多益善了。

郑凯达的影响力有限,他最多也只能请到省内一些有知名度的人,比如明阳的刘雪松和开封的王德峰,但是国内那些最著名的专家他就请不来了,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司马林也不行,他的影响力还没那么大,而且司马林靠的主要是父辈的影响力,在河南能吃的开,在外面就不行了。

这些,也只能靠李阳,郑凯达这么一问,会议室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李阳。

“没问题,如果我请的话,毛老和白老师肯定会来,柳骏出面柳老也不会拒绝,我在给蔡老师,荣宝斋的唐总他们联系联系,再加上我家老爷子,最少也能来五六位老前辈!”

李阳想了一下,就点了点头,他出道时间不长,很多一流专家他是认识了,但并不熟悉,不过他所说的这些人都是平时关系比较不错的。特别是毛老和白铭,李阳和他们两位的交情最深,只要发了请柬,他们两位肯定都会过来。

郑凯达,司马林都轻轻点了点头,这些人虽然不多,但都是重量级的人物,特别是何老,只要何老能来,他一个人就能顶的上一堆的专家了。

“只发几张请柬的话,是不是不太合适?”

司马林轻轻说了一句,他和李阳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李阳现在毕竟已经在圈子里站稳了脚,只邀请部分人的话,会不会让其他也认识李阳的人心生不满,认为这是李阳轻视他们,若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不,我多发一些,认识的人都发上一张,能来的就来,不能来的则算,至少我们的意思表达了,你们看怎么样?”

李阳想了一下,司马林说的还真有些道理,人与人打交道是最复杂的,李阳现在的名声可不低,这次高仿案又立下了大功,真不给一些人发请柬,他们可能会不高兴,心眼小的人甚至可能会心生怨念,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

“也好,这些请柬我们下午就专门派人送过去,越早越好,我们也好早点做安排!”

郑凯达也点头赞成,专家来的越多,对他们开业的影响力也就越大,在行内的名声也就能提的越响,对多发请柬郑凯达不会有一点的反对,李阳发的越多他就越高兴。

发的多,来的专家也就可能多,不过这些专家都要亲自上门邀请,以示表示尊重,这样会增加一部分的开支,这些专家可是住在全国的大江南北,出去发请柬就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工作。

对这种开支没人会有意见,郑凯达和司马林都点头赞同,随后会议上就分配了去送请柬的人,李灿柳骏都被派了出去。专家的影响越大,去的人也在公司的地位也就越高,就是朱磊也都亲自出动了,公司只留下他们几位董事坐镇。

会议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结束了,时间很短,但却是高效率的会议。

会议之后,首场拍卖的所有事情也都彻底的定了下来,只要没有意外,下面他们就按照会议制定的任务严格的执行下去就行了。

李阳的任务就是邀请专家嘉宾,他现在认识的一流专家可不少,交流会上就认识了近百位专家。

李阳最后发出了九十七张请柬,每张请柬都有他的签名,让这些专家们都知道,真正邀请他们的人其实就是李阳。

下午,柳骏和李灿还有朱磊他们都坐上飞机离开了,柳骏去的北京,李灿去的上海还有南京那边,朱磊则去了西边。

还有其他很多公司的员工也奔赴全国大江南北,亲自把这些请柬送上去。

下午李阳也返回了明阳,老爷子的那张请柬他要亲自送过去,李阳相信,老爷子肯定会答应参加开业典礼,这是李阳的第一份事业,也是他目前唯一的生意。

进了别墅,李阳稍微愣了一下,老爷子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坐在院子里看书,而是一直都在书房。

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李阳快步向着二楼跑去,守在暗处的警卫员都暗暗的叹了口气,在老爷子家里能有这样特权的人,唯有李阳一个,哪怕是李阳的子女回来,也不能就这样冒冒失失的直接往书房里面去闯。

“这么快就回来了?”

老爷子正坐在书桌前,李阳刚推开们,连话都没说老爷子就笑着说了一句,说完才抬起头。

李阳惊愕的看着老爷子,随即马上就明白了,不用猜,肯定是他刚到家就有人把他回来的消息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虽然坐在书房内,但一样掌控着一切。

“会开完了,这是给您的请柬,老爷子,开业那天您无论如何都要去捧捧场,这可我第一次投资做的生意啊!”

李阳快步走到书桌前,双手把烫金的请柬递给何老,脸上还满是笑容。

“先放这吧,我肯定会去!”

老爷子点了点头,李阳微微一愣,没想到老爷子答应的这么爽快,让他原来准备的很多话都没用了。

“你看看这份文件!”

老爷子说着递过来一个大信封,刚接过信封李阳就愣了一下,信封上写着两个‘机密’两个大字,这居然是一分机密文件。

“没关系,这些早就解禁了,是我找人好不容易才找出来的,你先看看再说!”

老爷子轻声笑了笑,李阳没有在犹豫,立即从信封里面把文件拿出来,仔细的阅读起来。

文件都是发黄的老纸,还是老式的繁体字,可以看出有不少的年头了,李阳悄悄伸出特殊能力,这些纸张居然都有两层光圈,证明他们的时间都超过了六十年,确实是很早以前的东西。

“青木龙一,日本京都人,生于1908年,1946年在中国境内被捕,1947年被秘密关押至南京,1949年南京解放,青木龙一因为有日本战犯的身份,又被转送到北京!”

李阳惊讶的抬起了头,这份文件居然是记载青木龙一的,而且记载的很是详细。

“看完再说!”

老爷子又对李阳说了一句,李阳立即埋头仔细的看起这份文件。

文件是在北京的时候记载的,中间还有从南京获得的秘密文件,青木龙一在抗战时期是日本的一位大佐军官,虽然不带兵,但却有着很多特殊的权利,他是天皇特使,即使一些将官也要听从他的安排。

抗战结束后,军统的人曾经仔细的调查过这个青木龙一,发现他来中国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青木龙一虽然在日本军队中出现过几次,也残杀过一批中国人,但他从不在一个地方久呆,每到一个地方,都仿佛是在调查什么。

而且,只要他去过的地方,必然会把所有的人都屠杀干净,这也是他之后被引为战犯的原因,死在青木龙一手上的中国人,最少也有上千人。

军统根据其他一些情报,推断出青木龙一有秘密任务在身,很可惜他们怎么审问青木龙一都没有说出来,随后内战的紧张也让他们没有功夫继续去管这个青木龙一。

不过军统的推断以及青木龙一最后都落在了新成立的中国手里,新中国的情报机构也分析过这些机密情报,对青木龙一也有过审问,但同样没审出任何的结果。在1950年的时候,青木龙一引为战争罪被判处死刑,最终死在了中国。

这份机密文件,就是当年的审问以及军统留下的审问记录,国家也怀疑青木龙一有秘密的任务,但并没有特别的在意,反而很多人对青木龙一犯下的罪行非常的痛恨,最终枪决了这位天皇特使。

……………………

码字手酸也就罢了,可看到孤零零的月票数上那个孤零零的‘4’,心酸的无比难受,难道不开单章,就没有月票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