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跟着李老弟捡漏去

“好像是的,电影里面的烛台都很漂亮,这个也不错!”

王佳佳靠近了一些,仔细的看了眼摆在他们面前的景泰蓝烛台。这个烛台有二十多厘米高,下面是圆形托座,从下往下慢慢变细,到中间的时候就变成了比大拇指粗点的空心圆柱。

圆柱的底端有个大盘子似的的东西横再了那里,再往上则是不足十厘米高的一个小圆柱,上面还有个小小的托盘。

“李阳,照你这么说,这对烛台也算是很不错的宝贝了吧?”王全明大笑了一声,脸上还带着一丝愉悦,眼中却闪过道暗芒。

“王叔叔,其实您这对景泰蓝灯烛的造型是属于清朝的五供,整套东西一共有五件,除了这样的一对烛台外,还应该有两个大点的花瓶和中间的一个炉子,这样才是一个整体!”

说到这里,李阳的脸上又露出点犹豫的神色。

王全明说,这是他的朋友从国外带来的,王全明能拿出这对东西给李阳看,证明他和这个朋友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如果说实话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说谎李阳是肯定不愿意的,他之所以一直都没点明,就是在考虑用什么方法说才对,可现在王全明的问话让他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

轻轻叹了口气,李阳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王叔叔,咱先不说价值,您还记得佳佳刚才说的那首诗吗?蜡炬成灰泪始干,蜡炬就是蜡烛,我在上学的时候也学过这首诗,当时我就有个很大的疑惑,蜡烛烧完了就没了,怎么还会变成灰呢?”

“对啊,蜡烛烧完了是没了,怎么会变成灰?”

王佳佳也愣了一下,眼中还露出了思考,这个问题她倒从没有去考虑过,只感觉这是一个很感人的爱情古诗。

梁凤英也惊讶的看了一眼李阳,他是数学教授,对历史还真不太懂,对蜡烛了解的更少了。

倒是王全明很有兴趣的看着李阳,轻声问道:“李阳,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吧,别让我们着急!”

“好的,王叔叔,在古代,蜡烛之所以会变成灰是因为烛心的缘故,古代蜡烛的烛心并不像现在这样是一根棉线,烧完就没了,而是一根芦苇,有的还会缠上布,直到清末的时候,这种棉芯的蜡烛才从国外传到国内,并且开始广泛使用!”

李阳又指了指那景泰蓝的烛台:“在古代,烛台上应该还会有跟更细的铁棍,是用来插蜡烛用的,芦苇的中心为空,蜡烛正好可以插进去,然后慢慢的燃烧,等烧完之后,芦苇的灰烬以及白布的灰烬都会留在这个小小的托盘里面!”

李阳用手轻轻的敲了下烛台最上面的托盘,王佳佳和梁凤英都忍不住往里面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李阳你懂的还真多!”

王佳佳的眼睛又变的明亮了许多,学古玩要学习很多的常识,这些都是基础的东西,李阳也是从书本上学来的,没想到这次能用在这里。

“先不说这个,李阳,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呢?”王全明则挥了挥手,脸上的兴趣变的更浓了。

李阳很轻的摇了下头,接着说道:“王叔叔,您仔细看里面,您这个托盘里面并没有任何的痕迹,很光滑,连纹饰都是连在一起的,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说完这句话后,李阳还感觉有些紧张,他这句话几乎是快要挑明了。

“不对?”

王全明眉头皱动了一下,梁凤英和王佳佳一起凑了过来,王佳佳还急忙递给李阳一个询问的眼神。

“李阳,这不是很好吗?”梁凤英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的确很不错,但在古代却是不对的,梁阿姨,我们古代的烛台可都是空心的芦苇,需要一根直直的细棍撑住蜡烛,即使那根细棍掉了,也应该留有痕迹,但是这对烛台却没有,这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可以说,我们古代没有这样的东西!”

李阳微微叹了口气,梁凤英再次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看王全明,李阳这么一解释,就是她也看出问题来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李阳你想说这是赝品对不对?”

王全明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眼中还闪过道赞许。

这对烛台的确不是真的,是他从朋友那借来,特意考验考验李阳的道具,这个考验很简单,一是看看李阳古玩上的水平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二就是看看李阳这个人诚不诚实。

王全明对一个人的诚实与否很在意,这代表着忠诚,如果李阳因为顾忌别的而欺骗了他,那他对李阳之前积累的好印象也会荡然无存。

李阳能欺骗他,以后也能欺骗王佳佳,他们都不是外人,是自己人,在自己人面前没必要去说这个谎,哪怕因为他是长辈也不行。

不过现在来看,李阳的表现还是让王全明很满意的,李阳在古玩上的能力不用说了,刚才他讲的那些足以证明,而李阳诚实方面也通过了考验。

最让王全明高兴的是,李阳还是个懂的变通的人,用小故事慢慢的指出来问题,并没有一开始就说出来,这点更让王全明满意。

对这些李阳可不知道,既然已经说出来了,李阳索性把问题全部都给指了出来。

问题还有好几个,都是从专业角度上去分析的,李阳说的很简单,但每个人都听明白了,同时梁凤英和王佳佳她们也明白,这件东西肯定不是真的,李阳说出的这些问题都很明显。

“王叔叔,您这套东西应该是在外国做出来的,他们对中国的文化不是特别的了解,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大漏洞。单从艺术品的角度来说,这还是一对很漂亮的景泰蓝烛台,可以在上面点燃现代的蜡烛,送您这对宝贝的朋友,有可能也是被欺骗了的!”

“就是,爸,肯定他先上当受骗,当成了真的才送给的您!”

王佳佳也跟着说了一句,她同样也不知道这对烛台就是考验的道具,还真以为是父亲的朋友送来的呢。

王全明则跟着点了点头,笑着让那小刘过来又把东西拿走,不在提这件事。

见王全明并没有真的在意,李阳也暗暗的舒了口气,他并不知道这是王全明对他的考验,只因为那份坚持,才把问题全部说了出来。

经过这么段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十一点,李阳本来想就此告辞,没想到王全明竟然主动留他下来吃午饭,并且还对李阳说外面的刘刚和司机他都已经安排好了。

见王全明的态度这么坚决,李阳也不好拒绝,王佳佳先是显得很惊讶,最后脸上却露出了喜悦之情。

她明白,自己的父亲是彻底的接受了李阳。

没有被父亲接受的人,根本不可能和他一起吃饭,王全明既然留下了李阳,就证明真的把李阳当成了自己人来对待,这也让王佳佳一直提着的心完全的放了下来。

午饭的菜不多,但很丰盛,而且味道都非常的好,李阳在梁凤英的劝说下,还真的吃下去不少。

现在,梁凤英对这个女婿也很满意。在梁凤英的心里面,其实并不想女儿以后也找个官场的人,官场的人看似风光,但里面却有着很多的无奈,越大的家族,越是这样。

如今,女儿找到了一个她真正喜欢,又很疼爱她的人,这让梁凤英很是满意。而且这个女婿还得到了家里老头子的认可,这更为难得,想想梁凤英都为自己的女儿开心。

午饭之后,李阳才告辞,走的时候王全明还亲自把李阳送到了门口,梁凤英也对李阳说以后有空就常过来坐坐。

王佳佳没有送李阳到大门口,那里太远了,把李阳送上车后,小声说一句等她电话就返回家里了,王佳佳的父母肯定还有话要对她交代。

车上,司机和刘刚都一脸微笑的看着李阳,李阳出门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上车之后还保持着这副傻笑的样子。

“李哥,我们现在去哪?”

刘刚回头笑着问了一句,结果已经不需要去单独去问,只看李阳的样子,就能知道他今天肯定非常的顺利。

“先去琉璃厂转转吧,我现在还不想回家!”

李阳想了一下,最后高兴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就拿出手机给老爷子打过去电话,一是感谢,二是报告今天的好消息。

刘刚回过头没有说话,李阳挂了电话之后还显得很是兴奋,索性又给白铭打了个电话,约他一起去琉璃厂,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好东西,一个人转实在太闷了。

…………

琉璃厂,算是北京最著名的古玩市场了,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古玩店很多,其中真的有一些很好的精品存在。

琉璃厂的古玩店多,而且高手也不少,这里的店家很多都是祖辈传承下来的,眼力都差不到哪去。所以想在这里捡漏远比其他地方要难一些,很多的专家除了有什么看中的东西想要买才会到这个地方来,平时来的大都是有钱的老板。

琉璃厂街口,李阳先下了车,白铭还没到,李阳则很有兴趣的打量着这有着百年历史的古玩老街。

对其他专家来说在这里捡漏难,但对李阳来说并不难,好东西越多的地方,大漏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在潘家园捡漏的可能性是比这里大的多,但想拣大漏却比这里难的多,再说了那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想挑出个漏来还真的很不容易。

李阳今天的心情很不错,连带着看着这些古玩店也有着很浓厚的兴趣,似乎每件东西在他的眼里都变成了最美好的东西。

“李老弟!”

李阳身后传来道急急的叫声,李阳急忙回头,白铭已经到了,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毛老和蔡老师,三人居然是一起来的。

李阳给白铭打电话的时候,他可没说他们就在一起。

“我们正好做完节目在休息,你一打电话,我想着都没事,就一起来看看你捡漏?”

白铭嘿嘿笑了一声,李阳则愣了愣,马上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不是来捡漏的!”

琉璃厂的真东西毕竟比其他地方多一些,李阳这次来还真没有抱什么捡漏的心,再说了,这漏哪有那么好捡,需要极大的运气才行。

“没关系,捡到再说!”

毛老也笑着说了一句,连蔡老师都是同样的表情,李阳变的更无奈了,这些人仿佛认定他只要去古玩市场就一定能捡到漏似的。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能不能捡到漏我可一点的信心都没有!”

李阳耸了耸肩膀,白铭立即笑着跟了上来。蔡老师这还是第一次和李阳一起逛古玩市场,他的眼睛还闪动着一股好奇,李阳捡漏的名声在圈子里可是传遍了,甚至被神话了一般。

从白铭来之前对他说的话就能看出来,白铭只说了简单的一句:走,跟着李老弟捡漏去。

李阳很是随意的进了一家店铺,这家店铺是专营各种玉器的,其中以古玉为主,对这家店李阳有种熟悉的感觉。

店主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他的旁边还有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店老板一见到他们几个就马上走了出来。

走近之后,店老板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看了看毛老,又看了看蔡老师和白铭,最后眼睛落在了李阳的身上。

“您可是,玉圣李阳,李先生?”

店老板很小心的问了一句,对这店老板李阳也非常的熟悉,这里他好像来过一样。

想到这里,李阳猛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他终于想起来了,这里他还真的来过,而且还是第一次到琉璃厂的时候来的。这个店铺的名字就叫古玉斋,上次在这里他还遇到了郑凯达,随后在荣宝斋捡到了失传的月影灯。

“马老板,你好,是我!”

李阳笑着点点头,想起来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快速的在他脑海中闪过了一遍,这家的店老板姓马,和郑凯达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

第三更,还有一章,可能会晚一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