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第四五四张 这画有问题

李阳则轻轻摇了摇头。

白铭的脾气就是这样,比较正直,估计此时也是抱着打抱不平的想法,为刚才的顾客出出气。平心而论,这幅画的正常价也就是四十来万,这还是高价了,毕竟修复过的东西是无法和完整的相比,人家顾客这点并没有说错。

“白,白铭,你这是什么意思?”

侯专家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不管白铭的名气比他高多少,此时白铭的话已经是明显在针对他,他想不接着都不行。

“没,我怎么敢有什么意思,弄不好还会被别人说个不懂艺术,那我这半辈子不算是白混了!”

白铭走上前,轻轻抚摸了那张古画,他的话让周围的人都哄笑了起来,而侯专家的脸色则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很是难看。

“白老师,您别在说了好吗?”

苏经理此时的脸色也完全变成了苦瓜脸,专家和顾客有争执他还可以调解一下,可专家和专家有了争执,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调解,他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头痛,无比的头痛。

“白铭,你要弄清楚,这里可是荣宝斋!”

侯专家的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说话的语气也重了很多,刚才他的话对顾客是打脸,此时白铭的话对他就是打脸了,他没必要再给白铭留任何的脸面。

“荣宝斋怎么了,荣宝斋就可以店大欺客吗?”

白铭立即尖着声音叫了一声,周围的顾客再次笑了起来,看他们的态度也知道是支持白铭了。

事实上荣宝斋的东西贵顾客们都很有意见,只不过他们平时没有贵的离谱过,加上东西又真,大家也就习惯了。只是眼前这幅画高出市场价实在太多,都超出正常的一倍还多了,别说刚才那位顾客嫌贵,就是他们也都有同样的感觉。

这也是白铭走上前打抱不平的最主要原因,这里不是拍卖公司,也不是外面可以讨价还价的古玩店,开价那么高,不是明摆着宰人吗,遇到真的需要这幅画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被他们宰到。

“我什么时候说店大欺客了,我们的开价就是这些,这是市场,这是生意,你懂不懂?”

侯专家再次大叫了起来,李阳的眉头又皱动了一下,突然回过了头,惊讶的看着身后的人。

荣宝斋的老总唐春明还有三楼的专家柳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这里,就站在李阳的身后,唐春明对李阳笑了笑,但他的眉头却是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

“就知道,我这半辈子是白混了!”

白铭很无辜的摊了摊手,周围的顾客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位侯专家动不动就说别人懂不懂的行为确实很惹人反感。

“白铭,这里可是荣宝斋,不是你那博物馆,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侯专家又大叫了一声,站在李阳身后的唐春明眉头皱的更紧了,对李阳先是点了点头,立即向前走了一步。

“侯老,别乱说话!”

唐春明不出面是不行了,之前的事他没看到,可眼下他们的专家和外面很有名气的专家在这吵架,传出去对他们荣宝斋的声誉可有着极大的影响。

“唐总,您来了!”

苏经理急忙又走了过来,弯着身子对唐春明行礼,侯专家的脸上也有些发呆,似乎对唐春明的出现很是意外。

侯专家的脸上突然闪过道后悔的神色,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小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唐春明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收到了一楼传来的消息,李阳还有白铭他们这些专家来到了荣宝斋,已经上楼了。

唐春明就叫上柳老在三楼等着迎接他们几个,这几个也都是有名气的专家,特别是李阳,现在可是行内最火的人,他们亲自出来迎接也没什么。

只不过等了很久,也没见他们上来,唐春明和柳老商量了一下,就到下面来看看,还没到一楼,就发现这边有人在争论着什么,他和柳老马上就走了过来。

进到里面之后,正好听到侯专家和白铭在那争吵,唐春明心里生气的同时也有些庆幸,和侯老在那争论的是白铭,而不是李阳。

就是唐春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庆幸的想法,或许他潜意识里不愿意看到荣宝斋再和李阳引起任何的冲突吧,李阳已经成为他最重视的人之一。

苏经理不敢隐瞒,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诉说了一遍,白铭和侯老引起争执的原因也说了,还有之前的那名气走的顾客也都汇报了出来。

在苏经理叙述这些的时候,李阳则悄悄的发动了特殊能力,刚才他一直站在最外面,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最里面那幅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立体画面展开之后,李阳立即把周围所有的字画都笼罩在里面,连旁边隔间的瓷器也都进入了观察范围。

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看一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东西。

字画隔间的东西很快就被李阳看完,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倒是引起争论的那幅古画让李阳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这画修复过不假,但没有修复成功,留下了隐患。

这点隐患一旦冒出来,这画别说是六十五万了,就是十五万也不值了。

对这幅画李阳只是留意了一下,又继续展开特殊能力去看其他隔间的东西,压缩立体画面之后,周围的几个隔间都能在李阳的观察范围之内,这个经营字画的隔间正好处于中间的位置。

过了几分钟,李阳很遗憾的摇了摇头,这次的观察没有任何的收获,想在荣宝斋捡漏果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极大的运气才行。

这个时候,苏经理也把刚才的事叙述完了,唐春明听完之后,眉头不仅没有任何的疏散,反而还变的有些严肃。

唐春明还向前走了两步,仔细的看了一眼那幅引起顾客还有专家都对荣宝斋敌视的画。

侯专家想说什么,不过张了张嘴巴之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愣愣的看着唐春明。

“这画是谁开的价?”

唐春明突然问了一句,这幅画的确不值六十五万的高价,正常情况下在荣宝斋最多也只会开到五十万多点,六十五万确实很高了,哪怕拍卖都不一定能拍出这样的价格来。

之前走的那名顾客,以及白铭有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毕竟是修复了的古画,肯定会影响里面的价值。

李阳的那幅画也修复过,不过这两幅画却无法相比,李阳那是著名大师的失传之作,能找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那是国宝,无价的国宝。

“这是!”苏经理犹豫了一下,又看看了侯专家,才小声的回答道:“这是侯老开的价!”

“我知道了!”

唐春明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侯专家,脸上的表情依然很严肃,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唐春明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变脸之快可以说比的上戏剧中的变脸大师了。

“白馆长,很不好意思,这幅画的开价确实有些高,您提的意见很中肯,我马上就让他们做出修改!”

唐春明这么说,等于是承认荣宝斋有错了,这对一个公司的老总来说很是难得,唐春明的态度让白铭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白铭到这来是想看看人家宝贝的,又不是来吵架的。

“唐总,让您见笑了,我也只说说说心里的想法!”

白铭微笑摇了摇头,苏经理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还好唐春明来了,不然一会这里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的好。

“真不好意思,今天既然几位大师都来了,那就让荣宝斋做东,我们先到上面去喝点茶,回头今天晚上谁都不准走啊!”

唐春明大笑了一声,本来紧张的气氛,被他这一句话也给冲的是无影无踪,周围的顾客还都对唐春明有了不错的好感。

李阳的心里也暗暗的感叹,不愧是这么大公司的一把手,处理事情的能力可比他强多了。

叹了口气,李阳也往前挤了挤,周围的顾客都给他让出了路,这个时候还往里面挤的人,肯定是他们的熟人了。

唐春明很是惊讶的看着李阳,李阳则笑了笑,轻声说道:“大沈铨的画很难得,既然来了,我不看几眼再走,那多吃亏啊!”

“哈哈!”

李阳的话让白铭他们几个都笑了起来,而李阳还真的趴在柜台前仔细的研究起那幅古画来,侯专家此时终于看到了李阳。

侯专家的脸色有了些变化,抬头看了看唐春明,又回过头看着李阳,并没有说什么。

“唐总,您这幅画,好像有点问题!”

李阳突然抬起头,他这话让周围的人全都给愣住了,无论是顾客还是专家,都很惊讶的看着李阳,画开价高点只能说是经营上的错误,画有问题的话,那可是原则性的问题了。

荣宝斋之所以敢卖贵,又有着这么高的人气,就是因为他们严格把关不卖假货的原因,这画若是有问题的话,那等于荣宝斋的牌子也给砸了。

“你,你这是胡说,这画是经过反复鉴定过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侯专家立即大叫了一声,脸上还显得很是愤怒,这画是他主张收下并且亲自鉴定的,而且还是他开的价,真有了问题,这个责任特也但当不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