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古画的隐患

“李顾问,你有把握吗?”

唐春明也紧张的问了一句,此时他也顾不得周围还有顾客了,这个问题必须要弄清楚。

这里出现假货,不止是荣宝斋的声誉会受到沉痛的打击,对他来说也是次打击,这幅画可是他刚刚看过的。

除了唐春明外,白铭,毛老还有蔡老师也都显得很紧张,这幅画他们都同样看过,真是个赝品的话,这等于他们都集体打眼了。

这话若是别人说出来的,他们包括唐春明都不会有任何的在意,只会笑别人无知。

可在李阳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李阳早就证明过他的实力,从没有说错过话也没有打过眼,而且李阳还有着无人能比的超级好运气。

就是知道李阳字画上不怎么样的蔡老师此时也不免有些忐忑。

其他的顾客们则显得异常的惊讶,他们没人认识李阳,也没想到李阳的身份,他们中甚至有一些人听都没听过李阳的名字。

不过唐春明,毛老,蔡老师这些专家他们都是知道的,在他们的眼里这几位都已经是顶尖的专家了。这几位专家都没说古画有问题,这个年轻人到这里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说出来之后几位专家并没有反驳反而都很紧张,这就显得很是古怪了。

“唐总,您别着急,我说有点问题,并不是指这画的来历,而是在这修复装裱上!”

一看他们的神色,李阳马上就明白他们想的是什么,李阳轻笑摇了摇头,这里面也有他的责任,一开始并没有说清楚。

“李老弟,不要乱吓人好不好!”

白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画若是真的有问题,他们这次可要集体丢人了。

这和上次还不同,上次看那黄梨木条案是打了眼,但在李阳的提醒下他们又看出了问题,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他们打眼的是,只要李阳不说,他们不说,这件事永远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这一次周围可有着十来名顾客以及荣宝斋的服务员,若是在这里打了眼,不出几天,所有的行列人都会知道这个消息,他们几个的威信都会降低。

“对不起,是我没说清楚!”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白铭是真性子,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说出心里话,其他人尽管也有同样的想法,但谁也没有说出来。

“李阳,你说清楚,我这画到底哪里有问题了?”

侯专家又冷笑了一声,他刚才也被吓了一下,平时别看他经常诋毁李阳,可对李阳还真有点心怵,上次那把古剑李阳的表现确实比他强多了。

李阳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慢慢的说道:“画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修复的过程中却出现了问题,而且重新装裱之后,也留下了隐患!”

“修复有问题,装裱也留下了隐患?”

唐春明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对古画来说,有些损坏不怕,只要不是损坏的太严重,能修复过来就行,哪怕影响点价值,这也是一副真正的古画,不像瓷器一修复,价值最少也得跌十倍以上了。

另外,古画的装裱也非常的重要,古画大都是纸绢,这些东西都不容易保管,再好的画纸也会脱落,绢画也会由新变色,其墨色暗淡无光,或者直接脱色,造成重大的损失。

而装裱,就如同给容易损坏的古画装上一层保护衣,不过这层保护衣也不是万能的,只能延长古画保存的时间,到一定的时候,还要重新装裱,以保护古画的完整性。

所以,历朝历代的装裱大师都很吃香,现代也不例外,上次为李阳修复古画的方老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师,修复和装裱,一般都是在一起的工作。

“是的,唐总,您来仔细看这里!”

李阳对唐春明微微点头,唐春明立即把脑袋凑了过去,旁边的侯专家也不例外,白铭还有蔡老师他们也都探着头往里面看。

李阳所指的地方是画中的溪流处,这是大沈铨的《山猫戏蛙图》,画的是一只山猫在溪流旁戏耍一只青蛙的内容,无论是猫还是那青蛙都画的灵气动人,这也算是大沈铨一副不错的作品了。

溪流的边上,就是那只瞪着大眼睛的山猫,在山猫的嘴下,还有几棵水草,此时李阳所指的就是那几棵水草。

“这里怎么了?”

过了一会,唐春明才茫然的抬起头,其他几位专家也都是同样的表情。

“您用手摸一摸!”

李阳轻叹了口气,这个隐患现在隐藏的还很深,根本看不出来,不过用不了一年隐患就会暴露出来,若不及时处理的话,这幅画很有可能就会因此而毁去。

唐春明很疑惑的看了李阳一眼,还是把手放在了古画上,放之前没忘记带上白手套,古画的表面很忌讳遇到汗水之类的污浊品。

摸了一会,唐春明的眉头再次皱动了一下,抬头惊讶的看着李阳。

“这是,隔?”

唐春明很不确定的说了一句,说完又仔细的看了看那张画刚才抚摸过的地方,过了一会脸色才微微一变。

“有隔?”

白铭,毛老还有蔡老师都互相看了一眼,全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唐总好眼力,这幅画的确带隔,而且不止一处,现在这些隔已经开始扩散,若不及时处理,这些隔很可能会造成很大的破坏,甚至毁了这幅画!”

李阳微笑点了点头,他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隔在古画的破坏中极大,被隔毁掉的名画可不少,而且隔还有着极大的隐藏性,这才是让大家最为头疼的。

唐春明没有去接李阳的画,而是很严肃的在画上仔细的搜索了起来,不一会,还真让他又找到两处隔点,这幅画上一共有三处隔点,现在都被唐春明找出来了。

隔点也就是隔,是古画修复,确切说应该是古画重新装裱中带入空气留下的隐患,隔点会随着时间和其他古画脱离,并且慢慢的膨胀、断裂、发霉,严重的话甚至可以让整张古画都给霉掉,破坏力极大。

一般的隔点是看不出来的,只有膨胀之后才会有痕迹,这幅古画的隔点应该是刚刚开始膨胀,这个时候发现是幸运的,重新找大师再进行装裱一次,会把古画上面的隔点消失掉,也不会对古画有任何的破坏。

“李阳,谢谢你,多谢你的提醒!”

唐春明抬起头,很是感激的看了李阳一眼,这幅画若是卖出去的话,买家又封存着保管,或者不经常看的话,很有可能整福画都会被这些隔点给损坏掉,到时候买家找上门来,他们也说不清楚。

即使买家天天看着,也有可能让隔点对古画再次进行破坏,古画还能修复,但绝对没有原来那么好了,特别是这三个隔点都在关键的位置,任何一个地方损坏的话都会留下伤痕,古画的价值将会大大的降低。

“小苏,这幅古画是谁进行修复装裱的?”

唐春明回过了头,对那苏经理又问了一句,白铭还有毛老他们都跑去仔细的看那古画,侯老也瞪着大眼睛看那隔点的位置,不一会脸色就变的有些发白。

周围的顾客们看不出那么多,但他们事情都能看的很明白。

此时明显是那年轻人说的对,这幅画确实有点问题,只不过不是真假的问题,而是留有隐患。

这些隐患,居然还是靠这个年轻人的提醒唐总才找出来,一时间周围的十来名顾客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小声的议论着,猜测着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荣宝斋很大,有自己的瓷器和字画修复专家,这类古画一般收上来都是有破损的,这样可以低价收来,高价卖出,这样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

对这幅画唐春明还有点印象,超过十万的东西收上来后都会有备案到他那里,这收上来的时候确实是一件有些破损的古画。

苏经理低头看了看侯老,最后还是慢慢的回答了一句,唐春明的问话他可不敢隐瞒,这可是公司最大的BOSS。

“唐总,修复这幅古画的,是,是侯正高专家!”

“侯正高?”

唐总微微一愣,立即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侯老,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一切。

侯正高是侯老的亲儿子,今年都快四十了,小时候上学不好好的学,后来被侯老送到一家古玩店当学徒,也没能学出什么。

不过侯正高对字画倒是有点兴趣,学了十来年的字画修复,之后还自己还了一家小店,水平虽然一般,但也能勉强糊口。

只可惜这人有些懒,随着物价的提升,房租的提高,慢慢的他的生意就入不敷出了,最后没办法,侯老只能厚着脸皮把儿子拉进自己工作的公司来。侯正高毕竟有过将近二十年的字画修复经验,加上又是侯老的亲儿子,公司就把他收下了,并且安排在了字画修复处工作。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侯正高在荣宝斋一样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好在荣宝斋的专家不止他一个,唐春明虽然听说过一点,但想到这是侯老的儿子也就没有特别的在意,侯老毕竟是公司的老员工。

不过这一次,唐春明是真的想要发火了。

侯老把这幅开价开那么高,明显是有原因的,荣宝斋的奖金和他们的成绩是挂钩的,无论是鉴定的专家还是修复古画的专家,都会有一定的提成,卖出东西的价值越高,提成也就越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