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严福明老人

“好东西啊,这是乾隆御制的宝洗,主体为青白玉,有点绺纹,但不影响整体的价值!”

蔡老师边说边点头,这件白玉云龙洗是故宫记载过的一件宝贝,当年的乾隆皇帝喜欢作诗,也喜欢四处留下自己的墨宝,同样喜欢收集一些精致的文房四宝。

“李阳,你愣着干什么呢?”

白铭突然叫了一声,连何杰和刘刚都走过来观赏这件乾隆皇帝用过的笔洗,李阳却还依然傻站在那里。

“没事,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

李阳急忙摇了摇头,不在去看那两辆推车,一会唐春明都会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自然就能看到了。

“李顾问,你来点评点评这件云龙洗如何?”

唐春明微笑对李阳说了一句,他说的点评是真正的点评,可不像沈浩沈记者那样故意为难李阳。

“这是很好的宝贝,宫里的东西本来都是精品,可惜经过了八国联军和军阀动乱,现在大部分宝物都流传在外,能收到这样一件御宝,很是难得啊!”

李阳慢慢点了点头,这件东西的确不错,而且价值也不低,估价最低也得在八百万以上,上拍卖的话底价可能定的不高,但成交价绝对不会低了,过千万都有可能。

宫廷里面出来的东西本来就很受热捧,这又是皇帝用过的东西,价值自然就高的多了。

“不错,好宝贝啊,雕工也不错,这是苏州工,而且还是出自大师之手!”

蔡老师也跟着点头,整块笔洗有三十多厘米长,中间是掏空的,里面用来盛水,口是圆形,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鞋子,但比鞋子要宽厚一些。

笔洗外壁有云龙纹浮雕,三条龙俯伏于器口,虎视眈眈地看着对岸的火珠,龙身隐显于层层迭迭的灵芝云海之中,显示出了一种皇帝独有的霸气和尊贵。

洗底平一些,有雕水涡纹,像是浪花四溅,足以看出其雕工不凡。

笔洗的种类非常的多,不过很多笔洗都有自己的模样,没有雷同,而且形制乖巧、雅致精美,广受收藏爱好者的青睐。这件宝贝放在外面的古玩店,哪怕是大型的古玩店也会把它当成镇店之宝来看待。

等大家看过白玉云龙洗之后,唐总才慢慢的拿出了第二件宝贝。

这是一个石雕,而且还是一件奇石石雕,雕刻的是十二生肖时来运转,十二生肖都被雕刻在一块石头上,这块石雕更像是一块有着特殊意义的石镇。

李阳也在注意着这块石雕,在特殊能力之下,这两辆推车里面有两件东西都被李阳所注意到,这件石雕就是其中一件。

“这个造型稍微有些古怪,但这东西不简单啊!”

蔡老师很疑惑的拿起石雕,上下翻动仔细的看着。这是一块青纹奇石,奇石的造型本就奇特,在上面雕刻上十二生肖之后还给这块石雕带来一种特殊的神秘感,蔡老师边看边摇头,这东西居然让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这是明朝宣德年间的作品,也是宫里用的,我们这里的所有专家都看过,一致猜测,这应该是辟邪用东西!”

柳老慢慢的说了一句,蔡老师这次默默的点了下头,这种带有神秘色彩的东西,很多都是用来辟邪的,只有李阳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块石雕。

也只有李阳知道,这块石雕并不只有表面那么简单,它的内部非常的复杂,底部中心有个圆孔,但是被封了起来,圆孔里面还隐藏着一把铜质的钥匙,除了钥匙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还有,石雕表面的十二生肖看似是一个整体,其实是分开的,而且中间还有非常复杂的机关,看到这块石雕的内部,给李阳种见到机关盒的感觉。

蔡老师放下石雕,李阳也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最后轻轻摇了摇头。他有种感觉,这十二生肖都能移动,最终可以打开下面被封住的圆孔,只不过打开之后,那钥匙有什么用李阳就不知道了。

唐春明拿出奇石石雕之后,又紧接着拿出了第三件宝贝。这件石雕的价值在三百万左右,单论价值来说远远比不过刚才的白玉云龙洗。

“画?”

刘刚稍微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笑容。刘刚看不懂这些东西,只会看热闹,看到这幅画他又想起了刚才引起争论的那幅,别人看不出的隐患被李阳指了出来,今天李阳也算是又长了一次脸面。

“没错,这也是一副古画,大家请看!”

唐春明慢慢的把画展开,白铭,毛老还有蔡老师他们都把头凑了上来,能收进三楼,又被唐春明如此重视的画肯定差不了。

“仇英的画?”

白铭首先叫了一声,脸上还满是惊讶,仇英和唐伯虎,沈周,文征明并后世并称为明四家,也有将他们四个叫做天门四杰的,四个人都是明代著名的大画家。

仇英最擅长的是人物图,特别是仕女图,眼前这幅就是仇英画的仕女图,图中有五六个女子结伴游山,坐在山腰凉亭休息的场景。

“是仇英的画,这是仇英的真迹,真难得啊!”

毛老也有些激动的看着眼前的仕女图,仇英的画市场上并不多见,特别是人物画更为难得。这幅画的价值可比刚才在二楼见到的那幅高多了。这样一副画,放在拍卖上最低也能拍出三千万来,甚至有可能更高。

唐春明和柳老脸上都带出一点自豪的笑意,收这副仇英的画可费了他们不少的功夫。

“唐总,佩服!”

白铭也伸出了大拇指,仇英的画市场上流传的很少,以前拍卖过几次,不过真正流通的画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荣宝斋能得到一件确实不容易,这样的画在荣宝斋也可以算是一件镇店之宝了。

“运气罢了!”

唐春明呵呵的笑着,又走到另外一辆推车的面前,把最上面的红布解开,红布底下只有一件东西,是套拓本。

唐春明很小心的把这套拓本拿到桌子上,慢慢的展开,看到这套拓本之后,白铭,毛老还有蔡老师猛然都愣住了。

“这是九成宫澧泉铭碑的唐代拓本?”

毛老惊讶的抬起头,唐春明微笑点了点头,白铭和蔡老师则看了李阳还有何杰一眼,他们知道老爷子过寿的事,此时也为两人的好运气而感叹。

“李阳,你来好好的看看这件宝贝!”

柳老轻笑着对李阳说了一句,这件拓本价值并不算高,严格比起来连刚才的石雕都不如,但其意义重大,特别是对李阳的意义更为重要。

“杰哥,你也来看看吧!”

李阳点了点头,又对身边的何杰也说了一句,这东西不止对他有意义,而且对何杰也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唐春明和柳老则惊讶的看了一眼李阳,他们都不认识何杰,不知道老爷子要过寿的事,若是知道老爷子即将过寿,这东西他们或许就不拿出来了。

“我看?可这东西我看不懂啊?”

何杰疑惑的走了过来,不过还是按照李阳的要求,仔细的看了看这套拓本,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拓本上的字他根本就看不明白。

“九成宫澧泉铭碑是唐朝名臣魏征所撰,著名书法家欧阳询书写的一篇碑文,这是唐朝时候的拓本,算是比较早的了!”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还用手轻轻抚摸着拓本上的一个收藏印章,这才是重点。

何杰还是摇摇头,李阳说的这些东西他都不明白。

“这套拓本,曾经是严福明老人生前最喜爱的宝贝,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流失,老爷子查过很多年,只查到流失到了海外,没想到被荣宝斋给收到了!”

李阳再次感叹了一句,何杰这次不疑惑了,而是惊讶的瞪着大眼睛在看李阳。

“李阳,你,你说这是严福明老人最喜欢的宝贝?”

何杰急急的问了一句,比刚才白铭的样子还显得焦急,何杰不知道九成宫澧泉铭碑是什么,但对严福明是谁却是非常的清楚。

这位老人,可是何老的老师,老爷子能有现在这样顶尖的水平,除了自己的天赋外,和这位严福明老人的悉心教导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是!”

李阳点了点头,何杰的脸色先是惊讶,随后就变成了惊喜,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马上转过头看着李阳,脸上又变的有些发苦。

“唐总,您开个价吧!”

李阳转过头又对唐春明说了一句,这东西他刚才发现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件宝贝唐总既然当着他的面拿了出来,肯定是要卖给他了,这等于把这份人情让给了李阳,也让李阳欠下荣宝斋一份天大的人情。

“这套拓本我们是在一个星期之前,从西班牙一位破产富豪那收来的,花了两百万人民币,李顾问要的话,就按原价转让给你好了!”

唐春明笑了笑,对他的话周围的人一点都不意外。

事实上唐春明拿出这件东西确实是准备让给李阳的,这件拓本他们收上来的时间很短,怎么处理曾经还有过商议。

有人建议把这套拓本直接给何老送去,让何老爷子欠他们一份人情,不过最后被唐春明否决了。

唐春明了解何老的脾气,这套东西哪怕再贵重,意义再大,白送他是肯定不会要。老爷子是身处过高位的人,对这样的事最为敏感,这样做反而收不到好的效果,还会适得其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