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第四六二,四六三章 没有后悔药

“哈哈!”

站在牛老板身边的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中年人突然大笑了起来,还是很夸张的捂着肚子蹲在那里大笑,不一会周围又有几个老板都笑了起来。

特别是几个人的眼神,像看白痴一样看那刚才说话的那人,这人年纪不小了,最少也有四十岁,居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

就连一直都皱着眉头的牛老板也咧嘴笑了笑。

“这位先生,您说别人不懂赌石可以,说他就不行了,咱们在场的这么多人,恐怕还没人能比得过他在赌石上的成就,哪怕那些最著名的赌石专家,在他的面前也不敢说出你这种话来!”

站在四个人对面,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他也是潘家园的人,但不是店老板,而是一位琢玉的师傅,在潘家园开了一家加工玉器的小店,经常为潘家园这些玉器店加工一些玉器首饰。

“看赌石,不能只看表面,赌石的赌性很大,不是表现不好就不能赌涨,而且,你们切开的这块毛料并不是新场口毛料,是一种很罕见的变异赌石!”

李阳也笑了笑,慢慢走到了解释机旁边,拿起那两块毛料仔细的看了看。

切开的毛料并不大,整体的话大概也就是十几斤重,开出了一块掌心大的窗面,窗面上没有雾层,不过露出了点绿色,可惜是杂绿色,不然这块毛料还会增值。

这估计也是他们没有选择窗面继续擦下去的缘故,杂绿色只能证明里面有可能会出绿,但可能性并不是太大,远不如直接一刀切看的直观。

“你!”

说李阳不懂赌石的那个男子狠狠瞪了瞪李阳,李阳只有二十多岁,看起来比他小的多,可此时李阳说话的语气让他有种被教训了一般,很是接受不了。

“小兄弟,你说这是变异赌石,可有证据?”

年纪大点的那中年男子突然对身边的同伴摇了摇头,转头看着李阳慢慢的问了一句。这是块变异赌石也只是大家的猜测,谁也没见过皮壳下石层发生变异的赌石。一般来说,皮壳和石层要发生变异的话,那都是一起变的,就比如那种水晶皮壳毛料,就是整个皮壳和石层都发生了变异。

“证据?”

李阳笑了笑,刚想说话身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随后发出悦耳的铃声,李阳只能先把他的证据放在一边,这个电话是何杰打来的。

“李阳,有件事我要对你说一下!”

电话那边传来了何杰爽朗的声音,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还很愉快,不知道又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什么事,你说!”

王佳佳慢慢站在了李阳的身边,刘刚也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着李阳身后那两块刚被买下的赌石毛料。他有种预感,这块毛料肯定能够赌涨,而且还是大涨,这几个人肯定会为他们的行为后悔。

“那套拓本老爷子派人取走了,他说感谢我们的好意,寿礼就不让我们准备了,那东西是严福明老人曾经最喜爱的东西,老爷子想早点上手看一看!”

何杰慢慢的解释着,今天一大早老爷子的警卫员就到了家里,把九成宫澧泉铭碑拓本带走了,老爷子还亲自给何杰打了个电话,说明要走东西的用意。

寿礼没了,不过老爷子对何杰很是夸奖了一番,让何杰的心里非常的高兴。等把警卫员送走之后,何杰立即给李阳打了个电话,把这事说了出来,这东西毕竟是李阳放在他那的。

“行,我知道了,让老爷子早点看到这件宝贝也好!”

对这个消息李阳挺意外,不过一想也就想明白了,老爷子肯定知道了这件拓本的存在,以他和严福明老人的感情,不可能等到过寿那天等着这份寿礼。

李阳也明白这算是他的一个疏忽,没有考虑老爷子的感情因素,让老爷子先拿走也好。

“你没意见我就放心了,对了,你现在在哪呢?”

何杰大笑了一声,等李阳把他所在的地方说出来之后,何杰马上表示会过来,而且真的是挂了电话就出发了。

李阳摇摇头,把手机装在口袋里,何杰要来就来吧,今天也没想着一定要和王佳佳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李阳所不知道的是,何杰找他纯粹是想看看能不能继续沾点他的好运气,昨天的事可让何杰深切感受到了李阳的好运气,坐着不动,都有好事上门。若不是昨天他跟着,这件拓本也就和他没任何的关系了,更不可能得到老爷子的夸赞。

转过头,李阳又面对着解石机,何杰来还需要点时间,这点时间正好可以把这块毛料解开。

买下这块毛料之后,李阳就打算把这块毛料在这里解开,别的不说,解出里面的翡翠,是对这块毛料品质的最好证明,新场口的假毛料是不可能解出里面这样的好翡翠。

这也等于为牛老板洗刷了冤情,而且在这里解出了这么一块好翡翠,对牛老板的生意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李先生,要不要我给您帮忙?”

牛老板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李阳站在解石机前开始固定赌石了,他想要干嘛不用猜也能知道。

“也好,那就麻烦你了牛老板!”

李阳点点头,解石有人帮忙速度会快一些,牛老板站好位置之后刘刚也跟了过来,进到院子里他就没有隐瞒李阳。

对刘刚的出现王佳佳并没有一点的意外,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刘刚的身份,是在上次香港回来之后知道的。

带上眼镜,李阳架起解石机的砂轮,对准那大块毛料的窗面,慢慢的擦了下去。

这层皮壳下面没有雾层,在一小截杂乱石层之后就是翡翠,从这里往下擦能够最快的看到里面的翡翠,还能保证整块翡翠的完整性。

李阳一开始解石,周围的那十来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并且快速的围了过来,能亲眼见到玉圣解石的机会可不多。

卖了毛料的那名中年人面色再次变的严肃,一个人解石,能让周围的观众那么激动,证明这个人绝对在赌石上有一定的能力,而且是能够绝对吸引他们的能力。

对这些人的身份他很清楚,他们可不是普通的赌石爱好者,或者纯粹凑热闹的人。他们大都是玉器店的老板,接触赌石最少都有好几年的时间,平时也见过很多次解石,能如此的吸引他们更不容易。

这一刻,这名中年人也有些疑惑,对李阳的身份很是疑惑。

“有绿,有绿!”

两分多钟后,外面就有人大叫,李阳慢慢的放下砂轮机,牛老板帮忙洗净刚擦开的窗面,果然又露出了一丝的杂绿。

杂绿虽然不好,但总是绿,比什么都没有要强的多。

李阳笑了笑,继续架起砂轮机,打磨掉毛料外层的石层,石层和翡翠之间只有几毫米的深度,李阳也要控制好力度,里面的翡翠随便破坏一点损失都很大。

“有翠,出翠了!”

五分钟后,又有人高叫了一声,通过流水的缝隙,他们已经看到了露出的一点透明,现在还没看出到底是什么翡翠,不过单从那一眼的透明度来看就知道里面的翡翠差不了。

解出了翡翠,解涨了,让周围的人变的更为兴奋。

中年人的表情再次变的严肃,他也看到了那股透明,此时他的心里猛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后悔这么轻易就把毛料卖了出去。

又擦了两分钟,李阳突然停了下来,牛老板一大盆睡直接浇在毛料上,瞬间就将毛料上面的泥浆全部冲洗干净。

也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终于都看到了裸露出来的那一点翡翠。

中年人的眼睛猛然瞪的圆圆的,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身边的几个同伴也好不到哪去。特别是那个刚才说李阳不懂的翡翠的家伙,此时正张着大嘴巴,一动不动的呆立在那里。

牛老板也愣住了,周围那些玉器街的老板们也都愣住了,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场面仿佛定格在了这里一般。

面对这诡异的气氛,也只有不懂翡翠的王佳佳感觉奇怪,忍不住往李阳的身边靠了靠。

“玻璃种!”

过了足足一分钟,那名中年人才慢慢的说了一句,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浓浓的苦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块被他当成废料要退货的毛料,居然擦出了玻璃种翡翠出来。

尽管现在只露出这么一点来,可这毕竟是玻璃种翡翠,就现在露出的这些,只要里面不是太薄,就比他那十八万的价值高多了,此时他的心里才是真正的后悔。

“玻璃种,浅水绿,李先生,涨了,大涨啊!”

牛老本突然兴奋的嚎叫了一声,解出玻璃种翡翠也是他所没有想到的,现在这块翡翠完全把这块毛料是假的说法给压了下去,假的毛料能解出玻璃种?那这样的假毛料恐怕谁都愿意去要,而且还是多多易善。

“恭喜李先生,恭喜牛老板,玻璃种,真没想到,会是玻璃种翡翠!”

牛老板身后的一名老板首先对他们抱了抱拳,在他的眼中还有一股复杂的神色,玻璃种翡翠,他们玉器街不是没有过,但是解出这样的翡翠还是第一次。

一时间,除了那四个人之外所有的人都显得很是兴奋,李阳解石没让他们失望,不仅解涨了,还是非常厉害的大涨,解出了他们这里从没有独自解出过的玻璃种。

牛老板身边的人激动的看着李阳,一些人还拿出手机悄悄的给朋友发短信,让他们也来看看一块玻璃种翡翠的面世。

玻璃种啊,他们潘家园玉器街也解出了一次玻璃种,这可是极其争脸的事。

不管是谁解的,这块毛料是从他们这里买的,又是在这里解开的,解出玻璃种的功劳就会归于他们这里。

“强哥!”

之前说李阳不懂翡翠的那人眼巴巴的看着身边的中年人,他们四个都是天津人,是天津的赌石爱好者,而且还都是天津赌石协会的人。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就是天津赌石协会的一名副会长,名叫王盛强、

这次他们到北京来玩,顺便选点毛料来赌一赌,若是赌涨了还能长长他们天津赌石协会的脸面。

王胜强很是机械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摇了摇头,随后就一直看着李阳手下的毛料。

他的心里也已经完全被后悔给充满了,他是天津赌石协会的副会长不假,但他也从没有解出过玻璃种翡翠,这次本来能创造一次记录以及发一次大财,可没想到的是居然让他拱手给让了出去。

若是有后悔药的话,不管有多难吃他现在都会很快的吞下去。

李阳再次架起了砂轮机,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不小,比他在南阳解出的那块还要大一些,李阳估算,里面的翡翠完整的解出来,最低也在六千万以上,最近翡翠市场似乎又有些涨价。

砂轮机的转动声让周围人的议论声减小了许多,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阳解石,解出玻璃种翡翠对他们来说也是件极其神圣的事情。

就是王盛强他们四个从天津来的人也是同样的表情,全都瞪着大眼睛在看李阳解石。

砂轮机擦石要比切石慢的多,不过此时没人有任何的意见,这可是玻璃种翡翠,换成他们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宁可浪费时间慢慢的擦开,也不愿意对里面的翡翠造成任何一点的损坏。

十几分钟后,被擦开的窗面越来越大,下面晶莹的翡翠露出来的也越来越多,而周围的人也变的越来越多。

此时周围已经有四十多人围在一起,牛老板果断的关上了大门,不关门的话他这个院子根本挤不下,听到消息赶来的人还有不少。

这可是玻璃种,不是冰种或者高冰种,这也是他们潘家园玉器街第一次解出的玻璃种,来晚的人只能在外面焦急的大叫,而有幸进来的人则小声的和朋友们议论着,听着这一次的传奇故事。

每一个听说这块毛料是有人嚷嚷着要退才被李阳买下来的人,都像白痴一样的看了王盛强他们四人一眼。每一次有这样的眼睛落在他们的身上,几个人的心里都会萌生一股深深的后悔。

买下这块毛料可是四个人一起出钱买的,王盛强自己出了一半不假,可其他三人也每人出了三万块钱呢,要是不卖,这玻璃种解出来之后他们也能获得一大笔收益了。

“强哥,我刚才说先擦开看看,你不听,哎!”

李阳已经把一面的石层擦开了,正准备换切刀切下一点边缘的石层,现在翡翠的走向可以完全的看清楚,不需要那么小心的来擦石了。

“你是提议了要擦开是不假,可我提出先切开也没人反对,而且提出退货也是大家共同的意见,卖掉这块毛料的时候你们也没反对,现在怎么能来怪我?”

王盛强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他现在心里更加的后悔,同伴的这句话简直就是往他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让他的心变的更痛。

“华子,你别说了,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现在只能说我们没有这个福分!”

另外一个始终没有说话的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华子就是那个说李阳不懂赌石的人。

华子不在说话,其实他和王盛强还有亲戚关系,四个人平时在一起就关系不错,不然也不会合伙赌石,赌石这东西不熟悉的人不能合作,不然肯定出事。

切石比擦石快的多,不一会李阳就把四周的棱角石层都切开了,王佳佳也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块顶级翡翠的出世。

刘刚从玻璃种翡翠出现之后嘴角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他的预感果然是对的,李阳真的把这块别人看做废料的赌石给解涨了,还是大涨。

翡翠露出来的越来越多,周围人的议论声也就越来越大,此时大家议论最多的则是这块翡翠的价值。

从目前的大小来看,这块玻璃种翡翠已经超过了两千万的价值,李阳十八万买下了这块毛料,转眼就净赚一百倍以上,不愧是玉圣李阳。

几位有点实力的玉器店老板现在都眼睛放光,单独吃下这块毛料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几个人正想着商议一下,能不能联合吃下来。联合也要所有的人都联合在一起,几千万的顶级翡翠,可不是说说就能拿下的。

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李阳又重新架起了砂轮机,此时翡翠的大概轮廓已经出来了,若是里面全是翡翠的话,其价值还要在涨上好几倍。

牛老板此时最为兴奋,他从没想过,自己还有亲手解出玻璃种翡翠的这一天,哪怕只是打下手也行,这块玻璃种的出现总有他的一份功劳。

更何况,这块毛料还是他这里卖出去的,之前虽然有退货的小插曲,不过此时都被他给抛到了脑后。幸好他们要退货然后卖给了李阳,这样好的翡翠让他们几个解出来,远不如让李阳解出来的好。

几个人强烈要求退货的行为让牛老板对他们有了很大的反感。

牛老板的心里其实也有过后悔,若是他刚才接受退货,这块毛料他来解的话,这块价值不菲的玻璃种不就是他的了?

这种想法牛老板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是个乐观的人,即使真的退了货,他也不一定有心情会去解这样一块毛料,现在他对李阳是更加的敬佩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牛老板用清水洗干净翡翠上面最后的石渣,两只手还有些颤抖的把翡翠递给了李阳。

这块玻璃种翡翠完全的被解了出来。

“李先生,咱们能不能合个影!”

把翡翠递给李阳之后,牛老板又说了一句,能和李阳合影,还和这样一块玻璃种合影,对他以后店里的生意绝对会有着很大的影响。

犹豫了一下,李阳便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李阳不喜欢曝光,但解出大涨的翡翠合影留念是赌石界的一个传统,李阳不想破坏这样的传统,再说了牛老板也是他所认可的人。

“等等,牛老板,你先开门,我出去买鞭炮去!”

牛老板身后的一位玉器店老板突然大叫了一声,其他的人也都反映了过来,解出这么大块的玻璃种翡翠,不放鞭炮庆祝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

“好!”

牛老板立即点了点头,他这里有鞭炮,但不多,也是留着给这里解石解大涨的人放的,不过此时牛老板也想着出去买一挂来,他要买一挂最大的鞭炮回来,不然表达不出他的兴奋之情。

“爸,您可来了!”

刚进前面的店铺里面,牛玲小丫头就满头是汗的叫了牛老板一声,店虽然关门了,可小丫头并没有跟着进后院,这里叫着要开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怎么回事!”

牛老板猛然一惊,透过门缝,他也看到了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

“爸,您在不来,他们就要砸门了,我在这里怎么劝都没用!”

小丫头显得很委屈,外面的人听说里面有人解出了玻璃种,早就急不可耐,小丫头偏偏不给他们开门,这一会门都被敲了无数遍了。若不是小丫头在这又是威胁又是哀求的,估计外面的人早就破门而入了。

“牛老板,是不是你在里面,我是老黄啊,快开门!”

外面又传来一声大叫,老黄也是附近的一家玉器店老板,和牛老板平时的关系很不错。可惜他来的太晚,被关在外面了,而他给牛老板打电话的时候,牛老板又在帮着李阳解石,根本没有时间去接他的电话。

“老黄,你先等一等!”

牛老板也叫了一声,又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脸上露出一丝的苦笑。

“这可怎么办?外面这么多人,我们也出不去啊!”

一位老板很有发愁的说道,翡翠已经解出来了,要马上放鞭炮才是,若是晚了就没有意义了。

“我来想办法!”

那位六十来岁的琢玉师傅走到了前面来,并且走到了门前,大声的叫道:“是老黄吗?你让外面的人先退一退,我们这就开门!”

“周师傅,不能开门啊,现在开门,我这就乱套了!”

牛老板微微一愣,马上急急的说了一句,他店里可有好几十万的货,万一因为乱子损失点什么,那他还不哭死过去。

……………………

今天上火车,这二合一的章节提前先更新,晚上就暂时不能更新了。

这次出门大概不到一个星期,请大家放心,小羽会尽全力的保持更新,不会让大家失望。

还有订阅的事,只差不到十几个均订就可以进精品,朋友们多给给力,多多订阅支持一下,这本书很快就能进精品频道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