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第四六四,四六五章 这么热闹

“你放心,有我在,没事!”

这位琢玉师傅名叫老周,是浙江宁波人,从小就学习玉器雕工,也算是有点火候,只可惜天赋一般,三十岁才出师,出师后一直也没什么名气。

十几年前,老周见潘家园玉器街没有玉器雕刻的地方,索性辞工带着全家人在这里开了个小店,虽说辛苦一些,但赚钱比以前多了许多。

老周的手艺在南方一般,到了这里就算是不错的了,加上他做生意实在一些,几年下来攒下了一批积蓄,并且还在北京买了房,现在也算是北京的一员。

牛老板听了老周的话,自然的点了点头。

老周玉雕的天赋一般,但他却是个灵活机灵的人,不是这样的人当初也不会有决心辞工北上自己开店,平时大家都老周都比较的信服。

“老黄,你先叫人都退开一点!”

老周又对外面大喊了一声,外面的老黄开始疏散门口的人。挤在门口至少有一两百人,不过这么多人里面周围玉器店的人并不多,潘家园的玉器街并不大,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

其余的人都是看到很多人挤在这里,过来凑热闹的,国人的好奇心可是非常的严重。

这么多人,挤在一个关着门的店铺旁边,哪怕就是有急事的人也会停下来看上几眼,并且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几分钟后,外面已经疏散出一片空隙来,不过离开的人并不多,哪怕不懂翡翠的人对听说出了高价值的翡翠也是非常的好奇。

“牛老板,你先让我出去,然后你在关上门!”

老周又回头对牛老板说了一句,牛老板点了点头,老周是个机灵人,既然他说了有办法那就肯定有办法。

牛老板慢慢打开了一条门缝,没等外面的人向里面冲,老周就急急的钻了出去。

等老周出去之后,牛老板马上又把门关上了。

外面又传来一阵喧闹声,不知道老周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一会这些声音就小了许多,几分钟后,这些人突然都朝着外面走去,一两百人几乎都跟着老周离开了。

等这些人走远之后,牛老板才惊讶的打开店门,外面只有零散的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看热闹的普通人,开门也没硬往里挤。

“行啊,老周!”

牛老板看着远处,笑呵呵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说完又让牛玲小丫头关上门,和其他几位老板快速的离开了。

院子里面,王盛强正嫉妒和懊悔的看着李阳手上的那块玻璃种翡翠。

一念之差,仅仅是一念之差,这块本该属于他们的玻璃种翡翠就擦肩而过了,若不是贪心想退钱多好啊,继续解下去,这么一大块玻璃种不就是属于他的了。

王盛强对翡翠的行情很了解,知道眼前这块玻璃种的价值,卖给那些珠宝公司,最少也要六千万,而且还是他们抢着要。

六千万啊,里面最少也有三千万是他个人的,眼睁睁看着这么多钱飞到了别人的手里,那种憋闷的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若不是他还有点自制力,当场吐血都说不定,反正喉咙里那种堵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

“李先生,您这块玻璃种翡翠,能让我看看吗?”

旁边的那些玉器街的人也很是眼红,眼红归眼红,他们可没人敢做傻事,李阳也不是简单的人。

“没问题!”

李阳很爽快的把翡翠递了过去,玻璃种翡翠他不是第一次解出来了,不过解出来的次数也不多,把瑞丽那次也算上的话,一双手完全能数的过来。

好在别人不知道李阳此时的想法,知道的话肯定会集体鄙视他。玻璃种翡翠啊,别人一辈子能解出来一次都足以骄傲的了,他解出了好几次,居然还嫌不多。

接过翡翠的那人显得十分兴奋,连连对李阳道谢,周围的人都围了上去,瞪着大眼睛欣赏这块美丽的翡翠。

一些人还掏出手机拍照,几个人都争着和翡翠合影,能和玻璃种翡翠有一张合影他们也很知足。

“李先生?”

王盛强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信息,想起这个信息之后,王盛强的心脏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之前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姓李,可他没往其他地方去想,现在则不一样了,李阳解出了玻璃种,让他对李阳的看法也拔升到了很高的地步。

在赌石界中,这么年轻,姓李,又有着这么高造诣的似乎只有一个人,想到那个名字王盛强再次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看李阳的眼神也开始不一样了。

深深吸了口气,王盛强突然对李阳问道:“李,李先生,您是不是叫李阳?”

年轻人,姓李,赌石水平非常的高,在国内还真有这么一个人物,那就是在平洲大放光彩,有着玉圣称号的李阳,问完之后,王盛强也很是紧张的看着李阳。

李阳回头看着王盛强,微笑点了点头,道:“我的名字是叫李阳!”

李阳,还真是他?

王盛强猛然间有种眩晕般的感觉,他的脸上不是激动也不是兴奋,而是哭丧着脸。他若是知道玉圣李阳看中了他这块毛料,说什么也要赌一赌,九万是不少,但对于有着百万身价的他来说又不是赌不起。

“强哥,你怎么了?”

一旁的华子很是奇怪的问了一句,王盛强此时的神情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没事!”

王盛强使劲的摇了摇头,表情稍微少了一点,他又有些同情的看了华子一眼,此时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刚才华子说出那些话之后眼前的这些人会有人放声大笑,全都像看白痴似的看他了。

若他提前知道了李阳的身份,肯定也会大笑出来,说玉圣不懂赌石,这估计是最大的笑话了。

可此时他根本笑不出来,华子是傻,他何尝不一样,一想起价值数千万的玻璃种翡翠从他的手指头之间给溜走了,他就恨不得直接晕倒在地上,至少南阳他能清净一会,不用感到那么的心疼和后悔。

“强哥,你怎么了?”

旁边另外一位同伴很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王盛强的神色确实是显得很奇怪。

“我没事,这位,这位先生就是我们赌石界最厉害的人之一,和广州邵玉强合称为南王北圣的玉圣李阳,李先生!”

王盛强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的话让身边的三个同伴都给呆住了。

其他地方有听到他们说话的人纷纷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一副你们才知道的神情。

“什么,他就是玉圣李阳?”

华子首先大叫了一声,刚才他听到了王盛强叫李阳的名字,但没想那么多,现在他总算也明白了一切。

他明白了为什么王盛强会是这样一个表情,他也明白为什么刚才会有人笑他,说玉圣李阳不懂赌石,这话亏他还敢说出口。

这一刻,华子也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李阳出道时间很短,但是成绩却是无数的人仰视。特别是在平洲的时候解出的那三块玻璃种,更成为了无人能破的记录,那三块玻璃种中,可有一块顶级的玻璃种血美人啊。

几个人的神情李阳都看到了,李阳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王佳佳则骄傲的又往李阳身上靠了靠,这就是她的男朋友,一个行业内的顶尖人士,绝对的状元之才。

外面,老周又带着一大批的人回来了,很多人的手上都拿着鞭炮,甚至还有几个人拿着锣鼓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牛老板他们回来的比老周晚一些,牛老板离开之后才知道老周带这些人都去买鞭炮去了。他用的方法很简单,他告诉外面的人,玉圣李阳就在里面,而且刚刚解出了一块超级大涨的玻璃种翡翠。

不过要想见到李阳,就要拿出合适的见面礼,此时最好的见面礼就是大放鞭炮来庆祝,他这么一说,那些玉器街的人都跟着他走了。

这些玉器街的人都明白规矩,这个时候最好的祝贺就是拿挂鞭炮出来热闹一番。

其他看热闹的人,有很多不知道李阳是谁,不过他们都是跟着凑热闹的,这些人一走,他们也都跟了过去,路上才慢慢打听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正因为他们把前面几家店铺和超市的鞭炮都买光了,牛老板他们才不得不又走远一些去买鞭炮,回来的时间也就晚了一些。

等他们回来之后,牛老板的店铺大门依然是关着的,这次大家都没有着急,他们知道牛老板也在外面,肯定会打开门的。

不一会,牛老板也跑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一挂很大的鞭炮。

“牛老板别急,咱们先把鞭炮放了!”

老周一把拦住了想要去敲门的牛老板,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牛老板微微一愣,马上明白了老周的用意,轻笑着点了点头。

牛老板,老周,老黄他们都从门口散开,玉器街不宽,不可能同时点燃那么多的鞭炮,必须分开来放。不过即使如此,这一次同时要点的鞭炮也有十几挂,这么多鞭炮同时燃放,玉器街平时除了过年,还从没有这么热闹过。

潘家园外面,停下来一辆不错的奥迪轿车,穿着白色休闲装的何杰从车上走了下来,潘家园他记得小的时候跟着老爷子来过几次,长大以后,特别是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这里的变化还挺大的,至少和他印象中有了很大的区别。

认清方向,何杰便朝里面走去,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人,是他会所的保安队长,退伍军人,伸手很不错。

“分散点,分散点,我说点大家一起点火!”

老周正站在牛老板的店门前大声的招呼着,牛老板店两旁三十米之内都摆放上了鞭炮,不知道的人对此更好奇了。

“点火!”

老周大叫了一声,首先把他手下的那挂大鞭炮点燃了,牛老板也点燃了自己面前的鞭炮,随后跑到门口,快速的打开了店门。

“噼噼啪啪!”

鞭炮声马上响了起来,跟着牛老板进到店里来的只有十几个人,大部分人现在都进不来,外面那么多鞭炮同时燃放,想进来都难。

“老周,你厉害!”

牛老板对老周伸了伸大拇指,然后快步的朝里面走去,他还没有和李阳还有翡翠合影呢。

院子里面,外面的鞭炮声一响众人都往外看了看,那些争相看翡翠的人显得更为着急,外面的人一进来,他们想在看这块翡翠都难了。

“让让,让让!”

老周手上还捧着一卦鞭炮,自己走到角落里随后点燃放了起来,外面放都起了鞭炮,里面没有人放鞭炮显得很不合适,放了鞭炮才会显得更热闹。

里外的鞭炮声竞相交错,王佳佳忍不住捂住了耳朵,李阳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微笑看着那弥漫起来的白烟。

李阳的心情现在也很高兴,解到了价值半个亿还要多的翡翠要说不开心那绝对是假话,没人会闲钱多,李阳日后用钱的地方也很多,能多赚点也好。

院子里的鞭炮放完之后,牛老板立即把李阳拉到了身边,然后把手上的相机交给老周,让老周帮忙拍合影,相机是他在放鞭炮的时候跑回房间里去拿的。

牛老板和李阳合过影之后,其他的几位店老板也都睁着和李阳合影,这一会李阳又成了最受捧的人,王佳佳都被挤到了一边。

王盛强他们看着又是嫉妒和羡慕了一番,刚才他们若是不卖掉那块毛料的话,这些人争着想要合影的就是他们了。

“怎么这么热闹?”

站在玉器街的街口,何杰瞪着大眼睛看着眼前不断燃放鞭炮的街道,街口已经围了很多的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大店铺开业了呢。

鞭炮声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才算结束,那些放完鞭炮想要进去的人在回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大门又已经关死了,只能继续站在门外等着。

何杰也站在外面,正愣愣的看着这家店的招牌,确定自己没找错地方之后,他才掏出手机给李阳打电话,何杰的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么大的动静很有可能和李阳有关。

院子里面,该合影的人差不多也都合完了,最后还是老周恋恋不舍的把这块翡翠交还给了李阳。

他倒不是想买下李阳这块翡翠,这么好的原料他还从没有上手过,能亲手做出一件玻璃种的玉器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愿望。

“李先生,刚才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您这块翡翠若是愿意转让的话,我们愿意出六千两百万来收购!”

牛老板被推到了李阳的身前,玉器店老板们已经商量好了,六千万是最低价,他们也不好意思开太低的价格来,直接又加了两百万,六千两百万对他们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压力。

不过一想起这是玻璃种翡翠,众人都咬着牙想着怎么凑资金,这么大一块玻璃种不做镯子的话,也可以做出好多的挂坠和戒面来,每一件都可以称得上是他们的镇店之宝。

听到这个报价,王盛强和华子他们四个人的嘴唇同时抽动了一下,六千多万啊,这本来可是属于他们的,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收获走这硕大的果子。

“对不起,牛老板,这块原料我留着还有点用处,暂时没打算出售,以后想卖的话,我一定和你联系!”

李阳摇了摇头,他和安氏有约定,解出冰种和冰种以上的翡翠都要让安氏有出价权,上次在瑞丽的时候安文君还给李阳打过电话,想购买李阳的翡翠天珠,不过被李阳拒绝了。

“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牛老板也跟着摇了摇头,李阳既然不愿意卖他也不会继续问下去,这里没人竞价,李阳说不卖,那就肯定是不卖了。

况且,他们也没有继续加价的资本。

李阳正想说什么,身上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李阳只能很抱歉的看了看牛老板,拿出手机按通接听键。

电话是何杰打进来的,外面还弥漫着鞭炮的火药味,何大少的眉头都凝成了八字。

“哗啦!”

牛老板的店大门总算是再次打开,外面围着的人纷纷往里面看,刘刚已经护着李阳从里面往外挤,晚一会有可能都出不去了。

“让一让,让一让,先让里面的人出去再说!”

牛老板用力的大喊,趁这个机会李阳赶紧拉着王佳佳并且叫上在外面傻等着的何杰一起向外跑去,过一会这些人反应过来后,他想走恐怕都走不掉了。

…………

潘家园一家冷饮店里,李阳简单的把刚才的事给何杰解释了一遍,听了李阳的解释,何杰的嘴巴立即张大了。

刚才的事情还真的和李阳有关系,确切说就是李阳搞出来的,那些鞭炮就是为他燃放的,那么多人主动为一个人燃放鞭炮庆祝,让何杰也挺是惊讶。

对李阳的运气他更是相当的无语,随意到一家玉器店,就解出了价值超过六千万的顶级翡翠,李阳这好运气让他也无话可说。

“你厉害!”

足足过了两分钟,何杰才对李阳伸出了大拇指,何大少是机构里的人,不过也有一些隐秘收入,那个会所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就算何大少这样的显赫身份,每年的隐形收入也不过几个亿,太多了也容易受人口舌,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利。

几个亿,可不全是他自己的,有很多也要花出去,他们这样的人平时的开销都不小,最后能留下来的并不多。

李阳只是解了块赌石就净赚了六千多万,这来钱的速度就是何大少也相当无语。此时何大少也对赌石有了浓厚的兴趣,难怪那些家族中专门负责赚钱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在接触赌石和翡翠,可以说翡翠有现在这样的高价和他们的推动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二根出来了!”

李阳突然小声的说了一句,他们所在的冷饮店斜对面就是二根和他母亲的小饭店。

二根的母亲是个勤奋的人,现在生意还不错,每天赚的钱足够养活他们母子两个,还能有不错的剩余为他们以后做着准备。

听了李阳的话,王佳佳立刻坐直了身子,伸着头往外看。

刚才给何杰解释过之后,李阳就把二根的故事讲给了王佳佳,对这个被赌石害的家破人亡的二根,王佳佳也有着深深的同情,今天王佳佳也算是见到了赌石两重天的场景。

先是李阳的赌涨,让王佳佳知道这么一种不起眼的石头可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六千多万人民币,这在王佳佳的眼里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靠她工资的话不知道要多少钱才能攒下这样一笔钱。

一刀富,一刀天堂,王佳佳亲身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而二根的故事又让她感受到了那残酷的一面,听李阳说,瑞丽每年都会有很多赌徒血本无归,为此自杀身亡的人可不在少数。

“李阳,我想去看看他!”

王佳佳突然对李阳说了一句,并且抬头用他明亮可爱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李阳。

“好,但不要表明我们的身份!”

李阳想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李阳今天带王佳佳来就是给她讲二根的故事,让她知道二根这个人,李阳之所以不出面只是想不打扰二根现在平静的生活,他不想被这个单纯的孩子当作救世主来看待。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王佳佳立即轻笑着点了点头,并且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录音笔,记者是她的本职工作,和人打交道这点她比李阳还要强一些。

“李阳,我决定了,没工作的时候,我一定要跟着你,我相信跟着你肯定还会大有收获!”

坐在李阳对面的何杰怪怪的看着李阳,刘刚嘴角慢慢的扬了起来,对何杰的眼神他可不陌生,当初刚跟李阳的时候,他不就经常露出这样的神色,而现在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

到重庆了,回头拍照片发群里,今天依然两更,朋友们请放心绝对不会断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