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第四六八、四六九章 神奇的古画(3)(4)

处于这些目光中心点的李阳,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

他手上拿着的古画还没有卷起来,小女孩的矿泉水正好有一些撒在了古画的上面,被水溅到的地方,青黄色的画纸慢慢变的有些发白,而且画纸上还向外吐出一丝丝的白雾,雾气就像飘荡在画纸上一样,很是梦幻。

一张古画,一张很古怪的古画,被水溅到之后居然发生了这么神奇的变化,何杰他们被惊住发愣也是在所难免。

“李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刚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震惊之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不过他说话的声音却有点发颤。

刘刚跟着李阳,神奇的东西也算是见过不少,长生碗,仙音瓶,湛卢剑都是很神奇的东西,不过那些东西从没有在自身上发生过变化,就算是长生碗所产生的神奇效果也是通过水的折射所做到的。

而眼前这个,却是可以自己喷吐白雾的怪东西,这是一幅画啊,可不是喷雾机。

“李阳,这是,这是什么?”

何杰也反应了过来,何杰年纪不大,但在官场也有好多年,一开始是被震住了,刘刚一开口跟着也就清醒了过来。

王佳佳的眼睛从还冒着白色雾气的画上转移到了李阳的脸上,她的眼睛中也全是惊疑。

“我不知道!”

李阳使劲的摇了摇头,这会他也反应了过来,此时没人比他的心情更为震撼。

画可就在他的手里,对这神奇的一幕他感触最深,特别是那淡淡的白雾在他的眼里显得很是飘渺但又非常的真实,十分的矛盾。

回答过后,李阳本能的发动了特殊能力,这神奇的一幕也让李阳非常的好奇,他迫切渴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立体画面之下,古画的全部都显现了出来,李阳的眼睛慢慢变的越来越大。

肉眼所能看到的白雾,在立体画面之下却什么也看不到了,李阳这才想起来他的立体画面只能观察固体形态以及液体形态的东西,雾气属于气体,是观察不到的东西。

不过画上的水珠李阳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在立体湖面之下,李阳清晰的看到画上的水珠和画纸正产生着一种变化,水珠慢慢的缩小,画纸慢慢的变白,而在有这种变化的地方就是白色雾气最多的地方。

李阳慢慢的抬起了头,眼前已经站了十几个人,有不少都是路过这里看到这神奇一幕而停下的人。

这幅画的变化,肯定和水有关系,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李阳还没想到,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变化除了水之外,这张奇怪的画纸也有一定的原因,甚至可能是主要原因。

字画李阳不太懂,但已经见过了不少,他还从没有见过遇见水可以变成雾气的画纸,这是纸啊,可不是石灰。

再说了,就算是石灰,冒出的也是浓浓的水蒸气,而不是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淡淡白雾。

店里面的人也都被惊动了,最先跑出来的是卖东西给李阳他们的那名营业员,见到画纸上飘散的白雾,营业员先是惊叫了一声,随后捂住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店老板还有想买那磁盘子的年轻人也都走了过来,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画纸上的白雾还在继续翻腾着,由于李阳是站在了门口,现在这里的人是越聚越多,本来还没看到这一幕的人也都纷纷停了下来,只要有人聚集的地方,只会越聚越多。

制造出眼前这一幕的那名小姑娘此时还在发呆,手上的矿泉水瓶子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直到那店老板出现,这小姑娘才算清醒一些。

“爸,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马上走到那店老板的身边,小声的问了一句,这小姑娘也算是从小就接触过古玩的人,这么神奇效果的东西她可是从没有见过。

店老板没有说话,而是不断的打量着李阳手上的那幅画,这幅画他有印象,当初两百块钱收上来,是件他也看不透的老物件,本来还想提点价卖出去的东西,结果放置了很久都没有卖出去,渐渐的就被他忽略了。

若不是这幅画很怪,估计店老板也不会有印象了,店里面几十几百的东西其实很多,除了上千块钱的东西老板特别注意外,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没有太在意过,除非盘点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毕竟他这里是一家中等店铺,不是外面的地摊,规模要比他们强的多。

周围聚集了三十多人的时候,李阳手上古画的白雾慢慢消失了一些,又过了几分钟后,这些白雾便全部的消失,只留下那张奇怪的古画。

古画的画纸又变成了草黄色,上面依然还是那些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墨画,和之前李阳买的时候没有一点的变化,就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一般。

周围的人再次都愣住了,特别是何杰他们,他们可都是亲眼见到了这神奇的一幕。

白雾消失之后,周围的人也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眼前这一幕他们同样也不理解,但不影响他们进行猜测。

一小会的功夫,各种版本的猜测就都出来了,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比如有人说这张画纸表层含有石灰或者想同类的东西,遇到水之后产生了化学反应,所以产生了白雾,不过这个说法一出来就立即遭受到了很多人的反对。

画纸上有石灰这倒是有可能,但是谁都知道这类东西的腐蚀性很厉害,而且有刺鼻的气味,可眼前这张画即没有任何的损坏,也没有谁闻到过特别的气味,所以对这个说法都不怎么相信。

还有人说,这张画时间太久,上面的墨变松散了,遇到水之后产生了气雾,不管怎么说,这张画是因为溅上水才产生的变化,这点几个最早来到的人都看到了。

不过这个说法也没让大家能接受,墨遇到水能变成雾的说法可是第一次听说。再说了,雾气散了,水珠消失之后,这张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若是墨化雾的话,那墨应该淡下去才对。

“小兄弟,您这张画是刚才我们这里买的吗?”

店老板回头看了一眼李阳,眼中有些后悔和懊恼,这话其实他也是白问,这幅画就是他的,现在在李阳的手里,而且李阳还站在他的店里,不是在他这买的,总不是从这里拿走的。

“胡总,是我们刚卖的!”

李阳还没回答,那名营业员先跳了出来,店老板看了他一眼,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轻声问道:“多少?”

“三百!”

营业员立即回答道,同时心里暗暗有些后悔,干嘛这个时候跳出来说这些。

这幅画,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样的效果,有一点已经可以证明,它的价值绝对不仅仅是三百块,只是这一个效果,就足以让它增值很多,三百卖出去,等于卖亏了,卖出了漏。

店老板心里此时却是有这样的想法,心里微微懊恼的同时他也明白,把这样的画卖出去怪不得营业员,最大的责任还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没有重视这件东西。

“小兄弟,这张画我愿意出三千块钱回购回来,您看如何?”

店老板笑呵呵对李阳说了一句,他也是个果断的人,这幅画可能还有别的问题,此时没有显现出来之前赶紧回购,不然一会恐怕就没机会了。

三百买的东西变成了三千,还没出门就赚了十倍,听起来是很不错。

那营业员则愣了一下,李阳怎么样她不是太清楚,但她知道李阳身边的何杰不是个普通人,而且何杰买东西之前都要先咨询李阳,肯定李阳也是个有一定地位的人,最不济也有一定的专业水平,不然何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相信李阳。

营业员很想告诉老板,他们这些人中有人不眨眼的买了七八万价值的东西,很可惜此时不是她开口的好时机。

李阳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个店老板挺有眼光,只是恐怕不能如愿了。李阳买下来的东西,除了赌石解出的翡翠之外很少有再卖出去的。

“这位老板,我愿意出五千块收你这幅画,你看怎么样?”

李阳还没拒绝,人群中站出来一个五十来岁样子,半败顶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伸出手指,指着李阳手上的画,脸上也是带着温和的笑容。

“老王,你什么意思!”

店老板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他认出眼前这人是附近一家古玩店的老板,也经营字画,同行是冤家,平时两人多少有一点的矛盾,不过在商会里面还算合作,从没有过什么大的争执。

“胡总,我没什么意思,我看这幅画很喜欢,也想买下来,请您多多见谅,回头我请您喝酒!”

中年男子立即拱了拱手,脸上还带着一股歉意,不管怎么说这还是胡总的地盘,他这样做确实有着点不好的影响。

不过这中年男子也是个果断的人,在见到这幅画那神奇的白雾之后,他就知道这幅画很不简单,其价值不是用千元能计算的,甚至可能会超出他的想象。所以才在胡总出价之后紧跟着抬价,就算得罪胡总,他也要收下这幅画,这幅画能带来的效益值得让他去得罪胡总。

“哼,喝酒就免了,这东西你就不要争了!”

胡总冷哼了一声,心里暗暗的懊恼,既然老王已经出到五千了,他就不可能用三千元的价钱继续来收这幅画,一句话就让他至少要多付出两千元的代价,胡总心里也微微感觉有点肉痛。

“小兄弟,我也愿意给你五千,如何?”

胡总说完又对李阳说了一句,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脸,他们这些经常做生意的人,早就习惯了对什么人露出不同的神色了。

“别啊,胡总,您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都说了,这东西我很喜欢!”

中年男子的脸色变的有些不悦,这东西他肯定是要争的,而且眼前这位店老板胡总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让他也很不高兴。

“六千,我给你六千,怎么样?”

中年男子不去看那胡总,又温和的对李阳说了一句,何杰已经摇着头,那营业员则完全是呆住了,三百的东西转眼变成了六千,涨了二十倍了,比她平时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老王,你到底什么意思,这可是我的店!”

胡总稍微愣了一下,马上愤怒的叫了一声,他旁边的女儿也愤愤的看着那名中年男子。

“胡总,我没什么意思,是你的店没错,可东西已经不是你的了,而且我也没站在你的店里面啊?”

老王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胡总不给他面子,他也就没必要继续给对方留面子。

店老板胡总微微一愣,随即脸上的神色变的更愤怒了,老王这完全是强词夺理,不守规矩。

李阳则轻轻摇了下头,这张画他是不会卖的,就只是因为那神奇的效果李阳也不会去卖,他还要弄清楚这幅画到底怎么回事。

更何况,带有神奇效果的东西到了李阳的手里都会变成非卖品,不管它的品相如何。

“没水了,李阳,是不是水的原因?”

何杰走上前来,仔细的抚摸了一下这幅画,对旁边两人的竞争他丝毫没有理会,他和李阳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对李阳的习惯还是多少了解一点。

再说还有老爷子在,如果遇到了特别神奇的东西,两个人都不可能去卖,那两个人别说六千了,在后面再加两三个零估计李阳都不会有卖的心思。

“有可能,刘刚,麻烦你去拿点水来!”

李阳慢慢的点了点头,对那两人的争执也没去理会,这样的事遇到的次数多了,心也就淡了,两个人都和他没关系,他也不想随便的乱掺和。

“好!”

刘刚马上走出店门,他们都没有带水,不过旁边就有超市,去超市买几瓶是很简单的事。

不一会,刘刚就带着四瓶农夫山泉走了回来,李阳还有何杰每人接了一瓶,也不说话直接打开瓶盖,慢慢的把水都洒在画上。

两人也不敢把水直接涂抹在画上,只是随意的洒动着,毕竟在常识中画和水是不能混淆在一起的。再好的古画,泼上了水都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完全损坏掉,特别是眼前这幅画还没有装裱过。

正吹胡子瞪眼的两个老板见到李阳的动作,都不在继续竞价,回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张古画。

洒上水之后,那淡淡的白雾慢慢的再次出现了,李阳的心跳微微有些加速,何杰也是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

白雾的出现果然和水有关,洒的水越多,出的雾也就越多。

明白了这点之后,李阳洒出去的水更多了,他现在也只敢洒水,直接把水抹在画上的动作可不敢做,万一有点损坏可就心痛了。

洒的水越多,白雾也就越多,慢慢的白雾都连成了一片,正在洒水的何杰突然间停在了那里,还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周围的人再次愣住了,这一刻,很多人都做出了与何杰相同的动作,脸上震惊的神色更盛了。

连在一起的白雾,居然慢慢的显现出了人形,这些人形还看不清长的什么样子,但是穿着古装的人已经是不假了,而且背影中似乎还有山水的样子。

李阳也看到了这一切,刚才的变化果然不是唯一,这画还有古怪。

“多泼点水!”

李阳猛的一咬牙,他决定冒点险,眼前这画明显和水有关,而且李阳已经打开了立体画面,在立体画面里面水珠并没有对画质造成任何的损坏,这才是李阳敢于冒险最大的依仗。

立体画面之下,可以随时了解古画的内在情况,那些水珠现在很密集在粘在古画上面,不过还有一部分没有沾到水,李阳猜测这才是古画下人物和山水形象不清楚的原因。

何杰水泼的更多了,刘刚也过来帮忙,不一会四瓶矿泉水都泼完了,这幅画不大,四瓶矿泉水基本上能给它冲个澡,若不是洒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现在能让整张古画都如同浸在水里一般。

果然,随着泼的水越来越多,古画吐出的淡白色雾气是越来越多,画上的人物和背景也变的越来越清晰。

现在已经能看清楚人物所穿的衣服,这是正宗的唐装,背景有山还有河流,甚至还显现出一座桥来,人就站在桥边。

相貌也慢慢的显现出了一些,画上的人有四男两女,脸上多带着笑容,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显得很是威武,只是雾气有些飘动,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清楚。

胡总还有那老王都彻底的愣住了,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之后,两人的心里都明白,眼下这画不是六千块钱能收下来的事了,六万甚至更多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把握。

这么神奇的东西,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对价值也不怎么好估量了。

两人的心中现在都有一种后悔,也都对对方起了恨意,他们都认为,刚才若不是对方捣乱,说不定画已经被自己收下来了。这种想当然的心理在生意人中其实也很普遍,特别是古玩街这里,很少有人能经受得起不断涨价的诱惑。

“咳……”

老王最先咳嗽了一声,看了店老板胡总一眼后,又笑眯眯的对着李阳:“先生,您这幅画真的很不错,这样的画我在以前听说过一次,价值远不是六千元可以比的,我现在愿意给您三块钱钱,让给我如何?”

尽管知道不好争了,老王还是想要试一试,这可是件顶级的好宝贝啊,别说三万,就是三十万买下来都算是捡漏,还是大漏。

这一点,想想著名的长生碗就知道了,老王此时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李阳,知道的话恐怕也不会出这个价了。

营业员微微有些发晕,三万了,三百买的东西转眼又变成了三万,涨了一百倍。

不过对这个价格她并没有感觉意外,这么神奇的东西,尽管她不知道其价值,但也有种不止三万的感觉。

“老王,你纯粹是跟我过不去是吗!”

胡总又瞪了一眼老王,这两人今天也算是彻底结仇了,面对这样一件好东西,估计没人会让步。

“小兄弟,我认为你这是一件好宝贝,远不止三万,我愿意给你出十万的价格,你卖不卖?”

人群中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胡总很陌生,看样子应该是来逛潘家园的顾客,而且还是位有钱的顾客。

“三十万!”

人群中又有一个人大声喊了一句,识货的人不少,这东西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不假,但只是眼前的效果就让大家都明白,这件东西价值不菲,肯定很高。

胡总和老王的眉头都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现在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加入竞价的人越多,对他们也就越不利,有些顾客可比他们有钱的多。

站在胡总身边的那个年轻人,眼珠子则使劲的转了转,看了看李阳,又看了看李阳身边的刘刚,然后小声的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那人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奸笑后,慢慢的退了出去,一会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眼下,聚集在这家店门口的人已经有七八十个,大家都会显示着白雾的古画指指点点,诉说着自己的想法,李阳还在观察立体画面之下古画的变化,以及肉眼所看到的不同,根本没去理会周围人的出价。

“刘刚,再买几瓶水来,水不够!”

过了一小会,李阳抬头对刘刚说了一句,此时古画下面已经显得很湿了,看起来就像是从水里拿出来的一般。不过李阳明白,画纸上并不是每一块都有水珠,这估计才是画面上不稳定的最大原因。

“好!”

刘刚点了点头,马上又走开了,超市就在旁边,买水倒是很方便,不用有什么担心。

刘刚很快又买了六瓶水过来,这一次王佳佳也站过来帮着往画上洒水,在李阳的刻意之下,慢慢古画上每一块地方都有水珠沾附在上面,古画的白雾也越来越多,白雾上显现出的画像也就越来越清晰。

……………………

二合一,又是六千字,尽管小羽在外地,但每天最主要的事还是码字,小羽永远把更新放在第一位,没码好字做什么事都没有心情。

可是这月票也太悲剧了点,小羽这几天都在努力更新,今天居然还是零票,名次更是快到一百名之外了,重庆今天挺热的,可小羽的心却是凉的,拔凉拔凉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