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第四七二、四七三章 神奇的古画(7)(8)

李阳把画展平,慢慢往盆子里放去。

整张画刚全部浸没在水中,李阳就感觉手上一滑,这幅画自己沉了下去。

沉在盆底的古画很快消失不见,盆子里的水都变成了淡白色雾气状,这些白雾并没有弥漫到水面上来,只是在清澈的水里荡漾着。

和之前泼上水一样,这些白雾也显现出了一幅山水人物画的图像,所不同的是,这些人物都在水面之下浮动,比之前看起来更为生动,山水景色也如同真实的一般,美轮美奂。

画落在水里的时候,带动了一些水纹的波动,在水纹的波动下,画上面的六个人竟然随意的走动了起来。而且小溪的水也完全像是流动着一般,甚至溪边小树上的叶子也随着波动慢慢摇晃,就像被风动吹了一样。

走动的人中,那位长袖有威严的人眼睛像是在四处的转动着,每个人在看他眼睛的时候都不自然的往外看了看,在面对一幅画的时候,竟然也会有不敢直视的感觉。

其他几个人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他们的走动更像是围绕在那威严男子的周围,全都是以这名威严男子为主,就好像真真的有几个人在踏青一般,而且踏青的主人就是那位很威严的男子。

这一切,完全就像是真实的幻境,根本让人不敢相信是在看一个盛着水的盆子。

这也是众人都呆住了的原因。

在水面里面显示出白雾墨水画之后,李阳就打开了特殊能力,立体画面之下仔细的观察着整幅画的变化。

沉在水底的画完全变了颜色,再也看不出一点草黄色的样子,整幅画变为了方方正正的洁白色。

画上面的墨并没有被水所破坏,在水里面浸泡的时候反而发出一种淡淡的白黑色,和白雾纠缠在一起。

李阳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他猜测的没有错,要想真正体现这幅画效果,就是要把它整个都浸泡在水中。

何杰他们此时也都愣在那里,古画放在水盆子所展现的效果,和泼上水珠所看的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感觉更让人震撼,眼下才是这幅画的真实面目。

谁也想不到,这是一幅要放在水中才能看出完整效果的古画。

放在水里才能显现出效果的画,完全颠覆了大家的认知,可以想象的到,这幅画被外界所接受后,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加上吴道子的名气,毫不夸张的说,这将是一件可以和长生碗想媲美的国宝神器。

“蓬!”

包间的大门猛的被人强力的跺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冲在最前面,其中一个警察还高声的大喊着:“都不许动,警察查房!”

没人听他的话,刘刚的身子第一个动了,他向前一步把李阳和王佳佳挡在了身后,随后一只手掏出了手枪,直直的对着最先出现在他们身边的一个人,就是刚刚喊话的那个人。

那人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已经看到黑乎乎的枪管了,刘刚的任务是保护李阳,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何杰的那位保安队长高风也动了,他的动作只比刘刚慢那么一点,高风把何杰也挡在了身后,两只手一起直直的伸了出去。

他比刘刚更为恐怖,两只手上都出现了一只手枪,刚站在他面前的两名警察就不敢动弹了。

这也是那年轻人进到房间后所看到的一幕,原本想着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受到惊吓正不知所措的才对,可没想到被吓到的人是他们自己。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年轻人惊恐的看着三个枪孔,他身边有十几个人不假,但此时每个人都手上空空,根本没想过携带枪支武器,更没想到他们眼前这些人会有手枪。

特别是被枪孔对着的几个人,此时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他们都是警察,对枪并不陌生,眼前这几把手枪带给他们的森森寒意,让他们感觉自己的生命随时可能消失一般。

“刘刚,高风,你们先把枪放下!”

何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刘刚本来就和何杰认识,听了之后稍微犹豫了一下,立即把手上的枪收了起来,高风倒没有任何的犹豫。

两人收起枪之后立即把进到包间的那些警察全都围挤在一起,让他们靠在墙上,把他们身上的东西和能对别人产生危害的东西全都收了起来,又把门关好,之后才走回李阳与何杰的身边。

房间里一共进来十三个人,有五个穿着警服的人,此时这些人全都背对着李阳他们,双手趴在墙上,根本不敢回头。

能够看着李阳他们的,只剩下了那名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现在也是满脸的惊恐,再也没有刚进来的时候得意,甚至连桌子上那水盆里面神奇的一幕都没敢去看一眼。

“你是谁?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何杰慢慢的走了出来,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不过他眼中闪过的恼怒之意却被刘刚给发现了。

“我,我是严诚,我是公安局局长严万里的儿子,你们可别乱来,不然我爸爸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何杰的话让那年轻人猛的反应了过来,年轻人大声的喊叫着,希望自己的身份能让对方产生恐惧,不敢伤害自己。

十二个趴在墙边的人有一个悄悄的回过了头,他还没完全转过头来就哎呦叫了一声继续对着墙壁趴在那里。刘刚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用桌子上的一个勺子直接砸了过去,虽说没让他受伤,但也会让他疼上一会。

“严万里,公安分局的严万里?”

何杰眉头皱了皱,何杰现在是政法委的一名副司长,对公安系统的一些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公安分局中确实有一名副局长叫严万里,四十多岁,和他的级别一样都是副厅级。

“对,对,你知道我爸?”

年轻人快速的点着头,脸上也露出一丝的希望,对方知道他父亲的身份最好,这样就不会敢伤害他。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来这里做什么?”

何杰慢慢的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色彩,高风心里则暗暗叹了口气。他跟着何杰已经五年了,对何杰的脾气很是了解,何杰对人越平淡,证明他心里的火气就越大,这个年轻人要有麻烦了。

不仅他要有麻烦,就是他那个当副局长的老爸恐怕也脱不了关系。

“我,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聚众吸毒,就,就特意来看看,没想到是误会,误会,我们收到了错误的举报!”

年轻人微微一愣,随即结巴着嘴慢慢的说道,这当然不是他来这里的真实原因,可真实原因他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是吗?”

何杰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看着这个叫严诚的年轻人,严诚根本不敢与何杰对视,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高风,你来问他,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何杰不在理会那个年轻人,轻声对身边的高风吩咐了一句。高风是特种兵,而且是经过实战的特种兵,有一套审问人的手段,当初若不是何杰花大力气请朋友帮忙,也不会请到这样一个厉害的人来做自己会所的保安队长。

“是,老板!”

高风答应了一声,提着年轻人就出了门,年轻人的脸色再次变的惊恐了起来,还尖声大叫着。

“严少!”

刚才被勺子砸中的那个人再也顾不得什么,急忙回过头大叫了一声,声音还没落下去,他就抱头惨叫的蹲在了那里,刘刚可不会对他们客气。

其实何杰和李阳他们都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刚才那个年轻人,还有这个还蹲在地上惨叫的人他们都见过,虽然彼此之间并不认识,但刚刚见过的人还不至于那么快就忘记。

更何况,李阳之前还把那年轻人当成凯子,印象很深刻。

李阳隐隐约约只记得,他们走之前这个年轻人好像就离开了,他们刚到饭店不久,这个年轻人就带着一堆的警察冲上门来了,其用意根本不用去猜就能明白。

能让这个年轻人这么快找上他们,还是那幅神奇古画的原因,眼红这幅古画的人不少,不过敢真正付出行动的人并不多,这个年轻人可以说算是一个。

在高风出去审讯的时候,李阳把盆子里的古画又取了出来,古画上的水珠蒸发的很快,慢慢的又开始恢复成为那种草黄色,见到古画恢复的地方,李阳再没有任何的担心。

十分钟后,高风提着满头是汗的严诚又走了回来,这简短的时间,他已经让手上的这个人说出了所有他想要知道的内容。

“老板……”

把严诚丢在地上,高风慢慢把他问出的结果说了出来,何杰听着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谁都感觉到在他的身上有一股寒意正慢慢的向外散发。

王佳佳紧紧的靠在李阳的身边,她的脸上也全是冰冷,李阳一开始还带点笑容,最后笑容也完全的消失了,冷冷的看着地上不断发抖的那个年轻人。

结果和他们猜测的差不多,但远比他们所猜测的复杂的多。

这个叫严诚的年轻人也是公安局的一个人,但只是普通的副科级小队长,平时都是仗着自己老爸的权利耀武扬威,也没少做过坏事。

坏事虽然做的多,但他人还算不笨,知道很多事要暗中做才行,所以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并没有出过任何的问题。

这次他听说老爸的一位上司,市局一位实权领导特别喜欢收藏,就寻思着能不能找到件好点的收藏品投其所号送过去,看看能不能帮自己的老爸在提升一步。

最近他父亲这个分局的局长就要调走,若能转正的话,他父亲又会增加不少的权利,对他以后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这也是他出现在潘家园的原因,潘家园本就是他父亲分局所管辖的地方,而他也在这边一个派出所上班。

正因为如此,那位古玩店老板才没敢去拿假东西糊弄他。

古玩店老板拿出的那件清朝的盘子是不错,但并没有让他满意,他心里非常的清楚,市局的那位领导肯定不缺少这样普通的收藏品,想真正的打动他,让他帮着自己的父亲去说话,怎么也要拿出件像样的东西来。

这个时候李阳手上的古画显现出了神奇的效果,让他震撼的同时也异常的兴奋,以为老天都在帮着自己,正需要一件好东西就把这件好东西送上门来了。

至于李阳他们的身份,严诚当时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严诚能力不强,不过很会看人,李阳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普通的地摊货,根本不上什么档次。

何杰的衣服好一些,但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名牌,他的身份放在那呢,穿太好的衣服就显得太高调了。

之后的方式就简单了,严诚有一套非常实用的手段夺取他想要的东西,这套手段他已经用过好几次,而且每次都达到了他的目的,还能让受害者不敢有任何的意见。

这套手段其实并不麻烦,就是用突击检查的名义,把事先准备好的毒品诬陷给受害者,有时候甚至强迫受害者沾点毒品然后送去体检。

有了体检报告,受害者只能乖乖的任凭他来处置,让他每次的行动都无往不利,用这个方法收敛了一大批的钱财。

这一次,他就是打算用这个手段把李阳他们的古画弄到手,他身上暗藏的毒品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这次弄到古画之后他并没打算直接送给那位领导,这么值钱的古画他自己也产生了贪念,想回头把古画出手,换成现金,再买件高价值的东西送过去,这样他自己还能留下一大笔钱用来挥霍。

“何大哥,一定不能放过这个人!”

高风一说完,王佳佳就愤愤的对何杰说了一句,这个人想要对付李阳的手段实在是太坏了,今天若不是何杰还有刘刚都跟着,眼前这个人的坏手段很有可能会得逞。

丢失一件东西也就罢了,万一因为这件事让李阳沾上毒瘾的话,王佳佳都恨不得杀了他。

“佳佳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何杰笑了笑,手里还掂了掂那一小包的白粉,眼下证据确凿,加上又有何杰的态度放在那里,这个叫严诚的年轻人,恐怕还真的要被‘严惩’了,脑袋最终都可能保不住。

何杰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对着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他也是政法委的人,知道如何去处理眼前这样的事。

那个叫严诚的年轻人还瑟瑟发抖的缩在地上,满脸恐惧的看着高风,刚才高风的手段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十几分钟后,外面突然进来了一批穿着警服的人,见到这批人,地上还缩着身子的严诚眼睛立即一亮,身子也不在那么抖了。

“仇叔,您来了?快,快救救我,这些人有枪!”

严诚急急的叫了一句,这批穿着警服的人,带队的那个他认识,是市局的刑警队长,平时和他的父亲关系还不错,论辈分来说他还要叫人家一声叔叔,此时见到了这个人,他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得救了。

叫完之后,他还恨恨的看了一眼高风,此时的他开始有心思想着出去之后该怎么报复这些人。

“何司长,您受惊了!”

刑警队长根本看都没看那严诚一眼,反而快步走到何杰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握住何杰的手,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论级别,这名刑警队长并不比何杰低,但与何杰的家世一比起来就差的太远了。这次上头得到了何杰的亲自报案,根本没有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即直接把市局的刑警队长派了出来,分局这边都直接饶了过去。

“仇队长,我没事,不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咱们公安系统中还会有这样的败类的存在,这个案子您可一定要细查啊!”

何杰轻笑一声,把手上的那袋毒品推给这位刑警队长,他的身份是很超然,但是并没有自己立案调查的权利,这样的事还是要交给系统的人自己处理。

不过有他今天的话在这,相信公安局的人也不敢有任何一点徇私枉法的事情,那样的话可对他何杰没法交代了。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非常仔细的处理好这个案子,不会让任何一个坏人逃脱!”

仇队长接过毒品包,也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则在暗暗的叹息,这个严诚他也认识,还见过几次面,也知道他有一些不干净的手段,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何杰的头上来了,这次别说是他爸,就是他爸的后台也保不住他了。

而且,听何杰话中的意思,是要连他爸一起处理,不然何杰也不会说出细查这样的话来,

看来公安的官场又要有一次小小的震动了。

“仇叔,您,您在干嘛?”

严诚总算感觉到了不妙,呆呆的看着他心目中的救星,这个救星说的话根本和他想象的不搭边,这让他的心里变的更为惊恐。

“全部带走!”

仇队长挥了挥手,他带来的那些警察立即给每个人带上手铐全部带了出去,这是一起很恶劣的利用职权栽赃陷害案,这些人平时都跟着严诚做过好几次这样的事,这次一个从犯的罪名是绝对跑不了。

严诚几乎是摊着身子被带出酒店的,刚一出门,他就看到了闻讯跑来的父亲,他的父亲还满头是汗,脸上还有着惶恐的神色。

面对着自己的父亲,严诚的心里再次升起了希望,这也可以说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很可惜的是,平时很宠爱他的父亲这次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就朝饭店里面走去,想要解决这件事必须去找何杰,已经是副局长的他很清楚何杰的能量,这次的事情若是无法解决,恐怕他也会跟着遭殃。

警车把这些人全部带走了,李阳他们也跟着离开,严诚的父亲严万里见到何杰刚想上去说话就被高风给拦住,何杰只是很凌厉的看了他一眼,就自己走了。

他们走的时候,严万里又看到了李阳的那辆红旗轿车,之后脸色更是变的粉白。

严诚之前只想着那幅古画,并没有在意门口的车辆,若是见到有这样一辆特殊车牌的车停在这里,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进去栽赃陷害的心。

仇队长从脸色苍白的严万里身边走过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他很清楚,这位以前的老朋友算是彻底的完了,北京城很多人都知道,有一批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得罪了他们甚至比得罪他们的现任领导还要严重。

而何大少的名字,就是这批不能得罪的人其中之一。

两辆车子,直接去了何杰的那个会所,会所的食物并不是太好,只不过现在谁也没有在外面吃饭的心思。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还亲自打来了一个电话,刚才所发生的事老爷子也收到了消息。

对何杰的处理老爷子很满意,何杰是何家第三代比较杰出的人才,何家后继有人,老爷子又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衣钵传人,最近这段时间老爷子的笑容是越来越多。

李阳还把这幅画所有的特点和效果都给老爷子做了汇报,这种要在水里才能显现的画就是老爷子都没有听说过,对此好奇的同时也答应帮李阳查些资料,找到这幅画水中显现的原因。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李阳和王佳佳就直接离开了,何杰则没有走,这件事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

对这次的事何杰也非常的火大,这可是直接惹到他的头上的事,居然敢想着对他栽赃陷害,何大少若不做点反应,以后还不是谁都能欺负到他的头上了。

下午李阳和王佳佳并没有去潘家园,在附近公园转了一圈之后李阳就把王佳佳送回了家,今天中午发生的事,让他们都没有了下午闲逛的心情。

等到晚上的时候,黄院长又打来了电话,请李阳明天去故宫一趟,并且提出想看看那幅神奇古画的效果,对此李阳倒没有拒绝,现在黄院长已经不在劝李阳捐东西给故宫了,劝也没用,李阳根本不会捐。

…………………………

今天到了郑州,遇到一位老朋友,又留了下来,出门在外确实有着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