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曲水流觞

这是一只红色的木质酒杯,这种造型在现代已经没有了,李阳在这里能见到这样一个酒杯也感觉到很是意外。

李阳一走进来,刘刚还有何杰他们都跟着进了店铺,七八个人一进来,小小的店铺立刻显得有些拥挤。

几个人穿着谈吐都很不凡,那韩老板急忙跟了过来,挤到里面小声的招呼着。

“老板,你这个东西多少钱?”

李阳抬起手,指着货架里面那个木质酒杯问了一句,店老板看了看李阳所指的东西,稍微愣了一下。

“这个东西也是我朋友请我帮忙代卖的,三百块钱!”

愣归愣,韩老板还是把价钱快速的说了出来,这件东西是他朋友代卖不假,他店里有四分之一的货物都是代卖,这样可以节省他的资金运作,这也是这条街上很多店铺的一个特色。

西藏地广人稀,交通是个很大的问题,一些外地的小商品卖家无法长期在拉萨经营,就委托朋友替自己销售东西,这在很久以前就是个惯例了。

“三百,好,我要了!”

李阳只是低头想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从身上拿出三百块钱,直接交给了那韩老板。

这件东西可是一个真正的老东西,三百块钱买下来绝对是捡漏。

“好,我给你找个东西装上!”

店老板咧嘴笑了笑,小狮子来历不正,对方又是懂行的人他就没敢多要钱。不过在这个东西上却赚了不少,他代卖是不假,但只要给原货主一百块钱就行,卖出这件东西等于他赚了两倍的钱,净赚两百。

在内陆两百块钱算不得什么,不过西藏现在的发展还没那么快,他这个店铺平均下来每天的净利润也就是两百多块钱。

“不用了,谢谢!”

李阳倒没在意那么多,交了钱,东西就是他的了,拿起这只木质酒杯仔细的欣赏着。

马世伟站在李阳的后面,看着这对木碗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考古和收藏不一样,但总有一定的关系,他看不出这东西的年代,但从上面的一些特征还是能看出来点什么。

买下了东西,这里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几个人继续向外走去,游逛这条民族街。

“李阳,你老实说,你买这个干什么,这是不是又是个宝贝?”

走了没几步,何杰就拉住李阳,急急的问了一句,何杰也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特别是李阳买的东西,总感觉会是很不错的好东西。

李阳停了下来,唐笑笑还有石勤他们都好奇的看着李阳,只有刘刚一直都是带着一点淡淡笑意的样子。

“前面有间咖啡屋,要不咱们进里面休息会?”

李阳没有回答何杰的问题,而是指了指前面,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另一条路的路边就是间不错的咖啡屋,几个人出来到现在逛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还真的都有点累了。

“好,到里面在说!”

何杰立即点了点头,大街上也不说说话聊天的地方。

咖啡店的人并不多,几个人找了两个桌子坐了下来,李阳何杰还有马世伟他们在一起,刘刚,高风和那个赵永坐在另外一个桌子上瞪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家咖啡店不大,最大的桌子也只能坐六个人,必须分开来坐。

坐下来之后,李阳把刚买来的那个木质酒杯放在了桌子的中间,马世伟低头看着,眼中不时的闪烁着什么,石勤和唐笑笑也都好奇的看着这个看起来还显得很旧的木酒杯。

“李阳,你现在可以说说这个碗是个什么样的宝贝了吧?”

何杰看了几眼之后,又转过头看着李阳,李阳稍微愣了一下,马上使劲的摇了摇头:“这不是碗,这是古代的一种酒杯造型,这种酒杯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羽觞!”

“酒杯?”

何杰眼睛马上瞪大了不少,还爬在那里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酒杯很大,椭圆形,单从面积上来看不比现在的碗小,这种造型被人认成是碗也没什么,严格说起来它的样子更像是碗,而不是酒杯。

“对,羽觞也叫耳杯,是战国到魏晋时期很流行的一种酒器,这种酒杯的流行期很长,对古文化的发展有着很深的影响!”

李阳笑了笑,用手拿起那只酒杯,接着说道:“特别是古代的文人,他们举起酒杯不叫举杯,而叫举觞,李白有首著名的送别诗,里面有一句‘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这里的觞就是酒杯,意思是不管是要走的人,还是不走的人都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

“这首诗我知道,是李白的《金陵酒肆留别》”

唐笑笑轻声说了一句,说完便不在说话了,这首诗其实很多人多听说过,知道里面的意思,只是这一会没往这方面去想,李阳提起来才注意到。

“其实这种酒杯还有个更出名的故事曲水流觞,这个故事在我们行内几乎无人不知,相信对咱们古文化有研究的人都听说过这个故事!”

李阳抬头笑了笑,说话的时候还看了看马世伟,石勤和唐笑笑他们三个,他们可都是真正的博士,唐笑笑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这个故事,马世伟和石勤肯定是知道。

“我听过,曲水流觞说的是兰亭酒会的事情!”

马世伟首先点了点头,身为考古学家,他对中国古代的很多历史事情都了解很多,这件脍炙人口的千古趣事他不可能不知道。

石勤没有说话,不过从他的表情上能看出他对这个故事也不陌生。

“李阳,你就说的详细点,别卖关子了!”

何杰轻轻皱动了下眉头,唐笑笑也好奇的看着李阳,唐笑笑智商是高,但她不喜欢文学,对这个故事还真的没听过。

李阳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兰亭酒会说的是一个古代习俗时发生的故事,每年阴历三月三的时候,大家都要聚集在水边举行仪式,叫做‘修禊’,这个习俗现在不多了,但在古代却是全民参与的一个很出名的节日!”

石勤忍不住点了点头,他是学民族学的,对修禊节很了解,这是殷周时期就出现的一个古老习俗,至今国内有些地方还在延续。

“兰亭酒会就是发生在修禊节上的事,永和九年三月初三,书圣王羲之和当时的多位名士就在兰亭这个地方参加修禊。大家列坐在水边,把羽觞放在水里,沿着弯曲的水道任其漂流,流经谁那停住,谁就要做一首诗,做不出来的就罚酒一杯!“

“这可比咱们现在的人喝酒文雅多了!”

马世伟笑呵呵的接了一句,几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现在的酒桌上,上来都是劝酒,不断的说着‘干啊,干啊’‘感情深一口闷’之类的话,哪像古代这样饮酒作诗这样高雅。

“那有没有人做不出来呢?”

唐笑笑又问了一句,她的脸上还带着好奇,现在她也被李阳这个故事给吸引住了。

李阳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有,当时王献之就没做出来,王献之是王羲之的儿子,也是一位书法大家,和他的父亲并称为二王,有书法小圣之称!”

“在清代的时候,还有人因为此事写过一首打油诗嘲笑王献之,写的是‘却笑乌衣王大令,兰亭会上竟无诗!”

这次接话的是石勤,一个小小的酒杯,把大家的兴趣都提了上来,李阳微笑看着他一眼,默默的点了下头。

“王献之当时没做出诗确实算是出了一次丑,不过王羲之却接着兰亭酒会的兴致写出了千古流传的《兰亭序》这一神作,很可惜《兰亭序》现在已经失传了,存下来的都是各朝各代的摹本!”

李阳说完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又拿起桌子上点的点心咬了一口。

“原来这样,没想到兰亭序是这样来的,李阳,你买的这个流觞就是不是兰亭序上使用过的酒杯。”

唐笑笑看着李阳又问了一句,何杰也转过头来期望的看着李阳,要真是兰亭酒会上用过的酒杯,这个杯子可值大钱了。那么久以前的文物又和著名的画圣以及很有名的兰亭酒会扯上关系,价值想低下去都不行。

石勤也转过头来看着李阳,他和何杰还有唐笑笑一样都有这样的好奇。

只有马世伟脸上的笑意带着一丝的古怪,想看着李阳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东西要是被别人买到,何杰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个问题,兰亭酒会上的酒杯谁知道还在不在?即使在哪有那么好的运气就落在你的手上,但是换成李阳则不一样了,在李阳发生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值得奇怪。

李阳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何杰可是多次亲眼见过,早就深信不疑。

“这个杯子是不是兰亭酒会上使用过的,我想马教授应该能看出一二,不如让马教授先说一说好不好?”

李阳回头看了马世伟一眼,马世伟脸上那股古怪的笑意李阳刚才就注意到了,马世伟在这件东西上面肯定也发现了什么,只不过他没说出来罢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