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捡个小漏

“让我说?”马世伟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显得很是吃惊。

“李先生,我们考古学可不是搞鉴定的,您让我来说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马世伟又苦笑了一声,周围几个人都没有说话,都面带笑意的看着马世伟,见这么多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马世伟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我说,但我只能从我的专业方面来说,到底对不对你们还是要问李先生这个大专家,他才是真正的收藏家和鉴定家!”

马世伟显得很是无奈,李阳微笑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马世伟的神情让李阳更加的明白,他肯定是看出了什么,从考古学的角度去看一个收藏品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李阳对此也很是好奇。

“让我说的话,这件东西和兰亭酒会没有任何的关系!”

过了一分多钟,马世伟才轻声说了一句,听到马世伟这么说,李阳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没有关系?”

何杰还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是一个古代酒杯,看样子不像是什么精品,而且还有些破损,若是和名人没有关系的话,这个杯子可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贵重了。

“对,应该没有关系,我不是鉴定家,也看不出这杯子到底是什么时期的东西,但这上面的漆我却能看出一点问题来,从漆上来看,这应该是战国时期刷上去的!”

马世伟再次点了点头,李阳眼睛微微一亮,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个酒杯确实是战国的东西,不过李阳是根据造型还有纹饰等方面看出来的,还有特殊能力之下的验证,上面的光圈也展现出了它的年代。

战国时期的东西和兰亭酒会肯定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中间可差了好六七百年,甚至还要多。

在兰亭酒会的时候,这个东西都算得上是古董了,那时期的人对古董的收藏可不像现在这样火热,很多人甚至不愿意收藏,那些名人大家们更不会用这样一个老杯子去喝酒。

“从考古学来说,首先这是一件漆器,漆是一种防腐性很强的东西,在七千多年前中国就已经开始使用,随着时间的发展,漆又有了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装饰!”

马世伟慢慢的说道,李阳只是微笑看着他并没有说话,漆器在收藏中也是一类。只不过由于存留下来的上好早古漆器比较少,出土的又不容易保存,也没有之后的明清彩漆好看,目前这类早古漆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市场关注。

“马博士说的是油漆吗?”

唐笑笑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酒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马世伟微微一愣,马上又苦笑着摇了下头,还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李阳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接过了唐笑笑的问题:“唐博士,油漆是现在的称呼,在以前油是油,漆是漆,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是吗?”

唐笑笑抬头看了眼李阳,又低头继续看着眼前的酒杯,没有再说话。

“李先生说的没错,漆其实就是一种叫做漆树的树脂,多产于南方,这种树脂最大的作用是防腐和黏合,古代很多家具中都喜欢用到漆,因为漆不仅能防腐,还能将东西粘的很牢固,在当时漆还有一个外号叫做万年牢!”

马世伟停了一下,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我们都听过一个成语叫如胶似漆,意思是像漆和胶那样粘稠,后来是形容感情炽烈,难舍难分。从这个成语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漆的黏稠度很高,完全不次于胶!”

叹了口气,马世伟继续说道:“漆的黏稠度很高,但颜色很单一,最早的漆大都是黑红两色,直到汉朝以后才渐渐出现的彩漆,我们看这只羽觞,它上面的漆就只有黑红两色!”

马世伟边说边指着桌子上的那只酒杯,众人都点了点头,这只酒杯的颜色确实很单一,红色还不是后世的那种艳红色,是带有很暗的一种黑红色。

“还有,这上面裂纹的地方露出了里面比较厚的漆浆,每个时期的漆具其实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战国时期就是漆浆很厚,暗色居多,这只杯子到底是什么时期的我不好说,但这油漆看起来确实具有战国时期漆的特色!”

马世伟说完一口把咖啡喝完,静静的坐在了那里。

其实他还有很多没说,这件漆器同样是出土的东西,但出土的时间比那对小狮子早多了,马世伟估算着这个东西被挖出来至少也超过了百年。

挖出来的东西和传世留下来的东西还是有很多的区别的,马世伟是考古专家,对地下东西的研究更深一些。

只不过这些都是非常专业的东西,他没有必要全部说出来,只要说出他的看法就行。

“佩服,我看马教授也可以改行去做鉴定家了!”

李阳再次伸出了大拇指,微笑着说道,对漆李阳懂一些,但让他通过去看漆的特征推断年代他还做不到,马世伟只是看到这只酒杯表面上的漆就能判断出它是战国时期的东西,绝对是一位有着真才实学的真正专家。

“是战国时期的东西,李阳,那这件东西能值多少钱?”

何杰再次问了一句,无论是考古还是鉴定他都不懂,让何杰来看最直观的还是价值,价值高就是好东西。

石勤和唐笑笑的表情也都差不多,关心这东西上面的漆是怎么刷的,或者是什么时候刷的,还不如直接了断的去了解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更好。

“目前早古漆器还没受到太多人的重视,一般价值不是太高,这个杯子又有一定的损坏,加上羽觞大都是成套的出现,单个的话也会影响它的价值!”

李阳犹豫了一下,这才慢慢是说道:“根绝目前的市场来估算,我认为这只羽觞的市场价应该在两万元左右,遇到喜欢它的人三万也说不定,不过我相信未来这类东西肯定都会增值!”

“两万?”

何杰微微一愣,脸上的兴趣明显降低了许多,一件两万块钱的东西还看不在他何大少的眼里,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又是一件价值千百万的好宝贝,最后的结果还真的让他有些失望。

“杰哥,收藏不能只看价值,还要看它的意义,老爷子就经常这么对我说!”

看何杰的样子,李阳马上就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李阳劝着何杰,不过心里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何杰又不是搞收藏的人,不懂得收藏品的意义,李阳现在收藏品很少,而且还没有一件早古漆器,这件东西到了李阳的手里也算是弥补他一个空白。

至于更好的,国宝级的早古漆器,那就要看运气了。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几百买下,但是能值上几万块钱的宝贝,这也算是一个小漏,对李阳来说捡漏就是一种乐趣,大漏小漏倒无所谓。

在咖啡厅休息了一会,几个人就直接返回了酒店,赵永作为队长需要时刻等待着李阳的命令也跟着住进了酒店,他是自己单独一个房间。

美美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李阳感觉精神变的更好了。

何杰,马世伟他们的精神也都基本恢复了正常,用过早餐之后,叫上石勤还有唐笑笑他们几个人又一起去了布达拉宫。

拉萨最著名的地方就是布达拉宫,这座城市和这个宫殿有着太多紧密的联系,不管因为什么来到了拉萨,不去一趟布达拉宫实在是个遗憾。

中午十二点前所有的人都回到了酒店,整理好行李,吃过午饭之后便直接上车出发了。

扎达县位于西藏的阿里地区,还在拉萨的西边,从拉萨到扎达县有一千三百多公里的距离。

这个距离在交通便利的中原算不得什么,开着车全程高速十几个小时也就到了,但在西藏,这些距离至少也要走上一天多。

负责李阳他们安全的是赵永,在和李阳还有何杰商量过之后,赵永决定用一天半的时间赶到扎达县,他们这次的任务时间并不急。

出发的时候,李阳又给老爷子打了电话,汇报自己的行程,意外获得那件战国羽觞的事情李阳也告诉了老爷子,能在拉萨见到中原早古漆器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到晚上,李阳他们就到了拉孜县,这里是他们计划留宿的地方。

停下后不久李阳就单独呆着刘刚出去了一趟,两个多小时后才回来,为此赵永还很是埋怨了一顿,下次绝对不在允许李阳单独出去,这点又让刘刚有了很大的意见。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整整走了一天的李阳他们终于赶到了扎达县。

一天半的行车众人早就疲惫不堪,特别是何杰和唐笑笑两人,下车之后进了房间就没有在出来过。

石勤和马世伟还好一些,出来和李阳一起吃了点东西,最后也都各回了自己的房间,李阳他们住的是扎达县的水利局宾馆,条件很一般。在这个总人口才一万多人的小县城,想住上星际酒店也不可能,好在众人都知道自己这次是有任务而来的,没有一个人因为住宿的条件而抱怨。

……………………

今天家里事很多,只能保底两更了,忙完小羽一定会爆发的。

古格王国的宝库就在眼前,这个宝库李阳能不能打开?打开之后又有多少的宝贝这些很快就要揭晓,下面的内容将会更加的精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