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红木家具

礼拜六的上午挺热闹,一大早李阳就亲自开着刚买的新车带全家人去了潘家园。

这次李阳来潘家园可不是来淘宝的,他是来采购一些古典家具带回去。潘家园旁边就有一个挺大的古典家具市场。这些家具不是古董,但都是不错的工艺品,有很多都是以高档红木为主材料制作的。

车子停在了潘家园另外一个偏僻的入口,不去买古玩,也就没必要从正门进了,这边更近一些。

按照李阳的计划,要买的古典家具还真不少,餐桌要改,卧室要多增加一套古典梳妆台,其他的客房再加上一些不错的红木沙发,还有客厅多加一些装饰品出来,前前后后算起来,李阳的采购计划至少要二十来件。

单单这二十多件高档红木家具的开支,就要比之前采购了那么多天的生活用品价值高的多。

“这人挺多的!”

下车后,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李军山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周末潘家园最不缺的就是人了,很多地方几乎都是人挤人。

“爸,这是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古玩市场,人不多那才叫奇怪,前面就是家具区,我们一起去看!”

李阳上前拉住李军山,伸出手指了指远方,远处是一片如同巨大仓库的区域,那里就是古典家具的市场。

“好!”

李军山点着头,和李阳一起向那边走去,这些天采购李军山两口子也算是想开了,儿子既然有钱,买东西那就买质量好的。这些钱可都是儿子自己挣的,只要他不是去做坏事,两人都不会过问。

“这么多东西?”

进了大仓库似的销售地点,李阳的母亲四处张望着,很是惊讶的问了一句,这里装修很简单,很空旷的一个地方摆放着很多的仿古家具。

李阳轻笑着解释道:“妈,北京是首都,人口也多,任何市场都不小,今天又是周末,摆放出来的东西肯定会更多一些!”

“阿姨,李阳说的没错,咱们来买东西,当然是能挑的东西越多越好了!”

王佳佳一直挽着李阳母亲的胳膊,两人在一起更像是母女俩。

李军山夫妇没有女儿,他们对王佳佳也是真正的疼爱,特别是李阳的母亲,对王佳佳比对女儿还要。

说话的时候,李阳已经走到一处地方看了看,摇了摇头,又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李阳在一家摆放着很多仿古椅子的地方停了下来,仔细的看着这里摆放的那几件红木太师椅。

红木是一个统称,红木中有很多的木材,质量好的一件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般的也有几千块的,中间的差价非常的大。

正因为如此,红木家具上造假的也不少,比如把普通的花梨木通过粉饰和化学的帮助伪装成黄花梨木,这样的家具中间有时候都有上百倍以上的差价。

红木之中要说最好的还要数黄花梨木和紫檀木,黄花梨木很早以前产量就大为减少,现在则更为稀少,而且这类家具向来都是供不应求,只要出现肯定会被人买走。

紫檀木比黄花梨木多一些,不过紫檀本身又分为了好几类,有广西紫檀,缅甸紫檀,印度紫檀以及非洲紫檀等等,这些紫檀木之间的价值差异也很大。

通常来说,广西和缅甸的紫檀都属于小叶紫檀木,是紫檀木中的上品,印度和非洲的品相要稍微差一些,属于大叶紫檀,价值上就略微低一些。

不过只要是紫檀木,价格都低不到哪去,紫檀木本身就是上好的红木,交易的时候都是按重量来直接计算。

上好的小叶紫檀每吨的价值最少也要两三百万,好的师傅做出好的家具来,还要再贵上许多。

除了黄花梨木和紫檀木外,其余高价值的红木还有酸枝木,乌纹木等。

李阳目前所看的这几个红木椅子,就是酸枝木为原料,不过从品种来说,酸枝木也是红木中的一大分类,在酸枝木中又分为了好几种小类。

从大的分类来说酸枝木又分为红酸枝和黑酸枝,眼前这几个椅子的原料是红酸枝木,红酸枝在国内最为常见。

这类红木也被称为老红木,大都是从东南亚一些国家进口而来,特别是缅甸盛产红酸枝木,国内每年都要大量从缅甸进口这些木料。

相比黄花梨木和紫檀木来说,酸枝木的价值就低了一些,酸枝木中,红酸枝又比黑酸枝稍次一些。眼前这些椅子的主原料就是红酸枝木,这类红木家具成套的一般也就是五六万,大点的也可以超过十万,不过这样的并不多。

这几把太师椅的做工很不错,纹饰也非常的鲜亮,美观而又大方,李阳看着很是心动。

他在北京新买的这栋别墅三楼有个玻璃的观景台,在那里摆放上这么几个椅子,喝茶观景很是爽快。

而且单个的红酸枝太师椅价值不是太高,市场价一般就是一万多点,买上四个再配个茶桌,也不会超过十万块钱,这个价格对李阳来说没有一点的问题。

“爸,您看这几件怎么样?”

看中之后李阳并没有直接问价,而是问了问身边的李军山,这几个椅子买回去之后李阳就是想着有空的时候和李军山多在楼顶聊聊天,问问父亲的意见很有必要。

“看起来很不错,不过这东西我看不懂,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李军山仔细的摸了摸,最后摇了摇头,对家具他是真的不清楚,恐怕红木有哪些类李军山都不知道,不像李阳,这些都是学习杂项知识必备的基础。

“那好吧,反正我看着挺不错,我先问问!”

李阳对老板招了招手,其实李阳他们刚一到这老板就注意到他们了,两老三少,看起来很像是一家子认,这样的人出来买东西成交率最高了。

“小哥,看中哪些了?”

老板满脸微笑的走了过来,李阳今天出门穿的也很随意,不过这地方的人可不会以貌取人,他们不看衣服只看态度,有购买意向的都是他们最重要的客人。

现在国人喜欢红木家具的可是越来越多,而红木家具本身还能算得上是一种投资,红木的价格每年都在涨,带动成品的家具也是大幅度的上扬。

“这几个,外加那个茶桌,一共多少钱?”

李阳圈中四个椅子,这里这样的椅子一共只有六把,另外两把都有点小小的缺陷,对价值影响不大,但总是一种瑕疵,既然有好的李阳肯定不会选择有瑕疵的东西。

“小哥,您真是好眼光啊,这几件可是我这最好的东西了,看你眼光这么准,我也不给您要谎价,这椅子一把一万五,茶桌两万,全要的话我再让两千,一共七万八,这数字也吉利!”

老板咧着大嘴笑道,李阳一下子指了好几件东西,让老板惊讶的同时也很是欢喜,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这笔生意。

一万五一把,这个价格确实不算高,最后又让了两千,李阳仔细想了想,这价钱还算是公道。

“一万五?怎么要那么贵,阳阳,要不咱多问几家,比较比较再说?”

李阳母亲突然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李阳稍微愣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母亲是一辈子朴实惯了的一个人,这几天见李阳大手的花钱本就有些心疼,尽管知道儿子有钱,可这种感觉却无法避免。

之前买的那些东西好歹都是很多生活必需品,今天要买的则是一些要使用的家具,在她看来完全没必要买那么贵的,一万五一把,一把椅子就顶上她一年的退休金了。

“等等,小哥别走啊,咱们价钱好商量,你要真的想要,我还能再让点!”

见李阳要走,那老板有些急了,李阳母亲的话声音很小,不过靠的那么近还是被他给听到。眼前这几个人可是真的来买东西的顾客,放他们走了,这笔生意会是谁的可就说不准了。

在这个市场里面卖这种红酸枝木椅子的可不止他一家。

“能再让多少?”李阳还没说话,母亲那就先问了一句。

李阳微笑看着那老板,不在说话。其实李阳很明白,这种大型市场的竞争很大,即使多走几家也讲不下多少的价来。李阳之所以愿意要走只是不愿意悖逆老妈的意思,老妈既然想要多走几家,那就陪她走几家好了。

“我在给您让一千,一共七万七如何?”

老板咬了咬牙,母亲立即又摇了摇头,道:“七八万的东西你只让一千,太少太少,我们还是再问问吧!”

说完何爱玲就要走,还真的走出去好几步,连李阳和李军山都跟着离开了。

那老板见状显得更为着急,急忙的叫道:“等一等,你们真心想要的话,这整套七万五拿走,七万五是真的不能再低了,我敢保证是这里的最低价,不行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何爱玲停下了脚步,等李阳走过来才悄悄的问道:“阳阳,这个价格怎么样?”

“不高,很合理,这类红木本身价值就不低,好东西肯定贵点!”

想了下,李阳才慢慢的说道,七万八李阳都不嫌贵,七万五更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红木家具的大部分利润都在加工和原材料上,成品的利润反而没那么高。

除非这个老板是自己进原料自己加工,那样才能赚取更多的利润。

………………

三更完毕,再求些月票。

小羽知道每章都求票显得很啰唆,但也没有办法,眼下是月底,是月票竞争最激烈的时候,看着后面又开始一步步的逼近,小羽心里也是万分的着急!!

………………

计算又出现了失误,已经改正!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