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第五二零、五二一章 鸡血石(5)(6)

祝公子站在那后,跟着他的那两个年轻人都急忙凑了过去,不去在管李阳。

周围围观的人很多,密密麻麻的,各种议论声都有,这位祝公子满意的四处看了看,这才架起切刀,对准边缘的地方准备下刀。

鸡血石因为摆件的价值很高,对完整的要求也就更高,不像翡翠,中间切开一幕了然,即使有些损坏只要能做出首饰就没有什么问题。

见到下刀,周围人的议论变的更为激烈,无论是赌石还是鸡血石,观众们都喜欢看到切石,一刀之后能让人更快的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李军山的兴趣也很足,刚才李阳那块原料不大,就没有用切刀,整个过程都是用砂轮完成的。

“嗞嗞!”

鸡血石原石和赌石的声音不太相同,但也是刺耳的声音,声音一响起来,周围的议论声马上变少了许多,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切刀慢慢的深入到石头里面。

在下刀的同时,李阳也打开了自己的特殊能力,眼前这大块的鸡血石李阳心里其实很好奇,刚才若不是一直在和李军山说话,估计早就悄悄的探查过了。

立体画面打开,整块石头全在李阳的脑海之中,切刀从石头上面切过,还能看到细小的石块分开,然后和水混合在一起变为泥浆流落下去。

这块石头是不规则的长方形,有几十厘米长,那位祝公子下刀的地方是边缘的一块地方,在外层皮壳上也有不少的血丝渗出,他是想先切开看看里面的情况,根据出血量再做判断。

即使里面都有出血,他切开的这些也能做出一个小型摆件出来,对整体价值的影响并不大。

看到里面的情况后,李阳忍不住摇了摇头,外表出血多的原料并不代表一定就好,外表血多,里面的血就有可能少,这是很多前辈们总结出来的一个经验。

眼下这块原料就是如此,石头的表面有很多地方出血,可一进到里面就消失了,鸡血石的成因是地开石和辰砂互相作用的缘故,很多时候都是从外往里渗入,而不像翡翠那样是从里往外走。

不过这位祝公子还算幸运,这块原料居然有一块不大的,很罕见的五色鸡血石,这一块五色鸡血石不大,比起李阳解出的紫红鸡血石还要小上一些。

五彩鸡血石的颜色都挺鲜亮,分别是红,黄,白,黑,紫五种颜色,相应在一起看起来很漂亮。

不足的就是颜色的浓度都不多,含血量也不足,加上个头又小的因素,这些条件都影响了整块鸡血石的价值。

只不过这类多彩鸡血石目前有很多人都很喜欢,这块虽小,也能做个小摆件,毕竟这是五彩鸡血石原料,这类原料绝对不会愁卖。

总体来说眼前这人买下的这块料并不会赔钱,还能赚上不少。李阳估计,这块鸡血石解出来,哪怕只是原料的价值也能达到两百万,相当于多赚了两倍还要多。

这可是很划算的买卖,李阳要是早点发现这块原料的话,肯定会先买下来的。

至于这块石料其他的地方,价值就不怎么理想了。表面带血的地方切下来可以做单面鸡血石方章,每块也能卖个几百块钱,和整体六十万的价格相比这些都微不足道,李阳根本就没有往里面去计算。

“哗啦!”

祝公子的这一刀终于切完了,周围的人脑袋都往里面伸了伸,外面看不清的人还急的团团转,有人还想着要往里面来挤,却怎么都挤不进来。

小块的石头被分开,祝公子旁边的跟班急忙上前泼了点水,石面立刻显露了出来。

露出来的两个切面干干净净,纯粹的地开石石料,上面再没有任何一点的血丝,看到这两个切面祝公子呆了一下,而周围的人已经纷纷议论了起来。

“没见血!”

“跨了啊,实在太可惜了!”

“六十万买的昌化老料也跨了,这鸡血石的赌性也不小啊,比得上赌石了!”

周围人的声音不断传过来,李军山也有些发呆,他对跨和涨的严格意义还不太懂,不过眼前这块石头切开之后没有表面的红色出现倒是真的。

“阳阳,这就是跨了?”

李军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小声的对李阳问了一句,何爱玲和王佳佳也都凑过来脑袋,想听听李阳的说法。

“爸,这是跨了,现在来看里面只是普通的石头,还没被鸡血渗透,算不得鸡血石!”

李阳点点头,没有鸡血的地开石,那只是普通的石头,有想要的可以开车去拉,按吨卖给你都成,每吨的价值和其他的石头差不多。

“那,它还能值多少钱?”

何爱玲也问了一句,对于她来说最关心的还是价钱,一辈子节俭生活习惯了,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先计算一下得失。

李阳想了一下,才慢慢的说道:“若是里面都是这种石头的话,那这块料就不值钱了,把皮面上的鸡血石切下来,最多也就是能卖个几千块钱!”

李阳说的这几千块钱还是做成印章的价格,几千块都是高估了,真当原料卖,这些估计最多也就是一两千块钱,这次那位祝公子算是赔大发了。

“只几千,六十万就这样没了?”

何爱玲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话的声音不由的有些大,祝公子回过头阴冷的看了李阳他们一眼,看到王佳佳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又转过了头,脸色极其难看。

“老板,您别急,这块料这么大,只是这一块,说不定下面还有呢!”

旁边的跟班,就是刚才说李阳没眼色的那人急忙上前谄笑着说道。说话的时候还躬着身子,李阳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还真有些人自愿堕落去做奴才,他这个样子比奴才也好不到哪去。

“我做事不用你教!”

祝公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把解石机上的鸡血石重新固定好,跟班不敢在说话,小心的在旁边帮着忙。

周围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刚刚李阳在这里解涨了一块鸡血石,现在又有人解跨了这么大一块鸡血石,等于给了大家最直观的对比。

大块不一定比小块好,价值低的也不一定就比价值高的差。

这次祝公子依然是用的切刀,下刀的地方换成了另一边,两边都切开来看一看,若是这边再跨的话,那这块原料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李阳悄悄的又摇了摇头。

这个位置和前面一样,五彩的那块鸡血石在中间呢,老是在两边切根本够不着,不过从中间切的话很容易切坏掉。

五彩鸡血石一被分开可就没那么高的价值了,若是分的不好,颜色被分了的的话,那价值更是要大大的降低,别说两百万,本钱能不能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对这些李阳都很清楚,不过他不可会去提醒这位祝公子,一是没理由提醒,二是他和眼前这几个人可没什么交情,特别是他的狗腿跟班刚才还对自己很不客气。

切刀慢慢的切下,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解涨大家喜欢看,解跨大家同样很喜欢。

特别是很多人都有仇富的心里,能买的起六十万这么贵重的鸡血石原料的年轻人不是个富二代也是个权二代,解跨了最好。

“阳阳,我记得你说过你用赌石赚过钱,是不是这个?”

何爱玲突然又问了一句,一块石头价值六十万已经让她很是震撼的了,可这块石头眨眼间就变成了几千块,这个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点,何爱玲怎么都有种接受不了的感觉。

刚才何爱玲还没想那么多,过一会自己想明白之后,就感觉到有些发凉,她突然想起了李阳最开始对他说过的‘赌石’这个东西。

“妈,这不是赌石,赌石是翡翠原石,这是鸡血石原石,只不过鸡血石原石也有一定的赌性!”李阳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解释了一句,有句话他想说最后又放弃了。

他本想说赌石的赌性比鸡血石要高的多,不过这话说出来之后说不定回让母亲更加的担心,还是不说为妙。

毕竟李阳他可是靠着赌石发家的,他赌石可以百赌百涨的事家人并不清楚。

“我知道了!”

何爱玲轻点了下头,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感叹神色,李阳则再次叹了口气。

鸡血石的赌性比起翡翠来确实相差很远,像眼前这样的情况在鸡血石中也不多见,只能说他们赶巧了,正好看到了鸡血石赌性最大的一面。

实际上这里面还有一块价值很高的鸡血石,解出来的话不仅不跨还会涨上两三倍,可惜这些话他现在不能说出来,只能慢慢的等着。

这一刀很快切完了,这次切开之后,祝公子自己立即上前洗净切面,仔细的看了看。

看过之后,祝公子的脸色变的更为难堪,这边露出的也是石面,别说是团块状的血面了,就是一丝血线也没有看到。

“哗!”

看到这一刀的结果,周围人的议论声更为严重,很多声音都传到了里面来。

解石机周围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些晚来的人则听着前面的人讲解里面的情况,还有些人干脆搬来椅子站在椅子上往里头看着,解石机外面此时至少聚集了一两百人了。

解石机这边的情况把蔡国华都给惊动了,蔡国华亲自跑过来了解了情况之后急忙让工作人员来疏散一下。听到里面解跨大块鸡血石原料,又挤不进去看的人慢慢都散去了一些,看不到等在这里也没用。

“毛老师,我敢打赌,这次的大动静肯定和李老弟有关!”

在给一个人做完讲解,并鉴定了那人手上的一小块寿山石之后,白铭悄悄的凑在毛老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看不一定,李老弟可是和父母一起过来的,他肯定以父母为重!”毛老脸上挤出一片笑容,眼睛立即变成了一条缝,像个弥勒佛似的。

“不,我有预感,肯定和李老弟有关,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

白铭使劲的摇摇头,脸上还带着一股坚定,毛老的眼中则闪过道坏坏的笑意,轻声的笑道:“那好,你说赌什么?”

“赌,赌华子楼一顿大餐!”

白铭本想拿出手上一件宝贝出来赌,可不自然间注意到了毛老的眼睛,马上改变了赌注。

华子楼是一家很不错的海鲜饭店,里面的菜可不便宜,去一趟三个人也要好几千,不过好几千的饭钱总比他手上的宝贝要强。

“行,就赌这个,我说白铭,你这次肯定输了!”

毛老嘿嘿笑了一声,蔡老师也转过头来,对白铭轻轻摇了摇头,他的脸上全是笑意。

见到蔡老师的样子,白铭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可回头看看那边密密麻麻的人群,心里还是坚决的相信这件事肯定和李阳有关。

“白铭,华子楼就明天去吧,明天我和蔡老师一起去,你可别忘了!”

“等等,咱们打赌还没结果呢,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

白铭急忙叫了一声,毛老大笑了一声,转头看了看蔡老师,蔡老师伸过头来,很神秘的对白铭说道:“你刚才给一小姑娘兴高采烈讲解的时候,我们两个都看到李先生解完了他买的一块原石,之后就有其他的人搬着块大毛料到了解石机旁,现在解石的就是别人,和李先生完全无关!”

蔡老师的话让白铭目瞪口呆,难怪毛老这么有把握敢和他打赌,原来他们都知道里面的情况。

刚才人少能看的很清楚,现在人一多,他们主席台也不高,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白铭这次等于吃了个大哑巴亏。

“不行,你们耍赖,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铭急急的叫了一声,一些等待鉴定的群众都奇怪的看了看专家席,这会是专家们休息的时间。

“注意形象,安静安静!”

毛老强忍着笑意,小声的说了一句,看着白铭很郁闷的样子,毛老又轻轻的笑道:“你又没说看到不能赌。再说了,打赌是你提起来的,愿赌服输,我看你别耍赖才是,不然一会我把这事告诉李阳,让他来做抉择如何?”

“别,怕了你了,输就输吧,大不了去华子楼,我就当行善帮你们改善改善伙食,还有最后半个小时的鉴定,鉴定完我们一起去看看,我要确定是不是我输了!”

白铭使劲的摇了摇头,这事让李阳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笑他呢,白铭可不想让李阳知道自己的糗事。

解释机旁,祝公子重新架起了切割机,这次是选择了另外一个石面进行切割,原来是横着切,现在等于是在竖着切,一下子能切下这块不规则长方体的一个大面。

切刀按了下去,见到祝公子这次的切法周围的议论声变的更大了。

这块原石本就是不规则长方体,这样下刀是能更直观的观察到里面的情况,但是如果里面没有鸡血的话,外面这层带有血面的表层等于也被毁了,切下来的东西那么薄,什么也做不出来,印章就更不用说了。

不管怎么说,外面的表层还是能做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就这样毁坏掉谁都有种惋惜的感觉。

这样切面积还大了许多,用的时间比刚才长一些,祝公子用了十多分钟才把这最大的一面给切开。

“有血,老板有血!”

跟班慌忙的大叫着,下面切出的石面确实露出了一些血丝,但是极其稀少,而且是断断续续的,并没有什么大的价值。

这也说明,这块石料只在表面进行了渗透,硫化汞还没作用到石体内部,这块石头除了表面的现象之外,只能算是块石头,称不上鸡血石。

跟班不懂,看到有红色就大叫着,祝公子可是个明白人,他的脸色无比的阴沉。

祝公子本名祝东波,是华康公司的副总,其实华康公司就是祝公子的家族产业,总资产有十几个亿,在北京也有着小小的名气。

祝公子年纪不大,还是个海归,这家伙几年前就迷恋了上鸡血石,而且特别喜欢自己买原料解石,解出的鸡血石在找人加工成自己喜欢的样式。

在他的家里,各种鸡血石摆件有几十件,加在一起也值近千万,因为鸡血石有着很高的升值潜力,加上祝公子确实有着一定的水平,他的家人渐渐在这方面也就不管他了。

说起来,祝公子也是这展销会的老主顾,连续三年都没落下过,展销会的时候还是每天必到,连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了。

这一次,祝公子好不容易从一个熟悉的老板那买到了这块百十斤重的大块鸡血石原石,原本想着解出块不小的鸡血石来做个最大的摆件,成为他今年的最大收获,可没想到收获没有,却得到了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六十万对祝公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他能赔的起,可这人他却丢不起。

不管怎么说,在北京玩鸡血石的圈子里,他祝公子都算的上是一号人物,出了这样的事,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去,到时候祝公子可没脸去见这些同行了。

“把刀给我架起来!”

祝公子阴沉的说了一句,周围的议论声顿时小了一些,大家都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急了。

对此很多人都能理解,换成他们自己,六十万买来一块这么大的原石,最后都变成了泡影,不急那才叫奇怪。

“是,是!”

跟班慌乱的答应了一声,祝公子平时人还算和气,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祝公子这种样子。

眼前的祝公子眼睛变的通红,固定好原石之后,使劲的按着切刀切了下去,李阳再次摇了下头,祝公子的心已经乱了,继续解下去对他可没任何的好处。

无论是任何有赌性的石头,都需要解石的人有一颗坚硬的心脏,特别是赌石,心脏不好的人可不能玩。

这可不是玩笑话,是有事实依据的,很多年前就有人因为赌石解石的时候当场犯过心脏病,这几年也有过类似的例子,甚至还有人因为没有抢救回来直接嗝屁了。

一个心乱的人,切的时候手也不稳了,这次祝公子切的是竖着的另外一面,这样切下的话,等于这块原石除了上下两面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被切开了。

祝公子下刀的地方距离中间又近了不少,外面留下了厚厚的一层,这样的话即使切跨,外面这一层还可以利用,能卖个几百块钱出去。

对一些围观的人来说,这也算是最认同的切法了。

切刀的刺耳声让周围的人声音又小了许多,李军山回头看了看儿子,张了张嘴巴,又转过了头去。

对于李军山夫妇来说,今天是真的见到了他们从没有了解过的另外一幕。

这些让他们感到很新奇,也很刺激,李军山突然发现自己是应该好好的出来多多的走动走动,在家里呆的时间一长,他们都变成了井底的青蛙,对外界很多的事完全是一无所知。

这一刀切了十几分钟,切完之后,祝公子最后一丝的希望也破灭了。

切面上干干净净,这次连一点的血丝都没露出来,两个跟班担心的看着祝公子,谁也没敢先说话。

“跨了,真的跨了,好可惜!”

“这么大一块也能跨,运气真背啊!”

“六十万啊,给我我宁可去买房子付首付,也不会买这东西!”

周围人的议论声又传了过来,这让那祝公子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还有些苍白。

“走!”

祝公子突然转过身,就往外走去,外面还围着一群人,见到冰冷的祝公子都忍不住给他让了位置。

“等等,你这些东西怎么办?”李军山突然叫了一声,解石机上剩下一堆残留的石块。

“东西我不要了!”

祝公子回过头,冷声说了一句,李军山再次愣了一下。

不要了,六十万买的东西说不要就不要了,想想怎么都接受不了,尽管这东西跨了,可这也是六十万买回来的东西啊。

不过有这种想法的,现场恐怕也只有李军山夫妇两个人,其他人都非常的明白这些残余石块的价值。

“你不要,那卖给我好吗?”

李军山突然说了一句,李阳回头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李军山不提出这点的话,李阳还打算提出来呢,这里面还隐藏着一块价值两百万的五彩鸡血石,别人不知道,李阳可是最为清楚。

………………………………

第四,第五,二合一更新。

时间有些晚,请大家见谅,超过九十票的五更完成,小羽是晚上回来码字,速度又一般,实在是赶不上早点发布。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现在小羽月票超过了七百,暂时位于分类第十,不过后面追的很紧,一不小心就可能丢失阵地,希望有月票的朋友们继续投票支持小羽。

精彩,爽快的情节马上就要来了,小羽需要大家的月票作为动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