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众所皆知

“这,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质疑李阳手上画的那名中年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见识到这幅画真正的神奇之后,他之前的那些想法再也没有了一点。

“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身边的一个人使劲的摇着头,这人显然也被眼前这古画的神奇给镇住了,还以为别人是在对自己说话。

画在水中,白雾也在水中,不过此时那团白雾仿佛是在空气中漂浮一般,就连画上的那些人物都好像是在缓缓上升,如同仙景。

二十多个人,包括跟着李阳进来的那两个何杰的人都愣住了。李阳,王佳佳和刘刚的表现最好,这幅画的神奇他们之前早都见过,再次见到有些感叹不假,但绝对不会在被震撼住。

过了足足有好几分钟,唐春明才回过头,很是羡慕的看了李阳一眼。

上天真的很眷顾这个年轻人,眼前这个年轻人收藏的那些国宝神器,都是有实力的博物馆都收藏不到的好东西。任何一件就是放在他们荣宝斋也会成为镇店之宝,这些宝贝全都落入了这个年轻人的手里。

他不知道神剑鱼肠以及日本神器天丛云剑也在李阳的手里,知道的话不知道又有什么想法了。

唐春明又回过了头,仔细的看着玻璃缸里面的古画。眼前这幅水中画同样又是一件顶级的国宝神器,这还是画圣吴道子的真迹,连唐春明都无法估算出这幅画真正价值。

无价之宝,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在唐春明看来,用金钱去衡量这幅神奇的古画就是对它的玷污,无论再多的钱,也无法取代这幅画的价值。

玻璃缸里面有吹气设备,水面静止之后,唐春明上前去按了一下,水面马上又晃动了起来,那种仙境般的神奇画面再次的出现,那威严的男子每一次的走动都让众人无比的感叹。

只有真正的神笔才能画出这样的神作,现场所有的人都相信了这就是吴道子的真迹,也只有画圣这位宗师才会拥有这样的神笔。

那两个何杰的人笔直的站在玻璃缸周围,他们经过了震惊之后已经恢复了平静,此时两人都不在去看那古画。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守护着这张古画,除了他们之外,这里还有两个荣宝斋的保安,这次是内部展览,人数不多,四个人的保安力量足够了。

再说这里还是荣宝斋的三楼,外面还有大批的保安力量,就是持枪保安这里也有。

众人开始小声的议论着,李阳则拉着王佳佳慢慢的退出了展览室。

这幅画的展览有一天的时间,李阳可不想把这么多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个展览室里,有唐春明还有何杰的人看着,画的安全不用他去担心。

三楼有很多不错的精品,李阳拉着王佳佳一起欣赏起这些荣宝斋的精品收藏。

看这些宝贝可比里面干站着要强的多,水中画是很神奇,但毕竟是李阳自己拥有的东西,想怎么看都行,倒是荣宝斋的这些收藏品想再看的话,还要在返回这里来。

荣宝斋的收藏确实不错,三楼有很多的孤品,宋代五大官窑的代表作这里几乎都有,其中一个柜子里面还展示着一件不错的元青花。

明清青花更是典型的代表,还有汉代白玉龙配,商周精品青铜器,唐朝皇室镶金铜镜等等,这里展示的每一件精品价值都不会低于百万元。

这类收藏品平时想到手并不容易,李阳的好东西是有几件,但是像这类具有代表性,又有高价值的收藏品却很少,这些东西也是目前他所缺少的,以后想要开办私人博物馆,这类东西必须要有。

展览室这会的人是越来越多,一些受到邀请的专家们也都到了,四十多个人都在展览室里则显得有些拥挤。

这种情况绝对是唐春明所没有想到的,他原本的计划是大家轮流观赏,轮休休息然后还可以进行探讨。可没想到看到水中画神奇的人都不愿意离开,来的人再多一些,恐怕都进不了展览室了。

对这些人的想法唐春明倒很理解,别说是他们,就是自己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之后也不愿意出去,这么好的东西当然是留下来,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

李阳可没管唐春明此时的难处,拉着王佳佳的小手又下了二楼。

二楼也有不少很不错的展览品,这次正好有时间,就把荣宝斋的这些展览品好好的都欣赏一遍,也能多增加一些阅历。

“你们苏经理呢?我订的货怎么还没到?”

刚到二楼,李阳就听到一个隔间里面传来道熟悉的叱喝声,这声音很大,听起来还有些不高兴。

李阳稍微愣了一下,脚下的步子立即做了转变,转身向那几个隔间走去,发出声音的是那古代家具的隔间。

“李阳?”

李阳还没走进去,迎面就出来一个熟人,见到李阳那人也愣了一下。

“司马大哥,你怎么会在这?”

李阳惊喜的叫了一声,刚才他听到的声音很像是郑凯达,眼下在这里看到了司马林,那个声音的主人基本上可以确定了,没有郑凯达司马林不会自己到这地方来。

司马林脸上也带着惊喜,随口解释道:“我陪老郑来的,他说在这订了一套红木柜子,要来取货!”

李阳知道郑凯达的爱好,现在生意上了正轨,估计郑凯达又来淘一些上好的古典家具。

“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北京,也不和我联系?”

李阳和司马林一起朝着隔间里面走去,对司马林又问了一句,自己在北京的事他们可是知道的,来到之后却不联系自己,这让李阳很有意见。

“我们是来北京开一场特别的加拍,本来想和你联系,结果李灿说你父母最近在这,我们就没打扰你!”司马林笑呵呵的说着,几个人一起进了那古典家具的隔间。

李阳马上明白了过来,父母来的事李灿知道,李灿中间给李阳打过一次电话,当时电话里面李阳就把这事说了一下,只是没想到他们也是要来北京,本来想找自己,但听说自己父母在之后就改变了主意。

几个人这是都不想打扰李阳陪伴自己父母的时间。

“老大!”

里面同时传来道惊喜的叫声,李灿和柳骏都在里面,两人正往外走,柳骏还拿着手机,估计是正想给谁打电话。

“李老弟!”

郑凯达回过头,愣愣的叫了一声,他只顾着生气,刚才没有注意到司马林和李阳在外面的对话。

熟人还真不少,猛的见到这么多熟悉的人李阳即意外又惊喜。郑凯达脸上本来阴云密布的神情立刻变成了阳光灿烂,旁边的那位女营业员则稍稍的喘了口气。

“郑大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李阳笑着问了一句,他可是在外面听到郑凯达的大叫声才走过来的,在李阳的印象中很少见郑凯达发过火,更不用说在这荣宝斋了。

“是这样的……”

郑凯达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慢慢的说出了刚才的事情。

公司最近的业绩很不错,每场拍卖会都很成功,完全奠定了中原一哥的地位,现在公司比郑凯达预期更早的有了盈利。

生意好,郑凯达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慢慢又鼓捣起他喜欢的那些东西来,有着拍卖公司的便利,他又为自己收了一些不错的收藏品。

正好这次有场拍卖活动要到北京来做,他就在荣宝斋订了一套价值八十万的上好红木家具,和苏经理说好了是今天上午来取货,可到了之后苏经理居然不在,而营业员还说没权利为他把东西取出来。

郑凯达一会还有个商务活动要参加,等了一会等不来苏展就发了火,正好被刚到二楼的李阳所听到。

听了郑凯达所说的这些,那名营业员显得很是委屈,忍不住跟着解释了起来。

苏经理被唐总临时叫走的,现在还没回来,顾客订的货还在仓库,除了苏经理之外别人也取不回来。她和苏经理联系了可是却联系不上,手机没人接,她又不能私自离开工作岗位,只能在这里向顾客陪着笑脸。

基层员工,特别是他们这样直接面对顾客的营业员,有时候也很不容易。

“我明白了,我刚才还看到苏经理,他就在三楼,你们等一会,我去把他叫下来!”

李阳轻声的笑道,苏经理也真是的,这边有顾客等着他还在三楼不下来,若不是正好遇到自己,这次的顾客又是郑凯达,恐怕还会闹出大误会来。

“他在三楼?在那干什么呢?”

郑凯达很是疑惑,他并不是怀疑李阳的话,苏经理的职务是二楼经理,上班时间很少离开这里,三楼也没他的工作,所以才显得有些疑惑。

“我上次捡漏得到了一幅古画,正在上面做着展览,他应该是在帮忙吧!”

李阳笑了笑,李灿,李俊还有郑凯达的脸上都露出了振奋的笑容,李灿急急的问道:“老大,你说的古画,是你在潘家园捡到那幅古画吗?听说还是吴道子的真迹?”

……………………

感谢朋友们的支持,最后一刻很险,但我们保住了阵地,获得了七月份的胜利!

再次谢谢大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