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第五五三、五五四章 缅甸瓦城(二合一大章)【求月票】

李阳和未来岳父的见面很愉快,王全明并没有说别的什么,一直都在和李阳拉拉家常,和普通的长辈见面没什么区别。

王佳佳的母亲梁凤英还责备李阳不到家里来,以后李阳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家,看来他们完全把李阳当成了女婿。

“出去走走很不错,你和佳佳都还年轻,等以后你们的事定下来之后,就多出去玩玩,好好的开开眼界!”

梁凤英显得唠叨了一点,李阳这次去缅甸她只当做是游玩,缅甸的翡翠公盘她听说过,李阳在玉石界中有着很高的身份和地位,应邀参加这样的活动十分的正常。

这一次跟随李阳前往缅甸,王佳佳对母亲用的就是这个借口。

“妈,以后有机会我们就去环游世界,您和我们一起去好了!”

王佳佳挽着梁凤英的胳膊,语气中还带着点撒娇的可爱,梁凤英则满意的笑着,还使劲的摇着头。

“你们去就行,我就不跟着了,话说国外有些地方确实不错,我和你爸一起去过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等地方,国外的一些生活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梁凤英所说的大部分都是公事出差所去的地方,王全明的工作中出国的次数并不少,但公事出国和私人游玩可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对梁凤英来说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梁凤英这么说,也有把自己的遗憾在女儿的身上弥补回来的想法,至少女儿出去的时候可以全身心的去放松。

“对了,李阳,我听佳佳说你在北京买了家店?”梁凤英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阿姨,昨天偶然遇到就买了下来,以后我和佳佳在北京的时间肯定要长一些,这边有个生意也好!”

李阳马上回答道,买古玩店的事即使梁凤英不问李阳也会说出来,这份生意等于李阳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事业,说不出至少不会让人感觉他整天无所事事。

“做点生意是不错,你不是还有家拍卖公司,忙的过来吗?”梁凤英再次问道。

“妈,拍卖公司李阳只是入股,不用去管理,管理的人都是他的朋友,北京这一家才是李阳自己的产业!”

李阳还没解释,王佳佳已经帮他解释了出来,对李阳刚才所说的话,王佳佳心里还有着一股小甜蜜。

李阳可是有两个家,两处房产,北京一个明阳一个,明阳是李阳的父母在那,北京这边则是她的父母。在她看来,李阳愿意多留在北京,全都是为了她,这个小女孩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好的方面去想,特别是牵扯到李阳的事。

“这样啊,只要有精力去管理就行!”

梁凤英对这个问题没有特别的在意,在她看来未来的女婿在北京有个生意也好,这等于李阳在北京扎了下根,任何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走远,她更希望女儿和女婿以后都生活在北京。

“李阳,你做生意我很支持,既然做了,就要做好他,以你在你们圈子里的声望,做不成可是要丢大人的!”王全明笑了笑,轻声说了一句。

“叔叔,您放心,既然要做,我肯定就会做好!”

李阳急忙答应道,王全明这次的话并没有说错,李阳在圈子里的名气现在很高,很多人都用天才来形容他,不过也有很多人嫉妒李阳的成就,巴不得看他的笑话。

这次的生意同样会有很多人都盯着,等着看李阳做跨,好到时候宣泄一下自己的嫉妒心。

对于这家古玩店的来历,王全明非常的清楚,飞翔集团之所以有今天还不是因为他的缘故,若不是这个集团还要担负着数千人的工作,王全明直接让这个集团垮掉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即使如此,目前飞翔集团的控股方已经不在是赵家的人了,国内从不缺少聪明的人,王全明动手之后就有好多人盯上了这块大蛋糕,赵家的顶梁柱一走,这些人马上分食了这块巨大的利益。

如今飞翔集团早已改了姓,具体姓什么王全明并不在意,他所做的只是一个态度。

中午李阳留下来吃的饭,王峰还被王全明喊了过来,好在两人私下早已经熟悉,这次吃饭的时候倒没有任何陌生的尴尬。

吃过午饭之后,王佳佳留在了家里,李阳则去了潘家园的古玩店。

马上就要出门了,梁凤英很不放心,要为王佳佳准备很多的东西,这让王佳佳颇有些哭笑不得,当初他为了毕业论文去西藏那么久也没见母亲这么紧张过。

瑞祥斋今天的生意不错,换东家的影响几乎一夜之间就完全消除了,每个员工的干劲还显得非常的足。

“苏经理,一切先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运作吧,我有事要出趟远门,在我回来之前不用做任何的改变!”

在古玩店里转了几圈,李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接手成熟的生意九这点好,上手非常的快。不像新开一家店那么麻烦,当初拍卖公司的成立可是准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是,老板,您回来之前我们不会做改变,不过财务上的人还需要您多操下心!”

苏涛马上回应道,李阳不插手管理最让他满意了,倒不是因为他的权利欲望,现在的生意正是最好的时候,打开这个局面并不容易,苏涛可不想做事的时候束手束脚。

李阳行内的名气是很大,但不见得就会经营,胡乱做出的改变很有可能影响店铺的正常运营,到时候造成的损失还要他这个经理来背黑锅,所以李阳不过问正和他的心意。

“财务上这两天会有人来,到时候你帮他做下交接,这里的一切我就交给你了!”

李阳微笑着说道,财务上的事李阳委托了何杰,让他帮自己招聘一个即合适又可靠的人过来,李阳自己实在是没时间找人。

其实一开始李阳有过让苏涛兼任财务的想法,不过随后又自己否决了。苏涛的能力不错,值得信任,但给了他太大的权利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李阳不想冒这个险。

钱权都在一个人手中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事故的时候。

………………

第二天一大早,桑达拉就带着李阳上了飞机。

中午的时候,王佳佳挽着李阳的胳膊从飞机上走了下来,好奇的打量着异国的风情,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缅甸瓦城机场。

为了接李阳,桑达拉特意的包下了一架专机,申请了从北京直接飞入缅甸瓦城的航线,飞机只在中途加了一次油,这样极大的节省了时间。

现在对桑达拉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也就是时间了。

“李阳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刚下飞机,一个五十来岁样子,皮肤黝黑但很魁梧的中年男子就对李阳双手合十行礼,这个男子还穿着一身军装,显得很有煞气。

“李先生,这就是我的叔叔桑顿将军!”

桑达拉就站在李阳的旁边,急忙小声的介绍了一句,这次桑顿将军给予了李阳足够的重视,不仅亲自到机场迎接了李阳,还将家族内的重要人物都带来了。

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李阳现在就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差不多也是最后的希望了。

“谢谢您桑顿将军,您太客气了,我和桑达拉是很好的朋友,对朋友的请求我不会拒绝!”

李阳走上前,也微微低了低头,桑达拉的脸上则露出了一丝的感激。王佳佳则轻轻的看了李阳一眼,李阳现在也学会说话了,这种顺水人情送的还真自然。

“哈哈,桑达拉交了一个好朋友!”桑顿将军大笑了一声,这个魁梧的大汉还很满意的看了看李阳旁边的桑达拉。

把李阳请到缅甸来,桑达拉等于已经立下了一个大功,若是李阳真的像翡翠王那样赌出了有价值的矿脉,那桑达拉也等于成为了家族的救星。

瓦城是缅甸人的叫法,这里还有个名字叫曼德勒。瓦城是缅甸第二个城市,总人口超过两百万,这里还是缅甸最大的翡翠交易中心。

缅甸公盘是在首都仰光举行,那只是因为政府的缘故,事实上缅甸公盘所出现的毛料大部分都是瓦城的毛料商人所提供,缅甸五大家族,总部设在瓦城的就有三个。

桑达拉的家族就是其中之一。

瓦城最大的交易市场位于城边,于1999年建成,总面积达到了两万平方米,这也是缅甸国内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场。

距离这个市场不足五公里的地方,就是桑达拉家族的总部。

说是总部其实更像是一个小城镇,这里有着自己的城墙,城墙上还有巡逻的士兵,城墙内有着很多的普通的房子和街道,街道上甚至还有商店。

桑达拉家族的直系成员本身只有不到一千人,但除此之外还有数万甚至更多依附着他们生存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生活在这里,有了桑达拉家族的庇佑,他们在这里生活很是安定。

比如那些士兵,他们的家人就生活在这里,他们为桑顿将军当兵卖命就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

午餐之后,桑达拉亲自带着李阳他们去了客房。

李阳所住的地方是这里最好的一间客房,除了环境之外,内部装饰足以和五星级大酒店相媲美,特别是这里的服务,只要是他们能做到的,住在这里的客人随时可以提出任何的要求。

美美的休息了几个小时,李阳才起床,这几个小时的休息也让他的精神恢复了不少。

王佳佳也睡了一会,她比李阳起的还要早,刘刚只是眯了一会眼。除了刘刚之外跟在李阳身边的还有赵奎和海东两人,赵永和马良现在还在国内,他们会自己潜入到缅甸来,在外围暗中保护着李阳。

一明一暗,这是赵永之前订下来的方案,未知的危险往往都隐藏在暗中,他亲自躲藏起来能够更容易的发现那些潜在的危险。

“李先生,您休息的怎么样?”

李阳刚一醒来,接到仆人汇报的桑达拉就赶了过来,笑眯眯的对李阳说了一句。

桑达拉今天的心情非常的不错,无论李阳能不能帮他们赌到矿,至少他的任务是完成了。眼下桑顿将军也只有信任李阳,相信之前李阳的那些成绩,毕竟能和翡翠王相比的人并不多,李阳算是唯一的一个人。

“很不错,桑达拉,你说瓦城最大的翡翠市场就在这不远处,我们能不能去看一看?”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睡了这一会,李阳坐飞机所产生的疲劳感一扫而光,对这个异国的城市李阳也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在李阳的印象中,瓦城最出名的就是翡翠,瓦城市区有一百二十万的人口,差不多接近一半的人都和翡翠还有宝石的产业有关。

“没问题,李先生你等会,我让人去开车!”

桑达拉对李阳笑了笑,又对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声,马上有个保镖跑了出去。

不一会,这位保镖就开着一辆悍马回来了,在悍马的后面还跟着两辆普通的卡车,和一辆吉普车。

两辆卡车上面,每辆都有二十多名持枪士兵,这些士兵都是桑达拉家族的私人武装力量。

李阳要出门,安全问题桑达拉肯定不会忽视,好在这里是城区,若是进山的话跟着的人还会更多。

桑达拉曾经就亲眼见过,翡翠王马老先生进山赌矿的时候,库巴将军足足派了五百多人的兵力分层进行保护,生怕翡翠王老人家有一点的闪失。

悍马是桑达拉的私人座驾,不过此时让给了李阳。开车的司机是刘刚,赵奎坐在前排,李阳和王佳佳坐在后面,海东只能和先和桑达拉的保镖一起挤在后面。

走在前面的是桑达拉亲自驾驶的普通吉普车,这种车和国内八九十年代的吉普车很像,此时国内很难见到这样的老古董了,这类车在缅甸则非常的常见。

瓦城给李阳的第一印象就是破旧,桑达拉家族总部门前的街道还好一些,走到城区的时候很多的街道都变的坑坑洼洼的了。两边的房子看起来大都有些年头,这些市貌,让李阳想起了小时候栗城县的样子,一样的破旧不堪。

车子开了没多久,桑达拉开着的吉普车就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还停放着不少的车子,这些车大都是很普通的吉普车,甚至还有一些马车。

下了车,王佳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里的空气味道十分的不好,李阳也是惊讶的打量着四周,早就知道缅甸这边的生活环境很一般,现在来看传言并没有夸张,感觉还说轻了。

这可是缅甸全国第二大城市,还是最大的市场,放在国内那还不得使劲的粉饰,在这就像个牲口市场一样,除了破旧之外只剩下了脏乱。

“缅甸这边就是这样,政府没钱建设基础设施,我们的资金都在发展自身,这个市场当初还是我叔叔联合其他几个家族一起建造起来的!”

看着李阳的神色,桑达拉苦笑了一声,第一次到这里来的外国人差不多都是这样,只是李阳的身份特殊,他需要特意的解释一下。

国情如此,桑达拉也没有办法,以后等他接掌家族之后倒是可以帮这里做一次修正,但也只是有限的休整,他也不可能投入大资金重建这个市场。

“我们进去看看吧!”

李阳点了下头,对外面的这些他其实并没有特别的在意,每个国家的国情都不一样,缅甸若不是因为战争和军阀割据,也不会变的这么贫穷。

大门距离李阳他们不远,门口还有着穿着不同服饰的工作人员。

一般来说,外国人来这个市场,都要交纳大概一美元到数美元不等的入场费,眼下缅甸公盘召开在即,来到瓦城的外国人也增加了不少,让市场的人又能多赚一些外快。

有个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看到李阳和王佳佳他们眼睛猛的一亮,就想上前收取入场费,结果被身边眼尖的伙伴一把给拉住了。

“你干什么?”

这名工作人员不满的回过了头,他们在这工作了很长时间,眼睛都很毒,一眼就能看出哪些人是来游玩的外国人,哪些人身上的油水又很足。

通常情况下入场费是一美元,不过遇到一些肥羊他们还可以适当的提一提,缅甸这边的腐败可要比国内还要厉害的多。

“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死,你要想死就过去,也不看看人家跟着谁来的!”

这个人的火气很大,但拉住他的那个人火气更大,好心帮了他一下,居然还不领情。

“谁?”

这名工作人员又回过头来,正好看到桑达拉正和李阳小声的解释着什么,马上把脑袋往脖子里缩了缩。

做为缅甸五大家族的继承人之一,桑达拉平时没少来过这个市场,很多人都认识他了。

拦住桑达拉的客人要入场费,他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在看看桑达拉他们身后跟着的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这名工作人员就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一直窜到了头顶。

缅甸是有法律,但这些法律对地方武装根本没有一点的用,得罪了桑达拉,这些人一颗子弹就能轻易的让他报销,还不会有人帮他说话。

“兄弟,谢谢了,晚上我请你喝酒!”

等桑达拉他们走远,这名工作人员才小声的对身边的伙伴说了一句,他的伙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提醒算是没有白费。

走进市场,李阳的眉头忍不住又轻轻皱动了一下。

眼前的市场就和国内八九年代的棚户区差不多,一排排的木制房屋组成了一个个的小过道,有些房屋还带着门户,有些整个就是一大棚子,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是一个交易翡翠和宝石的大型市场。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这里也被分为若干个区,有翡翠戒面区,挂坠区,摆件区还有手镯区,除了这些成品之外,还有毛料区,片料区,加工区和雕件区。

这些区域划分的并不科学,甚至可以说很杂乱,不是经常来这里的人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李先生,我们先去哪看?”

好在李阳身边还有个向导,桑达拉很尽职的先问了一句,这个市场他可是非常的熟悉了,他们家族在这还有一个大型的毛料批发和零售的地方。

“随便吧!”

见到这么乱的市场,李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出选择,只能无奈的让桑达拉自己拿主意,来之前他已经想到了缅甸的情况,但事实和他想象的还是相差很远。

“那好,李先生我们直接去毛料区看看吧!”

桑达拉笑了笑,带着李阳他们直接进入了市场,去毛料区要穿过一片摆件区,这里有很多大小不等的翡翠摆件,李阳特意展开特殊能力观察了一下,这个观察的结果让他很是无语。

感情造假并不是国人的专利,在这也是一样,这些摆件有很多的B货和C货翡翠,甚至还有一些都是石头做的,外面就加了一层翡翠镀膜。

这些东西占的还不少,那些想着到缅甸就一定能买到真翡翠可都要小心了,李阳简单观察的几家店铺,至少有七八成都不是真正的A货翡翠。

这点和国内的平洲玉器街比起来真的是差大了,平洲玉器街的翡翠饰品价格贵点,但至少大部分都是真的,很少有人卖假货,而这里都快变成了假货的天堂了。

“李先生,翡翠现在货源紧张,一些人就免不了动了歪心思,这里没人管,也就越演越盛了,到这里来眼力也非常的重要,其实他们能所能骗的都是那些远到而来游玩的客人!”

看到李阳的神色,桑达拉又解释了一句,对这些假货桑达拉同样很无奈,强行禁止不是做不到,但那要影响一大批人的生路,没人去做这种费力又不讨好的事。

“李阳,那是什么?”

王佳佳突然拉住李阳,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门口,在那个门口摆放着一个木头做成的器具,样子有些像缝纫机,有一个人还坐在这台木制机器的前面。

“水登?”

李阳回过头,脸上突然露出了惊讶,带着王佳佳快步朝着那家店前走去。

………………

缅甸的情节小羽构思了很久,这段时间又不断的进行完善,经过这两章的过度基本上就要全面展开了,希望朋友们喜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