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小伙子,玩两把如何?

“卓老您好,我就是李阳,不过那玉圣的称号都是别人给封的,当不得真!”

李阳轻声说了一句,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他除了惊讶还有好奇,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到底是靠什么来赌石。

“小伙子挺谦虚,这点比老马的那个徒弟要好,老马的封号那也是别人给封的,只要有人愿意承认就行!”

卓老笑着对李阳点了点头,好在他的眼睛一直都闭着,睁开眼睛的话只会更吓人。

“翡翠王马老先生每次到缅甸都会邀请卓老过去叙叙旧,几十年来他们依然还是很好的朋友!”

桑达拉凑在李阳的耳边,很小声的说着,他的声音很小,一旁的王佳佳都听不到一点,不过卓老的耳朵慢慢的晃动了一下,竟然又微笑的点了点头。

“小伙子,坐下来说话!”

卓老又对李阳伸了伸手,自己则在躺椅上又坐了下来,旁边马上有人搬来了几个木头椅子,让李阳他们坐下来。

“小伙子,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卓老突然对李阳说了一句。

“能听卓老的故事是我们的荣幸!”

李阳马上点了点头,眼前卓老的赌石能力李阳并不怎么相信,但一位看不见任何的东西,生活还如此乐观和自信的老人,是值得李阳去尊重的。

桑达拉很惊讶的抬头看了卓老一眼,在桑达拉的印象中,卓老从没有对别人主动讲过他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看着李阳那年轻的面孔,桑达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桑达拉的心里猜出了个大概,卓老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李阳,但肯定通过别的渠道听说过李阳的事情。事实上也是如此,这次翡翠王马老先生再次来到缅甸赌矿,首先就是见了自己的这个老朋友,和这位老朋友谈论最多的,也就是李阳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马老先生坚信,未来的邵玉强和李阳都会比他们的成就更高,更强,年轻就是这两个人最大的资本。

从马老先生那回来,卓老其实就已经惦记上李阳了,他对李阳的好奇心可不是一般的高。

卓老说话的声音很慢,但非常的有条理,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卓老就把自己一生的大概给说了出来。

从卓老的介绍中李阳才知道,当年卓老和马老先生是同时学艺的人。

他们年轻的时候,想学点真正的手艺并不容易,需要拜师,还要做上几年学徒,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能学到真正的东西。

两人就是在一次做学徒的时候认识的,两人的思想和别人都不一样,他们想要更快学到最好的手艺,而不是贡献自己的青春为师父免费打工。这种思想在当初可是非常的另类,说出去就是欺师灭祖,要挨重板子的。

一个人本来还不敢这么做,但两人在一起就不一样了,几年的时间里,他们拜了好几个师父偷师学艺。这些师傅平时虽说不怎么来往,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终于有一天他们的这些事还是被传开了。

在那个时代,传出这样的事结果可想而知。

两人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初他们学艺的地方是云南腾冲县,在那没有人不知道两个人的恶名,甚至有人以败类来称呼他们。

之后两人算是在那呆不下去了,他们商量了之后,索性一起进到缅甸直接去了矿场。

在缅甸矿场他们一干就是十年,这里的实践让他们把之前偷学来的东西完全掌握住,甚至还自学学到了不少别人根本不懂的东西。

特别是赌石方面,这十年他们每个人都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自我总结出来的特点更是成为了最宝贵的财富。有些从他们口中传来的东西至今都在赌石界广为流传,甚至还成为了某些玉石学校课本上的教材。

也就是那个时候,两人重新回到了云南,慢慢展现出了峥嵘。

回来没多久,两人都有了不小的名气,随着名气的增加,没有人再喊他们败类,反而有些人还想方设法拜入他们的门下当学徒。

两人渐渐成名了,那时候马老先生还没有翡翠王的名号,卓老也没有成为瞎子。

那个时代还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好在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居多,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并不是特别的大,有好手艺的人依然会受到尊重。

成功并没有让两人骄傲,他们所吃过的苦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有了名气之后更加方便了他们的学习和探讨,渐渐的,两人的水平都是越来越高。

单从赌石的实力上来说,两人那时候是在仲伯之间,几乎分不出谁强谁弱。

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三十年前,卓老和马老先生再次来到了缅甸,这次他们是想自己赌出一个矿脉出来,一个好的赌石大师同时也是赌矿高手。

就是这一次,卓老因为因为坠山弄瞎了双眼,从此卓老就留在了缅甸,一直都没有回国。

马老先生回去之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名气是越来越大,最终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行内人士还给了他老人家一个翡翠王的称号,马老先生还开办了自己的公司。

眼瞎之后的事情卓老没怎么仔细的去讲,桑达拉倒是知道一些。

卓老眼睛废了之后,当时一些想邀请卓老的人马上都把他当成了废物,只有桑达拉的爷爷没有这么做,不仅帮卓老治眼睛,还让他长期的在自己这里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三十年,只是谁也没想到,眼睛瞎了十年的卓老突然又开始赌石了,他不用眼睛去看,只用耳朵去听,一样能听出很多赌石的情况,有时候甚至比眼睛看的更为准确。

一些本地的赌石大师为此还很不服气,有些人特意上门来挑战过卓老,无一例外的全部败退。

瞎了眼的卓老,对赌石的判断非常的准确,就像有双明亮的慧眼一般,这点让桑达拉的爷爷很是意外,同时也很高兴。

自那以后,卓老在桑达拉家族的地位就越来越重,再没有人因为他是个瞎子而轻视他,桑顿将军接掌家族之后,卓老是家族内唯一不受调控的赌石专家,做什么事全凭卓老自己的兴趣爱好。

今天在得知卓老也在这里之后,桑达拉才会显得那么兴奋,这是一位让他真心尊敬的老人。

“小伙子,说了这么多,要不要玩两把?”

卓老突然笑着说了一句,李阳则微微一愣,还抬头看了看桑达拉。

“卓老说的玩就是赌石,无聊的时候卓老自己也会解几块毛料,通常卓老都是解那些全赌毛料来练手!”

桑达拉急忙解释了一句,这一点确实是这样,卓老没有马老先生的盛名所累,反正他是一个瞎子,即使输了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心态放的很平。

正因为如此,平时有人找他对赌大都不会拒绝,这是他最喜欢的游戏。

当然了,能和卓老对赌的人一般都要有一定的名气,不过卓老之前从没有主动提出过对赌,向李阳提出这个要求,是桑达拉见过的第一次。

犹豫了一下,桑达拉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上次翡翠王马老先生来听说卓老就和他玩了几把,互有胜负!”

桑达拉说到这里不在往下说了,一句互有胜负就足够了,这说明眼睛看不见东西的卓老依然有着和翡翠王相比的实力。

“好,还请卓老多多相让!”

听明白之后,李阳马上点了点头,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他对卓老的赌石能力早就好奇了,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李阳真的想不出是怎么判断毛料中那些情况的。

有些特征,即使用眼睛去看还有可能出错,更不用说只是纯粹的听了。

“小高,去选些毛料来!”

卓老微笑点了点头,眼睛依然闭着,之前被桑达拉称作高伯的人此时已经回来了,卓老就是对他说的话。

“是,卓老!”

高伯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随后带着几个年轻人拉着推车向仓库深处走去,越不好判断的毛料就放的越深,这样的毛料最适合对赌所用。

他们都知道卓老的习惯,在这卓老和人对赌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和这么年轻的人对赌,还是卓老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却还是首次。

此时高伯也知道了李阳的身份,是桑达拉特意请来的赌石高手,有着和翡翠王相比的实力。

这么年轻,就有了和翡翠王相比的实力,高伯第一感觉就是不相信。不过人是桑顿将军亲自下令,桑达拉亲自出面请来的,他也不敢质疑这些决定,正好趁和卓老对赌的机会,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实力。

其实高伯的内心对李阳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接受,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不可能让卓老主动提出对赌来。

这次的对赌,看似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游戏,但也有卓老帮助桑达拉家族验证一下李阳实力的目的在里面。

对此李阳也能感觉到一些,但他并不在乎,他的心里只有对卓老这样赌石专家的好奇。

在没来缅甸之前,有人若告诉李阳有人瞎了还能成为赌石高手,甚至是最顶尖的赌石大师,李阳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

第一更,今天最少三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