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第五五九、五六零章 开场的小高潮(二合一大章)

整个仓库的后区,大概有一千多块这种表面上有好有坏,让人不好看透,存在各种争议的毛料。

这些毛料九成以上都是老场口的料子,而且大都是全赌毛料。

别看这些毛料很让人纠结,可他们的总体价值可不低,单纯的只计算毛料的价值,眼前这些差不多要超过千万,也只有桑达拉这样的大家族在这里才会拥有这么多很难看透的毛料。

李阳回头又转了几圈,最后选中了一块比篮球小点的黑乌砂皮壳的毛料。

此时时间才过去不到二十分钟,李阳就选完了三块毛料,而卓老的手上还只有一块,还是刚才李阳看中,却晚了一步没能拿到的那块毛料。

“三公子,时间还有很多,李先生是不是着急了点?”

高伯皱着眉头对身边的桑达拉说了一句,他的意思桑达拉很明白,李阳只用了一半多点的时间就选出三块毛料来,还是没用灯的情况下选出来的,怎么看都有托大自傲的嫌疑。

在卓老面前托大,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最终都是羞愧而逃。

“我知道!”

桑达拉淡淡的说道,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在他的心里也有一点担心。李阳总共看的毛料也不过两三百块而已。还大都是一眼扫过,真正上手仔细看过的毛料只有一二十块,这种情况下那么快的做出决定,确实给人一种有种托大的感觉。

“我赌卓老赢,十美元,有人敢跟吗?”

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有一个突然小声的对身边的同伴说了一句,他身边的几个同伴抬头看了他一眼,全都撇了撇嘴。

这些人对卓老早就有了强大的信心,加上卓老在这还有着骄傲的战绩,傻子才会跟他去赌。

在他们的眼里,李阳这个看起来并不显得比他们大的年轻人,怎么都感觉很不靠谱。

“真是扫兴,我去问问别的兄弟!”

见没人跟自己,这名工作人员索性走到一旁那些士兵的面前,这些士兵的家人和他们的家人大都生活在一起,有几个就是他认识的人。

“有没有愿意跟的,最少十美元!”

这名年轻的小伙子小声的对几个认识的人说了一句,周围的士兵都互相看了看,他们在军营的时候也有过赌博,但很少有针对赌石活动的赌博。

“我跟!”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口才不错,说了一会之后就让一名士兵跟了他十美元,有了人开头下面又有好几个人跟了赌注。他对这些士兵开出的赌注是一赔三,李阳赢了的话,他会赔三倍的赌金给这些士兵。

士兵们对卓老的了解远不如他们,刚才李阳和卓老的表现可是半斤对八两,李阳还是桑顿将军特意请来的最重视的赌石高手,再加上这个年轻小伙子的撺掇,不一会这些士兵就交了三百多美元的赌资。

三百多美元在缅甸可不是小数目了,收了钱的那个年轻人强忍着心中的得意。

在他看来卓老必然会胜利,别说一赔三,就是一赔五也没任何的关系,站在不远处的其他几名工作人员则羡慕的看着他,都在盘算着今天卓老赢了之后该让他怎么请客。

“三公子,要不我去管一管?”

高伯的眉头紧紧的皱动着,这些工作人员都被他宠坏了,当着桑达拉的面居然也敢暗下赌局,让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不用!”

桑达拉摇了摇头,突然转身朝那名工作人员走去,那人现在还在撺掇一些犹豫的士兵下注。

“三公子!”

士兵们急忙站直了身子,在发现桑达拉亲自过来之后,这个到处让人下赌注的年轻人也变老实了,恭恭敬敬的低头站在那里。

“这是两千美金,我赌李阳赢,你敢不敢接?”

桑达拉并没有任何的斥责,反而同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二十张美元大钞,缅甸货币不稳定,在这里美元最受大家的欢迎,不过近两年欧元也开始慢慢的流行了起来。

在某些地方人民币也是流通货币,不过大城市里不行。

“接,我为什么不敢!”

那人使劲的咽了口唾沫,他平时的胆子就不小,人很活跃,不过他的水平确实很不错,在年轻人中属于佼佼者。

“三卡!”

高伯的面色有些难看,三卡就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说起来这个三卡和他还有些亲戚关系,平时因为这点关系高伯对他的管理并不严,没想到这次下赌局竟然下到了桑达拉的身上,这就让他有些接受不了了。

“没关系,他愿意接就行,不过我要是赢了,到时候我赢的钱可不能少!”

桑达拉笑着挥了挥手,把钱递过去之后又转身走了回去,继续看着卓老挑选毛料。

李阳的毛料已经选好了,索性留在那里继续观察一些外表争议很大的毛料,这次他是纯粹用眼睛去看。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

卓老挑选了三块毛料,不过这三块并不全是在这里挑选出来,在这一千多块毛料的另外一边,稍微远点的最里面的角落里,还有几百块表现更差的毛料,卓老有一块就是在那里选的。

这些毛料之前李阳根本就没去注意过。

“卓老,您怎么在那里选了毛料!”

高伯急忙走上前去,他的脸上隐隐有着一丝的担忧,那几百块表现更差的毛料,给个表现差的评价已经算是不错了,放在外面可以说就没人愿意要。

这些毛料不是上面直癣遍布就是小绺不断,或者裂开了极大的口子,有松花的还大都是很差的癞子松花。这些毛料大概有四百多块,总体价值最多只有几十万,若不是因为它们老场料的身份,几万块钱可能都不值。

“没事,哪里选都一样!”

卓老笑呵呵的摇着头,有工作人员在后面跟着他,里面放置的就是他选好的三块毛料。

其中一块,就是上面全是麻点,麻点的下面还有难看的黑雾,之前接了桑达拉两千美金赌注的那名工作人员见到这块毛料之后也愣了一下,脸上隐隐有些担忧。

他在这工作薪水很高,每个月至少有几百美金的收入,这种收入在缅甸来说绝对是高收入人群了。

不过这次若是输了的话,他差不多要赔出去八千美金,桑达拉下注之后,他又在士兵那接了差不多好几百美金的赌注。

连桑达拉都跟着参赌了,他们这些跟着的士兵再没有一点的担心,下赌注的人又增加了不少。

八千美金,差不多是他所有的积蓄了,这次若输的话不说倾家荡产,有一阵子不能翻身绝对是真的。

这种情况下,他对卓老挑选的赌石更加的在意,这也算是他这辈子做出来的最大一个赌局。

“小伙子,咱们去解石吧!”

卓老并没有怎么在意,对着李阳的方向招了招手,毛料选好了,解出后才能知道到底谁输谁赢。

“好!”

李阳正在发呆,听了卓老的话急忙点了点头,他的脸上还有着一股惊讶。

卓老选好赌石之后,李阳就忍不住用特殊能力先观察了一下,这样等于提前就能知道这次对赌的结果,观察过后还真让李阳很是吃惊。

解石机并没在仓库内,在仓库旁边的一个小库房内。

这个小库房宽敞明亮,说是小库房其实也不小,里面足足有十台解石机在,一是经常有家族的赌石专家来练手,二就是一些顾客也喜欢现场解石。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锻炼他们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工作会解石是他们必备的条件。

解石机有两台正在用,其他都空着,缅甸公盘召开之前,对那些小商人来说是销售旺季,不过对他们这种大毛料商人来说就是淡季了,好毛料都送到公盘上卖了,在那能卖出更好的价钱来。

“卓老,李先生,你们先请!”

站在门口,桑达拉恭敬的低了低头,桑达拉没先进去,高伯他们更不用说了,都老老实实的站在外面。

“小伙子,你的选的三块能不能让我摸一摸!”

卓老没有客气,率先走到了里面,他身后跟着的工作人员急忙将推车推了进去。

“这个,没问题!”

李阳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刘刚站在他的身后,听了李阳的话立即把手上的推车推到了卓老的面前,李阳的三块毛料也在推车里面。

从外表来看,这三块毛料并没什么特别,其中有一块还开了窗,但下面只是灰白的石层,这样的窗等于是开跨了。

另外两块,有一块带有松花,但却是很不好的爆松花,爆松花的面积很大,这种松花色鲜而薄,不过毛料里面无色的可能性很高,还很容易水短、色偏。这是一种反常现象,赌石界内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为绿跑皮,是一种大家都不喜欢的毛料。

除了爆松花之外,这块毛料还有些蟒纹,可却是表现不好的丝蟒,这类赌石在外面最多也就是一两万的市场价,这个价钱还要碰上不太懂的新手要碰运气才能卖出去。

卓老先抱起了一块,就是那这块带有爆松花和丝蟒的毛料,卓老先是摸了一会,又用小锤子锤了一会,最后才点了点头,轻轻放下这块毛料。

放下这块毛料,卓老又摸了摸另外两块,这次的时间更短,不到三分钟卓老就把这些毛料都还给了李阳。

在卓老的脸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笑容,见到卓老这种微笑之后,高伯还有那收了两千多美金赌资的年轻小伙子都稍微松了口气。

卓老脸上的笑容代表着自信,他们见过很多次高老这样的表情了,以往卓老露出这类笑容的时候,意味着他老人家很快都会赢得对赌的胜利。

“开始解石吧!”

卓老轻轻的说了一句,高伯马上站在了一台解石机面前,拿出卓老选中的三块毛料其中一块,卓老与别人对赌的时候,都是高伯帮着解石。

让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去解石也确实有点为难,卓老只研究赌石,这些年来基本上没亲自动过手了,眼睛的缺陷让他有心而无力。

李阳则自己站在了解石机胖,王佳佳和刘刚都在他的身旁,赵奎和海东很是好奇的看着他们,对他们两个来说,接触赌石还是第一次,尽管路上听到了不少关于赌石的传闻。

“还没有下注的,现在下注还来得及!”

做了赌局的那个小伙子又笑呵呵的叫了一句,有了桑达拉的参与,他更是没有了一点的担心。

小库房还有七八个工作人员,刚才还有人工作的解石机现在也停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跑过来看这场对赌。

卓老在瓦城赌石圈子里有着很高的名望,差不多有一年多没人敢上门找卓老对赌了。这次对赌的是个这么年轻的人,还是桑达拉去亲自邀请来的赌石高手,这样的对决让众人更显得兴奋。

“李先生,要不要我来帮忙!”

桑达拉走到李阳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刘刚这么长时间跟着李阳已经会打下手了,王佳佳则有些勉强,或者说根本不会。

“好,谢谢了!”

想了下,李阳便点了点头,让桑达拉帮忙也好,多出一个熟练的人解石的速度也会快上许多。

桑达拉站好位置的时候,卓老那边则在第一块毛料上划好了线,第一块毛料就是他比李阳快一步拿到的那块毛料,这是一块带有芙蓉种翡翠的毛料。

李阳第一个解的就是那带有爆松花和丝蟒的那块毛料。这块毛料除了爆松花和丝蟒之外还有很不错的白蟒,黑乌砂皮壳带白蟒可是很容易出高翠的,若没有那恶心人的爆松花和丝蟒,这块毛料的价值绝对在二十万以上。

眼下,这块毛料的价值估计两万都是一大关。

李阳没有划线,他亲自解石不需要划线,架起切割机,李阳的手很快按了上去。

切刀慢慢的接触到毛料的皮壳,带着眼镜的李阳此时显得异常的专注,一旁的桑达拉则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现在的李阳竟然给他一种强大自信的感觉。

高伯那边也开动了,高伯比李阳慎重的多,卓老画好线之后又仔细的对比了一下,若因为他的切割造成里面翡翠的损坏,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个损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让卓老在对赌中输掉,毕竟赌的是最后翡翠的价值,而不是切开后里面有多少翡翠,解出的翡翠当然是越完整价值就越高了。

两台解石机同时运作了起来,小库房内顿时充满了刺耳的切石声。

王佳佳站在李阳的身后,好奇的看着李阳解石,看李阳解石对王佳佳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对这刺耳的切石声她能够适应。

倒是赵奎和海东两人皱了皱眉头,赵奎还走出去看了一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周围的环境。

刺耳的声音会让他们对周围环境丧失一定的判断力,出去看看也是保险起见。

两台解石机的周围,还站着不少的人,其中十几个都是这个市场里的员工,还不时有一些听说了对赌事情的人从其他地方赶来。

这些人都是桑达拉家族的员工,大都也都是依附着桑达拉家族为生,以往有这类似事情的时候,高伯从不禁止他们过来观看。对他们来说观看赌石高手对赌也是一种激励,未来说不定这些人中也会产生那么一两个赌石高手来。

这些人小声的交谈着,除了桑达拉和那些士兵之外,所有的人几乎都不看好李阳。

十分钟后,李阳的毛料先被切开,李阳选的位置本就靠近边缘,这一刀是最容易切的地方。

桑达拉急忙上前洗净切面,他的心情现在也非常的紧张,李阳能不能赢不仅代表着李阳在这里的地位,还代表着他做出的选择是不是正确。

“有绿,出绿了!”

刚泼干净切面,桑达拉就惊喜的叫了一声,切面下露出了白雾,白雾中透出那丝丝的绿意,这些绿色很正,水头也足,不是阳绿就是很不错的浅水绿,无论哪种绿都是价值很高的翡翠。

当然了,还要看看翡翠的种是什么,再好的绿品质差的话,那价值也不会太高了。

不过出绿总是好事,这可是品相很让人不放心的毛料,桑达拉要是用这些毛料和别人对赌的话,挑选毛料都是件让他无比烦心的事情。

李阳重新架起了切刀,他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出绿之后桑达拉的干劲变的更足了,一旁的那些工作人员也都小声的议论着,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能和卓老对赌的人肯定有几把刷子,挑出块赌涨的毛料并不难,最重要的还是最终的结果,谁解出的翡翠价值高谁才会获胜,出了点绿,连翡翠的种地都看不出来,现在根本就不是判断输赢的时候。

李阳慢慢按下了切刀,这块毛料是李阳最后选中的那块黑乌砂皮壳的毛料,里面有一块不小的金丝种,价值也在两百万左右,和卓老现在解的这块毛料相比的话,价值相差无几。

不过这个无几只是用常识来推断,金丝种毕竟不如芙蓉种,真的算起来,卓老那块的价值还是要比李阳这块高一点。

对此李阳并没有在意,他们比的是最后所有翡翠的总价值,而不是单块的毛料,对最终的结果李阳很有信心。

“芙蓉种,是芙蓉种!”

李阳这一刀刚切了一半,旁边就有人大喊了起来,高伯的那一刀总算切完了,卓老画的这条线直接切出了翡翠,露出了里面水头很足、很透亮的芙蓉种翡翠。

周围围观的人可都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了翡翠的品质,马上就有人高喊了出来,桑达拉稍微愣了一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不过心里确实暗暗有些心急。

这些毛料可都是表现争议很大的毛料,能解出芙蓉种很不容易了,若是解出大块的芙蓉种翡翠来,有可能这一块毛料就能让卓老获得对赌的胜利。

芙蓉种的翡翠切出来,高伯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卓老果然没让他们失望,第一块毛料就去开门红,他们每个人的信心高涨了起来。

特别是那个叫三卡的年轻人,他可是收了两千多美元的赌资,这次的对赌赢了之后,他等于平白的多得了半年的薪水,此时他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卓老的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意,他的眼睛还翻了翻,不过对着的方向却是李阳那边。

周围人的议论声和大叫声对李阳没有产生任何的影响,李阳依然专注的握着切刀,这一刀他马上又要结束了。

对解石,李阳一开始只是兴趣,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李阳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工作。

李阳很享受解石的这个过程,特别是在得知了毛料内部的情况之后,慢慢解出里面的翡翠是最喜欢做的事之一,这个时候也是最能体现他特殊能力的时候。

“哗啦!”

李阳的第二刀切完了,桑达拉再次洗净切面,马上愣在了那里。

“金丝种,艳阳绿,李先生,大涨了啊!”

看到切出的翡翠切面,桑达拉高兴的叫了一句。金丝种艳阳绿,相对比这样的毛料来说绝对是大涨,只可惜卓老一开始就解出了芙蓉种,大家惊讶的同时并没有对李阳改变看法。

毕竟现在表面上占着优势的还是卓老。

不过这块金丝种翡翠也让大家对李阳的实力有了一定的认可,高伯还回头惊讶的看了李阳一眼,在昏暗的环境下不用探照灯,又是那么快找出来的毛料还能解出这样的大涨,李阳确实有他骄傲的资本。

高伯和这里的工作人员不会把这件事推到运气上去,有运气的人是有,但在这种情况下想有这么好的运气不次于买彩票中大奖,他们相信更多的则是实力。

周围的很多人又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第一块毛料就出现了芙蓉种和金丝种这样的中高翡翠,这场对赌也变的越来越精彩了,等于一开场就让大家看了场小高潮。

………………………………

二合一,六千字大章,让大家看的更爽快一些!

小羽接着去码字,今天的月票超过了目标,肯定会四更,眼下还有七票月票就能达到五十票了,朋友们再多给小羽点支持,争取让今天的月票数超过五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