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第五六一、五六二章 一刀跨一刀涨的刺激

高伯的第二刀很快跟着切完,这次并没有全部的露出翡翠,周围的人顿时叹起一阵的惋惜。

没有全部出翡翠,说明这块毛料不会全部都含有翡翠,这对整块毛料目前的价值估算会有很大的影响。

不过即使这样,卓老这块毛料的表现也不次于李阳,毕竟这是一块两面露出了芙蓉种翡翠的毛料,李阳现在严格来说一面是雾边,另一面才是翡翠,具体怎么样还要看他切着的这一刀。

“哗啦!”

两三分钟后,李阳这一刀便切完了,周围的人马上把目光又对准了李阳这边。

桑达拉比李阳显得还要积极,马上清洗干净切面,随后桑达拉猛的愣了一下。

这一刀,和高伯的那一刀结果差不多,同样没有全部露出翡翠来,周围的人看到切面之后都小声的议论着,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好看了,两边都有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出现这种状况没人感觉意外,这毕竟是争议很大的毛料,别说是这种情况了,就是那些大涨接着大跨的事也属于正常,这些毛料的赌性比其他表现的毛料更大。

高伯回头看了一眼李阳,马上放下心来,继续切着手上的毛料。

到了这个地步,不用任何指导高伯也能掏出里面的所有翡翠。高伯有着四十年的解石经验,解过无数次的毛料了,他隐隐有种感觉,自己所解的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虽然不大,但也不会太小,绝对不可能再跨。

高伯的第三刀切完了,和他的预感果然一样,这次再次露出了翡翠。

眼下高伯这块毛料基本上可以定位大涨了,三面切开,都含有翡翠,这种毛料不管外皮表现如何,拿到市场上去都是高价。

仔细的看一眼之后,高伯换上砂轮机,开始慢慢的打磨起来,剩下的位置不在适合下刀。

李阳则架起了切割机,继续他的第四刀。

这一刀的结果让某些人有些失望,特别是那个设了赌局的年轻人,他巴不得李阳马上切跨手上的毛料。

很可惜李阳的这块毛料并没有切跨,现在这块毛料同样露出了三面的翡翠,其中还有一个雾面,这块放出去一样是价值很高的半赌毛料。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李阳所解的金丝种艳阳绿出翠的地方多一些,很有可能解出的翡翠要比高伯解出的大。不过高伯的芙蓉种品质上怎么都比金丝种强一些,即使块头小一些,价值也不一定就会低于李阳所解出的翡翠。

现在的情况是迷雾重重,大家小声的猜测着,但谁也不敢保证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哪怕对卓老有着很强信心的人现在也不敢做出卓老这块毛料必赢的保证。

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有些诡异,硬要来分的话,两人现在应该处于半斤八两,仲伯之间。

李阳第四刀切完之后又架起了切割机,他那块毛料比卓老的看起来更明了,下刀切的话确实是最正确的选择,这样能够更快更早的解完毛料。

高伯这边还在擦石,已经擦开一片大窗面,里面并没有向他想象的直接露出了翡翠,还是灰白的石层。

高伯的脸上略微露出了点失望,这次若是能直接擦出翡翠,李阳那块哪怕解出来都是金丝种翡翠也比不过卓老的这块毛料。

叹了口气,高老重新架起了切刀,擦不出来,只能接着切了。

十几分钟后,李阳的解石机首先停了下来,桑达拉握着李阳刚解出的那块金丝种翡翠,满意的笑着。

这块翡翠的市场估价差不多在两百万左右,卓老那块毛料还没解出来,不过也解的差不多了,具体的价值已经能够估算出来。

卓老那块芙蓉种翡翠的价值大概也是两百万,这第一块毛料两人基本上是打和,即使有有一点的差距也是小差距,主要还要看后面两块毛料的情况。

“李哥,喝点水吧!”

刘刚从后面递给李阳一瓶矿泉水,这个小库房很简陋,缅甸这边的气候又有点热,这一会刘刚自己都有种憋闷的感觉。

“好,谢谢!”

李阳接过水瓶,一口喝了小半瓶,在高伯解石的时候他正好可以休息一会,现在李阳并不急着去解那剩下的两块翡翠。

十分钟后,高伯的解石也完全结束,有工作人员把翡翠拿给了卓老,卓老微笑坐在椅子上,轻轻抚摸着翡翠,并没有说什么。

高伯休息了十几分钟,重新又抱起了一块毛料走到了卓老面前,这块毛料同样是全赌毛料,需要卓老亲自来划线决定下刀的地方。

这会李阳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拿起第二块毛料站在了解石机前。

李阳所选的第二块毛料是那块有着零散冰种翡翠的毛料,这些翡翠做不成手镯,被破坏了很多,但总是冰种,价值上并不低。

就像李阳在瑞丽遇到的那块玻璃种翡翠,虽说最后变成了打垮了,解出的翡翠只能做几个戒面,但就是那几个戒面也能值上好几百万。玻璃种毕竟是玻璃种,不是其他低品种翡翠所能相比的。

目前市场上和网上还流传有只要几千块钱就能买到的玻璃种手镯,甚至还有几百块钱价位的,这些东西真正懂翡翠的人见了只会笑着摇头,不会去真正的做评价。

李阳在珠宝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听过这些,行内人还给这类翡翠起了一个名字,叫鉴定出来的玻璃种,或者鉴定出来的冰种。

意思是这东西除了鉴定证书上那几个字有点关系之外,其他就和高档翡翠再没有任何的联系了,现在翡翠市场上假货很多,大都是被这些明目张胆的假货给搞臭名声的。

想想也能明白,同样品质的手镯,中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差价,玻璃种可是翡翠中的顶级,是王者的表现,还是各大珠宝公司每年都在争夺的翡翠原料。几百几千去买这种极为稀少的顶级翡翠,和做梦差不多。

站在解石机前的李阳,这次依然没有划线,和之前一样一刀直接切了下去。

高伯还是那么的谨慎,把卓老划好的线严格的确定好,这才下刀开始切割。

卓老第二块毛料也是块全赌毛料,毛料是很好的的洋芋皮壳,这是桑达拉家族在那莫老场开采出来的老场口毛料,这类毛料现在可是越来越少。

洋芋皮壳的毛料皮薄微黄,形如洋芋,有透明感,这是一种极好的赌石毛料,比白盐砂皮壳还要好一些,比这类皮壳更好的也只有号称十赌九涨的老象皮以及赌性极高的黄梨皮了。

这样一块毛料,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早就被收拢在一起准备送到公盘上拍卖了。

这块毛料最大的遗憾就是那刺眼的马尾绺,还不止一个。赌石毛料最怕的就是这种小绺,这种小绺的破坏力极大,特别是马尾绺,赌石界一直都有一句俗语:宁赌色,不赌绺,赌绺不赌马尾绺。

高伯现在解的这块毛料就是一个有着两条马尾绺的洋芋皮壳赌石,不过有马尾绺也不代表一定不能赌涨,李阳第一块玻璃种帝王绿可就是在这样的毛料里面解出来的。

赌石这东西就是这样,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阳先下的刀,不过这一刀先切完的却是高伯,卓老划线的位置很偏,是快很小的地方,不像李阳直接从中间下了刀。

“有绿!”

“好像是冰种!”

“又赌涨了!”

这一刀刚切完,周围人马上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洗干净切面之后,周围的人议论声变的更大了。

这一刀的确切出了翡翠,还是高冰种,高伯呆呆的看着切面,脸上马上又带出了阵阵的兴奋之色。

这可是很受争议的毛料,这种毛料能解出冰种就已经很难得了,更不用说高冰种了。他帮卓老解了很多次的毛料,高冰种这样的高端翡翠见到的次数并不多。

“卓老要赢了,这块高冰种能有一半卓老就必胜无疑!”

“年轻还是不行,可惜了!”

“和卓老对赌的人还从没有赢过!”

周围再次传来了议论声,这次桑达拉也皱了皱眉头,李阳这边的这一刀还没切开呢。

叫三卡的那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若是允许的话,他恨不得趴在高老的脸上好好的亲上几口,这可是他的财神爷啊。

“不要心急,这才是第二块毛料!”

李阳突然回头笑着说了一句,桑达拉猛的一愣,脸上马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确实有些太在意了,他现在的情况可以说完全和李阳捆绑在了一起,也正因为如此让他丧失了平时的冷静,桑达拉平时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李先生您说的没错,我们的毛料还没切开呢,说不定里面也是高冰种!”

桑达拉轻笑着了说了一句,说完不在去管那边正兴奋异常的高伯,专心的帮着李阳解石。

赌石这东西,要看的是最后的结果,过程在激动人心也没用,一直涨的好好的,甚至涨出天价的翡翠最终赌跨的又不是没有,桑达拉自己就亲眼见过。

在得到李阳的提醒之后,桑达拉马上又恢复了自己的心情。

六七分钟后,李阳这一刀终于切完了,桑达拉上前帮忙洗干净切面,切面只洗了一半桑达拉就猛的呆了一下。

切面下露出了杂乱不堪的错乱翡翠,在这些翡翠的边缘还有一些冰种翡翠的样子,很可惜大部分都是被破坏了。

被破坏掉的翡翠,只能说是废料,这类翡翠和石头差不多,不管原来是冰种还是玻璃种,都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桑达拉的表情很是古怪,他刚才还说着这块毛料说不定能出高冰种,结果真的解出了冰种,冰种和高冰种不管怎么说都是同一类。

可惜的是,这冰种翡翠却被破坏了,让他空有一场惊喜,若不被破坏掉的话,这一刀绝对又是一次大涨。

“冰种啊,可惜跨了!”

“运气太背,多好的冰种却被破坏了,好可惜!”

“我就知道他不可能赢得了卓老!”

周围的人又小声的议论了起来,这些人现在兴致全被提了起来,这场对赌比平时所见的对赌还要有意思,每一刀都能带给他们不同的感觉。

特别是这种鲜明对比的感觉,更让他们感觉到一种爽快,这也算是人的一种普遍心理吧。

看到好东西的时候,总想看到有人倒霉,卓老是他们自己人,李阳算是个外来人,看李阳倒霉他们更感觉兴奋。

“李先生!”

桑达拉又抬起头,脸色还有些难看,他还真怕李阳被这一刀给打击了。

刚才不管怎么说都是旗鼓相当,李阳的金丝种比不过卓老的芙蓉种,但胜在色好块头大,两种翡翠的差距又不是太大,最终得到了一个价值差不多的结果。

这个结果对桑达拉来说很能接受,哪怕最终三块毛料全部解开依然是平局也行,这或许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不过桑达拉也明白,平局的可能性实在很低,这是赌石,不是市场上随便的买石头,任何一点的问题都会造成很大的差距。

就像眼前这样,高伯正在切的卓老那块赌石已经飙升到了几十万的价值,而李阳这块,虽说也露了点冰种翡翠来,但最多只有几万块钱,露出来的翡翠实在太少了,又有这么大块被破坏的地方,谁也不敢看好这块毛料。

这一刀一下子让双方出现了明显的差距,一些下了注的士兵开始唉声叹气,他们不懂解石,但对翡翠多少了解一些,知道他们赢的可能性不大了。

“李阳!”

王佳佳从身后突然拉了拉李阳的胳膊,她的脸上还有些担忧。

王佳佳不懂翡翠,但她能分辨出周围人对李阳的态度,眼下可是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李阳了,这让王佳佳的心里也有了一点的担心。

“没事,宝贝你放心吧!”

李阳回头轻笑着摇了摇头,在早已得知最后结果的情况下,他确实放心的很。

架起切刀,李阳很快准备切第二刀,这块毛料中间的翡翠是被破坏了,但周围还是能取出不少的冰种料子来,加在一起好几斤,也是价值几百万的东西。

至于高老正在解的那块,李阳压根就没去注意。

高老已经开始切第二刀了,他的表情变的更为严肃,第一刀就切出了高冰种,这给了他很足的信心,他甚至想着不用去解第三块毛料今天就能赢得了李阳,给李阳一个教训。

在他的心里,李阳就是一个狂妄的年轻人,看毛料居然还不用矿灯,他压根不相信李阳在那种环境下眼睛真的能看清楚。

李阳的切刀按了下去,这次下刀的地方依然是中间,翡翠既然已经被破坏了,对完整度的要求就没那么高了,只要解出来的翡翠都能合理的利用就行。

还有一点,这种情况下李阳不可能在解出完整的翡翠,索性怎么方便怎么来切好了。

“哗啦!”

高伯的这一刀首先切完,切完之后还没洗净切面,高伯就伸过去了脑袋。

“哗!”

旁边的助手把一盆水使劲的浇了上去,正满脸期待的高伯马上愣在了那里,整个人都变呆了。

“跨了!”

“不可能吧!”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哄闹声,高伯这第二刀居然切跨了,而且是跨的不着边,他这一刀竟然没有切出翡翠,切开的地方只是那灰白的石层。

高伯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非常的难看,这么好的毛料居然被他切跨了,他甚至有种想要撞墙的感觉。

现在的他已经没工夫去关注李阳到底怎么样了。

仔细查看了毛料之后,又到卓老那咨询了一下,高伯这才重新下刀。

好在刚才那一刀和之前的距离很远,现在来看这块毛料的石层很厚,不过再厚只要能解出几公斤的高冰种翡翠来就行,这就代表着他们依然能取得这块毛料的胜利。

只是小块的高冰种翡翠想要直接获胜还有点难度。

重新在中间的位置上划好线之后,高伯很谨慎的下了刀,刺耳的切石声都没打断周围人的议论声,这一刀跨要比李阳那一刀跨带给他们更多的震撼。

“哗啦!”

高伯这边的解石机刚开始运作,李阳这一刀也切完了,所有的人都马上把目光对准了这边。

“我靠,又切涨了!”

人群中突然有人爆了句粗口,只不过现在根本没人在意这人所说的话,大家都呆呆的看着李阳刚切出来的切面。

这次的切面上有着很大一块完整的冰种翡翠,若没有第一刀表现的话,这一刀绝对是大涨的一刀,比起高伯这边毫不逊色。很可惜现在谁都知道里面的翡翠已经破坏了,想变成大价值已经不可能。

这也是让众人极其惋惜的一点。

不过这么大一个冰种切面,下面只有有一层翡翠,其价值还是相当可观的,哪怕做不出镯子,只做挂坠和戒面也能有不少的价值。

这种对赌最终赌的就是价值,而不是翡翠的完整性。

年轻人三卡本来笑着的脸马上拉了下来,这一刀的结果让他有些接受不了,原本都站在云端了,结果一下子又把他踹下来一半。

好在卓老那块毛料虽然跨了一刀,但整体的表现还算不错,他不是没有赢的希望。

周围的那些工作人员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人,后来没见到前面表现的人还小声的询问着,在看到这一刀之后他们对之前的事情再没有了兴趣,两人这一刀跨,一刀涨连接着出现,给众人的感觉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眼下已经没人去说李阳必输的话了,他这一刀涨势也让局势再次变的不明朗,赌石的赌性在这一刻被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两人现在差不多又处于了同一个起跑点,不过高伯还是占着优势,他那块毕竟没显示有破坏,只要有完整的翡翠解出来,怎么都感觉要比李阳这凌乱的翡翠强一些。

时间慢慢的走过,十几分钟后,高伯的切刀从那块毛料身上整体穿过。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对准了这边,他们比高伯还要迫切的想知道这次切石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现在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他们的心。

“跨了,还是跨了!”

洗净切面之后,周围顿时传来一阵的叹息声,这一刀的结果和刚才一样,依然只有石层,高伯的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他这一刀几乎是在中间的位置上切的了,从目前来看,这块毛料有一半都是石头没有翡翠是可以确定的了。

剩下的一半,还有一面是很深的石层,看不出一点出翠的感觉,高伯的解石经验告诉他,即使里面有翡翠,恐怕也要有三分之一厚的石层,也就是说剩下的半块毛料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地方依然是废石。

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一半的三分之二,哪怕都是翡翠也没多大了,而现在能不能都是翡翠还是个未知数。

“高伯,怎么办?”

高伯身边的助手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一刀跨的同时还跨掉了他们的信心,他们都很担心会不会把整块毛料都给切跨了。

“换砂轮,擦开来看看!”

高伯咬了咬牙,他已经没有了什么好的选择,擦石很慢,而且很容易让人丧失信心,但此时却是最稳妥的方法了。

高伯的解石经验丰富,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定,绝对不能因为切跨而慌了神,那样只会让情况变的更糟糕。

“好!”助手马上答应道,并且换上了砂轮。

周围的人都把眼睛挪向了李阳那边,擦石很慢,远不如切石看起来爽快,一刀之后里面的情况马上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还在涨!”又有人大叫。

李阳这一刀又切完了,因为之前大刀的缘故,他现在再切起来变的很简单。

这一刀之后,切面上又露出了零散的冰种翡翠,眼下零散的冰种翡翠至少也有一斤多了,这块毛料整体切涨已是不争的事实。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眼下李阳这块毛料的价值确实要比卓老的那块要高上一些。

…………………………

第三第四章,二合一,四更一万两千字小羽做到了。

感谢朋友们的鼎力支持,最后虽说只有四十九票,差一票到五十,让人有点小小的遗憾。

不过总算完成了最初的目标,还是要感谢大家。

………………

感谢youqinzhen,书友100419181839138,霸王团集,敛目低垂,郁闷沉沦心每位朋友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730183253,艾夭夭两位朋友每人2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盟主小口袋和书友19249399两位朋友每人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