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精彩的解石过程

卓老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过他的身体却是侧着的,耳朵还时不时的晃动一下,他关注的方向正是解石的高伯那边。

对这块毛料卓老之前就有了自己的判断,这块毛料里面有高翠,但不全部都是,具体有多少他也没太多的把握,对他们这种顶级专家来说,能判断出里面有高翠就完全可以赌了。

眼下来看,这快毛料里面的翡翠并不多,至少比他预计的要差一些,原本他想着,好的话能解出整块提及三分之一大小的翡翠出来。

现在来看肯定是没那么多了,一半毛料废过之后,剩余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废料,这还是至少,说不定这剩下的一块毛料废弃的还会达到一半,这也就是说能解出四分之一的翡翠已经很是不错。

四分之一的翡翠,重量实在太小,这本就是一块不大的毛料,这样的翡翠绝对不可能做出镯子来,价值连之前的芙蓉种恐怕都比不过。

不过相对于这种不好的废料来说,这块毛料还算是赌涨了,这毕竟是块高冰种的翡翠,仅次于玻璃种了。

周围的人现在全都议论着,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那些士兵,都小声的谈论着自己的看法。

现在的状况谁也判断不出孰强孰弱,只能继续等下去。不过两位专家,在短时间内挑选出的这种争议很大的毛料都赌涨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解的四块毛料可以说全是大涨,这也充分证明了两位专家的实力,也让大家看到了一次极其精彩的解石过程。

在李阳这块毛料解出零散的冰种翡翠之后,再没人敢小看它,跨了的翡翠还能再涨,用运气倒是可以解释,但谁都明白,这绝对不是单纯运气的缘故。

这可是对赌,对赌都有时间和毛料的限制。

这次的毛料用的就是那种很有争议的毛料,这批毛料的品质如何他们那些工作人员非常的清楚,平时他们也会有一些客户碰运气解一些类似的毛料,但都是十赌九输,即使赌涨也都是小涨,大涨可以说极其少见。

在这些毛料中,大涨的料子说是百里无一也不为过。说不定这么多的毛料也就这几块可以大涨的毛料,这样以分析,更加突出了两位专家的赌石能力。

高伯的额头慢慢渗出了点汗珠,他不是累的,而是有些紧张。

砂轮往下磨下去了很多,磨出的地方是多出了一点的翡翠,可后面却越来越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阳这个时候也架起了砂轮机,慢慢的把没有被破坏的冰种翡翠分解出来,桑达拉脸上一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李阳解出的翡翠越多,他占有的优势也就越大,现在聪明而又有眼力的人开始看出来了,现在场面的胜负优势已经转向了李阳。

第一块毛料没什么差距的情况下,第二块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高伯突然握着手上的砂轮机呆呆的站立在那里,这会的时间,他已经沿着出翠的地方打磨出了一个平面,能够看出翡翠在里面的走向。

很多人都变换了个位置,凑过去仔细的看着打磨出的新窗面。

在新窗面上,大家清晰的看到翡翠只往里面延伸了不到两厘米的厚度,这别说整块毛料的四分之一大小了,就是八分之一也没有。

如果里面的翡翠都是这样的话,那解出来之后也只能做一些很简单的特定饰品,这对价值又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材质局限了最后成品的样式。

“好可惜啊,就这么一点翡翠!”

“是有点可惜,好在这是高冰种翡翠,只要能做首饰就算是涨!”

“也对,里面的翡翠我看怎么也值个几十万,这块毛料可不止这个价,要是我能赌涨一块这样的可是老天开眼了!”

周围的人全都小声的议论着,如果里面的翡翠只是这样薄薄的一片,那总体价值最多也就是四五十万,若不是这块高冰种的绿色还不错,最近的翡翠市场行情再次的看涨,四五十万都不一定能达到。

“高伯,下面怎么办?”

助手很小心的看了看高伯,无奈的问了一句,他不能一直看着高伯在那发呆,而此时高伯的脸色很是苍白,像失血过多了似的。

“切!”

高伯的脸色有些狰狞,他不是输不起,可不想让卓老选的毛料在自己受伤解输掉,说是卓老在对赌,其实他已经把自己也代入进去了。

“是!”

两名助手急忙答应了一声,他们还同时打了个激灵,心离猛的一凛。

高伯这是急了,他们都很多年没有见过高伯这样的神情了,这里的人都知道,其实高伯本人也是个能力很不错的赌石专家,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管理这么大一个市场。

这次要输的话,可等于他和卓老同时输给了李阳,李阳若是翡翠王那样的人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向来有些自傲的高伯自然不愿意承受这样的结果。

他不仅想赢,还想要彻底的赢了李阳,每块毛料都要比李阳所解出来的要强。

高伯重新架起了切割机,李阳这边大部分的翡翠已经解出来了,现在解出来的冰种翡翠有三斤左右,至少值一百多万了。

三卡的脸色再次变的很难看,在钱包里的那两千多美金此时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呢,赌输了他可不敢赖账,不说那些大兵,单单对桑达拉赖账就能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那些士兵们此时则没有想那么多,下了赌注的士兵都高兴的撇着嘴,他们下的不多,但总是一笔额外的收入。

一些没下注的士兵还找上三卡,问能不能继续下注,眼前的局势很不明了,信心不是那么足的三卡这个时候不敢继续接别人的赌注了,一律回绝。

高伯架起了切割机,目前的表现对他很不利,但他还要搏一搏,不到最后决不放弃。

赌石这东西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意外,现在看似是卓老不占优势,可一会还不知道会不会再起变化,之前这种变化可是变了好几次了。

高伯的切石依然被很多人所注意着,李阳这边关注的人反而少了,最多几分钟他就能解完全部的毛料,即使想起大变化也不可能了。

李阳的这块毛料可以说是差不多透明了,即使有变化,也绝对不可能是好的变化,只会变的更差,不像高老那边还有变好的可能。

主要是那被破坏了的翡翠太显眼,除非李阳有本事把这些破坏掉的翡翠变回来。

这个能力李阳自然不可能有,这和点石成金差不多了,有这样的能力他也不会公开跑到这里来赌石。

几分钟后,李阳长长的舒了口气,三斤多的冰种翡翠,大小不一,一共有七八块,大点的能做圆形佛像玉佩,小点的也可以做项链串珠或者戒面什么的。

总体价值应该在一百六十万左右,若不是太分散,这些翡翠的价格超过两百万绝对没有问题。

“李哥,咱们是接着解,还是休息一会?”

刘刚笑呵呵的递给了李阳一块毛巾,跟着李阳这么长时间,刘刚也变成了半个翡翠通,至少这些冰种翡翠的价值他很清楚。

“休息一会吧,你和桑达拉也都累了!”

李阳想了下便直接说道,这块毛料很复杂,他虽是最快解完也用不少的时间,中间休息一会也好,现在不过下午五点多,李阳也不想这么早就回去。

“好!”

刘刚把翡翠收集起来,统一的先放在了桑达拉那里,跟着李阳一起往回走坐在了卓老附近的椅子上。

李阳在那些围观的工作人员身边走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给李阳让出了位置。

这里是赌石的世界,任何这方面有能力的人都会受到大家的尊敬。

李阳的表现已经折服了大家,两块赌石之后还能领先卓老可不容易,两块基本上都算大涨的料子也让人明白,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和他的年纪可是不成对比的。

“小伙子,真的很不错!”

主来突然回头对李阳笑着说了一句,卓老的脸上并没有一点因为暂时落后而产生的懊恼,仿佛这个赌局和他无关似的。

“谢谢卓老的夸奖,我这也是侥幸罢了!”

围观的工作人员现在查不多有四十人了,能来的几乎都来了,其余不能来的只能通过其他的方式和里面的人联系着,最快的知道对赌的结果。

李阳这块毛料解完,只剩下高伯还在那切石。

这让高伯的心里又有些懊恼,竟然两次解石的速度都不如李阳。

高伯手上的力度忍不住加大了一些,旁边的助手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他们明白自己的头这次是真的急了。

半自动解石机,特别这种人为控制的解石机,解石过程中的力度很重要,有丰富经验的人不会犯这样的小错误。

力度只加了一下,高伯就发现了自己的失误,急忙平衡下自己的心情。

几分钟后,高伯这一刀终于结束了,还没能助手拿水泼干净水和石渣混合的切面,高伯就迫不及待的用手直接抹开一块来看。

下一刻,高伯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失望。

这一刀没能让高伯如愿,切面依然是石层,众人的议论声再次响了起来,这一刀之后,卓老的这块毛料基本上可以确定赢不了李阳刚解的那块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