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肯定能赢

桑达拉站旁边,他还有些发呆。

整个对赌的过程没有多少时间,一共也不过六块毛料,分下来每人只解了三块。

就这三块毛料,让桑达拉也感到自己的心脏着实经历了一番严峻的考验,不说天堂地狱轮流转那么严重,但一会上一会下像过山车似的感觉还是有的。

这会桑达拉的心脏又快速的跳动了起来,他的内心其实还很渴望李阳能获得这行对赌的胜利。

这不仅仅是证明李阳的实力,对他整个家族未来的发展还有着重要的作用。

卓老是他们的赌石专家不错,但卓老年纪毕竟大了,而且还有残疾,接触赌石还行,赌矿就无能为力了。

李阳可比卓老年轻的多,李阳所表现的越强大,对他们就越有利。只要李阳的实力一直在,只要他们能一直和李阳保持好关系,相信未来几十年他们的家族都可以继续的辉煌下去。

特别是现在竞争对手得到了翡翠王帮助的时候,他们更需要一个强大的李阳出现。

为此,桑达拉甚至想过了好几个方案,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维护好和李阳之间的关系,用立即将双方牢牢的绑定在一起。

高伯的切石机声音很大,李阳的擦石声和高伯的切石声混合在一起,组成了一道动听的解石音乐。

这会周围的说话声明显少了许多,高伯这第三刀又快切完了,现在高伯的每一刀都牵动着大家的神经。

“哗啦!”

毛料一分为二,小块的皮层被切了下来,丢开皮层,高伯身边的助手急忙洗干净了切面,清澈透明的翡翠再次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涨了,又涨了!”

“至少五百万了!”

“我看不止,现在的表现很好,很有可能解出块不小的玻璃种,价格超过千万绝对问题!”

周围的几个人小声的议论着,还有人轻轻的摇着头,大家敬佩的时候还有着一股羡慕,玻璃种翡翠啊,这块若是他们解出来的就好了。

高伯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仔细的看着新开的切面,判断着里面翡翠的走向。

这块毛料严格来说并不大,里面也不全都是玻璃种翡翠,如今来看,解出的翡翠最大也大不了太多,最多也就几斤重。

可这毕竟是玻璃种,哪怕是做不出手镯的玻璃种也要比冰种翡翠价值高的多,更不用说目前来看解出大块玻璃种的希望还很大,对胜利高伯并没有那么多的担心。

不过在高伯的心里还是有着一点小小的遗憾,这次李阳若不是解出了冰孺种的红翡,哪怕是金丝种或者芙蓉种的翡翠都必输无疑,不像现在还是无法判定最终的胜利。

对李阳的实力高伯也有着一定的惊讶,三块毛料全部赌涨,最后一块还是冰孺种,高伯自己也做不到这样的成绩,更不用还是这么短时间,在那种高争议毛料堆中的选择了。

不管高伯愿不愿意承认,李阳的表现确实比他强的多,这次桑达拉的确请来了一位真正有实力的年轻赌石高手。

假以时日,给李阳足够时间的发展,李阳站在翡翠王那个高度也不是问题,甚至有可能会站的更高更远。

这些高伯并没有去多想,他现在大部分的注意力还都在面前的毛料上,高伯带着柔和的目光轻轻抚摸了两下新切面之后,再次架起了切割机。

看他的样子,是打算一口气把整块翡翠都解出来了。

切刀慢慢的按了下去,李阳这边擦开的窗面越来越大,里面露出的红翡也越来越多。这不是最顶级的血美人,但也是极好的葡萄红,这种颜色和阳绿差不多,比柠檬黄,海洋蓝要低上一个档次,不过也属于高档的颜色。

“李阳,红色很正,这是难得的上好翡翠啊,只要我们的块头大,还是有赢的希望!”

桑达拉很是兴奋的对李阳说了一句,原本他还稍微有一点的沮丧,现在这样的心情早就没了,取而代之的都是激动。

李阳这场对赌的输赢对他其实还是很重要的,赢的话会把李阳抬到一个顶点的高度,任何人不会对他再有质疑,这次请来李阳家族内也不是没有反对声,李阳的年纪实在是太轻了。

“有,我们赢的希望很大!”

李阳笑了笑,此时擦开的窗面差不多有巴掌那么大了,目前来看表现的很不错,但擦涨远不如切涨那么踏实,很多人还是对高伯更有信心。

“我们肯定能赢!”

刘刚突然说了一句,桑达拉稍微愣了一下,马上跟着点了点头:“对,我们肯定能赢!”

刘刚对李阳的信心那可是盲目的,特别是在赌石方面,李阳赌石不是没跨过,跨的次数还不少,大规模的解石过程中经常出现解跨的毛料,没人知道这些都是李阳故意而为。

但李阳和人对赌,或者李阳变现出自信的时候从来没有跨过,这才是刘刚最大信心的来源。

这边的窗面擦开之后,李阳停下了手,把切割机架了起来,目前擦开的窗面足够大了,继续擦下去就是浪费时间,沿着擦开的翡翠边缘下刀最为合适。

这块毛料有十六斤多,里面有一半都是翡翠,切起来倒也不复杂。

两台解石机同时都在切石,让周围人的精神都振奋了起来,谁都明白,最终的结果很快就要揭晓了。

三卡张大着嘴巴,心里则不断的在祈祷,祈祷李阳这一刀切出个完跨来,谁都知道,擦涨的赌石再切跨很是正常,这样的例子他们这里每天几乎都在出现。

“哗啦!”

高伯的这一刀率先结束,这是高伯的第四刀,这次的解石过程高伯肯定要比李阳快了,总算让他出了口憋气,至少三次之中速度他也获胜了一次。

“有绿!”

“继续看涨!”

“至少一千万了!”

几个人不断的小声嘀咕着,高伯脸上的喜色越来越盛,现在露出的翡翠越来越多,这块毛料的价值也就越来越高。

若是还能继续这样表现下去,解出的翡翠还有可能再翻个几番,玻璃种的价值毕竟要比冰种类翡翠高的多。冰孺种的翡翠一定程度上还比不过纯冰种,不过李阳这块是葡萄红的高级颜色,差不多可以按照一般冰种的价格来计算。

“我看不止,这块毛料现在拿到大公盘上,一千五百万都有可能!”

周围又有人小声的说了一句,这句话说进了高伯的心里去,这块毛料送大公盘还来得及,到那里肯定能卖出高价,还是被争夺的高价。

很可惜这是对赌的毛料,卓老不可能同意这点。

不过解出来的翡翠卖掉的话价值还会更高,高伯有点惋惜,但没有任何的遗憾。

高伯继续架起切割机,这次所切割的位置正好是另外一处马尾绺的地方。

这一刀让周围的人不由的都紧张了起来,马尾绺的破坏力可是深入人心,再厉害的赌绺高手遇到这极小的马尾绺都要绕着走,可以说这是最让赌石高手头疼的表现之一。

高伯深深的吸了口气,果断的按下了切刀。

这条马尾绺若是破坏掉翡翠的话,那整块翡翠不可能再有一千五百万的高价值了,若是破坏力够深的话,让翡翠的价值大幅度的下降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就是赌石,一种赌性让你永远摸不透的东西。

现在大家也只能期盼着,这条马尾绺能和刚才那条一样,只破坏石层,不破坏翡翠,哪怕有破坏,也是很小的破坏。

切石机嗞嗞的想着,三卡再次祈祷了起来。

这次的祈祷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他希望这条马尾绺根本没有破坏力,而且里面全都是翡翠。

高伯切的这块毛料小的多,又是沿着裂缝切下的,没几分钟他这一刀就率先切完了,李阳那边到现在才切了一半。

深深细了口气,高伯亲自洗净了切面,看着露出来的切面,高伯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最大的担心终于消失了,这条马尾绺的破坏力是有,但没刚才那么大。

这次的两个切面都有翡翠,不像刚才有一面是石层,不过另一面的翡翠明显很少,几乎没有多少。

少面的翡翠都被破坏掉了,但这种破坏不让人心疼,整体价值的影响也不大,大块翡翠的这一面也有破坏,不过却很少,只有两个小拇指甲的地方,切掉这点破坏的地方就行。

这个结果,对高伯来说或许就是最好的了。

高伯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周围人也开始对这块毛料重新估价,刚才还是最高一千五百万,现在普遍都认为最少最少都要有两千多万,甚至更高。

两千多万了,只要李阳解出的不是特别大的翡翠,想赢卓老肯定不容易,李阳那块毛料本身也不算是大块毛料。

目前来看,卓老还是占着绝对的优势,这块毛料毕竟还没解完,下面的翡翠若能按照最好的情况往外出的话,超过三千万的价值很容易,那样几乎就可以奠定胜局了。

………………

第一更!

小羽感冒,外加扁桃体发炎,挂了一天的点滴,喉咙痛,还有热辣、干燥的感觉,很难受。

不过请大家放心,小羽的更新还是会有保证的,只要不是倒下不能动,一定会继续坚持下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