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延伸带

两个切面,白白净净,除了表面的那种灰白色还是灰白色。

刚才冒出的那点绿色就梦幻中的昙花一样,在这里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

高伯瞪着大眼睛,四处看了一眼,按照常理来说切石带出了有颜色的石浆,就证明里面肯定切到了这种颜色的石料,可看现在的切面,上面干干净净的,别说一点绿了,就是其他任何的杂色也没有。

“李阳,刚才不是出了绿浆,怎么一点绿都没有了?”

司马林转过头来对李阳问了一句,其他的人也都把目光对准了李阳,这同样是他们所想知道的问题。

“有可能就那一点绿色的石层,不是玉料,切的时候就被翻了出来!”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半块的灰白毛料,最后选中一块重新放在了切石机下,看他的样子是打算继续切下去了。

司马林回头看了一眼高伯,高伯也正在看他。

这个解释倒能说的过去,但很难让人理解认同。这个解释就等于说里面正好有一点带绿色的石层,切的时候又正好切到了这个点上,所以才让刚才贱出来的石浆带出那么一点的绿来。

只是这样一来这一刀切的实在是太巧了点,看大家茫然的样子就知道对李阳的话不是那么的相信。

李阳没管周围人的疑惑,重新架起了切割机,这次依然是从中间开始切。

“嗞嗞!”

切刀从石块的身上慢慢的穿过,高伯和司马林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帮着李阳解石,具体怎么回事,只能等一会再问了。

半块毛料切起来要简单的多,这次李阳选择的不是最厚的地方,估计用不了十分钟这一刀就能完全切完。

“有绿,有绿!”

周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高伯和司马林都急忙朝着切刀的地方看了看,快速转动的切刀穿过石料的时候真的又带出了一点绿色的石浆来。

这一次和刚才还不一样,刚才的石浆只是冒了一下便没了,这次是一直都在往外冒。

对这种带有绿色的石浆这里所有的人都不陌生,特别是司马林还有高伯他们,平时解石的时候,只要毛料中有翡翠,通常都会有这种石浆出现。

这也是切到了翡翠的一种表现。

桑达拉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眼睛依然瞪的大大的,这块和石料差不多的毛料若是真的切出了翡翠,那李阳的威望不用他刻意的去提就能达到顶点,这里的人都崇拜和尊敬真正有实力的人。

李灿回头看了一眼桑达拉,脸上则露出了一点得意和自豪。

他不明白赌石,也不明白冒了点带有淡绿色的石浆水代表着什么意义,他只知道这些人现在对他老大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哗啦!”

在众人的期盼下,这一刀终于切完了,事实上这一刀只用了拔分多钟,可大家都感觉仿佛过去了好几天那么久。

高伯上前用早已准备好的水洗净了切面。

看着这次洗出的切面,高伯猛的愣了一下,脸上有震惊,还有着一股惋惜。

出绿了,这一次没让大家失望,切面上露出了一条翠绿色的玉带,这块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东西真的让李阳切出了翡翠。

可惜的是,切出的翡翠只是一条玉带,并没有成型,这样的翡翠没有一点利用的价值,更不用说做出什么首饰来了。

毫无价值的东西等于也是赌跨了。

“好可惜!”

“若是不这样切,只切出绿带的话也能唬住不少人!”

“这是块真正的赌石毛料啊!”

周围的几个人都小声的说着自己的看法,他们看李阳的目光有震惊,但也带了点幸灾乐祸,很复杂的一种神情。

李阳真的解出了翡翠,这次切的位置若是偏一些,换个方向切的话,就能把翡翠带直接切出来,让人误以为里面会有大块的翡翠,这样的半赌毛料价值至少也在数十万元以上,等于李阳是赌涨了。

可惜现在李阳直接切开了,里面只有一条玉带的情况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这条玉带上的翡翠水头绿色表现的都很正,但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再正也没用,它还是一文不值。

“李先生,真没想到你真的解出了翡翠,和您相比,我真的差了太远了,我刚才可是一直把这块毛料当成普通的石料!”

桑达拉深吸了口气,走到李阳的身边轻声的笑道,他的话让周围人的议论声小了很多,很多人还不自然的跟着点了下头。

李阳从这块毛料中解出了翡翠就已经够了不起的了,要是从这种石料中也解出价值连城的翡翠,那才真叫奇怪,估计那才是让众人接受不了的结果。

“这是一块赌石毛料,只要是赌石,他就有一定的可能!”

李阳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这次他没有继续往下切,这块毛料确实只有这么一条毫无价值的翠绿玉带,继续解下去没有任何的意义。

“李先生说的对,在下受教了!”

桑达拉急忙点头赞同,还轻轻回头看了看四周的其他人,那些赌矿团队成员对李阳依然还有着很浓的好奇,不过他们的眼里多多少少都带有了点尊敬。

“老大,你是怎么知道这块毛料一定能出翡翠的?”

李灿突然问了一句,他的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李灿的这个问题也问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这些赌矿团队的成员有地质学家,生物学家等等身份,不过他们长期在矿区工作对赌石都不陌生,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也都是赌石高手,甚至是赌石专家。

至少他们每个人的水平都不次于司马林和郑凯达他们。

这样一块毛料,在大家的眼里根本算不得毛料,很多人包括桑达拉和高伯在内都没把它当成真正的毛料,可就是这样一块毛料李阳不仅买了,还真的在里面解出了翡翠,这让众人都有着很浓的好奇。

所有的人都想知道,李阳到底是怎么看出这是块真正的毛料,又是怎么确定里面能有翡翠的。

“判断是不是毛料都是根据经验,小灿你若是对赌石有兴趣以后多多学习就能明白,高伯,您来仔细看一下这条玉带,有没有发现有其他什么不同?”

李阳笑着摇了下头,这块毛料里面有翡翠他是通过特殊能力看出来的,这点当然无法对外解释,索性不去做解释。

周围的人多少有些遗憾,但对李阳却更加的佩服了,他们本能的以为,李阳能确定这是一块真正的赌石毛料是因为他的经验,他们看不出来,就是经验还没到位。

简单来点说,就是他们的水平和人家差的还很远。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对李阳这位赌矿专家的身份都不在排斥,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李阳能被桑顿将军委以重任,又有家族继承人亲自送到这里来,肯定有他厉害的本事。

同时少数几个赌矿团队的成员心里还有着不小的兴奋,赌矿专家越厉害,他们赌出矿的可能性才就越大,赌出了矿他们每个人可都有着不少的奖金,跟着一个厉害的赌矿专家,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可能要获得一次大丰收了。

“玉带,有什么特殊?”

高伯很疑惑的看了李阳一眼,又仔细的看着解石机上的那半块毛料,还用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上面柔软圆润的玉层。

桑达拉也凑了过来,一样好奇的看着解石机上的毛料,随后慢慢的抬起头,脸上还有些茫然。

他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不对!”

高伯突然惊叫了一声,眼中还带着浓浓的惊讶。

过了一会,高伯的脸色不在是惊讶,而是惊喜,他的手甚至还有些颤抖,上下不断的抚摸着石料上的玉带层,这让周围的人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高伯,有什么不对,到底怎么回事?”

桑达拉急忙上前小声的问了一句,李阳则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买下这块毛料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解出这毫无价值的翠玉带,真正的价值在这块毛料的表现上面。

这一刻,李阳对卓老的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感激,若不是从卓老那里得知了很多赌矿的技巧,即使他发现这块毛料有这样一条翠玉带,也不会真的去重视,更不可能发现这一条重要的线索了。

“这,这不是平常的玉带,这是条隐藏的延伸带!”

高伯慢慢的抬起头,激动的看着桑达拉。高伯努力的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慢慢的说了一句,桑达拉本来还显得很是惊讶,听了高伯的这句话后整个人都呆立在了那里。

“延伸带?”

周围所有赌矿团队的成员都呆住了,每个人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不断的加速跳动着,他们参与赌矿最少的也都有十年的时间,‘延伸带’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意义,没人比他们更清楚的了。

倒是李灿和司马林,还有刘刚和王佳佳他们都显得很是疑惑,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我们重新回到了分类榜上来,今天小羽最少三更!

感谢老实人888,孙晓君的家,盟主小口袋,无奈的小小,Emperor_AA每人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喜羊羊:),蓝萱威尔,书友100419181839138每位朋友2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盟主吾愛堂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